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22)

分卷(22)

    这种货车的构造很显眼,透明的玻璃框内挂着一阵白炽灯,整齐地罗满了麻花。最前面一截的车厢却贴着反光贴。

    最顶上红红绿绿的贴纸印着:天津风味□□花。

    他赶紧摇头,说:我不想吃。

    夏如冰:不吃就好,这个组织有问题,最近警方正在展开调查。

    崔有吉震惊了一下,这还是个组织??

    夏如冰:是的,你没发现根本没人买这种麻花吗?但是全国各地都能见到类似的货车。其中没有猫腻反而才奇怪。它和卖切糕的并称为民间两大组织。

    崔有吉:......

    看对方一本正经的讲这个,他竟然有点想笑。

    但他憋住了。

    两人继续在路边走着。

    夏如冰忽然俯身凑到崔有吉颈边,看样子像是情侣之间旖旎的亲昵。

    后面有人跟踪。很轻的声音,像烟雾般飘进他耳朵里。

    崔有吉愣了下,有点痒。

    我知道。他悄声说。

    由于崔有吉刻意选了小路,周围人烟稀少。

    在这种情况下,跟踪他的那两道身影就显得格外扎眼。

    黑衣男隐约听到他们在聊什么组织,当即有些警惕。

    夏如冰忽然说:就现在!

    崔有吉迅速转过身,与对面同样戴口罩、棒球帽的两人目光相撞得猝不及防。

    黑衣男瞬间意识到暴露了,拔腿就跑。

    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挺长的,崔有吉也没追,而是解开牵引绳放可乐跑过去。

    护卫杜宾犬不负众望,狂奔着咬紧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裤腿。

    砰!

    男人摔了个狗吃屎,栽倒在地。

    崔有吉这才不紧不慢地跟上去。

    他弯下腰扒下对方的口罩,帽檐下露出一张惊慌失措的大众脸。

    你、你......

    你什么?崔有吉踹了他裆.部一脚,语气不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不就跟老子去趟局子!

    第28章 不守男德(求订阅)

    大众脸男被踹得脸色瞬间一白, 也明悟眼前这家伙是个比狗还不好惹的角色。

    他在崔有吉的目光下冷汗淋漓、双腿发软,捂着裤.裆虚软道:我,我说。您别报警......

    这战战兢兢的泥鳅样儿, 一看就是小喽啰。崔有吉更不耐烦了, 把人喊起来,让他背靠大树一五一十地把犯罪经过全部说出来。

    现在四周没别人, 崔有吉嫌闷得慌便把口罩摘了下来。

    大众脸男余光瞄了他一眼, 嘴上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就是一侦探所的助理,前阵子有人给了我老板一笔钱,声称你养父母欠了他们很多钱,但由于你养父母失踪,至今不知道生死,从法律上也无法追踪你的责任。他们就让老板调查你......看看你会不会和父母之间有什么联系。

    搞半天原来是催债的?

    崔有吉双手抱胸, 跟审讯犯人似的:那之前在B市跟踪我的人是你们不?

    大众脸男忙不迭点头。

    崔有吉迟疑了一下, 转头问夏如冰:他说的是真的不?

    男人反问:你以为我是测谎仪?

    崔有吉故意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说:您毕竟是心理刑侦学的专业教授......

    夏如冰:你自己感觉。

    崔有吉挠头, 我觉得是真的吧。

    夏如冰:那就是真的。

    崔有吉:?

    这么随便??

    他感受到了夏大教授的敷衍。

    看来只能自力更生了。

    崔有吉继续审讯大众脸男,刚才跑掉的那个人是你老板?

    嗯......

    现在打电话把他叫回来。

    大众脸男欲哭无泪, 老板他不会回来的......

    稍微聪明点的人都知道现在回来就是送死。

    崔有吉从他兜里摸出手机, 冷冷道:你说他不回来我就把你胳膊砍了, 再把你JJ踩断,我不信他这么没有人道主义。

    大众脸男:......

    崔有吉直接找到通讯录里备注为老板的电话拨通过去,结果那头却显示不在服务区。

    是这个号码?他狐疑地看了大众脸男一眼。

    大众脸男生怕他再踹自己一脚, 让自己从此断子绝孙,当即点头如捣蒜:

    是的是的, 就是这个没错。

    下一秒, 崔有吉生气地抬脚踹向他, 喝道:好啊, 你居然骗人!

    大众脸男惨叫一声,捂紧裤.裆泪流满面。

    他恐怕以后连生儿子的机会都没。

    这时夏如冰却道:他没有骗人。

    崔有吉:你不是说你不是测谎仪吗?

    夏如冰看了他一眼,说:偶尔可以充当。

    ......

    最后他们还是以报警收场。

    不过这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去警局录写信息的时候,崔有吉没带身份证,并忘了自己身份证号多少。

    面对众人的目光,他有点尴尬。

    自己距离上次穿越已经过去一百多年,忘了很正常。

    但这在众人眼中就不正常了。

    崔有吉仿佛能透过这些目光看到他们心中的小人在对自己指指点点。

    但随后夏如冰直接帮他报出了身份证号码。

    崔有吉不禁吃惊地问:你怎么知道?

    夏如冰淡淡道:上次在B市酒店办入住看过一眼,就记住了。

    过目不忘??

    崔有吉可不信,这肯定是有预谋的。

    他更加笃定了夏如冰是自己粉丝的想法。

    跟踪案在如今十分常见,大众脸男没有实质性的犯罪行为,顶多被拘留几天。

    这件事乍看没什么稀奇的。

    毕竟当事人是最近挺红的流量明星崔有吉。跟踪他的狗仔每天都不计其数。

    但负责该案的陈警官深究下去,却隐隐感觉到不对劲。

    就宛如冰山海岸下浮起的一角,令人心惊。

    首先是在刑侦界赫赫有名的夏教授被牵扯了进去。

    其次,这不是简单的狗仔跟踪案。

    据大众脸男叙述,主要犯罪动机是因为崔家破产导致的催债。

    而大众脸男口中的老板更是连夜搬空了侦探会所彻底人间蒸发,就连警方也找不到其踪影。

    陈警官想要继续调查下去,上头却草草说结案吧,涉及明星,闹出社会新闻影响不好。

    他也无可奈何。

    私下里,陈警官去找了一趟夏教授。

    他们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路上有点堵,等陈警官推门进来时,对方已经到了。

    男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在看一本书。

    阴天光线黯淡,可他坐在那里,近乎透明的白皙肤色,就像一副大师笔下的静态素描般,光影鲜明。

    陈警官心想,对方不像教授,倒像崔有吉那样出现在电视剧的明星。

    这时夏如冰向他招手,陈警官,好久不见。

    陈警官走过去,跟服务员要了杯白水坐下。

    是好久没见了。

    他有些唏嘘。

    前两年第一次见到夏教授时,自己还是个肩膀无星的小片警。他在警校里就听过对方的传说,什么目前国内唯一一个担任过FBA高层的华人,刚回来就帮助S市当地警队接连破获全国特大案。

    夏如冰缉拿的,全是最穷凶恶极的罪犯。

    甚至尘封数十年的死案,仅凭一个线索,他就能画出特征肖像,在十几亿茫茫人海中精准地锁定犯人。

    当时警校很多人的偶像都曾是夏教授。陈警官也是其中一员。

    不过很可惜他后来退出刑侦队,专心在大学里搞学术去了。

    两人稍稍寒暄过后,陈警官讲述了自己的怀疑。

    我觉得这个跟踪案...不简单。或许跟前阵子崔家父母失踪案有所联系。

    夏如冰点点头,说:我知道。

    陈警官奇怪道:那您为什么不继续调查下去呢?

    他上次看夏教授和崔有吉同进同出,还一起遛狗,两人关系似乎很不错。

    涉及专业,按理来说对方应该会出手帮忙的。

    夏如冰抿了口咖啡,语气平缓:抱歉,我现在的工作已经与警队无关了,我也没资格去管这事。

    您怎么会没有资格!陈警官激动道:现在咱们全警队看的刑侦资料都还是您写的呢!

    夏如冰还是那句:抱歉。便继续低头看书了。

    像在无声地送客。

    咖啡店外面阴雨绵绵。

    走出门,陈警官感到些许失落。

    他不知道夏教授在这几年间经历了什么。

    但目前来看,对方心中只有学术,对一线现场刑侦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了。

    ......

    此时崔有吉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自己家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文中对崔家的描述不多。

    【崔家父母早年靠在东南亚做轮渡生意起家,后来更是站在时代的风口,90年开矿山、00年炒房做房地产,涉猎实体产业,积累了丰厚身家。

    但在商海沉浮,难免有翻车的时候。

    破产如山倒,夫妻俩齐齐失踪。

    直到崔嘉佑后来重新缔造了一个商业帝国,他们才现身回来。不过那时候,两人看起来老了起码十岁......】

    回忆到这里,崔有吉赶紧打了个电话给崔嘉佑。

    他对崔家破产的内幕一无所知这很正常,毕竟自己只是养子。

    但崔嘉佑就不一样了。他本该是崔氏企业的继承人,又在危急关头被转移到了国外,肯定知道一些什么。

    现在是北京时间PM3:21。

    英国伦敦时间AM8:21。

    崔嘉佑正拿着一个三明治在赶往教室的路上。他听到自己给弟弟特设的电话铃声响起,脸上流露出笑容,掏出手机接通:

    喂?有吉啊,我现在要去上课,晚点再打给你......

    崔有吉凝重道:我有急事。

    崔嘉佑脚步一顿。

    崔有吉:爸妈到底为什么失踪?这几天已经有催债的人找上门了。

    不可能!崔嘉佑咬了咬牙,有些急躁道:你只是养子!他们不可能会找你的。

    崔有吉:但事实就是这样,跟踪我的人刚被警方抓获。我把案情经过拍照微信传给你了。

    崔嘉佑点进微信,一口气浏览完后关掉。

    他的手微微颤抖,头脑顿时混乱。

    那些人...还是盯上弟弟了。

    崔嘉佑简直无法想象,他们怎么敢的!

    你有受伤吗?他忙问。

    如果有吉受到伤害,自己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崔有吉说:没有。

    崔嘉佑心里稍稍安定了一点。

    崔有吉失望地说: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什么不肯对我说吗?

    不是我不想对你说,而是我也不知道更多的信息。这样吧,你去找小叔,爸妈做的那些事,他应该更清楚。崔嘉佑思索片刻说道。

    小叔......

    对方如今应该在乡下老家。

    挂了电话,崔有吉若有所思,决定抽空回老家一趟。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另一边。

    匆忙接到消息赶来见崔有吉的董敏,在听闻跟踪事件的始末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和警方一样,她也不希望这件事继续发酵下去。

    崔家破产、崔家父母失踪的消息至今没有传到网络上。可一旦泄露,势必会引起网民讨论。

    不管怎样都会对崔有吉造成不好的影响。

    就算他拒接李斯的新电影,后续还有两个国内顶级运动品牌的代言呢!

    为了避免鸡飞蛋打,董敏选择做和事佬。

    甚至跟踪事件在圈内小范围传开时,她也撒谎是狗仔跟拍,决口不提与崔有吉家世相关。

    ......

    墨西哥海边别墅。

    阳光明媚,海浪翻滚,被点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

    几人正在汪洋海面上踩着冲浪板。

    男人将目光从他们身上收回,懒洋洋地戴上墨镜,继续躺在沙滩椅上晒日光浴。

    白人管家毕恭毕敬地递上手机:BOSS,您有国内来自星光娱乐公司王总的来电。

    男人接起。

    对方简略地说:崔有吉拒绝了田园综艺,也拒接拍李斯的新电影,我们无法找到下手机会。

    哦?

    男人挑起了眉,连李斯这种诱饵都能清醒地拒绝,看来这个崔家小子有点东西。

    您看...他是不是发觉了什么?

    或许吧。这么看崔有吉比他爸妈可聪明多了,应该能活久一点。

    男人忽然来了兴致,端枪把对面正在冲浪的人全部扫射一遍。

    扑通扑通。

    一具具沉入海底的声音,是那么美妙。

    太阳刺目。

    他眯了眯眼,愉快地哼着小曲思考崔家的这个养子到底能掀起多少花浪。

    周二早上第一节 是夏如冰的课。

    不出意外的,崔有吉的论文又被退回了,批注理由是他的参考引用率仍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内容不够翔实生动。

    崔有吉看着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的夏教授,欲哭无泪。

    咱俩都同居了,至于这么折磨老子吗?

    此刻他又有些怀疑起夏如冰到底是不是自己粉丝了。

    ...

    下午,崇南大学剑馆。

    这天训练结束,其他人都散了。

    只有崔有吉留下来。大家知道他是例外,每晚夏教练都要给他开小灶。

    所以他身上的击剑服都没脱,就站在原地。

    夏砀走过来。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