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17)

分卷(17)

    教授你有对象吗?

    夏如冰瞥了他一眼,说:没有,我是母胎单身。

    虽然早先看书就已经知道,但崔有吉还是装作一脸很惊讶的样子,故作好奇地问:啊?真的吗?那你怎么解决生理需求呢?

    他眨了眨眼,把拙劣的演技配合得天衣无缝。

    夏如冰大概没看出来,轻声说:我有过一夜情。

    卧槽???

    崔有吉被这句话雷得外焦里嫩,心想您不是性冷淡吗,难道跟那一夜情对象盖棉被纯聊天?

    算了,看破不说破。

    崔有吉觉得自己得给夏教授留点男人的尊严。

    再者,夏如冰愿意编造这种谎言告诉他,也证明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比普通师生要亲近。

    他的教练夏砀是夏如冰父亲。

    夏砀说过会把自己收的关门学生当成家人看待。

    那么四舍五入...他和夏如冰就是家人?

    崔有吉为自己的这番推理捏了把冷汗。

    气氛忽然有点尴尬。

    夏如冰轻抿了下唇。

    崔有吉为了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自爆道:其实...我也有过一夜情。

    夏如冰:哦?

    崔有吉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但我没看清脸,至今不知道人家是谁。而且他还把我当成是出来卖的了,结束后给了我几千块钱。

    夏如冰眉心微蹙。

    就那一次?

    对啊!崔有吉搓了把通红的脸蛋,小声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在此之前......他这方面的经验几乎一片空白。

    夏如冰笑了,眉梢没由来得舒展开来。

    那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愿意跟之前那个一夜情对象做吗?

    崔有吉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不!!!

    夏如冰:?

    那次是因为喝多了。其实我挺保守的,接受不了没有感情就随随便便上床。崔有吉余光偷瞄了对方一眼,反问:那你呢?

    夏如冰思索片刻,说:我也不会。

    崔有吉语气调侃:原来夏教授也挺保守的嘛~

    夏如冰没说话。

    崔有吉就当他默认了,自顾自接着说:其实我还挺感谢那个人的,要不是遇到他给了我钱,后面几天可能我连吃饭都吃不起。

    夏如冰问:你没有钱?

    对啊。崔有吉叹气,别看网传我是富二代,其实我家已经破产了。

    夏如冰沉默了一会,说:如果我是那个人,早知道一定多给你一些。

    如果夏教授就是自己上次那个一夜情对象?

    妈呀,想想就恐怖。

    崔有吉开始往回走,嘴里说着:有机会我要把钱还给他,我不吃软饭的。

    第24章 同居预警

    这天阮树回省队体院,被体委主任叫住单独谈话。

    听说你担任了《进击吧少年》的运动员替身?剧快播出了吧。

    阮树点了点头。

    体委主任满意道:不错。加上你在大学生运动会中表现优异,上面领导正打算考虑提拔你进国家队。

    真的吗?!就连一贯面瘫的他此时脸上也不禁流露出惊喜。

    体委主任:是的,不过上头还在审核考虑中,如果顺利通过省体育局会帮你提出申请。希望应该挺大的。

    阮树连忙鞠躬,麻烦您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体委主任摆了摆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顺口提道:那个和你同队的崔同学倒是已经被国家队预定了。你们崇南大学真厉害,一个体育系出俩击剑国家队员。

    阮树一怔。

    体委主任又塞给他一封信,说:前两天寄过来的,你不在我就帮你代收了。

    好,谢谢。

    阮树接过信件走出门,一看寄件人是龙江高级律师行。

    自己什么时候还认识律师了?

    他奇怪地拆开了信封。

    [致阮树先生/我方委托人近日获悉,阮树先生未经委托人同意,私自在网络平台上散播其个人隐私信息......鉴于上述事实,您的行为已经严重侵犯委托人的隐私合法权益...根据民法,我方提出您应承担总计二十万人民币的精神赔偿款......]

    二十万?

    阮树眼前一黑。

    清晨五点半。

    崔有吉起床洗漱,换上运动服沿着南大附近马路开始跑步。

    这不属于夏砀给他定制的训练内容,是他给自己的额外加餐。

    路过某小区公园时,看到一群老大爷在挥太极剑,崔有吉停住脚步。

    他的目光落在他们手里没开刃的铁长剑,低头笑笑。

    不知不觉,上一世的修仙生活已经离自己很远。

    他现在比赛所用几百克重量的细剑,甚至还没老大爷手里的像样。

    不过真正的剑道本就如此。

    大道至简。

    剑在心中。

    掌握了势之后,无论是一支木棍、一根绣花针,乃至牙签,都能成为他的剑!

    沉浸于思绪中的崔有吉并没有注意到,几位身着不同服饰但基本都戴着口罩、帽子的男女数次与他擦肩而过。

    晨跑完后崔有吉回寝室洗澡,随后再前往剑馆参加队里训练。

    他和张乎乎正练到一半。

    忽然间,彭奇和吴锐达一脸紧张地闯了进来。

    崔哥!

    崔有吉!

    你快跟我们回去,咱寝室遭窃啦!!彭奇尖着嗓子喊道。

    剑馆内队员纷纷吃惊地看向他们。

    张乎乎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卧槽??我的电脑被偷了没?

    吴锐达:没有,只有崔有吉的一些东西不见了。

    崔有吉心里也咯噔一下,转头看向夏砀用目光请示。

    夏砀挥挥手,行了,你先去吧,晚上再加练。

    崔有吉跟着三人一路往回跑。

    等回到寝室,才发现就这俩小时的工夫,他的书桌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

    贵重物品,像电脑、相机、ipad之类的东西没丢。

    但是他常用擦汗的毛巾、签字笔、润唇膏、水杯......甚至衣柜里的袜子、内衣,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崔有吉:......

    类似的事情最近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了。

    吴锐达推了推啤酒瓶底厚的眼镜,抱歉道:对不起,我们刚才出去买早餐忘记关门了。这栋楼没有监控宿管也说没办法。

    彭奇担忧地说:应该是哪个变态粉丝干的吧?

    崔有吉深吸一口气。

    他受够了。

    如果可以,他想马上搬出去住。

    但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崔有吉又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是忍忍吧。他可不想睡大街。

    堂堂几百万粉丝的男明星,竟然沦落至此。

    上次拍摄《进击吧,少年》的片酬还没到账。

    崔有吉都快被自己穷哭了。

    他现在全指望着这个月省队下发的津贴过日子。

    至于搬出去...估计只能等参加全运会拿到代言再说了。

    草草收拾了一下,崔有吉回到训练场。

    夏砀看了一眼,问:东西被偷了?

    嗯。崔有吉有些沮丧,现在一些粉丝实在太疯狂了。

    夏砀安慰了几句,说:本来像你这样的明星,也不应该住寝室。

    崔有吉说:找到机会我会搬出去的。

    夏砀理解他的难处。就算崔家破产了,这孩子曾经养尊处优还是明星,不可能去外面租便宜房子过苦日子。

    S市寸金寸土。夏砀也住在老破小里,不好意思让学生跟着自己住。

    夏砀想了想,说:你要不搬去我儿子家里?我去跟他讲,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崔有吉愣住了。

    这...是在提议他和夏教授同居??

    第25章 夏教授的秘密(入v求订阅)

    我儿子家就在南大附近, 小区很高档。一百多平,三室一厅。前两年刚买的,装修也不错。房子一直有个房间空着, 本来他想让我来住。

    夏砀这么说完全是出于对学生的一片真心。

    他还担心崔有吉会不好意思, 补充道:你放心,如冰买那房子我帮忙出了一部分首付。如果我开口, 他肯定不会拒绝。

    呃......

    崔有吉挠了挠头。

    他从没想过和夏如冰住在一块。

    但当夏砀把这个选项摆在自己面前, 他几乎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如果和夏教授同居,就相当于一步登天,他还用得着挂科?

    崔有吉嘴角控制不住上扬,笑得十分纯净。

    谢谢夏教练。他抓起夏砀的手臂上下摇晃,由衷道:太谢谢您了,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呸呸呸!

    只要自己好好把握, 给夏教授留下一个良好印象, 到时候能有多少好处?

    别说通过这门课了, 满分都有可能。

    富贵险中求,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万一舔到了, 论文是不是都可以不用写!!

    崔有吉越想越兴奋。

    夏砀颔首:现在住宿问题解决了, 你以后要专心训练。

    崔有吉用力点头,当然!您说吧,还要我再加跑几圈?

    ...我没说现在。夏砀嘴角微抽。

    瞧这孩子, 整得跟一场什么交易似的。

    他顿了顿,语重心长道:我只是希望你少掺和娱乐圈, 这圈子太心浮气躁了, 多少会影响你的运动事业。

    崔有吉点头说:嗯嗯您放心, 这阵子的通告我都给拒了。

    夏砀眉毛一皱。

    这孩子讲话很有艺术啊。没明说退出娱乐圈, 估计是想给自己留个后手。

    不行,他得让儿子看住崔有吉。

    有这样的击剑天赋还想跑?

    .......

    周五。

    天气晴。

    PM6:30。

    夏如冰刚下班拎着顺路买的便当回到家。

    他换了拖鞋,习惯性地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拧开一瓶威士忌灌了几口。

    随后他接到父亲的电话。

    对方起初用商量的语气跟他说:那个...我学生最近没地方住能不能在你家住一阵?他是明星,你那小区安保条件好,住着安全点。

    噗

    夏如冰嘴里一口酒喷出来。

    不行!他脱口而出。

    自己的情况本来就不适合与人同住,更别提这个曾经的一夜情对象了。

    不行也得行!夏砀有些恼火道:你这房子我也是出了钱的,让我学生住几天怎么了?你别这么小气!

    夏如冰抚额,无奈地解释道:崔有吉是我现在任课的学生,我们一起住影响不好。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还可以顺便辅导他的功课,我看刚好!夏砀不以为然。

    夏如冰说:不如我出钱送他去住酒店。

    夏砀吹胡子瞪眼,这是钱的问题吗?这是个人安全的问题!

    ......

    夏如冰喝了口闷酒。

    一时间还真找不出理由。

    他总不能对父亲直说我和你学生睡过吧?

    夏砀:我当你默认了啊,过两天有吉搬过来,你对他态度好点。顺便帮我监督一下他的饮食、卫生、运动情况,还有不要让他去娱乐圈折腾。如果有听到他和经纪人打电话的风吹草动,记得马上跟我说......

    夏如冰面无表情:合着我不仅要做他的保姆,还要兼职间谍。

    夏砀搓了搓手,笑着说:哎呀,别说这么难听。你可是培养祖国未来花朵的园丁!

    夏如冰:......

    挂了电话。

    他坐在沙发上抱着酒瓶不知不觉喝掉了两瓶500ML的英格兰威士忌。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直至完全漆黑。

    房间里亮着一盏暖黄色的落地灯,光照范围有限。

    夏如冰的酒量极好,但在喝了这么多高度数洋酒后,也有些微醺了。

    呼。

    里面好热。

    他眼神迷离,冰凉的指尖沿着脖颈来回摩挲,迫不及待地撕开了自己的衣领。

    恐怕谁也想不到,众人眼中禁欲、清冷,在外西装革履,就连衬衣纽扣都要系到最上面一粒的夏教授,在家竟然是这副淫靡、放浪形骸的模样。

    男人往后靠在沙发上,白皙脸颊染上夕色渲染般的绯红。嘴唇轻启,吐出郁浊酒气。他的玫瑰色唇瓣上沾着酒渍的粼粼水光,让人很想伸手去抚摸。

    他解开拉链,褪下西装裤。

    像在热水中浸泡,指尖也一点点变得温暖起来。

    唔......夏如冰仰起头,脚尖紧绷,脸上流露出缺氧般的神情。

    但还没步入正题,就被一阵刺耳的铃声打断了后续。

    他抽了十几张纸巾擦拭,冷着脸地拿起手机说:

    你最好有要紧的事情。

    沈航暧昧地笑了两下,干嘛这么生气?难道你刚才在......

    夏如冰:不说我挂了。

    哎哎哎,别。沈航语气讨好,我真有事想找你商量。

    夏如冰没说话。

    沈航只能硬着头皮讲下去,那啥...我过两天要出国,可能要呆两三个月。但我放心不下可乐。现在宠物店寄养都太坑了,压根没有自由。我在想,能不能让它在你家住一阵?

    夏如冰捏了捏眉心,感到十分疲惫。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