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难防(np) 逃跑中(3) heiye wu.co m

逃跑中(3) heiye wu.co m

    整个屋子如死一般寂静,只余几声低沉的笑声。
    从窗外射入的几缕阳光,此刻也格外刺眼,仿佛在嘲身处在黑暗的自己。
    “即刻封锁京城,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给我查,连只苍蝇都不准飞出去,还有唐府,他们唐府即日起出入都需要审查,就算她飞到天涯海角也要给我抓回来!”
    唐府,自那日入宫回来后,王氏和唐婉母女俩再听到与皇上有关的消息,就如同惊弓之鸟。尤其是唐婉,眼睛瞎了后就仿佛精神失常了一般,总觉得有人来害她。
    “娘,娘!有人来杀我,快来救我!啊啊啊…娘,快来”,唐婉抱着头,蜷缩在角落里尖叫。
    一旁的婢女翻了个白眼,站在原地不出声,看着她发疯。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要上演无数次,他们早就厌烦了她这副模样。之前眼睛没瞎的时候,唐婉对这些下人们稍有不如意就打骂,一身的大小姐脾气,更别说现在,如今瞎了,他们这些下人别提多解气。
    王氏整日以泪洗面,自己最宝贝的女儿竟然瞎了,还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之前早就谈好的亲家得知后,前几日连忙将庚帖退回来,宁愿赔偿也要退了这门亲事。
    “那可是京城云家啊”,说着眼泪不停地掉,也不知道是在替女儿的遭遇哭,还是哭自己丢了这么好的亲家。
    “夫人,二小姐又在哭着喊有人要杀她,请您去看她”,婢女语气平常,丝毫没有着急之色,对这一幕早已司空见惯了。
    王氏哭声一停,眉头皱起,心下有些厌烦,但自己爱女的形象不能毁了,不然老爷那边…
    心里想着又努力恢复自己的表情,连忙起身往女儿房里走。
    刚走到庭院里,又一个下人跑了过来,只是这一次语气就明显着急不少,还有些语无伦次,满头大汗,停下时不住喘气。
    “夫…夫人,皇上…”更多免费好文尽在:y u s huwu. bi z
    “什么!”王夫人愣在了原地,惊呼出声,“皇上怎么了”,背脊都开始不住发凉。
    “皇上…皇上下令封了咱们唐府,说是以后出入府都要审查”。
    王夫人差点站不稳的脚终于稳住了,心下松了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连呼吸都停了一瞬,现在回过神才自觉喘不过气,站在原地直大喘气,“还好还好,不是要我的命就行”,就这么一会,冷汗已经冒了一身。
    经这一事,王夫人已经没心思去女儿那了,只想回房好好休息一下,再去老爷那打听一下是发生什么事了。
    唐言之应当是唯一知道内情的人,因为皇上方才派人来旁敲侧击的打听娇云的消息,可娇云此刻不应该是在骅城,又为何会与回京已经近两月的皇上有关系?
    而凑巧的是,他安插在皇宫内的人打听到,皇上如此大阵仗找的人正是两月前才进宫的贵妃娘娘。
    唐言之心下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而如今所有消息都指向了一个事实——这贵妃娘娘就是他的妹妹,唐娇云。
    府内寂静,唯有椅子滑动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唐言之的身影瞬间消失于屋内,留下一地的惊疑。
    府门之外,官兵列队,如同铁壁般屹立,守得滴水不漏。林锦紧随唐言之其后,出屋之时,眼见那些官兵森严戒备,正欲出声提醒,却陡然愣住了。
    原本每个进出的人都会受到严格的检查,但他眼睁睁看着他们主子顺畅无阻的直接出去了,没有任何人阻拦,而自己确被拦了下来,就像有人事先通知了一样。
    唐言之此刻,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仿佛被霜雪覆盖,脸色阴沉得可怕。他跃上马背,驾驭着骏马,在街道上疾驰而过,仿佛一阵疾风,卷起一路的尘埃。
    大风呼啸,吹得满地的落叶纷飞,皇宫内,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宫人们行色匆匆,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不小心触了霉头。
    霍重站在窗边,手中紧握着一块精致的圆盘,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飘落的落叶,背影显得萧瑟而孤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始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等待某个人的到来。
    不顾侍卫的阻拦,一道身影急急忙忙踏入殿内,霍重身形微动,转身看见来人,一脸的了然之色,但眼神里也有说不出的失落。
    看来唐娇云并没有联系家人,就连她哥哥也没有通知。
    唐言之走进殿内,目光冷冽地扫向霍重,丝毫没有往日的尊敬。此刻,他们只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较量,为了同样一个心爱女人的较量。”皇上,舍妹为何会入宫,而如今又为何会失踪,陛下您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唐言之的语气中充满了怒火,眼神锐利地直视着高处的霍重。
    或许是同样身为男人,唐言之那充满占有欲的眼神此刻尤其刺眼,身为兄长竟会有这样的眼神,霍重眉头紧锁,眼神冰冷地回望着唐言之。他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冰冷:“朕的事情与爱卿无关。倒是爱卿,应该好好问问自己对亲妹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的声音中充满了不悦和警告,占有欲在言语间显露无遗。
    他眼神彻底冰冷下来,充满了浓浓的占有欲,空气中硝烟四起,两人眼神相对时仿佛有火星噼里啪啦的炸开。
    唐言之闻言,眸色微动,但他没有回话,只是紧紧地盯着霍重。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如今,朕和爱卿的目的相同。”霍重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一些,“不如等找到人后,我们作为男人,再好好聊聊。”
    唐言之微微颔首,算是默认了霍重的提议,同时也算是承认了他对娇云深藏的心思。
    他曾经小心翼翼又竭力隐瞒着自己对妹妹的感情,这样大逆不道,不受世人认可的感情。甚至亲自为娇云选了苏瑾作为侍卫,名义上是保护她,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苏瑾是她为娇云选的夫婿,也是他为自己立的一道防线,每每见到娇云身旁的苏瑾,都是在告诫着自己,不能越雷池半步。
    然而,当得知娇云与苏瑾真的有了亲密关系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如刀绞的滋味。那种痛,仿佛深入骨髓,让他无法呼吸,就算酩酊大醉也无法让他忘记那份痛楚。
    而此刻,面对陛下,他更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在他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插手娇云生活的这段日子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无法想象娇云是如何度过那些艰难的时刻,更无法想象她为何会选择独自面对这一切,而没有告诉他这个兄长。
    无力感席卷全身,他转身欲走,却又被霍重叫住:“唐言之,朕希望你能明白,无论朕对唐娇云做了什么,都是出于对她的爱护。朕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
    唐言之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皇上,我也希望您能明白,作为兄长,我同样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说完,他迈步离开了大殿。
    此刻,“兄长”二字对唐言之来说,真是极为刺耳,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深深刺入他的心间。他只能以兄长的身份自居,而不能正大光明的宣称自己是唐娇云的男人。这种身份的束缚,让他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一遍又一遍地肖想着自己的妹妹,那份情感如同野草般疯狂生长,却无处可去。
    他深知这份感情是不被允许的,是违背伦理道德的。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每当夜深人静时,他总会想起娇云的一颦一笑。
    唐言之心中充满了矛盾和挣扎。他既想保护娇云不受伤害,又想让她知道自己的心意。但他也知道,一旦这份感情暴露出来,将会给娇云带来无尽的困扰和痛苦。所以,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这份痛苦,将自己的情感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然而,当他得知娇云失踪的消息时,所有的顾忌和犹豫都消失了。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妹妹遭受任何伤害,他必须找到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何况,他们之前有着超乎常人的来自血缘的羁绊。
    她本该就是他的。
    PS:
    野兽出笼,嘿嘿。
    最近文卡到大爆炸,我对不起大家,跪了呜呜呜,先发,之后有机会会修文滴!啾咪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抱抱【校园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