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十夜 二十七(6)情网

二十七(6)情网

    米卢把肖甜梨要的特殊材料运来了。
    肖甜梨告诉明十,让他亲自开车将材料运往迷雾森林里的木屋。
    虽然迷雾森林没有网络信号,但有慕骄阳给的信号搭建器那就解决了一大难题,但并不适应把战线拖长到迷宫森林。
    为了能引起567的注意,明十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
    当两人在木屋里会面时,肖甜梨将一张用特殊金属做成的“柔软”且“隐形”的网铺在了木屋大堂里,并小心翼翼地拉满每一个角落。
    当一切处理妥当,她玩心大起,干脆坐在两米高的网上荡。
    明十沾了一身灰,全是她抖网抖下来的。
    他看了她一眼,不说话,默默地启动吸尘器开始对木屋做全面的大扫除。毕竟,他这段时间得待在这里,做引诱猎物上钩的诱饵。
    木屋有两层半,房间很多。明十在早两天已经让佣人将其中两个房间打扫干净,甚至换了新床和新床褥被子枕头。
    这里有一间简单的洗漱房,但不通热水,洗澡只能洗冷水。
    肖甜梨从网上跳下来,像只猫一般,垫着脚,双手背在身后,跟着他进了他的卧房。
    为了安全起见,两人的房间在一起。不过这不是重点,对于肖甜梨来说,夜里,她只会躲在大堂的最阴暗处,贴墙而坐当黑夜里的捕食者。
    大堂只是做了清扫,与更换了一张沙发,别的都没有动。就连灯也懒得开,从外面看来,黑漆漆的一栋老屋子。
    明十的房间还放了写作台与一整面墙的书架,且处处窗明几净,虽然没有任何装点,但淡灰白色的房间让人有种舒服的感觉。他的床在房间的另一面。
    肖甜梨往他的灰蓝色沙发上靠,伸了个懒腰讲:“你这里可以当书房用了。”
    “嗯。”他答。
    他站在房间中央,沙发是唯一的一个坐具,她占了,他无处可去。
    明十抿了抿唇,往写字台那边走。
    肖甜梨瞄了一眼,发现那里有文房四宝。
    他将椅子移开,开始磨墨,然后站着写了一纸字。
    他擅丹青,也喜丹青,所以肖甜梨没有打搅他。
    等他写罢,毛笔搁于笔臂上,而他站在那里,站了许久。
    肖甜梨走过去,看见他抄的是《金刚经》。她轻念:“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一切有形相的事物,都是短暂的,凡人不应该执着。就好比如美丽的容颜,转瞬即逝。心爱的人,早已逝去。不过明十,你根本做不到,又何必要写呢?你的心何尝不是有执念?!佛偈告诉我们,要更好地珍惜眼前拥有,不要把自己陷入执着和迷惑中。你根本做不到!”她说。
    明十讲:“你也不是一样?!你心里不同样在等待一个人。”
    “你不要对我进行侧写。”肖甜梨有点不高兴。
    明十点一点头,“彼此彼此。”
    肖甜梨气恼,跑去书柜那里找书看,刚好发现了《收藏家》。
    她拿起,封面美貌得过了份,有一只闪着荧光的蓝翅蝶,有一挂珍珠项链。细节处也是处理得很柔和唯美。她嗤了一下,“我虽然是恶魔,但我对这个故事还真是觉得恶心。真好奇作家为什么会写这样一个变态。”
    明十想了想答,“因为你是女人,所以会对男主囚禁性幻想女主而感到恶心。他没有强奸,但本质上差不多。不过我觉得,作家只是写一个故事,他没有用上帝视觉来进行对书中人的批判。作家只负责讲好故事就可以了,批判的事让读者去做。”
    “结局,坏人没有受到惩罚,依旧在幻想着,计划着绑架囚禁另一个金发女孩。”肖甜梨叹息。
    “欧美文学里面有很多很有魅力的反派。《收藏家》男主反而像个龌龊的性无能。那些有魅力的反派杀了无数人,依旧成为经典。”明十讲。
    肖甜梨抱着抱枕舒服地躺在他房间唯一的一张沙发上。她晃了晃垂在地板上的那只脚丫,又翻了一页书,讲:“故事里,坏人逍遥法外好不快活,不知道我们两个恶种现实中又会怎样结局呢?!”
    明十停下毛笔,将写满字的纸轻轻拿起,放在另一边晾干。他淡淡地讲:“我相信,只要你不出格,不是犯原则上的问题,你老师会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只要不杀好人是吧……”她喃喃。
    “只要你不脏了手,慕骄阳不会把你怎样。”明十说。
    明十或许是心中有事,他闲不下来。他浸湿了拖把,开始在大堂拖地。
    大堂已经很干净了,且老旧陈腐的气味也清除掉了。
    原本,这里只是一栋废弃的屋子,但现在它活了过来,充满生气。
    明十在黑暗里拖地。
    肖甜梨开了一盏壁灯。壁灯不算亮,桔红色的光焰偶尔跳动,把他的影子拖得老长。莫名地,她就想起了《长腿叔叔》,他现在的影子那双腿那么笔直,都长到二楼去了,不是长腿叔叔是什么!
    她咯咯笑,把她少女时看过的那个故事书告诉他。
    “真的很暖心啊!我少女时也幻想过有长腿叔叔呢!可以满足我一切想象,又温柔,重要是又好看又多金!可以给我买好多漂亮的裙子和首饰,还可以送我一整箱的玫瑰花!”她又坐在半空中的网上荡了。
    明十听了,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很逗是吧,我这个反社会人格障碍,还会看治愈励志的小说。而且我觉得这真的就和爱情小说差不多嘛!隐瞒身份,接近小姑娘的长腿叔叔!”她将他当朋友,讲起小时候的往事。
    其实,明十没有意识到,自己听得津津有味。
    他讲,“看得出你的口味,你喜欢年纪比你大很多的。你的口味从小到大都没变,挺专一。”
    被他说中心事,肖甜梨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但木屋里黑暗,只燃点着一盏桔红灯,所以她脸上的红也就看不清了。
    她坐在网中央轻荡着,她看着他,心中想的却是希望这样安静,只有他和她的时间可以长一些,再长一些,她希望567永远不要来……
    明十见她不说话了,抬头看她。俩人视线一触,却又同时怔住了,她眼中流露出来的脆弱、渴望和留恋……那些东西太复杂,他不愿意去深想……
    他匆匆移开视线,肖甜梨也回过神来,俩人很不自在,视线同时分开,但却又在下一瞬纠缠到了一起。他就那样站在她下方,仰着头凝望她,而她也望着他。
    俩人沉默无话,却不知,他们都成了理不清剪还乱的网中人。
    一夜无事。
    肖甜梨回到了硫磺竹苑。
    这一次,于连在。
    同一天,遇见这样一张脸,肖甜梨觉得自己很烦躁。
    于连讲:“你脸色不太好。累了就先去休息。鸡蛋面我做好了。你吃了再睡。”
    肖甜梨一边吃面,一边问他:“你顺着大数据,能摸清567的动向吗?”
    “他不刷卡,一切都用现金交易,很难查找。在黑市购买做毒药需要的药物,才使用了一次信用卡。信用卡还是盗刷的。他偷了别人的卡。我能过滤掉信息发现这里,是因为他的卡还买了做微型机器人需要的器材。综合起来信息,我才觉得是他。他最后一次用网络购买这些毒药和材料是在离明十家不远的地方。和迷雾森林隔山相对。他一切在监视明十。我觉得不会超过三天了。他也快要到精神的极限。”
    所以,未来三天,他会出现在迷雾森林木屋里。
    于连讲:“无论他再谨慎,再严密,但你们给了他一个放下的诱饵,即使明知有危险,但这个诱饵太诱人了;再加上他似机器一样严谨,按程序来,一旦启动开关就会一直发动下去。此刻,他就是启动了的机器,加上这样足够分量的诱饵,他逃不掉了。不过阿梨,你要懂得鱼死网破的道理。把他逼急了,同样是极度危险的事。”说完,他从衫袋里取出一只盒子,他犹豫了一下,执起她手,将小盒子塞进她手心,“解药。他买的毒药基底药可以配比出六种不同毒药。所以,我研究出了六中解毒配方,并综合在一起、再加进稀释这种解药毒性的药。因为这个解药本身就带毒性。所以,当你感到有中毒迹象就需要马上服吃我的药,并尽快去医院。无论是哪一种毒药,六种毒药里面都一致含有令到中毒者动惮不得的强效麻痹剂。”
    “567还是享受将猎物撕碎的快感,而非毒死啊!”她开始侧写。
    “因为他的犯罪模式需要撕碎,这样他才能性唤起,达到高潮,这也是他典型的行为模式。”于连讲。
    肖甜梨收好了药。
    她匆匆吃完早午餐后,在房间里和衣而睡。
    当她睡醒,或许就要迎来一场大战了。


同类推荐: 【玄幻+古言】宝狐诱捕(高H)麝香之梦(NPH)勇者退休以后(NPH)【西幻】侍魔(SM、剧情H、重口黑暗向)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西幻】圣子(1V1,H)魔君与魔后的婚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