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37)

分卷(37)

    这回是真的饱了。

    崔有吉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坐在沙发上撸狗。

    客厅电视机正在放他之前演的狗血剧。

    卧槽。

    可不能给夏教授看到了。

    他赶紧拿起遥控器换台。

    幸好夏如冰并没有对此表现过多关注。

    男人正坐在沙发的另一头, 安静地看书。

    崔有吉伸头偷瞄了一眼, 发现封皮是全英文的,他看不懂。

    那个什么...我先回房间了喔。崔有吉无聊地起身。

    夏如冰:嗯。

    悄悄抬起头。

    夏如冰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发现被子床单的异样。

    崔有吉把可乐关进阳台,进了次卧。

    房间和自己离开前改变很大。

    首先是地上的垃圾都消失不见。

    估计是夏教授看不过去给清理干净了。

    崔有吉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被子、床单也整整齐齐地铺好了。

    崔有吉躺在上面滚了两圈,闻了闻自己的被子,感到奇怪。

    夏教授不是说帮他晒过了吗?

    怎么没有太阳的味道捏......

    算了。

    滚啊滚。软乎乎的床真舒服。

    再抬起头,崔有吉看到了自己之前放在床头柜的飞机.杯。

    崔有吉:......

    社死现场。

    身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他有这样的需求很普遍。

    毕竟人总不能被欲.望憋死。

    但崔有吉现在问就是非常后悔。

    他妈的, 忘记收起来了。

    不知道夏教授有没有看到。

    离得这么近, 应该、肯定看到了吧。

    崔有吉耷拉下脑袋。

    叮咚。

    微信显示有一条新消息。

    崔有吉打起精神,拿出手机一看。

    张乎乎:[明天要下雨, 不如咱们来拍一组雨中写真大片吧!]

    CYJ:[......滚呐。]

    张乎乎:[心碎]

    张乎乎:[你的心就像这座城市接二连三的倾盆大雨, 那么冷漠。]

    CYJ:[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崔有吉本来不想理张乎乎了, 可是目光忽然顿在接二连三的大雨上。

    是哦,最近是梅雨季节。

    不过昨天他老家CC县城是艳阳天,他就没怀疑夏教授说给自己晒被子。

    崔有吉下意识打开天气预报, 一看昨天S市竟然显示多雨?

    CYJ:[喂,昨天下雨了吗]

    张乎乎:[对呀, 这雨比依萍找她爸要钱那天还大, 下了快一整天]

    崔有吉心里咯噔一下。

    他是个直性子。

    人就在身边, 他有疑虑也不想埋在心里, 当即推门出去问夏如冰:

    夏教授,昨天下大雨,你怎么帮我晒的被子?

    殊不知夏教授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

    男人看着书页,淡淡道:用烘干机。

    崔有吉:......

    打扰了。

    他尴尬地溜回屋,恨不得给脑门拍一瓜子。

    最近变.态遇多了,导致自己思维都变得诡异起来。

    怎么能怀疑夏教授呢?

    就算人家进他房间,肯定也不会干一些除帮忙打扫以外的事。

    周二训练时。

    崔有吉跟夏砀讲了自己小叔也要来S市的事情。

    你小叔是......崔贤?夏砀嘴角抽搐。

    崔有吉点头,是啊。

    夏砀陷入沉默。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自己的学生,是曾经死对头的侄子??

    而且以崔贤的性格,说要过来,肯定也是想培养崔有吉。

    夏砀也是教练,当然很懂崔贤的心理。

    太可怕了。

    夏砀也不想见到崔贤。

    很尴尬,他们当年甚至还打过架。

    哎......先看看能不能处处吧。

    夏砀看了眼崔有吉,深深叹了口气。

    自己为了这个学生,也是拼了。

    崔有吉看夏砀似乎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劝道:您要多注意身体啊,海狗丸只能治标不治本。

    夏砀不明所以。

    海狗丸??

    这孩子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天天劝他注意身体......夏砀暗笑着想,小崔还是蛮关心他的嘛。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

    所以今天崔有吉只在剑馆室内训练。

    六点半多,训练结束了。

    但崔有吉一时半会却回不去。

    张乎乎在一旁趁机给他拍照。

    崔有吉很无语。

    夏砀看向窗外不减反增的雨势,微微皱眉。

    这么大的雨,就算撑伞回家恐怕身上也要湿透了。

    你等着。他转头对崔有吉说:我打电话叫我儿子开车过来接你。

    崔有吉:啊,这,这......

    也就几公里的路程。

    崔有吉想婉拒。

    我儿子的车登记在校内,刚好还可以开进来。

    夏砀直接掏出手机拨电话。

    张乎乎也惊呆。

    他现在感觉夏教练才是神助攻。

    不仅让崔有吉蹭着自己儿子的房、饭,现在还蹭车。

    作为一个教练,夏砀实在太过尽职敬业,付出了太多。

    这天夏如冰下班比较早。

    他和图书编辑约好了,在出版社附近的咖啡馆见面。

    这是初稿。夏如冰将U盘递过去。

    编辑打开粗粗浏览了一下,赞叹道:不愧是您写的,用词内容还是这么严谨。

    身为心理学界的著名学术教授,夏如冰此前出版的两本书都非常受欢迎。

    其中一本更是成为了大学心理系的固定教科书。

    我对您这次的新书也很有信心。编辑说。

    按照流程,两人本来还要再继续对下版,商量细节。

    但夏如冰却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起身抱歉地告诉他有事要先告辞。

    哦...好。编辑顺口问了句:雨这么大,您要去哪儿啊?

    夏如冰拎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说:去学校接一个小朋友。

    ......

    十几分钟。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剑馆门口。

    夏如冰坐在驾驶座上,轻按了两下喇叭。

    到了到了,赶紧回去吧。夏砀催促道。

    崔有吉撑开伞往外走,有些意外。

    没想到夏如冰居然还真顶着这么大的雨来接他了。

    他拉开副驾车门矮身坐进去。

    车内香薰弥漫着一股很好闻的白茶味。

    夏如冰见他系好了安全带,一脚踩下油门驶离这里。

    车子渐渐消失在雨幕中。

    而仍被困在剑馆里的队员们都不禁投来羡慕的目光。

    巴农叹息:哎,被夏教授亲自接送的感觉,我人生也好想体验一次。

    黎蒙:谁不是呢?

    张乎乎:别想了,你们羡慕不来。

    这怕是夏教授的未来男友专属待遇。

    之后连续半周都在下大雨。

    夏如冰每天早上上班,下午下班,都会顺带捎上崔有吉。

    他的车品牌很显眼。不少学生都记得夏教授的豪车牌号。

    几天下来,难免被有心人关注。

    崇南大学校园论坛。

    《哎你们知道吗?教大一体育心理的夏教授,似乎每天都载崔有吉上学放学......》

    1L:我giao,师生恋??

    2L:真假

    3L:真的!!我证明,我大前天也看到了,崔有吉从夏教授的车上下来

    4L:细思极恐,总不可能次次顺路吧,我怀疑他俩在同居咳咳

    5L:听说上次男寝失窃后崔有吉就又搬出去了,说不定呢

    6L:kdlkdl

    7L:狗勾明星大学生禁欲高冷教授,操,嗑生嗑死的节奏啊,太配了

    8L:附议。我这边还有吉粉后援会的透露,崔有吉全锦赛现场,夏教授也去了,还给送水送毛巾

    9L:什么??原来他们早就暗通曲款了?

    10L:so sweet

    11L:我又想起了阮树,哈哈哈哈,听说阮树暗恋夏教授很久了

    12L:#求阮树同学的心理阴影面积#

    在西瓜头的转发下,阮树本人也看到了这则论坛帖子。

    他内心像被搅翻的醋坛,无比复杂。

    理智上,他不愿意相信,夏教授和崔有吉在一起了。

    阮树甚至觉得是不是崔有吉还爱自己,所以故意这么做。

    就像上次在操场上当着他面说夏教授送的水很甜。

    所以第二天早上,阮树就特意蹲点在校门口,想亲眼看看夏教授到底是不是真的开车接送崔有吉。

    但这一天没下雨,他蹲了个寂寞。

    傍晚。

    崔有吉训练完,拎着包就飞快地往外冲。

    夏教授说,晚上一起逛超市,买他喜欢吃的菜。

    急着回去的崔有吉并没有注意到,阮树就悄悄跟在自己身后。

    天气多云转晴。

    霞红色的夕阳浸染天空,像打翻蓝墨水的白纸上泼上了粉桃颜料。

    崔有吉一路跑到小区楼下,乖乖地站着等夏如冰。

    崔有吉没等多久,就看到了夏教授。

    他右手拎着一个装菜用的环保布袋包,身穿烟灰色毛衣开衫,不疾不徐地走来。

    明明是戴着眼镜的大学教授,却给崔有吉一种好像在看T台男模的错觉。

    小区附近就有一家大型超市,步行即可到达。

    两人在半路上还去买了可乐饼。

    超市。

    琳琅满目的货架。

    橙色的橘子、绿色的蔬菜、黄色的香蕉、紫色的葡萄......

    色彩分明鲜艳。

    夏如冰问:要吃什么?

    崔有吉伸手一指,说:这个,那个,还要那个。

    两人的背影靠得很近。

    都说一起逛超市的行为,是情侣之间极致的暧昧。

    而两人一起在超市里买菜的场景,更会让人联想到他们是否已婚。

    阮树跟在他们身后看着这一幕,愣住了。

    第42章 冷血萨摩耶pk哈士奇(求订阅)

    张乎乎、彭奇, 吴锐达骑着小电驴学校附近的大超市买火锅食材。

    他们今晚准备寝室团建,在违法宿舍电器法的边缘大鹏展翅。

    吉哥哥呢?要不叫他一起过来吃。彭奇说。

    张乎乎摇头,不可能的。他现在每天训练结束都急着回家吃夏教授做的饭。

    彭奇惊呆了:我的妈呀, 夏教授还做饭给他吃?

    对啊。

    张乎乎之前听说的时候也格外震惊。

    主要是夏教授长那样, 看着就不食人间烟火,让人不敢靠近。

    难以想象他系着围裙在厨房里洗手作羹汤的场景。

    这时吴锐达冷不丁冒出一句:崔有吉和夏教授住在一起?

    彭奇:你村刚通网啊。

    张乎乎这才记起自己好像忘记把这个八卦跟吴锐达分享了。

    对......他忙补充道。

    三人刚走进超市蔬果区。

    吴锐达指着前面, 说:怪不得我刚看到他们在挑菜,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张乎乎:???

    彭奇:什么?!

    两人像初生鹌鹑似的争先恐后探头往前看,果然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隔得不远,视线很清晰。

    白色卫衣、宽大灰运动裤,正紧挨在一个穿西服的男人身侧。

    彭奇瞪大了眼睛,他、他们在挑番茄!

    难以想象,这对早晨还在教室里上课的师生, 晚上又共同出现在超市里一起买菜。

    实在太......好磕了!

    张乎乎咽了口唾沫, 心想这很正常, 可说出口声音却微微发抖:

    ...毕竟他俩目前同居中。

    彭奇感叹:这么看夏教授和吉哥哥好甜,真希望他们原地结婚。

    张乎乎:......应该不远了。

    走了没两步, 吴锐达又眼尖地看到了另一道熟悉的身影, 指着前边说:那是阮树吗?

    彭奇和张乎乎仔细一看, 果然是的。

    感觉不像是巧遇。

    阮树偷看崔有吉、夏教授二人的脸色,堪比绿油油的草地了。

    张乎乎:你视力真好。

    吴锐达推了推眼镜。

    他明明戴着比啤酒瓶底还厚的眼镜片,却看得比他们更远更清晰。

    彭奇不屑地冷哼一声, 说:阮树真他妈傻逼吧。

    明明已经与崔有吉没有任何干系了,这种时候还要跑出来掺一脚找存在感。

    张乎乎:就是就是, 麻溜地滚。

    三人没有冒昧地前去打扰, 买完菜之后就很识趣地溜了。

    而另一边。

    崔有吉早就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自己。

    他假装低头拿货架上的商品, 余光却往后瞄到了阮树。

    这家伙怎么阴魂不散?

    不, 这种行为已经可以说是丧心病狂。

    居然跑来跟踪他和夏教授逛超市。

    崔有吉倒不是觉得阮树还念着自己。

    他知道这人的性格,自恋、冷血,从来以自我为中心,却独独深爱着心中的白月光夏如冰。

    恐怕阮树是对夏教授贼心不死。

    崔有吉皱眉。

    夏如冰看着他手里的奇趣蛋,说:喜欢就买。

    不了不了。

    崔有吉把蛋放回原位。

    起初他脑海里只冒出了一个小小的念头,但很快这个念头迅速生根萌芽。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