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74)

分卷(74)

    他伸手在路边招计程车,对话筒说:我想你了。

    说出这句话时,夏如冰的心跳不由自主加速。

    明明是零下的天气温度。他却感觉自己耳根滚烫得厉害。

    雪下得太大。

    楼道里没有暖气,时不时还有寒风倒灌进来,崔有吉冷得缩了缩脖子。

    可电话里传来的那句话,却宛如一股热流,倏然让他的四肢百骸暖和起来。

    心中各位滋味涌进肺腑。

    同样的内容,崔有吉下午刚听崔嘉佑说过。

    只是与夏如冰比起来,对他的那份意义感觉截然不同。

    崔有吉没有说我也想你了之类通用却没有意义的回答。

    他说:我这周五比赛完就赶回来。

    伦敦机场。

    滴计程车司机长按喇叭。

    夏如冰拉开车门钻上去,说:不用这么麻烦。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嘈杂声、英文叫喊,崔有吉有些奇怪地问:你现在在哪儿?

    夏如冰回答:伦敦机场。你呢?

    好像心脏被冻住了然后融化。

    一股涓涓的溪流唰地像喷泉一样溅了崔有吉满身。

    他怔住了。

    我,我在市中心。崔有吉不假思索,几乎立刻道:你站在别动!我现在过去机场找你

    不。夏如冰没忍住,嘴角微微扬起,说:我来找你。

    公寓楼道,哒哒的脚步声。

    有吉?见弟弟许久没回来,崔嘉佑探出头张望。

    然后他就看到崔有吉站在打开的窗户前,一边吹冷风一边傻笑。

    崔嘉佑:

    嘿哥。崔有吉转过身看他,笑道:我晚上不在这吃饭了。但我有个朋友等下要过来,我介绍给你认识。

    虽然现在把夏如冰介绍给家人或许还太早了些,但崔有吉抑制不住这种快乐的冲动。

    崔嘉佑皱起眉,莫名有种危机感。

    有吉居然也有朋友在英国么?他居然一直不知道。

    临近暮色,天光逐渐变暗。

    雪白的颜色覆盖了这座城市,寒冷,却也给圣诞节日带来了欢乐和柔软。

    在这样的满天飞雪里,想到即将见到喜欢的人,夏如冰的心情不自觉明快。

    夏如冰安静地坐在出租车里,脖子上裹着烟灰色的围巾,两手紧紧攥在一起。紧张是当然的,毕竟快三十年以来,自己从未做过这样毫无计划的冲动决定。

    光线打在他的脸上,融化了几分利刃般的冷淡。

    司机说:Here we are,sir。

    隔着起雾的车窗,夏如冰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青年站在一栋老旧的公寓楼下,头顶是一盏暖黄色的自动感应灯。

    他冷得抱住胳膊,不时跺脚来让灯亮起。

    夏如冰在玻璃上对准他的身形画了个爱心,又飞快伸出手擦掉玻璃上的雾。

    thank you。夏如冰付了钱,下车快步朝公寓走去。

    崔有吉也看到了他,一直在朝夏如冰挥手。

    胸口热热的,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品尝一杯奶锅里刚煮出的热可可,腾腾的雾气暖融,有些湿润地模糊了夏如冰的视线。

    这段时间,他经常想着崔有吉自己解决,可始终无法达到高三点水朝。

    他以为自己再见到对方会自觉产生性.冲动。

    然而现在并没有那么夸张。

    他只是很单纯地渴望一个拥抱,一个吻。哪怕只是亲亲额头,亲亲脸颊。

    脚步逐渐加快。

    直到夏如冰在青年面前站定,用力抱住了他。

    不知道为什么崔有吉好像有点僵硬。

    你两只在空中无措的手还是下意识环住了男人的腰。

    夏如冰埋在他的胸膛,然后捧起崔有吉的脸在下巴快到嘴唇的位置亲了两下。

    这个拥抱很温暖。

    本来忐忑的心跳,渐趋平静。

    就在他心中准备了一路重复过无数遍的话即将说出口时

    夏如冰忽然看到了崔有吉身后黑着脸的男人冲上来,指着自己吼道:你谁啊?你要对我弟干什么!!

    第87章 在一起(求订阅)

    场面一度很尴尬。

    沉默是今晚伦敦的跨河大桥。

    夏如冰搭在崔有吉腰间的手逐渐僵硬, 再回想自己刚才一下车就飞扑过来的场景,大脑忽然一片空白。

    这样大概会显得他很饥.渴?

    而且这一幕居然还被崔有吉的哥哥亲眼目睹。

    这要在小说里,可以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他occ了。

    《我的高岭之花》男主高冷教授人设彻底崩塌。

    崔有吉张了张嘴正想说话。

    崔嘉佑忽然一个箭步冲上来, 抓着夏如冰的手腕吼道:你还不松开他!

    刚在后面崔嘉佑没看见弟弟也回抱这人, 他还以为夏如冰是私生饭之类的疯狂粉丝。

    夏如冰:

    崔有吉赶紧扯开他们的手,向崔嘉佑解释道:哥, 这是我朋友。

    崔嘉佑双手抱胸, 满脸狐疑:朋友之间还接吻?

    崔有吉:不,我们没接吻。这是英国的贴脸礼啊

    这回轮到崔嘉佑尴尬了。

    他没想到这竟是一场误会,再仔细一看夏如冰,人家长相俊秀,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看着就很有文化的样子崔嘉佑更加后悔了。

    对不起, 实在对不住, 我眼瞎。他连忙向夏如冰道歉。

    没事。夏如冰抿了抿唇。

    仔细打量这位与崔有吉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 夏如冰心中情绪翻涌。

    对方似乎和自己有点像。

    而且对崔有吉的关心,隐隐已经超过了正常兄弟的界限。

    其实夏如冰对崔有吉哥哥刚才的态度有点芥蒂。

    但是他明白, 自己目前没有任何资格来回答和崔有吉的关系。

    外边冷, 咱们上去聊吧。崔嘉佑指了指公寓。

    夏如冰抬眸看向崔有吉, 安静地等待他做决定。

    崔有吉几乎毫不迟疑地摇头,说:不了哥,我和朋友有点事先走了。

    他接过夏如冰手里的皮包, 站在路边,一副打算离开的样子。

    等等。崔嘉佑掏出口袋里的钱夹, 取出里面全部的纸钞塞给崔有吉。

    崔有吉想还给他, 崔嘉佑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推回去, 说:你机场刚出来肯定来不及换钱, 这些拿过去请你朋友吃顿饭。

    考虑到等会一起吃饭这件事,崔有吉默默接过钱说了声谢谢。

    他不想让夏如冰来买单,这样显得自己好像被包.养一样。

    崔嘉佑打量着他们,故作不在意地问:你和这朋友怎么认识的啊?他本来就在伦敦吗?

    不是。崔有吉半真半假地编谎道:他是我大学上学期的任课教授,特别喜欢击剑比赛,所以这次专门飞英国来看邀请赛。

    哦,这样啊。

    崔嘉佑点点头,心中的危机感仍挥之不去。

    弟弟喜欢阮树那种类型的阳光运动型男孩。

    平心而论,眼前这位瘦削、气质冷清的教授与阮树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但教授嘛,心思肯定精明。

    崔嘉佑担心他特意追来英国看比赛是对崔有吉别有用心,自己傻乎乎的弟弟察觉不出,就这样一步步掉入猎手的陷阱成为砧板上的猎物。

    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他主动对夏如冰说。

    夏如冰顿了顿,把自己的号码告知对方。

    随后崔有吉在路边打了辆车,两人离开。

    出租车上空调温度开得很足。

    司机问他们要去哪里。

    崔有吉侧头看向身边人,你有提前订酒店吗?

    夏如冰摇了摇头。

    崔有吉有些惊讶,你没有任何计划?

    这可是出国,不比出省市旅游。

    崔有吉以为对方过来肯定早已提前把一切计划好了。

    现在计划也不迟。夏如冰点开地图说:随便找一家离你下榻地方不远的酒店吧。

    今天是平安夜,伦敦酒店房价直线暴涨,而且几乎都满房。

    最后好不容易在附近订了一家,环境不是很好。

    车子堵在半路上。

    夏如冰若无其事地问道:你和你哥,关系一直这么好吗?

    对啊。崔有吉点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主要是崔嘉佑单方面对他很好。

    崔有吉经常会对这种无微不至的老妈子关怀感到不耐烦。

    夏如冰:他对你每个朋友都这样?

    崔有吉:啥。

    夏如冰视线移向窗外,就是像刚才那样打听你每位朋友的情况。

    崔有吉想了想,说:以前还好。可能是因为阮树那件事,我哥一直不想让我谈恋爱

    夏如冰敏感地捕捉到他话语中的不对劲。

    你哥为什么不想让你谈恋爱?

    关于这点崔有吉倒没深想过。

    也许担心我被骗?或者受伤什么的。觉得我年龄太小了。他总是这样,像个老妈子似的操心这操心那他随口道。

    夏如冰:如果不是你想的这样呢?

    崔有吉有些莫名,啊?

    你有没有想过,你哥可能喜欢你?

    崔有吉心想,这就太离谱,离大谱了。

    不可能的。他道:我哥是直男,他喜欢女人。

    这回轮到夏如冰吃惊了:

    你确定?

    夏如冰怎么也没看出来崔嘉佑是个直男。

    虽然只是初次见面,但他在这方面的直觉一向很敏锐。

    崔有吉点头,我确定。我哥高中、大学都谈过女朋友,不过每次不到半年都分手了。基本都是女方嫌弃我哥

    是个弟控。

    当然这个崔有吉没好意思告诉夏如冰。

    哦。夏如冰心下一松。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他心想。

    再回过神来,夏如冰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张放大版的俊脸。

    崔有吉凑近他,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夏教授,你干嘛问这个?

    夏如冰喉结微微滚动,下意识避开对方的视线:就想到了,随口问一下。

    好吧。崔有吉坐回原位,有点失落:我还以为你吃醋了。

    可怜巴巴的语气,就好像一只求摸摸的小奶狗。

    夏如冰瞬间血槽一空。

    一汪水唰地冒出来,冲湿了内裤。

    他僵硬地夹紧双腿,左手动了动,轻轻勾住对方的尾指。

    嗯?崔有吉吸了吸鼻子,闻到了熟悉的番石榴香味。

    他知道,夏如冰发马蚤了。

    嗯,我承认,我确实吃醋了。男人冷清的声音传来。

    崔有吉骤然瞪大了眼睛。

    车子停下。

    司机无情打破此刻的氛围:先生们,到酒店了。

    崔有吉回过神来,付了钱起身推开车门。

    心跳得厉害。

    他预感到了什么,又很难以置信。

    勉强冷静下来,崔有吉率先大步走进酒店大堂。

    然后用夏如冰的护照办理了入住手续。

    酒店大堂小姐递给他们一只篮子做的礼盒,微笑道:Merry Christmas。

    崔有吉低头看了看。

    篮子里面装着苹果和一堆包装精美的东西。

    他道了谢谢,牵着夏如冰的手飞快走进电梯。

    叮咚。

    电梯门开了。

    崔有吉找到房间,刷房卡,门开了。

    他把行李随手一扔,转身吻夏如冰,扯下对方脖颈上的围巾。

    唔夏如冰没想到崔有吉会突然抱住自己,双腿踉跄着后退,那种仿佛不断下坠的失.禁感更加强烈。

    虽然生理恨不得对方现在把自己三点水金死在床上,但理智告诉他,现在不适合。

    错过这个时机,以后会更加难以启齿。

    真正的爱情并不完全等于肉.欲。

    研究过心理报告后,夏如冰很清楚他们每次见面就上床的关系,其实是畸形的。

    他伸手抵住青年的胸膛,等等。

    怎么了?崔有吉抬起头,表情有些疑惑:你不是想吗?

    夏如冰往上推正歪斜的眼镜,说:我现在更想和你去楼下走走。

    崔有吉:?

    尽管头顶问号,但崔有吉还是很顺从地跟着他走下楼。

    外面的雪下小了。

    细细的雪花随风卷落在英伦街头。

    商店圣诞氛围浓厚,圣诞树、麋鹿,铃铛闪灯四处可见。

    路过一家花店,夏如冰走进去买了一束满天星。

    崔有吉以为他喜欢,便主动上前付钱。

    夏如冰拒绝了,取出刚在机场兑换的零钱买单。

    啊嚏!他抱着花,忽然打了个喷嚏。

    崔有吉看着夏如冰光.裸的脖子,挠了挠头。

    哎呀,围巾忘在酒店里了

    冷了吗?

    夏如冰摇头,不冷。

    走出花店,夏如冰牵着他的手走进一个无人的弄堂小巷。

    崔有吉有点茫然,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