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20)

分卷(20)

    快乐奔跑:博主分析得浅了点, 但很正确(1236赞)

    一剑破九天:崔有吉刚进入体育圈,仅凭这一场赛事我们其实没办法对他的击剑水平有一个具体概念(999赞)

    风雷击剑:他是天才。18岁就能打败谢冠,崔有吉完全可以进国家队了。(979赞)

    老王说体育:请收回之前对崔有吉的偏见,欢迎他进入体育圈!(623赞)

    起初只是爱好击剑的体育粉在小范围内讨论,但没过多久就迅速出圈。

    吉粉们激动得跟过年似的,就差在网上放鞭炮了。

    崔有吉全锦赛传出来的一些直播视频, 被她们慢速剪辑成了视频。

    虽然没有脸, 她们也不懂击剑, 但看自家爱豆驰骋赛场,尤其是胜利时周围掌声轰鸣的快感着实妙不可言。

    [吉哥哥yyds!]

    [入股不亏]

    [哥哥加油哇, 争取在全运会上再拿个冠军回来。]

    这时有些路人看不下去了, 忍不住留言:

    [你当全运会的冠军这么容易?小学生去百度一下好吗, 它跟全锦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赛事!!]

    虽然承认崔有吉颇有实力,但包括记者小花,几乎没人认为他能再次包揽冠军。

    每年全运会的击剑项目, 堪称群英荟萃,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老将一出手, 就知有没有。可不是谢冠这种小新人可以比的。

    吃了没文化的亏, 吉粉被群嘲了。

    她们不甘心, 也不愿给自家哥哥丢脸, 当即全体紧急研究起了国内外的击剑竞技比赛、规则等等,同时科普给姐妹,从我做起,争做肚里有墨水的追星族。

    .....

    深夜。

    月色如水。

    崔有吉结束运动,再打开冰箱时,发现那两个矿泉水瓶已经被贴上了不同颜色的标签。

    黄色的标签上写着:夏。

    蓝色的标签上写着:崔。

    它们被分别摆在两侧,中间隔着的蔬菜瓜果,就好像泾渭分明的两条楚河线。

    他被逗笑了。

    有点意思。

    但对方为什么要在家中偷偷酗酒?

    对于这个问题,崔有吉还挺疑惑的。

    在他看来,夏如冰毕业名校,年纪轻轻就评上了正级教授,事业有成。有房有车,生活无忧。

    光论生活质量,已经远超绝大部分人。

    是有什么烦恼吗?

    也许......

    想到对方心理学的专业,崔有吉脑海里忽然浮现一句话: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这是一个可以具像化的概念。

    就像很多曾前往阿富汗、南非等地参与联合国行动的老兵退役后患上PTSD应激综合征一样,这些越危险的职业,越容易患上职业病。

    而心理上的疾病其实比身体病症更恐怖。

    因为它摸不着看不见,药石无医。

    对此崔有吉深有体会。

    他上辈子在青云宗拜的师尊,离群索居修行近千年,脾气阴晴不定,大概早就已经在不自觉中患上了抑郁症。

    房子里十分安静。但由于装修风格的缘故,即便客厅灯光全亮着,也显得很冷清。

    不远处,狗子打了个哈欠。

    崔有吉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拿着矿泉水瓶去阳台灌满它的水盆。

    可乐冲他欢快地摇尾巴。

    崔有吉目光却落在它脖颈上的大金项链,喃喃自语:这是真金吗?

    可乐:?

    看沈老板那么有钱,说不定呢。

    罪恶之手刚伸出,又僵住。

    崔有吉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盯上狗子颈链的想法有多无耻。

    清醒点。

    他拍了拍脸。

    这不现在虽然穷,但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起码他还有夏教授的软饭可以吃几口。

    ......

    一夜无话。

    次日崔有吉被闹钟叫醒,天不亮就牵着狗沿小区出去晨跑。

    天空仍然乌云环绕,不过好歹没下雨了。

    这个时间点大街上年轻身影寥寥,基本都是大爷大妈和环卫工人。

    崔有吉直接出去也不会被人认出。

    等他跑完几圈回来,路边人渐渐多了起来。有些上班族赶着倒公交地铁。

    崔有吉脚步放慢,从兜里掏出口罩戴上。

    卖煎饼咯正宗山东杂粮煎饼果子!

    包子、豆腐脑~

    手抓饼五块起。

    ......

    附近已经支起好几家早点摊,叫卖声此起彼伏。

    崔有吉很熟悉这个充满人间烟火气的场景。

    他以前经常在这片买早餐。

    最喜欢吃的一家店叫兰兰早点,就开在他此前居住的海城公寓楼下。

    海城公寓与夏如冰家的小区只有一墙之隔。

    崔有吉路过时看到早点店的牌匾,闻到香味忍不住走了进去。

    担心吓到别人,他把可乐拴在门口,并示意对方乖乖坐着。

    可乐依言十分安分。

    虽然身为运动员要严格控制饮食,但崔有吉就打算吃一点点。

    店内面积不大,总共四五张桌子,都坐满了人。

    崔有吉也没仔细看,径直走到柜台。

    老板娘认出他,还跟他打招呼:呦,稀客啊,大明星好久没来啦!

    崔有吉心里口水直流,面上却淡定地说:一碗甜豆浆,三屉小笼包,七屉蒸饺,两碗拌面,一个胡辣汤,十个红糖糍粑......

    老板娘拿出纸笔记着,抬起头问:你几个人?现在还没空桌,要等一会。

    呃,没事我拼下桌吧......

    崔有吉刚回头,目光转了一圈,冷不丁又看到夏如冰。

    夏教授独占角落一张桌,背对着人群优雅地吃着一碗馄饨。

    所以自己刚进来时才没注意他。

    现在,大概听到了他的声音,夏如冰也转过头看他。

    四目相对。

    崔有吉:......

    夏如冰站起身,抽出几张纸巾擦擦手,向他走来。

    崔有吉强自镇定,心想他慌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被撞破了。

    顶着男人的注视,崔有吉露出一个纯净的微笑:夏教授早上好。

    嗯。夏如冰没再看他,走到柜台停下来叫老板娘:刚才点的那单,豆浆不要加糖,胡辣汤和红糖糍粑都不要,小笼包和蒸饺分别为一屉,拌面一碗,少油少酱。

    老板娘瞅了他们一眼应道:好嘞!

    然后便进厨房忙活了。

    崔有吉:痛苦面具.jpg。

    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被当场抓包的尴尬和窘迫。

    夏如冰转头看着他,说:你坐我这桌吧,一起吃。

    哦......

    崔有吉走过去。

    入座之后,夏如冰拿纸巾又擦了擦桌子,淡淡道:

    我知道你没吃饱,不过外面这些食物太油腻,你不能吃。

    崔有吉心想,fine。

    夏如冰又道:你要是没时间自己做饭,就去学校食堂吃。起码食品安全有保障。

    崔有吉双手抱胸,有点不爽了。

    他瞪着面前人桌上的馄饨,说:你自己不也在这里吃?

    夏如冰平静地说:我不是运动员。

    崔有吉:......

    他竟无言以对。

    老板娘很快端着盘子过来。

    崔有吉埋头吃饭。

    夏如冰看了他一眼,问:你以前经常来这家店?

    这里距离崇南大学还是有一段距离,学生往往不会在这里吃。

    崔有吉:对啊,以前我就住在隔壁的海城公寓。

    他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向对方隐瞒。

    夏如冰轻哼,海城公寓的人......算了不说了。

    崔有吉:?

    话说一半真的很吊人胃口。

    崔有吉急了,你说嘛。

    夏如冰拖着下巴,慢悠悠道:就之前住我家对面那户,不拉窗帘,天天赤.身裸.体地走来走去,很没素质。

    崔有吉:......

    ???

    玛德。

    没想到自己守了十八年的贞洁,早在一夜情前就被夏教授给看光了。

    也罢。

    可能这就是命运吧,他郁闷地戳着碗里的面条,认栽。

    但几秒钟过后,崔有吉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因为夏如冰给他的感觉,一般不会随意批判别人,更不会在背地里吐槽邻居没素质。

    更何况两幢楼之间隔得这么近,夏如冰应该很容易就能看清他的脸。

    崔有吉再抬头看到对方略带笑意的目光,瞬间明悟。

    刚才的问话是试探。

    他僵硬地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夏如冰:嗯?

    崔有吉:知道我以前是你邻居。

    夏如冰点头。

    崔有吉欲哭无泪。

    原来自己在对方心里一直顶着这么个形象。

    恐怕早就学校第一次见面,夏如冰就知道他是住在对面的裸.男邻居了。

    难怪自己的论文会被退回......

    他默默叹了口气。

    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

    那你也是这儿的常客吗?

    是的,这里馄饨很不错。

    夏如冰说完继续慢条斯理地吃。

    崔有吉晃了一下神。

    说不定以前,自己和对方就曾在这家店擦肩而过。

    等等。

    这个想法好令人毛骨悚然。

    崔有吉顿时感觉碗里的小笼包都不香了。

    他不禁向自己发出灵魂质问:

    你到底为什么要把这么罗曼蒂克的事情和夏如冰联系到一起啊??

    吃完崔有吉把狗牵上楼,就去学校剑馆参加晨训了。

    今天的项目是实地操练。

    砰砰砰!

    场内不断回荡着激烈的金属碰撞声。

    崔有吉对面的大壮被逼着不断后退,毫无还手之力。

    一局战斗结束。

    你太强了。他由衷道。

    这种强,已经到了令人折服的地步。

    经过这段时间的对训,大壮发现自己的实力竟然被崔有吉带动着飞快进步。

    正因如此,他才能在大学生运动会中替团体争回数十分。

    谢谢夸奖。

    崔有吉摘下面罩,走到休息区拿起水杯灌了几口。

    大壮看了不远处正在独自练习的阮树,凑过来低声说:你是不知道,我之前和阮树对打时完全被碾压状态。但和你练了之后,我现在有还手之力了。

    崔有吉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这与其是自己的功劳,倒不如说是大壮自己努力争气。

    我太喜欢和你一起训练了。大壮伸手给他捏了捏肩膀,语气痛惜:如果你进了国家队,我一个人可怎么活?

    崔有吉反问:谁说我要进国家队的?

    大壮:这不是当然嘛,大家都传开了。

    这件事夏砀确实跟崔有吉提过,但他还在考虑中。

    首先是训练地、教练、学业的问题。

    加入国家队,就意味着他加入编制,身上背负着华夏的形象枷锁。

    这对于一个明星的发展其实是不利的。

    他以后可能无法随意接一些广告、综艺甚至片约。

    虽说国家队资源丰富,但人也挺多的。他进去之后也不可能获得特权。

    当然好处肯定不少。

    大壮努了努嘴,示意道:阮树也要进国家队。

    崔有吉:真晦气。

    大壮嘿嘿笑了两下,说:不过他跟你不一样。你是想进就进,他还得经过重重筛选呢。

    这时夏砀拍手宣布大家休息十分钟。

    崔有吉拿了块毛巾坐在椅子上。

    其他队员一股脑地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询问他近况。

    听说你搬出男生宿舍了,是因为上次被偷东西吗?

    有吉你放心,有咱们队员罩着,小偷来几个杀一双。

    对对对,捅灭他!

    ......

    阴暗的角落。

    阮树看着青年被众星捧月簇拥的一幕,无意识摩挲手中的剑柄。

    崔有吉总是如此。

    永远是众人眼中的焦点,就像烈日火光,吸引无数萤火围聚。

    而自己却是不见天日,隐藏在黑暗中的老鼠。

    这束阳光曾短暂地照亮他的生活。

    哪怕被追加二十万的欠款,阮树发现自己竟然也恨不上对方。

    他想上前和崔有吉谈谈这笔钱的事情,可是直到夏砀让大家继续训练的哨声响起,他也没找到机会。

    西南楼。

    正教授级办公室。

    夏如冰推门进来,看到桌上的大捧白色玫瑰时眉头微蹙。

    他其实不喜欢花,已经说过无数次了。

    但这些学生还是三天两头往他办公室送。

    淡淡的花香弥漫,他却觉得很难闻。

    夏如冰捂着鼻,走过去开窗通风。

    他看也不看就把花束扔到垃圾桶旁边,洗手,烧热水,泡咖啡。

    做完这一切,他坐在桌前开始处理工作。

    墙角搁着一沓学生交上来的体育心理论文。

    夏如冰逐份批改,打分、写注释。

    早晨一晃而过。

    就在夏如冰头也不抬地伸手拿下份时,一张质感硬朗的海报顺着论文罅隙飘了下来。

    恰巧掉在他面前。

    拍摄者深知如何吸晴。

    海报上的年轻男人穿着湿淋淋的白衬衣,总共也才系了两个纽扣,胸口大敞露出性感肌肤。巧克力般的腹肌若隐若现。

    十分引人遐想。

    让夏如冰脑海里下意识浮现起之前在阳台看到对面公寓的那具胴.体。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