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睡了王爷之后我跑路了 故地重游(上) hei ye wu.co m

故地重游(上) hei ye wu.co m

    岳家上下乱成一团,消息不胫而走,很快惊动官府和宫中。明眼人都看出来,王妃不过是个诱饵,歹徒不求财,真正的目标是端贤。
    圣上的意思很明确,这事交给锦衣卫和兵马司,端贤不必涉险。岳家人自然是不满意,可他们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毕竟岳如筝的命远远不值端贤去冒险。
    到第二日傍晚时分,人们已经开始暗暗讨论下一任王妃的人选。
    绿戎也听到一些风声,她悄声问冯菁,“夫人,小成王明天要是不来怎么办?”
    冯菁利落的说:“那我们不必露面,杀掉岳如筝,回教中再做打算。”
    她叫店小二添了一碗饭给绿戎,自己则起身推开窗透气。这同和楼酒家外邻长宁街,往西一直走到尽头就是成王府。从前她和谢良白鸢经常来这里改善生活,酒足饭饱之后便沿街散步回去。赶上春天桃花落一地,别有滋味。过去的种种,是美梦也是噩梦。有时候她依旧控制不住的想如果她没和端贤去天门关,就不会和他纠缠不清,那么她就不会离开王府,更不会被灭口。她一向胸无大志,从没想过扬名立万、天下第一,所有不过只是对武学的一点赤诚的痴迷热爱而已。横竖没从皇后娘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给谁当牛做马不是干呢?如今落得如此境地,依着邪术苟活于世,难道说真的是命中注定吗?
    今晚一过,明日能不能万人之中取他首级,皆是未知。他不出现便罢,一旦现身,她要面对的就是众多高手,凭她一人之力,真的能稳操胜券吗?传风和绿戎都不理解她为什么不暗中杀掉端贤,虽然他身边高手不少,但总是能找到漏洞,至少胜算多些。可冯菁很清楚,她想要的不只是他和岳如筝的性命那么简单,她还要让他们在众人面前跪地求饶,揭开他们隐藏在道貌岸然身后的伪善,甚至……毁掉他想守住的一切秘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可给他这一刀,她一定要捅到最深。借魂术不得善终,她唯愿与他同归于尽。
    绿戎指着街盘问来往路人商贩的官差问冯菁:“  夫人,那些是什么人?”更多免费好文尽在:y u s h uwu. bi z
    冯菁瞟了一眼说:“他们是锦衣卫,不归任何官员调遣,只直接听从皇帝一个人的命令。”
    “啊,听起来好厉害,你看他们的行头,真漂亮。  夫人你快看,那边那个当官的跟他们说话都点头哈腰的。”
    冯菁轻笑:“这几个只是小喽啰。你不会在老百姓的大街上看到镇抚使以上的锦衣卫不穿便装的。我猜他们的都指挥使林鹤堂恐怕正在焦心如何向岳将军交代呢。”
    说话间,冯菁突然看到远处的走过来一个乌丝垂肩,身穿上好绸缎的女人,她走路步履沉稳,一看便是练家子。两个锦衣卫官差拦住她,她下巴一扬,露出不屑的表情,接着掏出一张腰牌亮了亮。两人见那牌子宛如变脸一般,连忙作揖赔笑,让她过去。
    绿戎按捺不住好奇悄声问道:“那个女人是什么人,怎么如此牛气冲天?”
    “羽菱。”  冯菁喃喃道。
    “什么?”  绿戎一头雾水,啥玩意儿?官名还是人名?
    冯菁没有告诉绿戎,那是她的过去,也是她曾经以为的未来。
    “绿戎,”冯菁回头道:“你是不是对奇权贵的生活有点好奇?”
    绿戎老实的点头,谁不好奇自己不知道的事呢。
    “很多年前,有个天仙一样的姑娘告诉我一句话,  如今站在天上看地狱,总算是颇有些理解。”
    “什么话?”
    冯菁露出一丝好久不见的顽皮微笑:“上流社会多是下流人,下流社会多是清高人。”
    正当绿戎为这句话发愣时,店小二过来结账。冯菁指着窗外,假意问道:“外面这是怎么了?”
    小二见她梳着妇人发髻,举手投足颇有气度,弯腰恭敬道:“夫人还不知道吧,这两天京城不太平,成王府丢了王妃,闹得满城不安生。”
    “哦,天子脚下居然还有这种事。”冯菁显得兴趣寥寥,摸着手腕上翠绿的镯子敷衍道。
    小二连连摇头,“嘿,成王府最近走背字,准是风水不成。  我老舅在王妃娘家那边当差,听说——”他压低了声音,“听说小王爷那方面有问题。”
    冯菁瞪大了眼睛,他在胡说什么!?说端贤不是人她同意,说他不是男人这有点夸张。
    小二得意的看着她惊讶的表情,“千真万确,这事儿宫里头都知道,就是都瞒着不让说。之前京中大小姑娘头挤着脑袋想进王府,现在都一股脑儿改进宫啦。毕竟再怎么说皇上那方面没毛病,说不定运气好就生了儿子一飞冲天呢。”
    好家伙,不让说你还在这儿宣传。冯菁嘴上配合他敷衍着,心里却对这套流言持保留态度。一来她知道他过去肯定没问题,动不动就把她折腾到天亮,她一个练武的人都被他弄的腰酸腿软。二来哪个男人不好面子,如果是真的他才不会搞得人尽皆知,依他的个性,杀光知情的太医院大夫倒是有可能。
    冯菁知道大行皇帝的事,也知道皇上对端贤的倚重和忌惮。依她看,端贤假装不能人道、无子,十有八九是为了让皇上放心,相信他会专心去寻访血符咒之解,也让其他蠢蠢欲动的人,比如说岳家那一批,暂且收收心思。
    不过,她转念恨恨的想,倘若他真的不能人道,也算是他的报应。
    =====
    三日之约转眼便到。
    十里亭外明里暗里挤满了各路人马。兵马司和巡城御史加派大量人手在前,锦衣卫在都指挥使林鹤堂的带领下埋伏在后。禁中派的高手和成王府的侍卫混在一起,伺机听令。岳将军不顾皇上劝阻,硬是带着一群岳家旧部也跟了来。
    众人之中,唯有端贤面色沉静如常,看不出情绪。其他人要么是心急如焚,比如说岳将军,要么是神情紧张生怕端贤有个什么闪失自己要被问罪,比如说脸上汗涔涔的兵马司指挥使。
    庞拂余则抱着胳膊,扫了一眼端贤身后的沉清、朱轼和羽菱,嘟囔道:“今天倒是聚的齐全。”
    “殿下!”  杜恒从京城方向疾驰而来,他跳下马,  低声附在端贤耳边道:“属下查到一些东西。”
    端贤和庞拂余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随杜恒走去一旁背人处。
    “西市有个吹糖人的见过那个送信的女人,我找刑部的徐佑环按照他和仇征的描述分别作画,几乎可以确定就是同一个人。那个女人说话不太利索,南方口音,手背上刺着一只鹰。”  他停了一下,加了一句,“我猜她是神鹰教的人。”
    杜恒从接到任务起几乎没合眼,为了查出这些差点把命都搭进去,要是端贤还不满意,他下一步只能是回去给自己订副好点的棺材板。
    端贤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那张字条,神鹰教是远在大梁缅西边境的江湖帮派,虽然素有邪教之名,但并不曾与朝廷公开为敌。如今此举,还真是让人困惑。
    庞拂余听到神鹰教这三个字惊讶的合不上嘴,他把杜恒赶去一边,悄声道:“  我听说那个神鹰教淫邪的厉害,玩的很花。岳如筝落在他们手里……会不会——”
    他偷瞄了端贤一眼,不敢继续说下去。
    端贤把纸条放进袖中,用一种让人后颈生寒的语气轻描淡写的说:“丧仪会走最高规制。”
    庞拂余瞬间什么都懂了,端贤从头到尾都没打算真的救岳如筝,他今天亲自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做个姿态,为岳家、为圣上、也为他自己。血符咒已解,宫中娘娘们的肚子虽然暂时还没有动静,但形势和从前大不相同。他抓住这个契机,既能打破过去的局面又能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可谓是不亏。
    庞拂余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沉清和朱轼,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众人皆噤了声,一齐往声音来处看去。只听得马蹄声越来越近,三匹黑马疾驰而来。
    端贤突然愣住,一瞬间浑身的血都在往心头上涌,然后又从心头升到喉咙,流向脸颊,最后化作眼前水雾。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从马背上一跃而下的,是冯菁。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