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赎孽(纯百ABO) 第七十九章争吵

第七十九章争吵

    所谓凤楼,不过是贫乏小城里一栋金碧辉煌的小楼。
    显眼,可格格不入。
    但当我真的走进凤楼,我才震撼。
    Alpha,beta,omega,客人,服务人员,所有人全部都是女性。
    里面的装修也格外豪华,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娱乐设施。
    那女人领着我一路往里走,路上还有人恭敬地同她打招呼,而她只是淡淡地点头。
    她走到走廊的尽头,打开一道暗门,带着我往下走。
    当我走下台阶,更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
    这地下一层是一个巨大的赌场,尽管目前只是九点多钟,里面的气氛依旧火热。
    我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台桌,看着桌面上那些成堆的砝码,穿着性感的荷官,一个个失意又或者狂喜的人。
    女人带我到赌场换钱的后台,却止步于一个房间的门口:“银行卡给我,取多少。”
    我将身上的银行卡摸出,递给女人:“取十五万,十万给你们,五万换成那边的货币。”
    “真麻烦。”女人抱怨了一句,“就在门口等着,不准进来。”
    等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女人拿着一个黑色的包出来:“里面是五十万的L国现金。”
    “谢谢。”我开口道谢,“所以我们是去L国么?”
    那女人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我:“方慕媛没有告诉你?”
    “我以为是......”我刚想开口解释,女人却直接打断我。
    “好了,回去吧,刚刚家里来电话,你家里那位开始担心了。”女人说完便领着我离开凤楼。
    在回去的路上女人还说了很多:“L国那边会有新的身份给你们,那边也有接应的人,到了L国之后,你就能自由行动了。”
    “那我还能联系国内的人吗?”我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女人说道,“很多跟你一样出去躲风波的人从来不联系自己国内的亲友。”
    “很多吗?”我本能地问了一句。
    女人却低声笑了笑:“比你想的要多,尤其是这边还有很多偷渡的人,东南亚可比那些西方国家的门槛低得多。”
    “可我们不也是偷渡么?”我说道。
    “明面上的偷渡,可不会挨枪子儿。”女人挑了挑眉,“你以为十万块钱都进我的口袋么?”
    我瞬间明白女人的意思,心中不免觉得震惊。
    不论偷渡和开设赌场这些灰色产业,光是走私毒品都能够一条线走下来,还遍布那么多个城市,这种掉脑袋的门路还可以一直顺风顺水,想必这背后肯定有不一般的势力。
    我的后背生出一身的冷汗。
    车开进小巷,我一眼看见门口的江一娴。
    “怎么还在门外等?”我下车道。
    “心慌。”江一娴说道,“怕你有事。”
    “我能有什么事。”我轻笑,随后牵着江一娴进了门。
    “大部分事情都解决了,现在就等她们送我们出去了。”回到屋内我跟江一娴说道。
    “我还是觉得心慌。”江一娴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些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那我们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我回应道,“钱也已经给出去了,还换了一些L国的现金。”
    我拉开包给江一娴看,可她却是皱起了眉:“我们是去L国么?”
    “嗯。”我点了点头。
    “可是那边似乎不是很太平。”江一娴担忧道。
    “我们去大城市,或许治安会好些?”我说道,“去了就知道了,先不要自己吓自己。”
    我主动抱住江一娴:“你就是想太多了。”
    “我只是害怕。”江一娴说,“我总是睡不好觉,还做噩梦。”
    “你也说了只是噩梦而已。”我拉住江一娴的手,“别担心,等我们到了L国什么都不用怕了。”
    “你说我们会遭报应么?”江一娴轻声道,抬眼看我。
    “那世界上那么多罪大恶极的人早都该死光了。”我不屑道,“再说那天我们不杀死他,死掉的就是我们。”
    “那如此便对吗?”江一娴叹了口气。
    “你什么意思?”我皱眉看向江一娴,“你后悔了?”
    “怎么可能?”江一娴察觉到我语气的不对劲立刻出声解释,“我只是害怕。”
    “你也说了我们是正当防卫。”我说道,“怕什么?怕他变成厉鬼找我索命么?”
    “我是怕我们做了这么多最后还是......”江一娴还未说完便被我打断。
    “够了。”我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要逃的是你,现在说这些干嘛?”
    “可是我们杀了人。”江一娴的情绪也有些激动起来,“我只是担心。”
    “担心有什么用?”我第一次对江一娴发了脾气,“我他妈干了所有事,你屁事不用干还担心上了?”
    江一娴沉默了下来,随后只是轻声说了句:“睡觉吧。”
    她上了床,随后转过身背对我,睡到床的另一边。
    江一娴的沉默让我更加心烦,我故意用力地把装着现金的包砸到桌子上,想要让她察觉到。
    可余光瞥见江一娴,她仍旧是一动不动。
    我有些生气,直接走出屋子在院子里找到一把椅子坐下,随后点燃了一根烟。
    猛吸了几口之后我开始看着地面出神,直到烟头燃尽烫到我的手,我才清醒过来将烟头踩灭。
    我开始怀疑,这样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以后会有更多争吵,如果有一天我们散伙了呢。
    我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该怎么生活,江一娴又怎么生活。
    我心烦得抓了抓头发,这又怎样呢,已经回不了头了。
    在外面待了很久,直到我整个人冷静下来,不再那么心烦之后,我才回了屋。
    我拉开被子睡上了床,却忽然听见一道吸鼻子的声音。
    我不再动作,整个人僵硬着,转头看向江一娴那边。
    而江一娴依旧是背对着我,整个人似乎没什么不一样。
    可她有些微微颤抖的肩膀,还是暴露了她此时正在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就那样侧头看着她,心里也不好受。
    或许也是因为出了事之后我的精神也是高度紧张,才会在今天口不择言朝着江一娴发脾气。
    仔细想想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没有错,江一娴也只是害怕和担心。
    我不能冷血到去强迫她什么都不想,杀了人继续理所当然地生活。
    她不是这样的人,我也不是。
    我慢慢地朝着江一娴那边靠近,一只手轻轻地搂住了江一娴的腰。
    江一娴的身体猛地一颤,随后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却还是倔强地一声不吭。
    透过月光,我还能看见江一娴的下巴和颈间留有一道道眼泪划过的痕迹。
    “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对,说了不好的话。”我凑近江一娴的耳边,小声道歉。
    江一娴的肩膀颤抖得更加厉害,直到她再也没办法克制自己沉重的呼吸和哭腔,猛地转过身来抱住了我。
    江一娴拥抱我的力度大得就像要把我揉进身体里一般,我回抱住她,听着她在我耳边极力克制的呜咽,无声地轻抚她的背。
    就这样持续了很久,江一娴的情绪慢慢地稳定下来,我才微微退开,看着她红肿的眼睛:“怎么还自己偷偷哭?”
    “我以为你走了。”江一娴哽咽着。
    “我能走到哪里去?”我柔声说着,拇指轻轻地拭去江一娴的眼泪。
    “不知道。”江一娴有些倒吸气,“我好像一直都在拖累你。”
    “所以你怕我觉得被你拖累,然后直接离开留下你一个人对吗?”我看着她轻声道。
    江一娴没有说话,再次上前抱紧我,不愿意跟我对视。
    “你害怕失去我么?江一娴。”我在她的耳边轻声询问。
    江一娴将头埋进我的肩膀,过了好半晌才闷闷地“嗯”了一声。
    “那你还记不记得出事的那天晚上我说过什么?”我退开一些,迫使江一娴同我对视。
    江一娴的脸上多了新的泪痕,眼里也有一些迷茫,似乎是在回忆。
    “当时你说要我逃,你替我顶罪自首。你都能为我做到这种地步,我又怎么会扔下你一个人离开?”我握住江一娴的手,将她的手慢慢贴合在我的脸上。
    “你可以永远相信我,我绝对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离开的,要走一起走。”
    “我不想一个人,我只有你了。”
    “我爱你,江一娴。”
    我一字一句地对江一娴表白自己的感情,她的眼泪再次控制不住地溢出,我上前轻轻地吻去她的泪水。
    额间相抵,我轻声起誓:“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你永远不会是一个人。”
    江一娴听见这句话情绪起伏反而更大,她啜泣着,断断续续地说道:“别说了...谢秋......”
    “那我们不想了好不好?”我柔声哄着江一娴,“早些休息。”
    “谢秋...你总是为我做那么多。”江一娴尽力克制着自己的哭腔。
    “我们是恋人,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不解。
    “你有没有想过我值不值得?”江一娴深吸一口气问道。
    “你当然值得,为什么怀疑自己?”我耐心地安抚着江一娴。
    “如果有一天你后悔呢?”江一娴看着我的眼睛。
    “不会有那么一天。”我坚定地回答。
    “你会有后悔的一天,后悔跟我在一起。”江一娴的语气却是笃定的。
    “那你呢?后悔跟我在一起了吗?”我看着江一娴问道。
    她本能地摇摇头,我欣然一笑:“那我的答案跟你一样。”
    “这不一样。”江一娴再次想反驳,我却上前吻住了她的唇。
    “未来的事我们谁都说不清楚,但是此时此刻我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作者没话找话说:
    过一两章可以写黄开车了,嘻嘻。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