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52)

分卷(52)

    崔有吉耷着眼皮,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夏教授永远这么游刃有余。

    显得他像个傻子。

    对不起。崔有吉小声说。

    夏如冰莫名其妙,你难道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崔有吉说:我以为我刚说的话冒犯到你了。

    没有。

    夏如冰闭了闭眼。

    自己只是被对方勾动得湿了内裤。

    不管他再怎么不想承认,事实摆在眼前。今天之后,捅破这层脆弱的窗户纸后,他们的关系再回不到从前了。

    他不是圣人,不是柳下惠。

    与此相反。

    夏如冰深知真实的自己甚至很淫.荡,轻易就能被欲.望控制,不堪一击。

    过完明天生日他就28岁了。

    而崔有吉才18岁。

    这年纪的男孩正是气血方刚的时候。

    但凡他伪装不下去,露出一丝半点的马脚,后果都将难以想象。

    夏如冰:我想了一下,要不你搬出我家吧。

    崔有吉:

    这还没有??

    如果早知道结局,崔有吉觉得自己也许不会去这趟旅行。

    回来之后,他坐在夏教授房子的次卧床上陷入贤者沉思。

    算了,人家根本不喜欢我。而且就目前看来,想再用这种方式通过论文根本不可能。

    想了一会,崔有吉起身打包行李,打电话给崔贤:

    喂?小叔,我现在搬你家行么?

    ......

    对面主卧。

    夏如冰洗完澡出来,盯着拆开快递盒里的粉色狼牙棒发呆。

    过了一会,他拨过去语音通讯问沈航:你家空着的吧?

    对,咋啦?

    夏如冰想沈航要半年后才回来,便说:先借我住半年。

    沈航纳闷:你还不起房贷房子被银行收走了?

    虽然很离谱,但除了这个沈航一时想象不出其他对方会跟自己借房子的可能。

    毕竟夏如冰从来不愿麻烦别人。

    想什么呢。夏如冰面无表情:我让崔有吉搬出我家,正好住你那儿,顺便能帮你照顾狗。

    沈航啊了一下,你为啥让人家搬出去?

    没什么。夏如冰不想多说。

    沈航:我倒是无所谓,就是崔有吉估计不愿意吧。人大明星怎么可能没地方住。

    夏如冰一怔。

    的确。

    其实全运会胜利后,崔有吉大概就有能力搬出他家了。

    我先问问。他低声说。

    沈航:哎,不用问啦。你还不懂么,人家是只想和你住。

    崔有吉终于理完行李,捶了锤老腰直起身。

    东西居然比来时多了一倍。他喃喃。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

    崔有吉接起。

    崔贤言简意赅:我在你家楼下。

    崔有吉:......你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距离他刚打电话也才过去了一个小时。

    崔贤:住别人家不好。

    是不好,崔有吉心想。

    让人差点栽进去。

    我先挂了啊,搬东西呢。

    ......

    拎着大包小包,崔有吉推开门就看到夏如冰。

    夏如冰看着他,蹙眉道:你没必要急着搬走,找到地方住了吗?

    夏如冰刚想说如果你在没找到地方之前都可以住我家。

    崔有吉:嗯,我小叔来接我。

    夏如冰沉默了几秒钟,上前帮他提行李,我送你下去。

    崔有吉没拒绝。

    临走前他摸了摸可乐。

    可乐懂人性,似乎看出他要离开,一直嗷嗷叫个不停。

    夏如冰:你把它关阳台里吧,等下它追上来。

    嗯。

    崔有吉关上门,逼迫自己不去听狗子依依不舍的哀嚎。

    两人拎行李下楼。

    电梯叮咚一声开了,抵达负一层地下车库。

    崔贤站在门口,看看崔有吉,又看看夏如冰。

    您好,您是夏教授吧?他伸出手,礼貌道:这段时间麻烦您照顾我家孩子了。

    夏如冰笑了一下,不麻烦。车在哪里?我把一起东西提过去。

    没事没事,不用,谢谢了。崔贤抢过他手里的袋子。

    崔有吉推着箱子往前走,头也不回地说:

    夏教授再见。

    夏如冰望着他的背影,嗯,再见。

    崔贤:你对人家这么冷淡?

    崔有吉:没有。

    崔有吉心想自己只是在保持距离。

    他其实很感谢夏如冰。

    在自己最狼狈、艰难的时候,是对方收留了他。

    两人放好东西,关好后备箱门。

    车里。

    崔有吉四处摸了摸,小叔你换车了啊?和夏教授的车是一个牌子。

    崔贤点头。

    想到小叔如今在S市也买了房子,崔有吉啧啧两声:看不出来啊,您深藏不漏。在咱老家那十八线小城市开剑馆能赚这么多钱?

    崔贤:当然不是靠剑馆。对了,刚才那个夏教授,我见过他。

    崔有吉:夏教练儿子,你以前肯定见过。

    不是崔贤想了想,说:是去年在我的剑馆。你以前不是老追问我20年四月23号那天来店里的左撇子小哥是谁么,就是他。

    第61章 心动的瞬间(求订阅)

    2020年, 崔有吉还在读高三。

    崔贤记得很清楚,四月份的时候这孩子从大城市逃课回到老家,每天浑浑噩噩地躲在他的剑馆度日。

    连绵的雨季, 闷热潮湿。

    木质地板开始腐烂, 再加上一个总是蹲在旁边打游戏的臭脸小孩,剑馆生意萎靡。

    我不是爸妈亲生的, 那我的亲生父母在哪里?那时崔有吉总这样问他。

    崔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直以来他们都很宠有吉, 小心翼翼地守着这个秘密。

    你是我们从路边捡到的。他最后说。

    这个回答漏洞百出。

    但凡一个有心眼些的成年人私下里展开调查,或许都能得知真正的答案。

    可崔有吉信了。

    在消沉一段时间后,他接受了自己是养子的事实。崔父亲自开车接他回S市。

    小叔你为什么不在剑馆装一个监控呢?对方后来在电话里这样跟崔贤说。

    崔贤:干嘛要装监控?

    崔有吉:我真的很想知道23号那天遇到的人长什么样,我怀疑他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哥哥。

    噗崔贤差点一口茶喷出来,一天到晚瞎想啥?人长得是挺好看,但跟你完全不像。

    哦

    这件事就像崔有吉曾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 没有结果。

    毕竟他和那位小哥只有一面之缘。

    渐渐地崔有吉也把对方忘在了忙碌的青春里, 偶尔才会莫名其妙地想起。

    车厢内。

    崔贤把车熄了火 , 说:你和夏教授还挺有缘。要不你买点礼品水果什么的再上去一趟,我在这儿等着。

    崔有吉摇了摇头, 算了, 走吧。

    就这样?我还以为那个小哥是你的白月光。崔贤有些意外。

    小叔你晋江小说看多了吧?

    ......

    路上, 崔贤没忍住瞥了好几眼副驾驶。

    街边商店、路灯飞速倒退。

    崔有吉很安静地在看窗外的风景。那张俊俏的脸,在明暗变幻的光调中漂泊着。眼睛低垂,流露出些许忧郁气质。

    崔贤心想, 侄子似乎跟过去不太一样。

    仿佛一下子长大,变得有些成熟内敛起来。

    难道是和夏教授相处的原因吗?果然俗话说得好,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高尚的人民教师住在一块, 想必侄子也有被教化到。

    他刚感到欣慰。

    下一刻。

    崔有吉转过头看他, 咂了咂嘴问:小叔我们今晚吃什么?

    我刚看到路边有一家卖碳烤五花肉的, 那烤肉皮的颜色特别诱人。

    崔贤:

    他认命地在前方路口掉头。

    S市晚高峰很堵。

    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才抵达崔贤租住的房子。

    崔有吉嚼着香喷喷的五花肉四处张望,环境挺不错的呀。

    崔贤打开车门走下去,说:你先在车里等一下,我上去拿东西。

    崔有吉:啥?我们不住这儿吗?

    崔贤:这离你学校太远了,我们今晚直接搬新家。

    ?

    崔有吉有点茫然,又有点不解。

    他心里对崔贤的经济状况还是有数的。崔贤和崔家生意不沾边,就靠在老家经营那间小剑馆为生,按理来说应该买不起靠近市中心的房子。

    十几分钟后,崔贤就拎着两个包下来了。

    中年单身男人的行李并不多。

    但再加上崔有吉的东西,整台车连同后座都堆得满满当当。

    又在路上堵了近一个小时,崔有吉哈欠连天,都困了。车子终于龟速行驶到夏如冰家小区附近。

    崔贤:马上到。

    天色已经完全漆黑。

    崔有吉冷不丁看到周围熟悉的街景,吓了一跳:我们怎么回来了?

    他第一反应是崔贤该不会要把自己送回去吧。

    崔贤:我房子买在这里。

    崔有吉:?

    车子转入拐角。

    崔有吉眼睁睁看着崔贤开车驶入夏如冰隔壁小区,然后一路上楼来到自己曾经住的那套公寓前按密码开了门。

    这房子不是被银行拍卖了吗?他嘴巴微张。

    房间的格局看起来还和以前一样,家具、摆件都没动过。

    崔贤走进玄关,打开鞋柜拿了两双拖鞋出来:是,不过现在又被我买回来了。

    崔有吉:你哪来的钱?

    崔贤转头看他,淡淡道:你忘了有一种叫做贷款的金融工具。

    崔有吉:

    虽然搬出了夏教授家,但兜兜转转,他们又成为邻居。

    该说什么好呢。

    怎么也飞不出,这花花的世界?

    当天晚上,崔贤亲自下厨,做了三菜一汤。

    叔侄俩坐在餐桌前,就着啤酒/清水和城市高楼夜景开饭。

    崔有吉尝了两口,味同嚼蜡。

    他乏善可陈地吃了两碗米饭,心想还是夏教授做的饭菜好吃。

    吃这么少?崔贤讶然地看他放下筷子。

    按自己了解侄子以往的食量,每餐最起码五碗大米起步。

    崔有吉说:饱了。

    下次多吃点。崔全起身收拾碗筷。

    崔有吉坐在客厅沙发上,打开电视机。

    屏幕一出现就是他上周和《进击吧,少年》剧组演员参加的综艺《哈哈哈哈哈哈哈》。

    画面里,他和林北、阮树组队和其他嘉宾做游戏,结果输了兜头被泼一盆冷水。

    空气中也回荡着大家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崔有吉麻了。

    王天纵作为特殊嘉宾,出镜反倒很少。

    毕竟他几年前已经宣告退圈,只有偶尔才会接一些广告、综艺。

    崔有吉盯着王天纵的脸看了一会,移开目光。

    崔贤洗完碗从厨房出来,经过电视机前瞧见王天纵出场,随口说:这明星长得跟你挺像。

    是有点儿。不过崔有吉也没怎么在意。

    娱乐圈就是这样,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崔贤继续拖地。

    看了会电视,崔有吉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先回房间了啊。

    崔贤:早点休息。

    知道。

    崔有吉走了几步,看到客厅反光的巨大的落地窗,脚步一滞。

    夜色迷离,城市繁华高楼影影绰绰。

    他凝视对面亮起的万家灯火,很快就找到了夏如冰家。

    他们实在离得太近了。

    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对面户型的阳台和厨房。

    厨房隐约有人影晃动。

    夏教授在做饭?

    崔有吉没忍住吸了吸鼻子。

    下一秒,双腿比大脑先一步迈近,他站在窗前努力睁大眼睛。

    操!回过神来,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

    感觉自己这样有点变.态。

    他刚打算收回视线,就不小心看到了阳台上晾着的红色皮卡丘内裤,在风中骄傲放纵。

    崔有吉尴尬不已

    妈的,怎么就光忘了它。。。

    他点开聊天框,欲言又止。

    半天后发过去一句:[在吗?]

    红字[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您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崔有吉:

    刚搬走就删。

    夏教授,你好狠。

    次日,崔有吉去学校。

    第一节 是夏如冰的课。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