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如意凤凰【仙侠,伪叔侄,高H】 取塞子(H)

取塞子(H)

    王妃骇然,看她的目光愈发同情,正在这时马车缓缓停下,王妃被扶下车后,清辞从座位上站起来,精液似乎黏稠了些,没早上那么挠人,她心里稍稍轻松了些,正要跳下车,璟庭却上前一把将她接住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笑,“身患隐疾?昨日才喂了你一夜,这就又欠操了?”
    清辞脸红得像火烧云,“你先帮我把塞子拔掉!”
    他温热的薄唇若有若无擦过她的面颊,柔声说:“现在若拔出来,衣服一定会弄脏,这可不好。”
    说完含笑牵起她的手朝图栾和绿屏走过去,两腿间已不像早上那样动一动就高潮跌宕,可依然酥酥麻麻,想让肉棒插进去止痒。
    走到半路清辞就已两腿发软,什么端庄体面早已抛在九霄云外,晕晕乎乎靠在璟庭身上。
    图栾从前是欢场老手,看到清辞如此模样便已大致猜出他们在玩什么,脸上顿时阴沉,也不知是在生清辞的气还是璟庭的气。
    璟庭见清辞这副媚态横生像没骨头的发情样,有些后悔玩得过火,让清辞这么美的样子给别的男人看去,他简直是在自讨苦吃。
    他索性将她抱起对谢琮说:“夫人身体不适,我先带她回房。”
    等回到房,清辞已难受得开始摩擦起两腿,两眼泪汪汪望着他,他含笑将她半抱在臂弯里,拽开她的裤子,修长的手指划过肉缝,沿花瓣轻轻抚摸,激起她一阵战栗。
    他的左手不像右手常年持笔握剑,关节和指腹都滑腻柔软,比最上等的脂玉还漂亮,手指在因渴欲而探头的珠肉上揉搓,紧驰有力,像按压于琴面的手指,撩拨她的心曲,高高翘起的金莲小脚登时绷紧,脚背莹白娇嫩,像珠花葳蕤。
    她渐渐放松,窝在他颈窝迷迷糊糊享受,璟庭低头含住她的舌吮吸,她便微微张开唇任由他攫取。
    他忽然离开她的唇,伸手将软塞拔了出来,清辞本已适应了软塞的存在,此时玉塞突然被拔出,精液从宫腔深处奔涌而出,清辞猝不及防,浑身抽搐中瞬间攀上一个高潮,她两眼发直,哆哆嗦嗦抓住他的衣襟抽泣道:“叔叔……你太坏了……”
    过了许久,小洞依然在潺潺流出乳白游丝,洞口一张一合微颤,璟庭奖励性地吻了吻她,“你下头这张小嘴不错,昨夜射给你的都含得一滴不漏,我便再多射你一次当做奖励。”
    她脸上还挂着泪珠,有气无力地想打他一巴掌,又舍不得,于是手挨到他脸上便成了抚摸,“叔叔你真无耻。”
    他将她放在床上,俯身正要压上她,清辞哽咽着推开他说:“不行,我还没原谅你呢,我要看你自渎。”
    璟庭石化,脸立时黑了,半晌才憋出两个字:“不行。”
    清辞也来劲了,“那就从我身上起来,反正你别想插进来。”
    他没说话,摁住她的手,灼热的欲望若有似无在她腿心磨蹭,知道这样最能激起她的情欲,每回他但凡用阳具这般碰她,清辞不是哆嗦着泄了,就是腿缠上他的腰哭着喊着求他进去。


同类推荐: 【玄幻+古言】宝狐诱捕(高H)麝香之梦(NPH)勇者退休以后(NPH)【西幻】侍魔(SM、剧情H、重口黑暗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西幻】圣子(1V1,H)魔君与魔后的婚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