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53)

分卷(53)

    他坐在最后排,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课本页角。

    张乎乎抱怨:你今天干嘛坐这么后面?连黑板都看不见,怎么做笔记?

    崔有吉起初没吭声,过了一会,没头没尾道:我搬出夏教授家了。

    张乎乎打了个哈欠:哦,你们又咋了?

    崔有吉看了他一眼,你怎么好像一点儿都不吃惊。

    本来还以为对方会像上次那样在课堂上大叫出声。

    张乎乎嘀咕:你又不可能在夏教授家住一辈子。

    崔有吉僵了一下,低头若无其事地翻课本。

    张乎乎嘻嘻笑,扎心了吧?

    崔有吉:没有。

    张乎乎:是夏教授先赶你走吗?还是你自己想搬?

    崔有吉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我小叔买回了以前的公寓,我搬回去住着方便点。

    张乎乎挑眉,意味深长:呦,你彻底放弃论文啦?

    崔有吉哼了一下:这论文,不要也罢。

    张乎乎啧啧两声,不愧是你,不过那关乎你明年留级,以后可别后悔啊。

    彭奇旁听了他们聊天的全过程,凑过来暧昧地插嘴说:吉哥哥,你该不会跟夏教授告白失败了吧?

    本来只是一句调侃。

    崔有吉却下意识捂住胸口:

    这一个个的,要把他心扎烂。

    没有!崔有吉没好气道。

    张乎乎:你就死鸭子嘴硬,明明一脸失恋的痛苦表情。

    崔有吉没忍住拿出手机前置摄像头一照,打量半天,发现确实有点儿。

    主要表现在两个昨晚失眠导致的熊猫眼,显得有些低气压。

    我都说没有了!!他瞪着张乎乎,强调:我只是在思考怎么从夏教授家要回我晾在阳台忘收的内裤。

    这个理由很完美。

    果然,张乎乎、彭奇、吴锐达想到崔有吉内裤的颜色、花色,一齐为他的社死而沉默了。

    节哀。张乎乎拍了拍崔有吉的肩。

    11月10日,周三下午。

    夏如冰回到家,发现自家门口放着一个纸盒。

    打开。

    里面是一串系着崭新黑绳的玉珠。不过珠子内侧磨损、刻字印记,与他在海边丢失的一模一样。

    还有一张笔迹歪歪扭扭的纸条:[生日快乐]

    夏如冰怔了怔,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之前联系的渔夫。

    他后来一直有拜托对方留心寻找这串手链。

    可是渔夫显然不可能知道他的生日。

    张先生您好,请问是您帮忙找回手链的吗?他礼貌地问。

    哦,不是我。是你朋友雇佣隔壁另一户渔民捕捞到的,也真是运气好对方絮叨地讲述了事情经过,语气透露着几分对那户渔民羡慕嫉妒。听说酬劳费给得很阔。

    好谢谢。

    挂了电话。

    夏如冰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给左手腕系上这条手链。

    麓皮黑绳大小合适,尺寸刚好。

    他抬起手,看到玉珠被斜射进来的阳光照得晶莹剔透、闪闪发亮,不自觉晃了晃神。

    天气很好,暖暖的微风吹拂。

    趴在阳台的可乐歪头:嗷呜~~

    夏如冰很轻地笑了一下。

    此后崔有吉几次借着论文去办公室找夏如冰,都落了空。

    班长说,夏教授现在已搬回X大办公,如果有事可以拜托他帮忙发消息。

    崔有吉的自尊心当然不可能允许自己这么干。

    于这条内裤便不了了之,没有后续。

    除了周一、周三的体育心理课,崔有吉也再也没见过夏如冰。

    只要下定决心,划清距离好像就这样简单。

    他们唯一的交际,是剩下论文。

    崔有吉决定再挣扎一下。

    11月12日。

    班长:[夏教授说,你的论文没通过。]

    11月13日。

    班长:[还是没通过]

    11月16日。

    班长:[又叒叒没通过]

    [没通过]

    [没]

    在连找枪.手代写的论文也被夏教授拒绝以后,崔有吉没忍住爆发了。

    妈的,他肯定是在针对我!

    第62章 我肯定是哪里坏掉了。(求订阅)

    教室里, 风吹得纱帘微微晃动。

    班长余光偷瞄崔有吉暴躁的表情,小心翼翼道:应该不是。

    崔有吉双手抱胸,冷笑:那我昨天那论文明明请了职业心理学专家帮我改写的, 天衣无缝, 找不出任何错误,他凭什么不给我通过?

    崔有吉知道通篇代写肯定会像之前一样被夏如冰察觉, 于是特意花重金让人家在自己原有的基础论文上进行修改。

    班长:夏教授说, 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篇论文是屎盆子里镶了金边。

    崔有吉胸口起伏。

    谁,谁是屎盆子!

    下午。

    崔有吉在剑馆训练,越想越生气,骂骂咧咧:

    臭教授,仗着自己有几分文化了不起!

    张乎乎附和:就是, 害得你明年要挂科重修。

    是, 我是成绩差的体育生, 是不懂心理学的文盲,但也不代表崔有吉逐渐小声, 直至戛然而止。

    夏砀背着手在剑馆里来回踱步, 瞪了他们一眼:

    别开小差!

    崔有吉弯腰捡起剑, 胡乱破空划了两下,又放下。

    好吧。

    崔有吉承认,其实夏如冰没做错。

    错的是他。

    他不该找枪.手代写, 更不应该拿自己的无知当借口来降低对方学术的标准要求。

    是我太笨了。崔有吉叹了口气。

    每次他坐在电脑前,看着word文档脑子里一片空白, 写论文跟挤牙膏似的。

    哪有。张乎乎安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 你擅长的就是击剑, 已经很厉害了。

    崔有吉:心好累。

    即使现在不缺钱了, 崔有吉也不想留级。

    消息爆到网上又是条重磅黑料,董敏肯定骂死他。

    张乎乎拍拍他的肩膀:安啦,没必要太否定自己。X大是警校分大,夏教授给这群预备警官上课肯定习惯要求严格。他这门课,咱们全班论文通过的只有吴锐达一个人而已。

    这样。崔有吉若有所思,那你觉得我让吴锐达帮我代写怎么样?

    张乎乎:放弃吧,你以为夏教授看不出来?听说他以前是FBL心理特聘专家,小心他像审讯犯人一样审讯你。

    崔有吉想到自己的演技,肯定漏洞百出。

    还是老老实实自己写吧。

    好事多磨,加油。张乎乎胖乎乎的脸冲他一笑。

    崔有吉移开目光:你真的应该减肥了。

    喂!张乎乎叉腰,亏我好心安慰你

    两轮基础体能训练后,夏砀宣布休息。

    休息时间有十分钟。

    队员们围成一圈喝水、唠嗑八卦。

    黎蒙:咱们今年啥时候团建啊?

    团建是崇南大学击剑校队的传统活动,学校会赞助经费让队员们增进感情。

    一般是两天一夜的短途旅行。

    巴农努努嘴看夏砀:那要看老夏的意思。

    大壮说:我觉得悬,崔有吉的赛季行程太慢了。他下月不是还要出国参加亚洲锦标赛嘛,夏教练肯定目前以他为重心训练,暂时应该不可能考虑带咱们出去玩。

    黎蒙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阿泰说:这是好事啊。想想去年,学校给篮球社赞助大酒店烤肉自助餐,却让咱们住大通铺小宾馆,太势利眼了!崔哥今年多拿奖,咱们经费也能翻倍。

    众人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对崔有吉愈发和颜悦色起来。

    黎蒙看向他,要喝水吗?

    大壮:崔哥,要不要捶捶背?

    巴农目光慈爱:快去训练吧,累了俺给您跳女团舞解压。

    崔有吉:

    达咩。

    傍晚六点半。

    暮色下沉,夕色褪显。

    崔有吉背上肩包,从剑馆出来,往家的方向走去。

    路上。

    他习惯性地在卖可乐饼的摊位停下脚步。

    老板殷勤道:小伙子,要来点吗?

    崔有吉看着玻璃柜里热气腾腾的油炸饼,喉结微微滚动。

    下一刻,他迈步离开。

    不用了谢谢。

    公寓里。

    崔贤已经系着围裙在厨房做饭了。

    听到他进门的响动,崔贤探出头说:等二十分钟,今天煲了玉米骨头汤。

    哦。

    崔有吉回到卧室,啪地关上门,把包甩床上,打算先打一局紧张刺激的仙侠游戏解解压。

    他还没按下开机键,手机铃声响了。

    喂?语气有些不耐烦。

    电话那头传来林北亲切的声音:阿吉呐,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出来吃个饭?

    崔有吉:没空。

    林北:你不要对上次的事介怀啦,这回不一样,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关于你父

    因为那张房卡,崔有吉对现在对林北已经完全脱粉。鬼知道答应出去吃饭对方又会对他做出什么轻浮的举动。

    聒噪。

    没等林北说完,崔有吉就把电话挂了。

    他坐在电脑前,打开网游。

    〈青云宗欢迎玩家[天下第一剑神]归来〉

    一体机屏幕幽幽地,倒映着崔有吉俊美的轮廓侧颜。

    他移动鼠标,点击【领取任务】

    【幻剑仙尘:请玩家解决蛮荒村近期新娘频频午夜失踪惨案,奖励:20000金币+婚礼卡】

    【是/否】

    崔有吉选择了是,画面便快进到团战模式。

    这是高级副本,BOSS很强大,需要多名玩家共同参与。

    玩家[苍冥幽凰]加入

    玩家[忧伤成海]加入

    崔有吉一看这两个熟悉的ID,卧槽。

    什么牛马运气,就离谱。

    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在游戏里遇到了,每回对方都嫌弃他的技术。

    苍冥幽凰嘴臭也就罢了,这个叫忧伤成海的家伙,句句话不带脏字却损人于无形,如果毒舌有境界忧伤成海一定是王者。

    别慌。崔有吉告诉自己,隔着网线,他们不能把我怎样。

    然后他赶紧抢点了剑修职业。

    苍冥幽凰:[笑死个人]

    苍冥幽凰:[又是你?找打是吧,小学生]

    崔有吉噼里啪啦打字。

    [。。。你才是小学生,你全家都是小学生!]

    忧伤成海:[只有小学生才会取天下第一剑神这种ID。]

    崔有吉瞪着屏幕里对方头像,气得肺快炸了。

    天下第一剑神:[呵呵,你好意思嘲笑我?emo怪,网抑云杀马特,原来21世纪了还有人取这种名字呀]

    忧伤成海不说话了,默默选择最后剩下的医者职业。

    苍冥幽凰打圆场:[好了好了都别吵了,这盘副本很重要,重要的是如何通过]

    天下第一剑神:[呵呵]

    苍冥幽凰:[小孩,你家里人在不?方便打语音吗]

    崔有吉一阵无语,你麻痹,劳资不是小孩!

    他很快想到一个主意,眼珠转了转。

    天下第一剑神:[方便]

    崔有吉心想,我就要让你们好好听听,劳资声音有多磁性迷人。

    虽然演技差,但崔有吉硬件条件在娱乐圈是出了名的。其中也包括声音。董敏曾经就痛恨他天生五音不全,否则这把天籁嗓子,送去男团妥妥打造voice担当。

    苍冥幽凰:[好,我去拿个耳机。等会听我指挥啊,小孩、]

    天下第一剑神:[。。。。]

    书房,昏黄的台灯。

    夏如冰轻轻晃了一下玻璃杯,冰块撞击酒液发出清脆声响。

    他轻啜一口,辛辣的味觉瞬在舌尖弥漫。

    又痛又苦,却令人上瘾。

    微信通话里,沈航嚷嚷:就打一次语音而已嘛,反正是陌生人,你怕什么?

    夏如冰没说话,起身走到窗边。

    对面公寓楼灯火通明。

    原先已经很久没人住的那套房子,也亮起了灯。

    厨房有人在炒菜。

    也许是有新住户搬进去了。

    夏如冰收回视线,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完。

    沈航: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嗯。

    你同意了??

    嗯。夏如冰顿了顿,不过就这一次。

    滴滴滴

    多人连麦语音很容易混乱。

    崔有吉刚戴上耳麦就听到一阵尖利的杂音,脸瞬间皱成一团。

    喂喂喂?小孩儿你能听见不?忧伤儿,忧伤儿你能听见吗?那头传来成年男人的声音。偏薄,偏低,卷起带着点儿京片子腔。

    崔有吉心想,这声音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下一秒。

    嗯,我能听见。清泉般的男音,像轻柔海风,徐徐拂过崔有吉的耳朵。

    崔有吉霎时僵住。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