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49节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49节

    她伸出手,试探着的挠了挠建安的咯吱窝。
    这孩子怕痒,虽然还是一脸的难过,但他这会儿心情已经没那么沉重了,在撇嘴,“是我妈,原来的妈说的。我爸刚走的时候她老是在家里骂,说姓宋的不是好东西,为了当中队长,故意让我爸引开对岸的人,自己活下来,我爸没活下来。”
    “她从哪里知道的?是只念叨了一次,还是每天都在骂?”姜玉华连忙问。
    建安眼睛向上看,在回忆,“我不知道她从哪知道的,但每天都在骂,也没骂多长时间,过了几天她就把我们扔给乡下的亲戚,自己嫁人了。”
    姜玉华深吸了一口气,“我可以跟你保证,他不是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是故意让你爸引开的,要不这样,我们今天晚上问问,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就算真的做了,看见我在旁边,也不会说真话的。”建安咬着唇说。
    “那今天晚上我给你们洗脚,我不关门,到时候你跑出来自己听,对我,他不会说谎的。”姜玉华摸着这孩子的脑袋,斩钉截铁的说,“但我们也不能骗他,等知道了真相,咱们就出来,好不好?”
    平时只要宋修见在家,给几个孩子洗脚,监督他们上床睡觉一直就是他的活儿。
    而且他很细心的,给几个孩子盖好了被子,确定他们呼吸平稳了才会离开,临走之前还要关上门。
    要是哪个孩子醒了,开了门,咔哒一声,他立刻就能听见。
    至于丁大哥去世的真相,姜玉华虽说不知道真实情况,但她可以肯定二哥不会这么做。
    所以这父子俩隔着两辈子的误会,今天晚上要解开了?
    到了晚上,宋修见是在快要响熄灯号的时候回家的,进门就往厨房走。
    “玉华,家里还有饭菜吗?”进了厨房,看见姜玉华在洗碗,顺手就接了过来继续洗着。
    姜玉华说,“有,锅里有回锅肉,还有米饭,我给你热热?”
    “不用,我自己来。”
    热饭这事儿还不简单吗?篦子往锅里一放,下面倒点水,烧热了以后腾一腾就能吃,这事儿宋修见干的很熟练。
    姜玉华于是擦着手,就跟建安使了个眼色,“那这样吧,今天我来看着他们洗脸洗脚,看着他们上床?”
    两个大锅之间的小锅子里有一大锅的热水,先兑成温热的,看着他们把小内裤给换下来,然后再在大盆子里洗脚。
    洗完脚,平安和安安各自上了自己的床,这就睡着了,但建安有姜玉华放水,一直没有脱衣服,也没有脱袜子,悄悄的在等着呢。
    姜玉华出了小卧室的门,正好碰上宋修见回房间。
    “他们都睡了?”宋修见说。
    “嗯,都睡了,二哥你先进来,我有点事情问你。”姜玉华一把把他拉进了房间,开门见山的问,“你得告诉我,当时丁大哥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就出事了?”
    宋修见正在脱衣服,闻言立刻回头,皱着眉,“你是不是听见什么风言风语,或者,有人在你面前说什么了?”
    姜玉华犹豫了一下,“你先回答我,我也告诉你。”
    要说之前,关于工作上的事情宋修见一个字都不会在家里透露。
    但现在不一样,玉华已经洗刷了嫌疑,这话说说,让她提高警惕,注意身边的人,也是上面的意思。
    看丈夫一副要说正事儿的样子,姜玉华立刻坐直了身体,还在犹豫要不要让建安回去。
    但往门口一看,这小家伙的小脑袋,已经凑到门边了,他也迫切的想知道父亲死亡的真相呢。
    宋修见已经开始说了,“那时候我跟丁大哥一起执行保密任务,我们的行踪是不能跟任何人透露的,但是完成任务,即将降落的时候,对岸的人追上来了,而且还准备攻击我们,丁大哥主动说他引开对岸的人,让我回来。”
    “这不太对吧,既然任务保密 ,他们是怎么知道你们的行踪?”姜玉华抓住话头,追问说,“我怎么觉得这像是情报泄露,对岸提前知道你们几点出发,又提前追踪到了你们,故意设计的?”
    飞行员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非常难培养的,据说培养一个成熟的飞行员,所要用到的黄金,垒起来比他们还要高。
    丁大哥的牺牲,对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都是很大的损失。
    这个问题姜玉华都能看明白,部队当然早就知道了,宋修见点头,表情一寒,“我们已经查到,当时情报是泄露了,这段时间一直在找泄露情报的究竟是谁。”
    “所以,前段时间满岛的排查,就是在排查那个人?”姜玉华又问。
    宋修见点头,“你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个消息?谁在你面前说的?”
    他反应很快,立刻就在怀疑是不是有人想瓦解玉华对他的信任。
    “嗯……这事儿我得跟你坦白,建安,进来吧。”姜玉华朝着门外喊了一声。
    门刷的一把开了,建安两眼通红,眼泪不住的往下流着,一边擦一边流。
    “是我问了建安,他说,他的亲生母亲当年一直在孩子们面前说,是你想要当中队长,所以故意让丁大哥引开对岸的人,你亲自解释吧。”姜玉华就说。
    宋修见脸色更难看,为了自己的个人前途出卖队友,这个罪名对他简直是侮辱。
    但现在不需要再解释,因为建安已经完全知道真相了。
    或许他一时半会的,不会相信宋修见的说辞,但是前两天岛上的那场排查,孩子是看在眼里的。
    部队一旦开始行动,那就是掌握了证据。
    “叔,对不起。”建安揉着眼睛,还在忍着不哭。
    他之前从来不会管宋修见叫爸,当然,也没正眼看过,但现在他叫叔。
    宋修见深吸了口气,伸出手,在孩子肩膀上拍了拍,这是无声的安慰。
    “刚才听见的事情不要说出去,也不要跟任何人透露,要是刚才站在外面的是平安,我就让他回房间,但因为是你,我知道你不会出去跟人说。”宋修见又说。
    所以,他早就知道孩子在门口,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给孩子解开心结?
    姜玉华松了口气,心里感慨万千。
    就这么一个坐下来好好谈谈就能说明白的事情,但这俩人上辈子愣是带着误会过了那么多年。
    要是这辈子没有她,是不是还得再误会几十年?
    这事儿啊,总算过去了。
    但在宋修见这儿,事情才刚刚开始。
    “玉华,我还有件事情要交代你们俩,据组织调查,那场泄露事情,原本针对的人是我。”宋修见又说,“我们猜测,那个人也许还会再采取行动,不管有没有,你们这段时间就不要出岛了,在岛上是绝对安全,出去以后难说。”
    这海岛上的人都是通过了政审,可以说十八辈儿祖宗都给翻过了,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出去以后鱼龙混杂,遇到谁很难说。
    宋修见是担心,有人想冲着自己来,会连累了玉华和孩子。
    姜玉华的心就又紧了起来,“那你没事吧?我能干点啥?要不要我在岛上暗暗的打听?”
    “不,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为了自己的安全,就装不知道。”宋修见立刻说,“要是想帮我,你跟建安按兵不动,要是有人跟你们打听什么事情,就告诉我。”
    姜玉华还没说话,建安已经捏着拳头点头了,“好,我给你当眼线,叔,你早点找到那个人,给我爸报仇。”
    “我会的。”
    建安伸出拳头,宋修见也伸出拳头,一大一小,拳头就对到了一起。
    但姜玉华不再看他们了,自己浑浑噩噩的上了床,掀开被子躺进去,默默的在流眼泪。
    “你先回去睡觉,不要再起来了。”宋修见把建安送到了小卧室,亲眼看他睡进了被窝,这就准备回去。
    但建安刷的睁开眼睛,又说,“叔,我爸走了,你不会走吧?”
    “不会。”
    得到这句承诺,建安就能安安心心的闭上眼睛,睡觉了。
    宋修见给他关上门,回到房间就看见床上拱起了个小山,那里面还在一抖一抖的。
    嗯,哄完孩子还得哄妻子,中队长莫名觉得自己像个哄孩子的。
    走到床边坐下,掀开被子,玉华也泪流满面。
    “怎么了?我一直在岛上,而且部队提高了警惕,不会出事的。”抚摸着玉华的肩膀,他说。
    就现在来说,不管是宋修见或者是部队,他们都倾向于,这个人是被对岸买通,是冲着公来的。
    针对宋修见,让一个飞行员受伤,这是极大的损失。
    但姜玉华现在才知道,那个人就是冲着宋修见本人。
    因为上辈子到自请退伍,他都没有再出过任何危险,直到跟姜玉华结婚之后,在去接她下班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直接送了命。
    发生车祸的时候姜玉华还不在场,后来她四处打听,据说是一辆卡车突然失控了,直接朝着丈夫撞过去。
    她也以为是意外,但现在看来不是,这个人蛰伏在宋修见身边,就等着让他送命。
    睁开眼睛,捧着丈夫的脸,亲了一口,姜玉华轻声说,“可以试着往私仇方面调查,看看岛上有没有人跟你结过仇。”
    现在姜玉华也不能肯定,所以只能提建议。
    宋修见立刻反应过来,“是不是上辈子也发生了这种事情,你有线索吗?”
    “没有,我只能猜测,这个人跟你有仇。”姜玉华没有再提这件事情了,那场车祸对她来说是场噩梦。
    但这个提示对找到凶手,还真的没什么帮助。
    因为宋修见从小到大性格冷冰冰的,也不跟人多交谈,能结啥仇?
    这件事儿暂且不谈,宋修见记在心里了,他还有件事得跟玉华商量商量。
    从床头柜里那出之前被小红兵搜到的物理笔记,翻了翻,就递给姜玉华了。
    “怎么了二哥,这个本子是要烧掉吗?”姜玉华钻出被窝,心情终于平静下来了。
    “不是,这本子的署名你看见了吗?魏国群。”宋修见指着本子说,挺为难的,“这是我原来的老师,不是他,我考不上大学,现在魏教授被下放了,我听说在牛棚里过的很不好,咱们能不能想个办法,帮一把?”
    实际上宋修见之前也一直在帮,津贴会分一小部分寄过去,但部队发的奶粉,鸡鸭鱼肉这些东西,是不可能送得出海岛的。
    他又听说老师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妻离子散不说,还带着一个小孙子自己住牛棚。
    眼看要到夏天,这牛棚的味道不得熏死人?
    “是你的老师?被□□的时候我正好看见过,买了这些本子,咱家还有一麻袋呢。”姜玉华也下意识的说。
    那些东西被埋在院子里,只有这本,估计是家里孩子调皮拿出来的。
    但想着想着,姜玉华突然眼睛就亮了。
    “等等,你说,这个物理教授,是你的老师?”
    “对。”宋修见点头说。
    “那你还有没有其他的老师,就是这种被下放的知识分子?”姜玉华又问。
    “还有几个,大学时候的恩师也被下放了,还有一些留过洋的朋友。”
    “留过洋的估计不行,不过单纯的知识分子,我想,我有办法让他们过来了。”姜玉华笑着说。
    自从知道陈老师故意给大姐开药之后,姜玉华就一直在想,这个人就是个狂热的借着革命给自己敛财的份子,要是放出去才是麻烦。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