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弄哭渣攻的白月光(穿越) 分卷(4)

分卷(4)

    哦。

    挂了电话。

    崔有吉让张乎乎去问到阮树的病房号,然后在平台预下单,明日一早送到。

    张乎乎:你给他买了向日葵吗?

    他记得对方知道阮树喜欢向日葵后连续送了两个礼拜的花。

    崔有吉:不是。

    张乎乎好奇地问:那你送了什么?

    .

    次日。

    阮先生,这是您的花圈请签收。

    跑腿小哥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心中有些纳闷。

    他本来以为该殡仪订单送到北市中心医院,是因为病人不治身亡。

    可这位阮先生瞧着还能活很久。

    阮树:......

    谁送的?冰冷的质问。

    眼见对方脸色阴郁得仿佛能滴出水来,跑腿小哥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保持安全距离。

    呃,我也不清楚。不过订货单上应该有显示买家的电话。

    说完小哥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阮树翻身下床,看到订货单上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后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他额上青筋跳动,喘着粗气一把撕下纸揉碎,仍在地上用力踩跺好几脚泄愤,咬牙切齿道:

    崔有吉!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阿嚏。

    刚踏入食堂的崔有吉揉了揉鼻子,谁在骂我。

    彭奇赶紧脱下外套给偶像披上,贴心道:可能秋天到了天气转凉,哥哥你要注意身体。

    崔有吉:你能不要用这么肉麻的语气跟我讲话吗?

    彭奇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娇羞道:谁让吉哥哥这么好看,人家忍不住的啦。

    崔有吉:......

    这件事告诉他,轻易不能和自己的粉丝越过安全距离。

    ......

    第一节 课在八点半开始,距离现在还有不到十分钟。

    崔有吉为了不迟到匆匆买了豆浆油条、包子边走边吃。

    张乎乎:你不是要减肥保持身材吗?吃这么多。

    崔有吉:你管我。

    前世辟谷,如果这辈子再减肥,那他活着简直没有什么意思。

    几百年没上过课了。

    崔有吉随口问:第一节 什么课?

    张乎乎:体育心理,之前的女教授怀孕生孩子去了。现在据说要换成隔壁大学调过来的夏教授,你之前一节都没上过,小心挂科。

    崔有吉闻言心虚地摸了下鼻子。

    崇南大学只有一个夏教授夏如冰,主角受,阮树心目中的白月光。

    他上上辈子把夏如冰当做假象情敌,当然不可能来上课。

    但他现在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决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心中无男人,拔剑自然神!

    崔有吉指天发誓,从此以后夏教授在他心目中只是一名受自己尊敬、爱戴的大学老师。

    8点29分。

    三人飞快冲过教学楼走廊,崔有吉腿长跑在最前面。

    他不知道教室在哪里,正撇头想问张乎乎时没注意旁边,不小心撞到了人。

    啪嗒。

    一支钢笔掉在地上,骨碌碌地转着。

    崔有吉弯腰捡起笔,视线先落在了对方的皮鞋上。再往上,袜子、笔挺的裤管、烫慰齐整的西服。西服在腰部做了一个修身设计,衬托出恰到好处的身材线条。内搭是白衬衫,系一条藏蓝色的领带。

    还有那张脸。

    眉骨清寂,鼻梁高挺。凌厉的轮廓像一把为出鞘的利刃,冷淡、疏远,距离感十足。

    他眼帘微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禁欲感扑面而来。

    光影割裂的长廊背景霎时褪去颜色,一瞬间崔有吉视网膜前就好像只剩下了这道鲜明的身影。

    抱歉。崔有吉回过神来匆匆把钢笔塞进男人手里。

    指尖触碰的温热转瞬即逝。

    莫名其妙地,崔有吉感觉到对面的人有一刹那的战栗。

    不过也可能是他的错觉。

    男人看着他,一言不发。

    崔有吉却没注意。

    他瞄了眼腕表,转身风风火火地冲进教室。

    张乎乎和彭奇紧随而上。

    虽然踩点和新教授打了个照面,但对方应该不至于算他们迟到。

    进来之后,崔有吉看到教室内座无虚席的场景有些惊讶,我们专业有这么多人?

    估计还有其他专业的学生来旁听,今天大家都是来看新教授的。张乎乎熟稔地拉着他往后排走。

    作为隔壁X大学最年轻的正级教授,且拥有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学位,夏如冰今年才二十七岁。

    在一堆啤酒肚、谢顶的教授中,他就像混沌夜色中唯一一颗璀璨星辰,鹤立鸡群,格外瞩目。

    彭奇:他在X大上课被学生拍下来发抖音,几百万点赞,超级火。

    崔有吉心想难怪。

    教室前排。

    班长余光瞥见崔有吉从自己身边路过,欲言又止。

    身旁的同学知道肯定是因为那件事,劝阻道:你要不还是微信发消息给他吧。否则以崔有吉那暴脾气,等下你也被连累。

    班长觉得很有道理,便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过去。

    ......

    与此同时。

    夏如冰一走进教室,周围的杂音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

    几乎所有人都愣愣地盯着他看。

    大课少说也有两百号人,又是早晨最困的时候。可崔有吉目光转了一圈,发现几乎没有任何学生开小差。

    夏教授转身用粉笔把名字写在黑板上。

    早上好,我是你们这门运动心理课程本学期的提任教授,夏如冰。

    自我介绍后,教室里鼓掌声跟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明明是一门枯燥无味的心理课,却被夏如冰讲得引人入胜。他语速稍慢,声音就像午夜电台的男主播,清润明朗中带着一丝尾音翘起的小性感。

    崔有吉甚至恍惚有种耳朵被亲吻的感觉。

    而且夏如冰看着那么冷漠一个人,居然还会在课程上穿插几个笑话活跃气氛。

    不尬,是那种能让人笑出腹肌的真笑话。

    教室内霎时笑声不断。

    崔有吉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越过密密麻麻的人头,他的视线似乎有一刻与夏如冰对上。

    四目相对。

    崔有吉疑似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探究。

    你没觉得夏教授一直在看我吗?张乎乎用胳膊肘碰了一下他。

    崔有吉:有病吧,你好自恋。

    张乎乎大呼冤枉,我明明看到他眼神好几次飘过来。

    彭奇:我觉得夏教授是在看吉哥哥。

    张乎乎:......fine。

    上课上到一半,崔有吉拿出手机,忽然看到了班长转发给自己的聊天记录。

    截图中。

    夏教授:【麻烦告诉这名学生以后不用再来上课了,明年重修。】

    班长:[他说的是你]

    崔有吉:......

    敢情夏如冰时不时将目光投过来,是在奇怪他为什么还坐在教室里。

    有必要这么冷酷无情吗?崔有吉很不爽。

    张乎乎:咋啦?

    崔有吉:刚才夏如冰让班长通知我挂科了。

    张乎乎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节哀。

    彭奇忽然想到什么:等等,哥哥你这学期是不是已经挂了两门课了?

    崔有吉:应该...吧。

    彭奇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挂满三门辅导员会让你留级的!你要不还是再向新教授求求情。

    留级意味着又要出一年学费。

    这会让他本就破产的家庭雪上加霜。

    崔有吉没想到自己穿回来面临的第一个生存危机是挂科。

    临近下课时,夏如冰给大家布置了一篇论文作业,说到时候一起算进期中考核分数。

    教室里顿时哀嚎遍野。

    咱们还只是大一新生就要写论文了?

    教授求您做个人吧。

    夏如冰不为所动,吩咐学委:点下名,没到的记考勤。

    点名全程没念到崔有吉的名字。

    他知道自己彻底凉了,铃声响起后起身随人群往外走。

    ......

    下课后几名学生围在讲台前还想问夏如冰问题。

    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事,你们可以等之后再来办公室找我。夏如冰收拾好东西,匆忙走出教室。

    再次遇到一夜情对象,他很意外。

    ...竟然是自己的新学生。

    虽然对方看起来暂时并没有认出自己,但保不准以后会忽然有印象。

    崇南校方严律禁止师生恋,既然在这里上班,夏如冰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清楚那晚发生的事情只是个误会。

    他刚追上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青年在骂自己。

    什么狗屁教授,他是不是更年期提前啊?他妈的老子才旷几节课就挂我科。

    更年期...提前。

    夏如冰脚步一顿。

    别叫我逮到他的把柄,小心我操.哭他。

    让他在床上喊爸爸。

    夏如冰:......

    这两件事对方都已经对他实施过,很难不怀疑那晚是恶意报复。

    但那时他们都还不知道彼此是师生关系。

    同伴问:你之前旷课都干什么去了?

    崔有吉回答:我也忘了。

    同伴调侃道:是去泡阮树了吧哈哈哈哈。

    看着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

    夏如冰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心中一瞬间打消了和这人开诚布公的想法。

    张乎乎建议崔有吉把论文写好,去办公室找夏如冰私下求情。

    你别看夏教授外表冷冰冰,但据我隔壁X大的朋友说其实他还是挺有人性的。

    于是崔有吉决定最后挣扎一下。

    这天晚上,他熬夜东拼西揍写完了一篇勉强可以称之为论文的东西,然后打了几个小时仙侠网游。

    室友们都睡得死沉。

    凌晨四点半。

    崔有吉伸了个懒腰,一看窗外天都亮了。

    想起吴敏的话,他掏出手机咔嚓了张自拍,又找角度拍了电脑屏幕上的论文,发微博营业:

    [你们见过凌晨四点半的太阳吗]

    这波塑造勤奋好学人设。

    崔有吉的微博有一百五十万粉丝。虽然其中大部分是公司批发的僵尸粉,但鉴于他昨晚刚上过热搜,这条动态一发出点赞、评论便蹭蹭上涨。

    [啊啊啊蹲到了宝贝的自拍]

    [颜狗的盛宴,吸溜]

    [摩多摩多谢谢]

    [这么晚还在写论文?哥哥好厉害]

    [我记得崔有吉是体育专业的大一新生。写啥论文。。一看就是在卖弄自己]

    [滚]

    [黑粉哪儿凉快哪里待着好吗]

    [我不想看凌晨四点的太阳,我只想让哥哥太阳我]

    [?]

    [党和人民都能看到穿件衣服吧你!]

    ......

    崔有吉一夜没睡,早上七点就出门打印论文,还买了一杯星巴克的咖啡。

    办公室里没人。他想着夏如冰应该还没来上班。把咖啡连同论文放在桌上就去剑馆参加晨训了。

    没过多久,他在训练的时候收到班长消息。

    依旧是一张聊天截图。

    内容是和论文被退回和一笔金额为48元的转账。

    崔有吉:......淦。

    班长作为中间人,又把这笔钱转给了他。

    崔有吉发了个红包过去,说:咖啡钱是38,多了十块。

    班长没收。

    [夏教授说,这是给你的跑腿费。]

    崔有吉:......

    妈的。

    这笔跑腿费让他莫名联想到上次那个甩给自己嫖资的一夜情对象。

    第5章 加入省队

    后来连续几天,崔有吉都在外面吃饭。

    他吃火锅、烤肉、日料、西餐、私房菜,奶茶一买三杯起步。

    这天他请室友们出来吃自助餐,自己先一口气拿了三十碟肉。

    彭奇和吴锐达看着他面前高高垒砌的盘子,呆若木鸡。

    更可怕的是,崔有吉把这些肉通通吃完后仍嫌不够。

    张乎乎被他这恐怖的饭量吓住了,试探道:

    你,你不会是在因为阮树暴饮暴食吧?

    为什么他连吃个饭都要被和阮树联系在一起?

    崔有吉忍无可忍,啪地一下放下筷子。

    我再强调一遍,我不喜欢阮树了。

    彭奇吴锐达:我信了,我装的。

    张乎乎倒觉得说不定真有可能。

    毕竟这几天崔有吉对待阮树的态度与从前相比简直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

    崔有吉起身又去拿了二十盘虾,边吃边解释道:我就是这段时间训练量太大,需要补充点能量。

    是亿点点吗?

    张乎乎知道这段时间夏教练有给崔有吉私下开小灶,但这也太夸张了吧。

    三人表情都有些恍惚。

    张乎乎由衷道:我觉得你去参加大胃王综艺,一定吸粉无数。

    崔有吉:呵呵。

    高热量确实能使人获得快乐。

    这一段时间,崔有吉的心情非常愉悦。

    但这种饮食没持续多久,便被夏砀打破。

    得知崔有吉竟然吃了这么多垃圾食品,夏砀怒其不争,指着他鼻子叱责: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吃下去的东西,你这段日子的训练完全白费了!

    一个运动员,必须保持干净、定量的饮食习惯。

    崔有吉挠了挠头,我觉得我进步挺大的。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