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65)

分卷(65)

    砰!

    车子一个急刹,停在斑马线前等绿灯。

    阮树身体向前猛倾,回过神来。

    他知道自己重生了。

    崔有吉估计也是,所以才会去泡夏如冰。他想报复他!

    阮树咬了咬牙。

    这就好像原本都属于自己的两件珍贵物品突然拥有了意识离家出走,反倒把他给抛弃。

    不行。阮树喃喃。

    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再失去崔有吉。

    必须想个办法。

    第75章 野(求订阅营养液)

    几个小时后, 车子抵达目的地泰若山。

    下午阳光正好,风景适宜。

    沿着山腹的溪畔前行,夏砀让众人在热门营地搭起了天幕帐篷、桌椅, 休息准备烧烤。

    在场几乎没几个人会搭帐篷, 经过夏如冰指导才成功。

    烧烤架炊烟袅袅,白色烟雾弥漫开来。

    地上盖着几张黄色野餐垫。

    年轻人三三两两坐下打卡牌游戏。

    气氛渐渐轻松。

    哪怕在夏砀和夏教授面前, 大家也能自然地插科打诨。

    黎蒙和一众队员正在闲聊八卦。

    夏砀、张乎乎在烤架前忙碌。

    因为经常有人离队去上厕所, 除阮树外,几乎没人注意到夏如冰和崔有吉同时消失了。

    阮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面色一沉。

    但他没有追过去。

    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另一边。

    听说夏教授这学期卡了崔有吉51次论文,也太可怕了吧又不是毕业论文,折腾这么严。他哪怕主动帮崔有吉改改也好啊。巴农说着搓了搓胳膊。

    众人点头附和。

    这种教授,只能用变.态来形容。

    虽然他们舍不得夏教授离开南大, 但某方面来说又不希望他下学期再任自己的课。

    黎蒙摇摇头, 你是不知道, 夏教授在X大的传闻。我碰巧有个同学是X大警察系的,他说夏如冰是个很自私冷漠的人。

    自私?巴农疑惑。

    黎蒙解释:这个形容词可能不太精准, 但事实就是这样。据说夏如冰从不加班, 并拒绝学生课后答疑, 他一下班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课后作业全程交由课代表管理就他这样,你说他会耗费心力给学生批改论文吗?不可能。

    众人恍然。

    大壮开口说:其实夏教授这样也正常吧, 比他还甩手掌柜的大有人在。国外教授基本都这作风。他是多年留学生,肯定有受到影响。

    黎蒙耸了耸肩:说难听就是没职业道德。

    巴农:这有点过分了嗷。我倒是感觉夏教授这门课教的比以前老师好多了。

    大壮:虽然夏教授没给咱们花课后时间, 但他的课, 每分每秒都是黄金内容。

    大家都在帮他说好话。

    显而易见, 夏如冰很受欢迎。

    哎你们觉得崔有吉昨晚真心话说喜欢的人, 到底有没有可能是夏教授?有人忽然问。

    黎蒙抬手嗑了几粒瓜子,想也不想道:没可能!

    巴农等人基本也这么认为他俩是情敌,要真喜欢上对方那也太离谱了。

    黎蒙:这两位要是真有什么,我赶明就给大家表演一个倒立拉屎。

    众人一阵唏嘘。

    倒也不必如此

    山的另一头,草坪下面。

    秋冬季节,草丛已经枯黄。

    夏如冰席地而坐,灰色格子围巾一角搭在膝盖上,低头把玩两片落叶。

    崔有吉端着两杯热饮走过来,弯腰坐在他旁边。

    我喜欢你的围巾。崔有吉伸手摸了摸,软乎乎的,是高档羊毛绒的质感。

    夏如冰伸手接下,说:那送给你。

    不用不用。崔有吉摆手,脸上不由自主露出笑容:我只是喜欢看你穿,很漂亮。

    夏如冰顿了顿,收回手。

    远处夕阳层层渲染,将枫叶照得红火。

    金色余晖蜿蜒成山的棱线。

    他正想说什么。

    崔有吉的手机响了。

    崔有吉一看来电提示,说:我我爸打来的,我先接个电话。

    夏如冰:嗯,好。

    他坐在原地,手往后撑着,触目所及是蓝天白云,层峦群山轮廓,还有青年高大的身影。

    崔有吉单手插在兜里,站姿散漫。他眉骨很高,深邃挺廓的侧颜,被夕色打上光影,碰撞出一种令人过目难忘的英俊。

    夏如冰发觉自己其实很少这样盯着崔有吉看很久。

    因为对方长相是他的理想型。

    看太久,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发大水。

    沈航说崔有吉是gay圈天菜。

    夏如冰不得不承认,崔有吉那张脸,确实很有蛊惑力。

    他以前很爱看王天纵的电影。

    现在再仔细端详,隐约能从崔有吉脸上找到王天纵的影子。

    夏如冰心想,怪不得自己第一眼看到对方就感觉莫名熟悉。

    哒,哒,哒。

    鞋底踩在草地上的柔软摩擦声。

    崔有吉并没有走太远,背对夏如冰握着手机在讲话。

    嗯嗯,我和同学出来旅游。

    好,我会小心。

    大概16号回去,直播综艺的事你联系我经纪人吧。

    崔有吉语气中的疏离很明显。

    等他挂掉电话走回来,夏如冰说:刚才是王天纵打来的?

    崔有吉点了点头。

    夏如冰:我是他影迷,改日有空的话,你能帮我要个签名吗。

    好啊。崔有吉有些揶揄,看不出来哎,你居然也爱看他的电影。

    夏如冰神情淡淡:王先生的作品,几乎都是影界经典。

    崔有吉:你最喜欢哪部?

    夏如冰:《警匪战夜》。

    崔有吉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好巧,我也最喜欢这个。

    他小时候翻来覆去看过好几遍。

    崔有吉觉得王天纵在里面痞痞的扮相特别帅,以至于曾一度萌生过以后想做警察的想法。

    夏如冰很淡地笑了一下,说:看来我们爱好挺相似。

    崔有吉:我爸刚打电话过来,是叫我准备订机票去德国,见我的亲生母亲。

    夏如冰安静地听着。

    崔有吉想告诉他自己的更多情况,接着说:王天纵告诉我,我母亲姓苏,也是做学术的,目前正在德国某个机密研究所工作

    等等。

    姓苏?

    就好像烟花一瞬间在眼前轰然炸开,夏如冰心跳得剧烈。

    他紧抓住崔有吉的左手腕,急声问:你这里是不是本来有一块月牙形胎记?

    崔有吉:对啊。

    童年照早就在网上传开了,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崔有吉还是点开手机把照片调出来给夏如冰看。

    夏如冰盯着这张照片看了良久,心中百味杂陈。

    他平常喜看纸质书,很少上网,更是罕少浏览娱乐新闻,没想到居然错过了这么大一件事。

    不过照片中男孩看起来已经八九岁了,和他记忆中模糊的印象截然不同。

    而且手腕上的胎记也并不明显,放到最大才能勉强看清。

    他后知后觉地去网上搜索了一番,发现胎记相关的讨论也一片空白。

    估计也没多少人会去关注这个小细节。

    崔有吉:怎么了?家里人在我小时候让我去动手术把胎记祛除了。王天纵我爸说他之所以能找到我,就多亏这张童年照上的胎记。

    夏如冰:没什么。

    潜意识的,他不想告诉崔有吉那件事。

    崔有吉笑:我还以为你认识小时候的我呢。

    夏如冰眼睫颤了颤。

    没有。他移开视线,低声说:我不认识。

    崔有吉忽然说: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夏如冰嗯了声。

    崔有吉:你当初为什么去做了犯罪心理师?

    曾经在剑馆遇见夏如冰,听对方讲述过往,崔有吉以为他是一个被迫退役的击剑运动员。

    谁知夏如冰在美国是以华人身份加入过FBA的知名犯罪侧写师。

    都说家庭教育对孩子影响深刻。

    崔有吉有些好奇,夏砀培养出来的儿子,到底为什么会去做这个与体育毫不相干的职业?甚至如今转行学术。

    他想了解更多关于夏如冰的事。

    夏如冰沉默了一会,开口:如果我说是看了《警匪战夜》的缘故,你信吗?

    崔有吉摇头,我不信。

    虽然他小时候看了这部电影也有过冲动,但很快就淡忘了。

    夏如冰的性格要比他坚强、沉稳得多,应该不至于会被一部电影动摇未来。

    夏如冰:其实是很幼稚的想法,维护正义、尽我所能抓到这个世界更多罪犯而且,我喜欢心理学。

    这是一门能看透人心的高深学问。

    包含知觉、认知、情绪、思维、人格、行为关系、人际关系、社会关系等等。

    夏如冰在对科学的漫漫探索中,也在对自我进行着某种认同。

    崔有吉:好奇怪,你明明是心理专家,本身却又患有心理疾病。你自己不能治好吗?

    夏如冰知道他指的是性x症。

    夏如冰抿了抿唇,说:医者难自医,这句话你没听说过?

    好吧。崔有吉端起杯子喝了口热奶茶,热乎乎的液体顺着喉咙滚下,胃一下变得暖和起来。他继续发问:那你这个病要怎么才能治好?有药吗?

    四下无人。

    瑟瑟的山风拂过,吹来潮湿草木气息。

    夏如冰看着崔有吉,哑声说:你就是。

    药吗?

    崔有吉怔住了。

    风很大,有一瞬间他疑心自己听错了。

    夏如冰把崔有吉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任由对方感受自己腿间大片的湿润。

    他亲吻青年滚烫的耳根,喘息着暗示:怎么办,每次一看到你我就会这样。

    湿得很厉害。

    那崔有吉脸一红,可看了看四周的荒野,小声说:这里不太方便吧。

    我没关系,你介意吗?夏如冰说着,忽然勾起一点笑。

    第76章 帐篷过夜(求订阅)

    傍晚的山间营地, 篝火绰绰。

    队员们忙碌着端出火锅食材和烤好的肉串,琳琅摆了一大桌。

    香喷喷的油辣味瞬间弥漫开来,令人食指大动。

    这就是他们今天的晚餐。

    大壮远远地看见崔有吉走过来, 忙拿了两串烤好的肠, 上前递给他说:

    你刚才去哪儿了啊?一直没见人影。

    噢崔有吉提了提手中沉甸甸的大袋,说:我刚下山去附近给大家买奶茶了。

    大壮感叹:不愧是崔少, 又请客。

    崔有吉把奶茶放在桌上, 找了张折叠凳坐下。

    营地帐篷前面挂着投影幕布,正在播放电影。

    正好是《警匪战夜》。

    崔有吉咬着吸管,视线掠过人群,悄悄落在夏如冰身上。

    他双腿交叠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看电影,神情专注。

    在其他人眼里,大概只会觉得夏教授的坐姿很优雅。

    但只有崔有吉知道, 他夹着双腿是为什么。

    电影播放到高.潮部分, 枪声激烈。

    王天纵饰演的男主打戏相当精彩。

    众人边吃边看, 时不时倒吸一口冷气。

    真羡慕崔少。不知是谁幽幽说了一句,引发大家一致赞同。

    能拥有王天纵这样的父亲, 崔有吉怕不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巴农侧过头, 看着崔有吉问:采访一下, 崔少有这样的影帝爸爸是什么感受?

    你好烦。崔有吉往后一靠,有些不耐烦道:让让,你挡住我看电影了。

    巴农:

    他讪讪地照做。

    不远处, 阮树目光凝视着这一幕,心中像打翻了调味瓶那样酸。

    他知道崔有吉其实不是在看电影。

    像是察觉到身后炽热的视线, 夏如冰不经意回头。

    秋冬的夜晚水雾深重, 风吹得他额前碎发轻拂过耳旁。

    闪烁的荧幕幻光, 让人看不清眼神的落注点。

    可是崔有吉知道他在看自己。

    另一边。

    队员正在讨论今晚的帐篷住宿。

    他们刚才去实地看过了, 帐篷容量很大,配有气垫床和寝具,容纳两人绰绰有余。

    营地同时有洗澡的地方,生活条件并不算太艰苦。

    夏砀让他们自由选择晚上和谁一起住。

    黎蒙、大壮组队。

    阿泰和另一名经管学院的队员住。

    队伍中的四名女生,则各自分配。

    会打呼噜的巴农惨遭一致嫌弃。

    夏砀作为教练,单独一顶帐篷。

    其实他本来想和儿子一起住的,但想想夏如冰往日喜静独居的作风,还是作罢。

    夏如冰也一个人住。

    崔有吉、张乎乎、巴农尚没有决定住宿。

    这样算下来,还剩下两顶空帐篷。

    大家本来默认崔有吉和张乎乎一起,毕竟他俩平常关系好。

    巴农张望四周,想到自己一个人住,心里居然有点小害怕。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