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62)

分卷(62)

    四目相对。

    夏如冰嘴角微勾,慢悠悠地说:这是第二次了。

    那你崔有吉有些哑口无言。

    他以为自己已经算天赋异禀了,可眼前这位,像是生来就会的阿佛洛狄忒。

    夏如冰歪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但不算跟人的话,这应该是数不清的第N次。

    崔有吉:

    不算跟人,那能跟什么?

    一个念头忽然像气泡,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我参加全锦赛那会,有天晚上送错门的快递盒外卖,是你的?崔有吉口舌干涩地问。

    夏如冰:嗯。

    他没有否认。

    因为事到如今,也没有否认的必要了。

    .

    .

    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崔有吉还仿佛在做梦。

    拐过弯下楼,他差点一脚踩空台阶。

    旁边的学生忙上前搀扶他,你没事吧?

    没事。

    崔有吉深吸一口气。

    校园里又恢复了往日平静。

    快到期末,周围忽然冷清许多。

    大四的学长学姐们忙着搬出去实习,小卖部超市的存货也开始逐渐清空。

    路人在议论刚才的警笛。

    崔有吉迈步进超市买了瓶冰水。

    收银员不禁在心里嘀咕,这么冷的天还喝冰。

    2元钱。

    崔有吉付完钱,拧盖咕噜灌了几大口。冰镇的刺激感能使大脑清醒。

    特别是现在,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走出店门,他碰见张乎乎。

    张乎乎几步走过来与他并肩,说:你怎么还在教学楼这边?考完试了不回家么。

    崔有吉含糊道:等下回。

    呀,你的脸好红!张乎乎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盯着他看。

    崔有吉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开始转移话题,

    你刚才有听到警笛吗?

    张乎乎:听到了啊,警车都开进来了,好像说为了抓捕教师办公楼男厕所里的某位在逃嫌疑犯。

    崔有吉点点头,说:那名嫌疑犯是我们的新外教,凯特诺顿。

    张乎乎果不其然被这个劲爆的八卦所吸引,骤然瞪大眼睛:什么!

    你咋知道的,快,再多说点。

    崔有吉当然不会告诉张乎乎自己亲眼所见,想了想说:

    警察没抓到,人已经跑了。

    张乎乎:卧槽,怎么跑的?

    崔有吉有些无语,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这个消息是事后夏如冰接过电话后告诉他的。

    崔有吉本来还很自责,觉得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放跑对方。

    直到夏如冰后来安慰他。

    夏如冰说,不关他的事,他已经做得好了。要不是有他的帮助,估计第二天全崇南大学都要传遍自己被变.态下药。

    从回忆回过神来,崔有吉抿了抿唇。

    张乎乎感叹:咱们学校的外教天天出事。

    其实崔有吉也很好奇。

    那名外教和夏如冰的过往到底怎么回事。

    但夏如冰没说,他也不好意思追问。

    毕竟问这种事情,就好像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

    不过那名外国的长相太显眼,应该很快就会被缉拿归案。

    崔有吉也没多想,一边和张乎乎唠嗑一边走出了学校。

    此刻他最纠结的,还是夏如冰。

    在办公室时崔有吉看到了散落在地的离职证明,上面日期刚好显示是今天上午。

    也就说他帮夏如冰治病时,对方已经不属于这所学校。

    他们也不再是师生。

    这一点让崔有吉很在意。

    他想,如果他们还是师生,夏如冰未必会让自己帮忙。

    夏如冰就是这样恪守规矩的一个人。

    可刚刚结束师生关系,虽然是在药物作用下,但也改变不了对方毫无心理障碍地亲他,抱他,还含红酒帮了他的事实。

    这样的举动给了崔有吉一种微妙的错觉。

    或许,对方其实也对他有感觉?

    只是一直压抑着不说。

    从这天起,寒假正式开始了。

    但距离出成绩还有一周时间。

    这是学校给学生们的宽容机制。在这几天起,面临挂科危机的同学还可以找任课教师私下解决。

    崔有吉也觉得自己应该再挣扎一下。

    他都和夏如冰又睡过了想必对方会卖个薄面。

    尽管夏如冰目前是离职状态,但教师职业如此,他还是必须处理这些交接的琐碎工作。

    于是崔有吉把上篇被退回的论文随便修修补补,第二天拿着打印稿和早餐按响夏如冰家的门铃。

    其实这也是个借口。

    崔有吉想见夏如冰。

    他想聊聊昨天发生的事。

    七点半。

    天色将亮,雾蒙蒙的天空,云层很低地浮动。

    吱呀。

    过了片刻,防盗门从里面打开。

    夏如冰看了他一眼,说:进来。

    崔有吉在玄关换了拖鞋,走到饭桌前把早餐放下,说:

    这是楼下兰兰早点店的馄饨,趁热吃。

    之前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缘故,崔有吉看起来丝毫没有寻常客人拜访的胆怯。

    反倒显得很熟稔。

    这种被侵.入私密空间的霸道感,让夏如冰陷入短暂沉默。

    崔有吉又看了眼空荡荡的阳台,问:可乐呢?

    如果被遛狗师接走,女孩应该会给他打电话。

    夏如冰开口说:沈航回国了,前几天就接走了它。

    崔有吉:那

    坐下来说吧。夏如冰打断他。

    也行。

    崔有吉在餐桌边找了张椅子。

    夏如冰拆开馄饨的塑料袋结,你吃了吗?

    崔有吉:嗯,我六点就起来跑步,然后吃早餐。

    夏如冰点点头,很健康的作息。

    崔有吉托着下巴看他,眼神带着自己都浑然未觉的入迷:

    等你吃完饭,我们能聊聊吗?

    夏如冰拿起勺子捞了只馄饨送入口中,薄唇上沾了些水渍。红殷殷的颜色染上波粼光泽,像被雨露浇灌的玫瑰花瓣。

    他嗯了声,我正好也有话想告诉你。

    第72章 52次*弄哭(求订阅)

    夏如冰是阮树的白月光。

    是《我的高岭之花》这本书里的主角受。

    他们本该是情敌, 毫无交集。

    刚重生回来时,崔有吉也没想和他发生什么。

    但是现在事态已经失控了。

    蝴蝶效应,煽动翅膀, 给这本书里世界带来海啸般的巨变。

    崔有吉先把打印好的论文往前推了推, 说:我想通过这门课。

    夏如冰放下擦嘴的纸巾,接过打印稿翻看了两眼。

    你根本没用心改过。他指出缺点。

    崔有吉腆着脸:宽容一下呗夏教授, 最后一次了。

    夏如冰合上打印稿, 抱歉,你的论文太糟糕了,我不能通过。

    他今天穿了烟灰色的高领毛衣,家居长裤。

    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依旧维持着那番高冷、禁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假象。

    崔有吉:

    他万万没想到到了眼下这个地步, 对方还是拒绝。

    夏砀上次帮他去说了也没用。

    第52次了。

    整整52次。

    这不是一般的折磨。

    而是传说中的炼狱模式。

    就算是铁树也开花了吧?

    铁杵也磨成针了吧?

    崔有吉气得牙痒痒, 脑袋嗡嗡作响。

    刚才准备好倾诉内心想法的腹稿一瞬间又被他咽回肚子里。

    夏如冰不是真正意义上不知变通的死古板。

    对方既然连破例都不愿意

    崔有吉心里像被戳破的气球, 一下子就漏了个精光。

    他还是很恨,恨自己不争气。

    崔有吉在心里咬牙切齿:

    妈的!管你是不是渣攻的白月光, 老子今晚就要把你弄哭!

    还有这种好事?

    听到声音, 崔有吉骤然抬起头。

    他目光撞进夏如冰嘴边挂着的淡笑里, 整个人懵了。

    ?

    ???

    操。

    忽然懂了。

    崔有吉现在恨不得时光倒流给自己俩大嘴巴子。

    他为什么会气到神志不清把内心想法都说出来了啊!!!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艰难道。

    夏如冰:字面上的意思。

    崔有吉:?

    夏如冰看着他,反问:你不想再和我zuo.爱吗?

    崔有吉瞳孔猛缩。

    这么直白

    好吧。

    我想。他老老实实地说。

    和夏如冰做的时候,就像环球旅行。每分每秒都有不同的新鲜体验。

    崔有吉臣服于快.感。

    夏如冰轻轻说:我也想。

    这三个字音量很微弱, 有一瞬崔有吉差点疑心自己听错了。

    但紧接着夏如冰后面说的那一句,直接让他嘴巴不可思议地微微张开。

    我们以后要不要保持床伴关系?你可以弄哭我, 也可以弄.疼我。

    崔有吉很震撼。

    因为这种话, 完全不像是会从夏教授口中说出来。

    他本来计划问夏如冰喜不喜欢自己。

    如果对方回答喜欢, 他就会再问一遍, 要不要和我交往。

    人生第一次,崔有吉面对一个人,会这样怦然心跳。

    以前他对阮树,就像一台被输入了命令的程序,丧失自我意识。

    后来又去修炼了无情剑法,完全不懂爱情为何物。

    但现在这种感觉很真实。

    身体上,他想触摸夏如冰,想亲夏如冰,想抱夏如冰。

    精神上,他想进一步了解夏如冰。

    可是对方这句直白的话,让崔有吉犹豫了。

    这样一对比,显得他很幼稚。

    夏如冰这么会玩,而他却像个还在向往亲亲抱抱、牵手的幼稚园生。

    崔有吉在迟疑。

    或许这才是成年人之间的试爱条件?

    如果他忽然跟夏如冰说自己想谈恋爱,估计会吓到对方吧。

    崔有吉下定决心,用力点了点头。

    好。你有什么要求吗?

    夏如冰:你先别急着答应,听我说完。

    崔有吉:哦

    夏如冰:首先,我有性x症。如果你不知道的话以后可以百度。大概意思就是我每天都必须做,甚至做好几次。你满足不了我的话,要允许我使用其他工具。

    兜头就砸下来一个重磅炸弹!

    崔有吉不想在对方显得自己一惊一乍,面上云淡风轻,微微颔首:

    我会尽力满足你。

    夏如冰:其次,我希望我们的关系,不公开,在外必须保持距离。你是明星,并且是我爸教的运动员,如果传出去对你我都没好处。

    崔有吉立刻回答:行,我了解。

    最后一点,为了彼此健康着想,在我们的关系续存期间,是1V1形式。你不准找别人,当然我也不会。

    崔有吉:嗯。

    他不可能会去找别人。

    他只想和夏如冰做。

    但这一点,在眼下的情景,崔有吉没说出口。

    夏如冰起身坐在他的大腿上,就想吻下来。

    等等崔有吉喊道:我的论文

    夏如冰叹了口气,停住动作,把桌上的打印稿扔进垃圾桶说:下次我找个时间教你改。

    尽管这样违背了他的行事准则。

    但夏如冰其实早就打算这样,只是最近没有空。

    小孩非要在这个时间点提出来,就好像是什么交易似的。

    嗷,好吧。

    其实崔有吉刚才想自己再认真写的。

    不过加上夏教授的特别指导,也不错。

    他捧着男人的脸小心翼翼地吻着。

    淡淡的须后水香味中,番石榴的酸蜜在涌动。

    刚才的失落、抱怨瞬间烟消云散。

    他心跳奇快,甚至隐隐尝到一丝甜。

    据说,X大冷面夏教授从来不会帮学生修改论文。

    可夏如冰愿意为他破例。

    寒假一开始,之前刚在某卫播出的《进击吧,少年》便成为了当季热门剧。

    如今击剑运动非常火爆。

    这部剧延迟播出,正好跟上了这阵风。

    上到五六十岁的大爷大妈,下到十一二岁的初中生,都爱看。

    竞技体育,拍好了真的很有吸引力,而且激动人心。

    这一点导演表现得淋漓尽致。

    主演林北在剧中的努力人设也非常讨喜,播出后人气蹭蹭上涨。

    但最受欢迎还是崔有吉饰演的角色。

    他在剧里是天才,在现实中也是。

    网友:电视剧照进现实。

    弹幕评论区:

    [不不不,这不是现实]

    [如果在现实里,崔有吉怎么会输给林北]

    [扎心了哈哈]

    [林北:你礼貌吗?]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