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49)

分卷(49)

    张乎乎:呵呵,我看你是逃学第一名。

    插科打诨了一会,上课铃声响起。

    夏如冰夹着教案走进来。

    崔有吉:好了,不想再说了。然后坐直身体。

    课堂前半部分,崔有吉很专注地在听夏如冰讲课。

    他托着腮,嘴角上扬,目光透露着一股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

    而夏教授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自顾自地拿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

    张乎乎转头低声和彭奇八卦:你有没有感觉今天他俩有点不对劲?

    彭奇疯狂点头。

    吴锐达推了推眼镜,崔有吉像恋爱,夏教授像跟他吵架了。

    彭奇:有点东西。

    要不是在课堂上,张乎乎都想为这番精辟的总结鼓掌。

    他用胳膊肘碰了碰崔有吉,用气音问:你和夏教授怎么了?

    崔有吉:没什么。

    张乎乎:你俩有矛盾了?

    崔有吉若无其事道:没。

    张乎乎:行吧。

    虽然傻子都看得出来崔有吉很敷衍。

    这时崔有吉手机发出震动提示音。

    他掏出来一看,是董敏发过来的广告拍摄和《进击吧少年》剧组即将一起参加的综艺节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通告。

    崔有吉要参加这档节目的消息还没传出去。

    张乎乎无意间瞄到屏幕上的内容,卧槽了一声。

    他居然在嘉宾名单上看到了阮树的名字。

    整个教室的人都转过身朝他们看来。

    包括夏教授也是。

    这是这节课开始,夏如冰第一次看向这边。

    崔有吉:......妈的,你给我小点声。

    张乎乎慌忙捂住嘴,等大家注意力不在他们身上了,这才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话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惊讶。

    你们剧组人员居然要和王天纵一起录制?!阮树为什么也在?

    《哈哈哈哈哈》是国内综艺顶流,主持人幽默风趣,收视率稳居第一,邀请的那全都是大牌明星。张乎乎本人就是这档节目的死忠粉,每周一期不落地追看。

    我怎么知道。崔有吉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剧组有保密条例,你先别跟别人说啊。

    当然,我这张嘴绝对严防死守。张乎乎牢牢掐住自己嘴巴,眼睛疯狂闪烁。

    崔有吉心想我怎么有点不信呢?

    这时夏如冰再度看向他们,微微蹙眉,忍无可忍道:请某些上课开小差的同学注意点!

    崔有吉立马闭嘴。

    等到下课,同学们基本都散了。

    夏教授站在讲台上擦黑板。

    教室里只剩下他和张乎乎、彭奇,吴锐达。

    吴锐达有些搞不明白,崔有吉就带了一本书和一支笔,为什么能磨磨蹭蹭收拾这么久。

    我先走了啊。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彭奇也想赶紧回寝室打理自己,他下午还有跟男朋友的约会呢。

    就在这时,夏如冰从讲台上走下来,对崔有吉说:你来一趟我办公室,我有话跟你讲。

    张乎乎:!!!

    彭奇也仿佛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移不动脚了。

    崔有吉看似漫不经心地应道:哦。

    其实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暗自期待夏教授要找自己说什么呢?

    第57章 我们睡过这件事,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求订阅)

    崇南大学的老师待遇很好, 只要是正教授级别的都配备有独立办公室。

    两人过来时外面下起了小雨。

    崔有吉没带伞,只能蹭夏如冰的伞来到教师办公楼。

    夏如冰的伞很大,两个大男人共撑也完全不显得拥挤。

    就是一路上收获了不少回头率。

    到室内夏如冰就收了伞, 头也不回地快步往前。

    仿佛一秒钟都不愿意跟他走在一起。

    被嫌弃了......

    崔有吉摸摸鼻子。

    他本来以为夏如冰可能喜欢自己。

    毕竟之前种种迹象都透露出对方是他粉丝。

    现在看来, 人不能太自恋。

    夏如冰走进办公室。

    崔有吉跟在他身后进去,顺带掩上门。

    他知道对方肯定要跟自己讲一些不能被别人听到的事情。

    果不其然。

    下一刻, 夏如冰向他扬了扬下巴示意:把门锁上。

    哦。崔有吉按照吩咐把门咔嚓一声上了锁, 这才转过身问:夏教授,你要跟我说什么?

    对面窗户微敞,冰凉夹杂着雨丝的风飞进来。

    夏如冰站在办公桌前,身影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我认真思考了一下,我们睡过这件事, 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崔有吉说:好。

    这是合理且正常的。

    毕竟师生恋要传出去, 他倒没什么, 夏教授的名誉、工作肯定会受到影响。

    夏如冰脚尖动了动,退后坐在椅子上。

    他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支粗钢笔夹在指尖把玩, 视线有些飘忽:

    我, 我那时候没有强迫你吧?

    这两天夏如冰因为这件事辗转失眠。

    虽然发生关系时崔有吉已满18周岁, 但他毕竟是他的学生。当时还是他主动递的房卡......

    没有,当然没有。崔有吉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说:我是完全自愿的, 而且很开心。

    说完,崔有吉还笑了一下。

    夏如冰余光瞥到青年脸上灿烂如阳光笑容, 手中的笔啪嗒一声, 掉在地上。

    崔有吉走过来弯腰帮他捡起, 忽然惊奇道:这是我送你的那支哎。

    夏如冰抿了抿唇, 嗯。

    崔有吉把笔搁在桌上,看它粗胖的笔身,越觉得和夏教授修长纤细的手指不符。

    你用着舒服吗?他忍不住问。

    这么粗的笔,握起来应该很不舒服吧。

    可是崔有吉瞧笔身的磨砺程度,似乎夏如冰经常使用。

    这句话......听起来有歧义一般。

    夏如冰睫毛微颤,说:还行。

    崔有吉想起一件事,对了夏教授,我微信上发给你的论文,你怎么没回啊?

    夏如冰:不想回。

    崔有吉:......

    扎心了。

    虽然崔有吉心里已经猜到了是这个结局,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难受。

    目前看来,他完全搞错努力的方向了。

    本来想住进夏教授家,增进感情,曲线救国。

    可夏如冰显然一开始就认出了他是之前的一夜情对象,始终在刻意保持距离。

    两人之后就没再聊什么了。

    夏教授好像在用冷漠的言行举止告诉他,他们之间没可能。

    崔有吉自觉地走出办公室,发现外面雨下得更大了。

    噼里啪啦,哗啦哗啦。

    雨幕已经成了水帘洞,让前方景物都变得模糊。

    旁边的一个学生感叹:这雨比江直树偷电瓶车那天还要大。

    崔有吉试探性地伸出半只脚,昂贵的限量版球鞋瞬间被打湿。

    这场雨仿佛在告诉他,没有伞休想离开这里。

    他只好转头问:同学,你有伞吗?

    学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等会还有事,暂时不会离开这栋楼。

    崔有吉在原地站了一会,心想干脆淋雨跑去男生宿舍算了。

    就在他即将迈开步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崔同学,你等等!

    崔有吉回过头一看,班长你怎么在这?

    我刚帮辅导员处理登记表格。班长把手中的伞递给他说:外面雨太大了,你先拿着用吧。

    这是一把簇新的深灰色折叠伞。

    崔有吉看着班长,犹豫道:那你等会回去怎么办?

    班长:没事,我还有一把。

    崔有吉:?

    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但崔有吉也没多想,道了谢,接过伞便匆匆离开。

    身后。

    学生一脸纳闷。

    他刚才和班长过来,班长明明就带了一把伞,而且也不是这个颜色。

    你哪来的伞?学生问。

    班长:夏教授的。

    学生:???

    班长也觉得奇怪,夏教授明明让自己送伞给崔有吉,却又叮嘱不能说送伞的人是他......

    除了代言外,董敏精挑细选,给崔有吉接了个访谈游戏类综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拍摄周期为半天,正好和《进击吧少年》剧组演员们一块参加。

    崔有吉并不知道自己在化妆间时头发被悄无声息地取走了一根,送去进行DNA鉴定。

    他还在现场看到了阮树。

    大概是最近全运会击剑热度火爆的缘故,即便阮树只是跑龙套的替身也被作为特殊嘉宾请过来了。

    录制后台。

    人来人往,十分喧哗。

    PD路过笑容满面地给崔有吉递过来一杯外带咖啡,无糖美式。

    谢谢。崔有吉喝了两口,说:味道挺不错的。

    是你们剧组嘉宾送的。PD说完就走了。

    崔有吉心想八成是林北。

    有吉,好久不见,你最近过得好吗?这时耳畔忽然传来熟悉男声。

    崔有吉抬起头一看,是阮树。

    他表情冷淡地回了句:关你屁事。

    阮树看着他,勉强笑了下:曾经我辜负了你,对不起。但我真心希望我们之间的友谊不会受到影响......

    崔有吉听不下去了,不耐烦地打断:我跟你哪来的友谊?

    阮树: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

    崔有吉:哦,你觉得跟最好的朋友上.床没关系?你让最好的朋友过来自己动?

    阮树脸色微变,一时间却说不出来反驳的话。

    崔有吉冷笑,在你眼里,我恐怕只是个备胎提款机,是你得不到夏教授用来发泄欲.望的替身。

    阮树:不是......

    崔有吉却懒得听他说下去,耳朵自动屏蔽,慢悠悠地小口辍饮咖啡。

    阮树:这个咖啡是我亲手为你做的。

    噗崔有吉直接一口喷出来。

    卧槽。

    他害怕地看了眼手里的纸杯,疑心对方该不会在里面下毒?

    阮树:我最近在咖啡店打工,老板听说我要来参加节目就送了我一些免费的咖啡。你觉得好喝,下次过来我请你。

    自从全运会失利后,阮树在俱乐部的待遇也随之骤减。他家里负担太重,只能趁业余时间出来做兼职。

    不用了。崔有吉把咖啡丢进垃圾桶。

    崔有吉现在只想结束节目录制走人。

    对方与过往截然不同的冷漠,让阮树有些不适应。

    阮树语气酸涩:我上次看到你和夏教授在超市买菜,你们...同居了?

    崔有吉:嗯嗯。

    阮树:你们在一起了?

    当然没在一起。崔有吉低头登入仙侠手游领完今日奖励,这才分了点余光给阮树:你以为我会给你举报的机会吗?

    崇南大学明文禁止师生恋。

    这句话说得很耐人寻味。

    否认了,又没完全否认。

    阮树听后,脸色瞬间惨白。

    这一刻,阮树内心无比复杂。

    像倒翻了醋瓶子,痛苦、不甘心等情绪混搅。

    他以为自己是因为崔有吉得到了夏教授而吃醋,可又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阮树都不希望他们在一起。

    有吉,要不我们重新开始吧。他说。

    崔有吉压根没理。

    阮树仍不放弃,坚定地说:以前是我错了,没有正视我们之间的感情。你失望了也没关系,这次换我来追你!

    崔有吉:......

    这个结局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阮树不愧是《我的高岭之花教授》的主角,阴魂不散。

    崔有吉心道,真晦气。

    但阮树似乎是认真的,就连在节目上也一直用深情脉脉的恶心眼神看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综艺节目录制完毕后已经傍晚了,林北说要请他吃饭。

    崔有吉随便想个理由拒绝,出门坐上回夏教授家的出租车。

    手机弹出一条阮树发来的短信。

    [你把我的微信删了?加回来吧,以后方便我每天给你送早餐。]

    崔有吉:.......

    他干脆把这个号码也拉黑。

    崔有吉深知阮树的性格,不撞南墙不回头。

    在阮树倒追他的消息传遍整个南大校园之前,他最好想出一个让对方快速死心的对策。

    车内空气有些闷。

    崔有吉按下降车窗按钮,夹杂着雨水的冷风扑面。

    他望着路边飞速倒退的霓虹街景,和不远处巨大的广告牌。

    快到小区时,崔有吉对司机说:停车。

    他去路边小吃街买了一袋可乐饼,然后去驿站柜拿了快递。

    上楼,输密码开门。

    崔有吉走进来时,夏如冰正在吃外卖。

    桌上的便当,只有一份。

    夏如冰夹筷动作顿了顿,说:我不知道你回来这么早,就没给你点。

    我已经吃过了。崔有吉把可乐饼连同快递盒放在餐桌另一边,说:给你的。

    夏如冰蹙眉,我最近没有快递。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