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可以加钱吗(纯百) 引诱

引诱

    时姝颤动着的身子逐渐恢复平静,后知后觉润湿了对方肩头的布料,她顿时感到难堪又尴尬。
    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起那些事情了,久到她以为事情已经翻篇,随着时间一起被遗留在了无人在意的过往。
    刚刚季理清任由她莫名其妙地哭泣,右手一下又一下地顺着她的发丝,时姝能感受到女人过于温柔的动作,被人在意的小心思无限放大,像是从前的委屈穿越了时空,被认真地抚平着。
    不得不说的是,时姝真的很喜欢拥抱,和女人的这个拥抱让她有种身心都满足的充盈感,从前只能在深夜里抱着毛绒玩具,忽然变成真人的手感,好像有让人安心的气息。
    不过总归不能一直抱着,情绪下来后,她手指动了动,慢慢松开,只是头还埋在对方肩上,不知道该怎么起来。
    在季理清的视角一定很奇怪吧,没有前兆忽然就抱着她哭了,如果对方要追问原因,时姝真的答不上来。
    女孩的眼眶还载着没有落下的泪水,红了一圈,她快速扯了一张纸巾掩面,胡乱擦着眼睛,粗暴的手法导致眼皮都微微泛红。
    季理清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方,缓了些时间后才张口:“不哭了。”
    也不知道是疑问句还是陈述句,时姝擤鼻子,不太自然地嗯了一声。
    季理清就起身去冲了一杯蜂蜜水,用的是陶瓷杯,时姝认得是第一次她来时拿给她的杯子,女孩接过来乖乖喝完,口腔余留着香甜的蜂蜜气味。
    此刻的时姝在季理清的眼中犹如受惊的兔子,眼皮掀起都是红的,她甚至有画面感好像对方正耷拉着耳朵。
    季理清直接道:“你想和我说说发生什么了吗?”她没有忘记女孩在海边时的欲言又止。
    即使有了心理准备,但当对方这么问的时候时姝还是愣了一刻神,双唇微启,声音还带着方才的抖:“我.....”
    又抿唇又交叉着双手的,分明是不太情愿的样子。
    时姝本来就是不爱倾诉的性子,嘴上有多能说会道心里就多会藏事,更何况季理清现在于她而言谈不上任何身份,谈论过去这种话题显然更适合拥有亲密关系的两人。
    “那不说了。”季理清看得出女孩的抗拒,也不再谈及,主动转移了话题,“看看电视可以吗?”
    时姝点点头,接过对方的遥控随意摁了个电影频道,是一部温情喜剧片,不会太闹也不至于太严肃,缓和现下的氛围刚刚好。
    季理清换了个坐姿,刚刚被时姝紧紧搂着腰,身体是有些别扭的,悄无声息下往旁边坐过去了点。
    时姝很快就沉浸到眼前的电影之中,方才的低落情绪很快就抛之脑后,她跟着里面的演员一起笑,眉眼弯弯,自然是察觉不到身边人的微小动作。
    季理清也尝试投入到影片当中,看了一会却没看懂,蹙了蹙眉头,偏偏听到身边的女孩笑得前仰后合的。
    眼看着时姝笑得歪了身子,差点没坐稳翻下沙发,一直在分神的季理清伸手稳稳地扶住了对方。
    “......”时姝一下子没了声,有些尴尬。
    季理清似笑非笑道:“睡姿不好,坐姿也不好呀?”
    “我睡姿不好?”时姝诧异道,她平时在家里习惯搂着抱枕入睡,第二天醒来怀里的抱枕也都是待在原处的,因此她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睡姿有问题。
    而且,她好像....只和季理清过了一次夜吧?
    时姝很快就有了底气:“你胡说。”
    季理清挑眉,慢条斯理道:“上次,我醒来,发现你的手脚都捆着我。”
    时姝闻言,又不吱声了,这是她平时抱着抱枕的姿势。
    季理清继续补着刀:“脸还一直往我胸口蹭,睡衣的纽扣都要被蹭掉了,也不知道是醒来了故意的,还是真的睡着了。”
    那玩偶软软的,暖暖的,时姝平时睡觉就爱蹭一下的呀......
    原本很有底气的时姝很快知道自己理亏了,摸摸自己的耳尖缓解躁意:“好、好吧,那应该是我睡相不好。”
    季理清含着笑说:“噢,承认了。”
    时姝不应声,哼一声往旁边挪了一下。虽然理亏,但被调侃了还是不太爽。
    “坐这么远,待会你又笑倒了我来不及扶你怎么办?”
    时姝嘴角动了动,充耳不闻,抬眸重新看向电视。
    被忽视了季理清也不恼,反而眉眼舒展得更开,主动放低了语气:“坐过来吧,好不好?”
    时姝是很典型的给台阶就下的人,听到对方用那样的语气说话,自然就熄了火,又坐了回去。
    她挪动的幅度有点大,一不留心挨着女人坐得比刚才的距离还要近,两人的大腿隐约能触碰摩擦到。
    时姝忽然对眼前的电影失了兴趣,有些心虚地想往右边挪动。谁知她身形才侧了一下,季理清就顺势伸出右手撑在她的腰侧,无形中将她圈在了怀中。
    时姝一时屏住了呼吸:“.....干嘛?”
    季理清眯了眯眼:“怕你掉下去。”
    时姝垂眼看着那双近在腰侧的手微微曲着,每个手指指缝都留有位置,下意识抿唇,心里道,这是对方主动的。然后她也伸出右手扣住了对方手指,变成了十指相扣。
    季理清显然有些发怔,指尖动了动但被女孩握得更紧了。
    轮到季理清发问了:“.....干嘛?”
    时姝动作自然,带着女人的手真真实实地贴到了自己的腰上,然后说:“刚刚我抱了你,现在你也可以抱我呀。”
    话音落下,女孩藏在发丝里的耳尖染了些热意,眼神看似无辜,那澄澈的双眸深处分明是青涩的引诱。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