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34)

分卷(34)

    夏如冰最后没让他赔钱,原因是这些碗盘都是自己以前玩陶艺时手工烧制的。

    崔有吉一听更愧疚了。

    我擦,手工的,无价之宝。

    他想到了摆在客厅里造型独特的花瓶,估计也是夏如冰的作品。

    不过夏教授居然还有陶艺爱好?

    他忍不住好奇问出了口。

    夏如冰回答:前几年刚回国的时候比较无聊,就和沈航去景德镇学了一段时间。

    其实是为了转移病情注意力。

    哦哦。

    崔有吉心想那些盘碗都那么别致好看,夏教授艺术家啊。

    他良心实在过不去,便连夜打开某东订购了一款售价两万多的全自动洗碗机。

    不得不说贵的品牌服务是真好。

    晚上八点半下的单,九点多工作人员就给送货上门安装了。

    夏如冰有点懵。

    崔有吉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把纸箱往屋里抬,一边回头解释说:给您买了个洗碗机,以后用着不费手。

    夏如冰蹙眉,多少钱?

    崔有吉一听这话就知道夏教授又想把钱转给他了。

    他赶紧摆手说:不用钱。

    夏如冰:?

    崔有吉:又不贵,我的一点心意而已。

    说完他又继续指挥工作人员忙去了。

    夏如冰看到纸箱上印的品牌,上网搜索了一下。

    两万多......

    崔有吉不是家里破产了吗?

    夏如冰眉头紧锁,心想难道对方在欺骗自己和父亲?

    他冷着脸把对方叫过来,对峙。

    崔有吉不想说这些钱是阮树给的赔偿,便撒谎道:我自己在娱乐圈有些工作,能赚点钱。

    夏如冰:什么工作?

    他记得父亲说过不想对方与娱乐圈沾边。

    崔有吉担心夏如冰觉得自己挣太多就赶他出去,想了想说:就平面拍摄、广告这些,不花多少时间。我现在咖位不高,一次能赚个一两千块钱吧。

    夏如冰怔了怔。

    他对娱乐圈了解甚少,因此也没法怀疑青年所说的真实性。

    但一次仅有一两千的酬劳,却一口气给他买了两万多块的洗碗机......

    果然是小孩子,花钱大手大脚。

    夏如冰面色微沉,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你还是学生,这笔钱我来出。

    崔有吉:我不......

    夏如冰:闭嘴。

    崔有吉弱弱道:真的,夏教授我来吧。

    夏如冰皱眉:吵死了,闭嘴。

    崔有吉:......

    然后他的微信上就收到了一笔两万多的转账。

    刚好是网上这台洗碗机的官方售价。

    起初崔有吉还不愿意收。

    夏如冰说:你不收就滚出我家。

    好可怕。

    崔有吉:???

    崔有吉:那个......

    夏如冰瞪他,你一个大男人废话这么多?

    崔有吉:呃,其实我想说我用了优惠券买的,某东有满五千减两百的折扣,你多给了我800块。

    夏如冰随口说:你自己拿去买吃的好了。

    所以,等于夏教授给了自己一笔八百块钱的零花钱??

    崔有吉麻了。

    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仿佛被夏如冰包养的错觉......

    偏偏他还没办法拒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只能认栽。

    这注定是一个风云变幻的夜晚。

    洗碗机还不算什么。

    接下来发生的这件事,直接让崔有吉惶恐+社死了。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

    崔有吉习惯在睡前运动一会,做做俯卧撑之类的再去洗澡。

    他还有个习惯。

    就是之前总是洗完澡就把内裤洗了,晾浴室里。

    为什么不晾在外面呢?

    很简单因为懒。

    可这样会让内裤发霉。他已经不知道损失了多少条内裤了。

    以前有钱的时候无所谓,大不了穿一仍一。

    现在情况比较艰苦。

    于是崔有吉听进去上次吴锐达的告诫,改掉了这个恶习。

    反正夏教授家有烘干机。

    但烘干机也在阳台。

    他因此又多了个拖延症,常常拖到第二天才想起洗。

    这天晚上崔有吉就忘了。

    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就发现自己的红色皮卡丘内裤已经被洗干净、烘干,整整齐齐地叠成方块状放在客厅沙发上,等待他的认领。

    崔有吉:......

    他人傻了。

    夏教授居然帮他洗内裤??

    综上两件事给崔有吉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震撼。

    他面色恍惚地去学校参加晨训,无精打采,甚至有些像行尸走肉。

    张乎乎关心地问:你怎么了?

    崔有吉说了洗碗机的事情。

    张乎乎啧啧称奇,道:夏教授人真好啊。

    崔有吉紧接着讲了夏教授帮他洗内裤的事情。

    张乎乎大为震撼:???

    夏教授人也太好了吧。

    崔有吉沉痛地说:我也这样觉得。

    甚至......好过了头?

    他五岁之后爸妈都没有再帮洗过内裤了。

    张乎乎掰着手指,你看看,夏教授在家给你洗衣做饭,给你零花钱,白天给你上课,这种贤妻良夫,我草嘞,21世纪男德典范啊。你再反思一下你自己,你净给人家添乱了。活该你论文不通过。

    崔有吉:......

    扎心了妈的。

    不过崔有吉也有些奇怪。

    夏如冰虽然客气,但身上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冷漠感。

    简称:冰山。

    自己刚住进来时夏如冰并没有对他这么好。

    那会两人之间还是一个比较生疏的同居陌生人状态。

    崔有吉陷入福尔摩斯沉思。

    所以昨晚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因为自己送的那支钢笔吗?

    第38章 三更(求订阅)

    自那以后, 崔有吉再也不敢把内裤随便留在卫生间了。

    他不敢主动去问。

    夏如冰当然也不可能提及这种事。

    这件尴尬的事情就像飓风,在崔有吉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然后留下一堆烂摊子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他痛苦面具。

    周日的下午, 崔有吉决定回老家一趟找小叔崔贤。

    而且也好久没看家里的小金毛了, 他有些怀念。

    现在它们应该都长成了大金毛吧。

    崔有吉买了最新一班的动车票,上了车之后试图在路上联系崔贤。

    但还是显示对方把他的联系方式在一个拉黑的状态。

    崔有吉失落地开始吃动车上买的盒饭。

    小叔难道还在生他的气吗?

    可是他现在已经重新开始击剑了。小叔只要稍稍关注一下网络, 肯定就能知道他之前斩获全锦赛冠军、加入国家队的消息。

    崔有吉想不通。

    他心里难过, 饭倒还是吃得很香。

    ......

    S市火车东站。

    一对一看就是农村出来,穿着寒酸的夫妻扛着大包小包从绿皮火车上下来。

    两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不认路。

    他们只能去问路人该怎么坐公交车,你好,请问这里怎么坐车到崇南大学?

    难懂的乡土口音让路人一时不明所以,在夫妻俩重复多次的情况下, 他才连蒙带猜知道了话中的意思。

    路人指着路边的公交车站, 说:坐B2到崇南路站就是了, 直达的。

    夫妻俩连忙躬身弯腰道谢。

    路人摆摆手,举手之劳而已。

    纯朴的夫妻俩却发自内心感激, 女人连忙从布兜里摸出几个青色的蜜桔塞进他手中说:先生, 这是我们乡下自己种的, 味道非常甜,您尝尝。

    路人想拒绝,却无果。

    这对夫妻实在太热情了。

    路人正好也要坐公交, 便站在一旁和他们聊了一会。

    你们为什么要去崇南大学啊?

    男人自豪地拍拍胸脯,说:我儿子在这所学校上大学!

    原来如此, 那您儿子成绩一定很好吧。路人笑道。

    男人点头, 脸上带着憧憬, 仿佛与荣俱焉:是的, 他还是击剑运动员,听说马上就要加入国家队了。而且他在学校里还找了个很有钱的富二代的男朋友......

    路人越听越愣神,脑袋里冒出一个个问号。

    崇南大学,加入国家队?

    这不是最近网上很火那个崔姓男明星的经历吗......

    可是人家父母显然不可能是眼前这对浑身散发土气的夫妻啊?

    W市,cc县城。

    这里是崔氏大姓发源地。

    崔有吉的老家。

    一晃他也好几年没回来了。

    从动车站出来,崔有吉打了辆车。

    司机开着五菱宏光穿梭在街巷中,有老旧的房子,墙皮斑驳掉漆。也有新建的城区,商场繁华,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其中还有不少正在建设的小区。

    两片区域中间好像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条界线。

    崔有吉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景象,感叹:几年没回来,这里都大变样了。

    司机笑了,那可不,现在社会基建进度很快的。

    车子驶入一条幽深小巷,停在一栋中式小别墅前。

    崔有吉付了钱,抬行李下车。

    这里是小叔崔贤的家。

    他仰头看着别墅,刚走到门口却没听到熟悉的狗叫。

    崔有吉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他们走后,那两只金毛应该被托付给小叔抚养了吧?

    一只叫多多,一只叫咪咪。

    他给取的名字。

    难道小叔不在家?

    崔有吉上前敲了敲房门。

    无人回应。

    这附近也没什么认识的熟人。

    他只好蹲在门口等待。

    院门口的银杏树枯黄,时不时有落叶飘下,显得十分萧瑟。

    崔有吉抱着腿刷了一会手机,忽然感觉饿了。

    嗯...要不先去吃个饭吧。

    他站起身,拖着行李箱走向附近的老字号面馆。

    自己小时候经常吃的那家。

    ......

    街对面的台球馆。

    崔贤正在和几个朋友进杆,球利落地入洞。

    喝彩声顿起。

    他叼着烟,直起身收杆,举手投足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做派。

    周围的旧友见状内心都不禁有些羡慕。

    他们和崔贤同龄,今年都40岁,可看着却远远比崔贤显老许多。

    崔贤以前做过运动员,这些年保养得宜,身材、颜值都还在线。

    他穿着一件咖色高领毛衣,牛仔裤,随便往那一站,就连路过的小女生都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

    酸了一会,朋友又觉得也挺正常的。

    毕竟人家基因好,家里可还出了个明星侄子呢。

    崔贤。程新觉调侃道:你侄子加入国家队了,你知不知道?

    这话就等于废话。

    当叔的,彼此之间是家人,怎么可能不关注崔有吉在网上的这些消息?

    崔贤自顾自抽着闷烟,没吭声。

    另一个姓李的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也加入八卦队伍:你真和你侄子闹掰了?

    崔贤一把推开老李,冷冷道:别一天到晚关心这些有的没的。

    好好好,我们不关心行了吧。老李无奈地举手。

    随后这几个在周末无聊到大台球的中年人决定去吃点东西。

    程新觉:吃啥?

    不如去吃隔壁的五条面馆。老李建议道。

    五条面馆在这片开了十几年,是出了名的老字号。

    手工面条嚼着劲道,汤头滋味尤其好。

    崔贤闻言,却低头抽了一大口香烟。

    他想起自己以前常带那个侄子来这家店吃面。

    另外两个朋友被老婆临时叫唤回家了。

    剩下三人一合计,过去吃面。

    面馆面积不大,高峰时期还要排队。

    这会才四点多,店里稀稀拉拉坐了四五桌。

    老板吆喝道:要吃什么?

    程新觉和老李走在前面,直接报道:两碗大排面,一碗要葱,一碗不要。

    老板:好嘞!你们先坐,等会就上。

    崔贤站在门外抽烟,等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了,这才转身走进面馆。

    刚踏入门槛的那一瞬,崔贤就看见崔有吉了。

    青年的长相特别扎眼。

    他一如从前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上,桌子已经堆了四五个吃干净的面碗。

    崔贤脚步微顿,停在原地。

    要说自己现在还对这个侄子有什么恨,那肯定没有。

    这一年他也在反思,是不是对崔有吉要求太高,导致孩子叛逆期爆发。

    他只是希望崔有吉专心致志做一个击剑运动员,不要去混乌烟瘴气的娱乐圈,仅此而已。

    有吉。崔贤开口叫侄子的名字。

    崔有吉正在埋头苦吃,刚才都没注意到他进来了。

    这会崔有吉听到熟悉的声音才猛地抬起头,看到崔贤时眼眶骤地红了。

    小叔......

    这一刻。

    崔贤心立马就软了。

    他甚至懊悔自己跟一个孩子置什么气,还把人家电话拉黑。

    他简直比小孩还幼稚。

    不过面上,崔贤还是虎着张脸走过去说:哭什么哭?你是一个男人!给我把你的眼泪收起来!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