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40节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40节

    姜玉华一看就知道,胡娣来这是又犯病了,她咳嗽了两声,准备起来跟胡娣来说道说道。
    没想到宋修见一把抖开衣服,突然冷声说,“我叫你一声胡嫂子,是因为您年纪比我大,但不代表你可以插手我家的事情,这事跟你有关系吗?”
    “你咋这么说话?”胡娣来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小两口好,哪个有出息的男人会在家给媳妇做饭洗衣裳的?”
    “我天天在家做饭洗衣服,有问题吗?”宋修见反问。
    这事儿吧,要是两个妇女吵吵两句,胡娣来可有话说呢,她打起架来那叫一个厉害,看杨彩丽现在还不敢出门就知道了。
    但这事情一旦男人们掺和进来,胡娣来就不说话了。
    她要说宋修见没出息吗 ?
    整个岛上最年轻的飞行员,要他还没出息,岛上再没有出息的人了。
    “不识好歹。”
    脸色讪讪的,胡娣来扔下这句话,又赶紧跟上了大部队。
    啥人啊这是,姜玉华朝着她的背影翻个白眼。
    在外面吹了一会,再活动活动,晚上再睡一觉,到了第五天,她一觉醒来,总算是觉得大病初愈,神清气爽了。
    这会儿她正在收拾东西,几个孩子就躲在房门口看,姜玉华一回头,小脑袋全都缩回去,再低头,余光就看见他们都趴在门口。
    “你们躲在门口干啥?想说啥就说。”姜玉华手上忙活着,笑着说。
    几个孩子没说话,最后平安哭咧咧的走进来,拉着姜玉华的衣角说,“妈,你能不能不要走,我长大以后会孝顺你的,你就是我亲妈。”
    “我不是你亲妈,你亲妈呀,在首都呢,我是后妈。”姜玉华转过来,指着他说,“亲妈不能忘,但你也可以把我当亲妈。”
    “那你不要走行吗?”平安抹着眼泪说。
    姜玉华沉思着还没说话,宋修见也进来了,进门就递过来一张东西。
    “船票。”姜玉华看了两眼,抬眼问他,“你是在赶我走吗?”
    宋修见应该是临时跑回来的,头上在冒汗,但气喘的很匀,声音绷的也很紧,他说,“我仔细想过。”
    “想出啥了?”姜玉华摩挲着船票。
    “应该尊重你的选择,你想回家,我给你买了船票,你想留下来,我们好好过日子,做你想做的吧。”他说完这话,又看了玉华两眼,这就准备回部队了。
    姜玉华看着船票没说话。嘉
    再深吸一口气,宋修见跨出了门槛,越走越快了。
    但就在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里扑出来,几乎是扑进了宋修见的怀里。
    他两手一兜,把平安抱了个满怀。
    平安扬着大大的笑脸,笑的比过年还开心,“我妈答应留下来啦!”
    放下孩子,宋修见立刻折返了,踏进门槛的那瞬间就在问,“玉华,你真的愿意留下来?”
    说着,他下意识的,要把玉华手上的包裹给接过来。
    但姜玉华手一缩,不让他碰了,“别高兴,我只说留下来,但还没有答应跟你过呢。”
    “而且,你答应过我什么忘啦?现在只做到了后两样。”
    姜玉华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昏迷过去之前,宋修见说,追求你,支持你,体谅你。
    但上辈子的他,真正吸引姜玉华的地方并不在于无条件的付出,而是他的学识,见识,经历,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聊到一起的灵魂相通。
    这才是姜玉华回来,不顾一切奔向他的原因。
    但现在,他得先想想怎么追老婆了。
    这边,姜玉华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房子全家人一起收拾完,等到星期一,去鲁主任那边销了假,说明了情况,她得回去上课了。
    星期一,据说代课的陈老师已经回家了,姜玉华走到教室门口,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闹得跟马戏团似的。
    有人在桌子上刻字,有人在折纸飞机玩,还有人在鬼吼鬼叫,总之,姜玉华发现自己离开了几天,这些孩子全都野的不成样了。
    她在后门站了半天,所有学生闹得疯成一团,压根没人发现老师已经来了。
    姜玉华咳嗽一声,终于渐渐的开始安静下来。
    “鲁根生,桌子是让你刻字玩儿的吗?这是学校的东西不是你家的桌子,不准刻了。”姜玉华低头一看,哭笑不得,敲他脑袋一把,“还刻个早字儿,是我给你讲故事犯法了,啥也没学会,就知道刻字了是吗?”
    “狗蛋也是,折什么纸飞机,你不好好学习,以后别想开真的飞机。”
    从教室后门一路走到最前面,一路走一路说,才算把这些学生已经松掉的皮,给紧了回来。
    站上讲台,姜玉华翻开书本,准备先给他们复习前面学过的东西。
    谁知道一个星期前才学过的知识,她不过离开了几天,这些孩子居然给忘得一干二净。
    皱着眉,姜玉华就问了,“王晓华,起来回答,这个拼音连起来怎么读?”
    叫王晓华的那孩子是班上最高的,也是年纪最大的,渔民家的孩子,今年十二岁左右。
    此时他站起来,盯着黑板上的字母看了半天,理直气壮的来了一句,“老师,我不会。”
    第36章 1.12【一更】   他这是被谁给洗脑了……
    “不会?前两天代课的老师没给你们讲?”姜玉华纳闷了, 照理说陈老师代课了几天,再怎么样也不会啥也不讲吧,这都是最基础的东西了。
    谁知道王晓华一张口, 他居然说,“讲不讲有什么意义吗, 老师,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学太多知识, 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干革命。”
    “对,我们学那些有啥用啊, 日月人文, 这些东西能糊饱肚皮吗, 这些东西能帮让咱们的人民糊饱肚皮吗,老师, 这些东西我们不学!”
    “我要干革命!”
    一时间,下面就跟锅开了似的,一群平时就很调皮不爱学习, 就很喜欢跟老师对着干的孩子立刻举着手,喊开了。
    而这些孩子, 平时上课也不爱听讲,但那时候多少还有点羞耻心,当老师点到他们, 而他们又答不出来的时候,都会低着头不说话。
    现在可好了,一群人高举着双手, 拿革命当筏子,说学习这些知识啥用都没有。
    他们是要闹革命吗?他们连革命真正的意义都不知道,分明就是逃避学习!
    “行了, 现在是上课时间,不是给你们闹革命的,王晓华坐下。”姜玉华扫了他们一眼,“你在课上闹革命,我不会打你,但我会告诉你父母,让他们来教育你。”
    岛上的渔民也怕了,要是听说自家孩子这样,非得抄起拖鞋给他屁股上来几下。
    “好了,现在咱们开始上课。’
    一堂课上下来,姜玉华就发现问题了,不只是这几个学习差,接受能力慢还调皮的孩子想着闹革命。
    而是一整个班的孩子都开始觉得,学习没什么用,还不如糊弄过去,等年纪到了就出去干革命去。
    姜玉华点他们起来,问之前学过的知识,十个学生里,只有五个能说的上来,还磕磕巴巴的,这算啥嘛。
    她是发现了,自己不在的这几天里,所有学生从里到外的精神全都松弛了,觉得学习不重要了。
    那她就得想个办法,让他们重新觉得,只有学习,才能改变命运!
    这不上午的课上完了,自习课一结束,姜玉华走到走廊边,摇了摇铃铛,一群孩子就揉着肚子,一窝蜂的要往学校门口跑,赶紧回家吃饭去。
    姜玉华每天也是雷打不动的,要带着几个孩子回去吃饭。
    牵着安安,建安兄弟俩就在前面蹦跶着,姜玉华还在盘算中午吃啥。
    宋修见一向是起的很早,以前他会早早的出门,去部队锻炼体能。
    但自从姜玉华病了一回,他自己上手,体会过玉华平时一天要干的活儿以后,就知道洗衣服做饭收拾家务,这些活儿看着不累,但你要做下来是非常繁琐的。
    所以现在他早早起来之后,会看着家里有什么菜,把他们洗干净,切好了放在篮子里,中午玉华下了班,直接起火就能炒。
    今天家里是已经切好的白菜丝,姜玉华想着,买两条鱼回去烧了,里面加上蒜瓣,又下饭又有营养,这不齐活儿了吗?
    “建安,先别回家,跟我拐弯去趟副食厂。”
    抬头一看,建安和平安兄弟俩已经快走的没影子了。
    姜玉华拉着安安拐弯,结果还没走两步安安就说,“妈妈,哥哥没跟上来哦。”
    扭头一看,这兄弟俩好像没听见,已经凑到一处看热闹去了。
    “他俩看啥呢,咱们也去看看。”牵着个小的,就去找俩大的了。
    到那一看,不只是建安和平安,就刚才从学校里飞奔出来,一副为了吃饭啥也不管的学生们,这会儿也聚在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怎么了?里面是啥?”
    姜玉华根本看不清里面什么情况,只好逮着外面的孩子问。
    那孩子挠了挠头,“两个解放军叔叔身上沾上了脏东西,洗不干净啦!”
    “让一让,二班的学生现在都回家吃饭,别在这挤着。”眼看人越来越多了,姜玉华只好高喊了一声。
    现在好多学生都围在这,还有更多的学生,看见这边热闹,也想过来看看,姜玉华就怕人多了,万一发生个踩踏事件,就算伤到了也是不好的。
    好在从开学到现在进行的教育还是有用的,学生们对老师还有些尊敬,姜玉华喊了一声,有的学生就自动散开,走到其他地方看热闹。
    他们一走开,姜玉华才看清了里面的情况,两个解放军小战士急得脸都红了,一直在揪着自己的衣角。
    “怎么回事啊?”姜玉华就问。
    其中一个小战士拽着衣角给她看,“刚才不小心沾上了机油,待会要是碰上了纠察,我们这衣服咋办啊?”
    部队里面仪容仪表是很重要的,这会儿俩小战士给急的不行,一直在揉搓脏了的那块地方。
    而岛上的孩子,不管是军官的,还是渔民的,最崇拜的人肯定都是解放军,现在看俩解放军叔叔急成这样,一群孩子也在着急,只咬着嘴唇。
    王晓华也最崇敬解放军了,在外面急的乱蹦,出了个馊主意,“要不我去学校偷点老师的蓝墨水,往上面浇一层,就看不见脏的了。”
    这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因为俩小战士现在穿着的作战服是藏蓝色,王晓华就认为浇上蓝墨水,就能掩盖掉机油的脏。
    “这可不行,小同学,我们不能偷东西。”俩小战士急的满头大汗,还要注意不让这小伙子跑回去偷东西。
    另一个总跟王晓华玩儿的小孩又说,“要不剪块布缝上去,就看不见啦。”
    嗯,剪块蓝色的布贴上去,是看不见机油,但那块蓝色的布不是更明显吗?
    “这更不行了,纠察一眼就能看见。”俩小战士直接垂头丧气了,互相对视一眼,“今天肯定要被逮住了。”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