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77)

分卷(77)

    对, 是我。你大概不记得了吧。

    高中时期的他和后来差别还是有些大的。

    崔有吉费劲地比划道:或许你只是随口安慰了我几句,但是对那时的我来说你就像一束光。

    因为这个比喻有点肉麻, 他傻笑了一下。

    夏如冰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高兴还来不及。

    想起他们小时候也遇到过, 接二连三、阴差阳错的缘分让夏如冰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一个词:命中注定。

    崔有吉:不是, 我还没说完呢。

    嗯, 你说。

    崔有吉两只手绞在一起,搭在大腿上,有些忐忑道:

    那时你戴着面罩,我一直不知道是你所以一夜情我不是故意的啊,我喝多了,第二天断片全忘光了。

    他至今对那晚发生的事只有滚床单时断断续续的回忆。

    夏如冰:

    崔有吉当然不是故意的。

    准确而言,那一夜是他因误会刻意引.诱导致的。

    夏如冰目光飘忽:没事。

    还有。崔有吉深吸一口气,跟倒豆似的一次性全部坦白道:其实一开始我接近你包括住进你家都是有目的的,我想让你通过我的论文

    嗯,我知道。夏如冰莞尔。

    身为一个刑侦心理专家,如果连毫无城府的大学生这点想法都看不出来,未免也太失职了。

    他还以为崔有吉瞒着自己什么大秘密,结果就这些?

    你知道?!这回轮到崔有吉震惊了。

    夏如冰低笑,没忍住摸了一下青年的头,软乎乎的手感很好rua。

    你太明显了。他说。

    崔有吉耷拉着耳朵,心里瞬间下起了雪。

    他感觉自己跟夏如冰比起来,好笨啊。

    第一次恋爱的缘故,崔有吉很青涩。就譬如在床上,他只会蛮力。虽然时间长,但笨拙地横冲直撞,反倒会弄疼对方。

    而各方面都显得游刃有余的夏如冰教会了他很多。

    崔有吉小声说:对不起。

    没事,我不介意的。夏如冰坐到对面,轻轻拍着青年的后背安抚道:你很勇敢,才在一起第二天就全部都向我坦诚了。

    不像他,是个不敢说实话的胆小鬼。

    你真的不介意吗?崔有吉又向他确认了一遍。

    嗯。夏如冰笑了笑。

    他觉得自己和崔有吉很合拍,无论是身体还是更深层次的精神契合。

    崔并不是一个温柔的人,在床上甚至可以说是蛮横暴躁。

    可夏如冰偏偏很喜欢这种激烈的爱,因为普通的根本无法满足他。

    如果圣诞许愿是真的,夏如冰希望自己能和对方一起生活一辈子。

    一顿饭吃完,崔有吉去前台结账,顺便去服务员那里取了自己刚寄存在这里的礼盒。

    蓄着胡子的墨西哥魁梧大汉把东西给他,还认出他是最近很火的中国击剑运动员,礼貌地询问能否要个签名。

    崔有吉签了名,拿东西走回去,忽然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

    但他也没在意,几步推门出去。

    灯光在热闹的圣诞夜中涌动。

    来来往往的行人,雪丝扬起又消散。

    夏如冰正站在路边等出租车。

    他今天穿了黑色大衣,内搭白色衬衫和一件v领毛衣,露出半截白皙被冻得通红的修长脖颈。

    虽然气温已近零下,但是第二次恋爱约会,夏如冰出门选衣服也下意识成了伦敦街头要风度不要温度的绅士之一。

    圣诞夜的餐厅人流爆满,并不好打车。

    几辆出租车经过,全是已载客。

    夹着雪粒的寒风瑟瑟刮过。

    夏如冰拢了拢衣领,搓着冰凉的手,哈出一口白气。

    好冷。

    这时脖子上忽然有了温度。

    他敏感地瑟缩了一下,转过头,看见崔有吉正将一条红色条纹围巾圈在自己脖颈上。

    青年扬起大大的笑脸:Merry Christmas,圣诞礼物!

    蹩脚的英文让夏如冰有些想笑,眼眶又莫名酸涩。

    什么时候买的?他问。

    当然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啦,嘿嘿。崔有吉牵着他的手,很快就拦到了一辆出租坐上。

    可刚到车上,崔有吉就觉得自己的肚子疼痛在加剧。

    他隐忍地咬着唇,弯下腰蜷缩成一团。

    夏如冰也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

    伸手一探,崔有吉额上的温度更是烫得厉害。

    你好像发烧了。夏如冰赶紧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转头对司机道:去附近最近的医院!

    不可能

    迷迷糊糊间,崔有吉感到一双冰凉的手始终贴在自己脸上,让他好受了许多。

    我,我有修炼心法不可能会发烧。说着他还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司机顿时惊叫。

    夏如冰以为崔有吉烧糊涂了在胡言乱语,当下更加焦虑了,恨不得上去代替司机把油门一下踩到底。

    开你的车!我会赔偿洗车费。

    但看到前方拥堵的路段。

    fukc!一向温文尔雅的夏教授也没忍住爆了粗口。

    患者初步确诊食物中毒需要做洗胃手术。先生,您是他的家属吗?医生问。

    夏如冰希望自己是。

    他顿了顿,摇头道:我会帮忙联系。

    情况危急,顾不得暴露夏如冰只能拨通夏砀的电话,讲明情况。

    夏砀一听也慌了,卧槽,食物中毒?!

    连儿子为什么会在崔有吉身边都无暇他顾,夏砀立马从酒店打车飞奔过来。

    而在等待的期间,夏如冰也没干等着。

    他联系了自己以前在伦敦刑侦方面的朋友,立马带警察包围调查那家墨西哥餐馆。

    崔有吉中午吃饭是十一点,到现在按理来说已经消化完毕。

    刚才吃完就发生高烧、呕吐等反应,显然是那家餐馆的锅。

    朋友说,其他客人并没有相同状况,这是单一个例。而据餐馆老板口述,那名服务他们的墨西哥店员已经跑了路。

    话音刚落,他们已不约而同地明白

    这不是小概率事件。

    而是一场有预谋的犯罪。

    夏如冰面色骤沉。

    等夏砀赶到,问他为什么圣诞夜会和崔有吉在一起时,夏如冰先随便编了个街头偶遇的理由糊弄过去。

    夏砀虽然怀疑,但眼前这种情况也不方便追问,只得把疑惑暂时埋藏心底。

    半个小时后。

    医生出来说:手术很成功,患者已经醒了,不过今晚需要住院观察。你们谁去办理一下手续?

    夏砀:我来吧。然后又努努嘴示意夏如冰进去看。

    夏如冰迟疑片刻,迈步走进病房。

    刺鼻的消毒水气味扑面而来。

    白炽灯下,青年穿着蓝色病服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

    崔有吉一直都像个小太阳,风吹不倒,身体强健,手臂上的肌肉堪比健美先生。

    夏如冰还是第一次见他这副恹恹的模样。

    你好点了吗?夏如冰上前坐在床边,摸了摸他的额头。

    崔有吉点头,又忙问:你没事吧?

    他们一起吃了同一桌食物,崔有吉担心对方也会出事。

    夏如冰:我没事。那个长胡子的墨西哥服务员只单独在你盘子里下药了。

    崔有吉:他现在人呢?

    畏罪潜逃,英国警方抓捕中。不过,夏如冰脸色阴沉如水,不要抱太大期望,今天是圣诞夜,而且他们的办事效率一向糟糕。

    这件事可大可小。

    但毕竟是一位中国运动员,在临赛前遇到有预谋的犯罪意外,英国警方难逃其咎。

    崔有吉稍稍坐起,在身后垫了个枕头。

    再联想到之前父母生意上合伙的墨西哥华裔老板,临天港城集团他说:也许,我知道是谁干的。

    与此同时,英国体育局也得到了相关通知。

    但听说情况不严重,他们也没太当回事。

    英国花剑队成员们一下都知道了这名年轻的中国天才运动员食物中毒进医院的事情。

    比赛会延期吗?有人问。

    教练摇头,露出一个微妙的笑:不延。

    所以我想,这是你们最好的机会。他看向莫德汉特和普兰柯利福。

    第91章 百年不出的花剑天才(求订阅)

    圣诞节过后的周五上午, 英国男花邀请赛正式拉开序幕。

    也许是还在假期里,体育馆现场观众不少,人头攒动。

    会场早早地拉起了赞助商的广告标志带, 记者、体育界人士坐在前排, 伸长脖子翘首以盼。

    对这样一场小型赛事而言,可谓是万众瞩目的程度。

    而他们如此期待的原因是英国名将阿利奥狄斯。

    作为两名英国当局派遣的参赛者莫德汉特和普兰柯利福的师兄, 即便忙于训练公务的阿利奥狄斯也在今天抽空来到了会场, 给后辈们加油助威。

    远远地看见一名身穿黑色运动服的魁梧硬汉走入内部座位,后面的观众席顿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尖叫。

    看见没!这是我们英国的击剑荣光!一位父亲激动地指着男人对刚满三岁的孩子说道。

    孩子:?

    记者们疯狂把机位对准阿利奥狄斯。

    一时间,体育馆内的气氛达到高.潮。

    观众席。

    崔嘉佑伸长脖子四处张望,果不其然在人群中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位在他看来对弟弟不怀好意的夏教授。

    男人穿一身黑色大衣,系着红色围巾,俊美冷清的容颜分外醒目。

    甚至还有路过的英国金发美女找他搭讪。

    不知道那美女说了句什么, 夏如冰对她展颜一笑, 薄唇轻启:*%

    崔嘉佑面若寒霜。

    自从有了阮树这个前车之鉴, 崔嘉佑现在对任何出现在崔有吉身边有非分之想的生物都十分敏感。

    圣诞节那天回去后,崔嘉佑就利用自己和工作室伙伴们的黑客技术展开调查。

    结果这一查不得了。

    这个所谓的学术教授, 几年前曾是美国FBL聘请的专业刑侦心理师。

    崔嘉佑还在对方的各种购物平台记录上查到了大量购买情走取玩具的信息。

    他气极了!

    水性杨花的浪荡老男人, 根本配不上他弟弟。

    目光再落到夏如冰身上, 崔嘉佑冷笑一声,觉得自己已经看透此人。

    什么禁.欲高冷的外表,都只是伪装的假象!不过是个荡.妇而已。

    崔嘉佑心想, 等比赛一结束,自己就要将这些购买证据告发弟弟, 让崔有吉从此远离对方。

    后台休息室。

    莫德汉特、普兰柯利福正在亲亲我我。

    普兰柯利福皮肤白皙, 棕发蓝眼, 身材偏瘦。

    而莫德汉特却是一身晒得古铜的小麦肌肤, 黑发绿眼,身型高挑,足足有一米九高。

    是的,没错,这对年轻的英国花剑运动员是情侣。

    并且腐国互联网上还有不少人磕他们的cp,取名:攻受分明。

    直到教练詹姆斯走进来,发火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腻歪!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知道吗?

    两人这才慌忙分开。

    詹姆斯翻着手里的表格,示意普兰柯利福去男更衣间换击剑服:

    第一轮你先上,对战中国队崔有吉。

    普兰柯利福点头,转身从储物柜里拿衣服。

    詹姆斯又转头看莫德汉特,说:你等会先对战中国队的另一名队员,伍泰河。

    比起崔有吉,詹姆斯丝毫不担心这个毛都长齐的小伙。

    发育还没完全,就像上场打国际比赛开玩笑!

    莫德汉特在世界击剑运动员中排名31,秒杀这小子绰绰有余。

    莫德汉特应了一声。

    詹姆斯走出去几步,又回头在莫德汉特的口袋里摸索一阵,掏出两个人类幼崽灭杀剂。

    只有半个小时就要入场了,你们可别给我在更衣间乱搞。他警告道。

    莫德汉特:yes。

    他进了男更衣室,普兰柯利福从兜里摸出一片正方形调侃道:我这里有。

    莫德汉特默不作声。

    普兰柯利福暗示性十足地瞟了他一眼,e on,崔食物中毒前天才刚出院,你完全没必要紧张。

    半个小时,足够他们来一火包了。

    但莫德汉特不为所动,目不斜视地换好了衣服。

    这也是两人之间的性格差异。

    普兰柯利福做事跳脱,不计后果。

    莫德汉特却沉稳、思前瞻后。

    提高警惕,不要小看任何人。莫德汉特拍了拍普兰柯利福的肩膀道。

    普兰柯利福耸了耸肩,依旧没当回事。

    在众人期待的视线中,第一场比赛英国男花队普兰柯利福VS中国队的崔有吉上场了。

    两名身着白色击剑服的高大青年站在赛道上相互持剑敬礼,旋即裁判喊开始!。

    解说员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一口标准的伦敦英腔:

    双方现在进入到第一回 合的较量,任何一方先得十五分为胜,或者三回合之后,看谁的分高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