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28节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28节

    姜玉华买了两只鱿鱼,家里还有青蒜,做个辣炒鱿鱼。
    今天出门的时候做了肉酱,这东西肯定还是拌着面条最好吃,但家里没有白面了,姜玉华想了想,用地瓜面做了个死面窝窝头,这东西吃起来有点发甜,细细的咀嚼以后,会觉得很黏,但同时,也能尝到甜滋滋的味道。
    唯一的缺点就是放凉了之后会非常的硬,掉在地上都摔不开。
    蒸一锅子地瓜面窝窝头,再往里面搁上一点肉酱,配上炒的青菜,鱿鱼口感软弹弹的,又鲜又辣,这一顿,香的几个孩子直冒泡。
    姜玉华先给他们吃了一顿,再赶着洗了个澡,吊水的药水瓶灌上热水,把橡胶盖子塞上,这瓶子不会漏水,灌上以后放在床上,孩子们晚上睡觉就不会冻得小脚冰凉嘛。
    天色暗下来,屋子里晕着暖黄的灯光,姜玉华坐在堂屋的桌子前,手上奋笔疾书,正在写着东西呢。
    抬头一看,丈夫一身军装,身姿挺拔,已经进门了。
    灯光下,妻子眉目柔和,正在纸上写写画画,显得特别的有生活气息,小卧室里,孩子们裹着被子,暖烘烘的,呼呼大睡着。
    这应该是每个男人梦里的场景吧?
    宋修见闻见从桌上飘过来的香味,吃了好几天部队大锅饭的肠胃开始疯狂叫嚣了。
    他往前两步,刚准备开口。
    “回来啦?快坐,先吃饭吧?吃完了我有事情跟你说。”玉华立刻站起来,把稿纸和钢笔都收起来,笑的越发温柔了。
    好家伙,原来是有事情要办,美人计?
    宋修见头皮都麻了,放下手里的东西,顺着玉华的指引坐到桌子前,筷子都给他放在手里。
    捏着筷子,不敢动作。
    “吃呀,不香吗?这鱿鱼我炒的刚刚好,辣味适中,而且吃起来特别香,你尝尝?”姜玉华笑的好殷勤,要跟丈夫商量事儿嘛,态度得摆的端正。
    宋修见其实已经饿的不行了,但看妻子笑的这么温柔,心里直发毛,轻咳一声,“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说完再吃。”
    “是这样,罗司令已经决定在岛上重建学校了,估计过几天就有动静。我想去毛遂自荐,当老师。”姜玉华只好开门见山的说。
    “别这么看着我呀,是,我有自己的私心,想多赚点钱,这没错吧,我想买雪花膏,买漂亮的衣服。”姜玉华看丈夫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立刻就说。
    “我的工资不是涨了吗,一百块钱,整个岛上,没有几个比你阔绰。”宋修见放下筷子,皱眉说。
    “是,现在看着是不少,但你知道以后吗,孩子们上大学也得要钱吧,就算不管娶媳妇,他们出门上学,哪样不要用钱,我现在多攒点,以后就轻松点。”
    “你的意思是,你还知道以后的事情?现在大学都停课了。”宋修见抓住话头,追问了一句。
    姜玉华攥紧了手心,“我猜测的,但你不能否认这种可能,现在的专家学者,包括你我,都有老去的一天,以后你老了,谁来开飞机?让那些红专的学生吗?还是工农兵大学生?二哥,你我都知道,他们干不了,以后的社会还是需要有专业技术和知识的孩子们。”
    说完轻轻呼出一口气,妈呀,有一个警惕,洞察力贼强的丈夫,压力可真大。
    但没有确定二哥真正爱上自己,不会把自己送走之前,姜玉华也不敢说出真相,先瞒着吧。
    宋修见没有说话,因为玉华说的没错,总有一天他们会老,孩子们需要上学,需要进入大学学习更专业的知识。
    而大学的学费,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这个我会想办法,赚钱你不用操心,想要什么跟我说,我可以去买。”宋修见又说。
    跟罗司令的想法差不多,他也担心玉华会给孩子们教不好的思想。
    姜玉华甜兮兮的笑着,起身走到宋修见身后,轻轻给他揉捏着肩膀,“我也不只是为了赚钱,咱家建安和平安总是被人欺负,安安现在是出不了门,要是出门了,岛上那些孩子也会欺负她的,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孩子们脏话连天,而且不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把能打人当成有面子的事情,你说这能行吗?”
    “就不为了钱,为了三个孩子,你就不能帮我想想办法,领着我去罗司令那,来个毛遂自荐嘛?”
    说实话,玉华突然用这么甜蜜的嗓音,宋修见给吓了一跳。
    美人计确实有点上头,他吃了一口鱿鱼,又香又辣,同时,也刺激了精神,更加清醒了,“那你告诉我,之前建安跑出去,你是怎么知道会摔断腿的,更早的时候,在老家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口味?”
    “好吧,原来你还把我当间谍。”肩膀也不按了,姜玉华气呼呼的反问,“有我这么当间谍的吗?年纪轻轻的给你养孩子,洗衣服做饭,你一走就是好几天,再说了,当老师也不会接触到什么机密,就教教书。”
    “是,但岛上没有教材,领导不会让你们用外面的教材,只能老师自己传授知识,万一你把自己接触到的不好的思想再交给孩子,怎么办?”宋修见不慌不忙的说。
    说到这个,姜玉华起身拿出刚才自己奋笔疾书写出来的东西,“二哥,你看看这个。”
    宋修见翻开看了两页,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了,“等我吃完带你去罗司令家,我不会开口,你自己争取,好不好?”
    剑眉星目,为了国家利益寸步不让,姜玉华怎么越来越觉得,这时候的二哥比上辈子还要帅?
    她凑过去,以最快的速度在宋修见脸上吻了一下。
    啪嗒。
    筷子掉了。
    ……
    吃过晚饭,收拾完了碗筷,由宋修见带着,夫妻俩就一起去罗司令家敲门了。
    开门的是年夜饭跟姜玉华说话的老太太,据说罗司令的家属在儿子那,给儿子带孩子呢。
    “请进请进,我们家呀,好长时间没有客人上门了。”罗奶奶可好客了,笑着就给夫妻俩一人倒了杯茶。
    罗司令坐在椅子上看报纸,抬起头,“这么晚找我,有事?”
    “是的,我是想找您毛遂自荐。”姜玉华大大方方的,就开始自我介绍了,“我在老家的时候考上了省城师范大学,虽然只读了一年就被迫休学,但教育岛上的孩子,是没有问题的。”
    罗司令摘下眼镜,顿时觉得这事儿有点难办了,人家都找上门主动求职,而且没有正当的理由,还真是不好回绝了。
    但又不好直接说,我们担心你是间谍。
    万一人家不是,误会了,是白白的伤了人家的心,要真是间谍,也是打草惊蛇。
    “是不是家里有什么困难?我记得组织刚给小宋涨过工资,飞行员的工资可不少。”罗司令就开始问了。
    “困难不算,但这年头谁家日子都不好过,多一分工作,多一份经济来源,也是好的。”嗯,玉华说的也有理有据,既然有能力也有实力,为啥不能上,不能给自己争取?
    罗司令再问,“那三个孩子呢?你去上班,孩子谁来带?我们对军嫂们的第一期望,就是带好孩子。”
    姜玉华说,“我想去学校工作,也正是因为想带好孩子,学校就像一个小社会,能提早让他们学会为人处世,也能学到更多的知识,至于安安嘛,我可以带到办公室,岛上孩子不算多,负担也不算很重,您说呢?”
    这小媳妇,唇红齿白,看着娇娇俏俏的,说起道理一套一套,还都说的在理。
    “小宋,你觉得怎么样?”罗司令开始给宋修见使眼色了。
    宋修见端着杯茶喝了一口,客观的说,“她在家教导几个孩子,我觉得教的很好,建安兄弟俩原来脾气有点敏感,这两天已经不会了,而且也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
    就在罗司令迟疑的时候,姜玉华又拿出了自己的稿纸递过去。
    罗司令翻看了两页,激动了,“这是哪来的?谁写的?”
    “我写的。”姜玉华微微一笑,“只是初稿,还没有修改过,如果再给我多点时间,我能写完一个学年的。”
    “你写的?”罗司令这下对玉华,是真的刮目相看。
    手上是一份简单的一年级数学教材,跟现在不同的是,上面没有极具时代性的语录,全部都是扎实的知识。
    第一学期,姜玉华没写多少,只写了教孩子们认识数字,学会二十以内的加减法,这份教材写起来不算困难,难得的是,有人读懂了领导们不想在岛上闹革命的心思,并把它给做出来了。
    看了一眼日历,罗司令这回的态度郑重多了,“这样吧姜老师,你回家把语文的教材也写出来,要跟这个差不多,然后先在家等消息,等学校其他老师找到了,我会告诉你的。”
    不过两天的功夫,罗司令又把宋修见叫到了自己办公室。
    桌上摆着两份文件,他推过来一份,“这份是省城给我们的回复,他们在一个月里对姜玉华同志进行了政审,根据调查,她在大学的一年里,教室,宿舍和食堂三点一线,没有接触任何对岸的人,也没有任何异常举动。”
    又推过来一份,“这是乡里给我们的回复,她从小到大的档案都没有问题,唯独休学之后的一年,也就是在你回家的前几天,她本该去省城买化肥,却坐过站去了榕城,跟她一起的是白云村逃跑的知青顾伟。”
    “于是,组织又对顾伟展开了调查,此人一家都没有对外关系,父母也都是本地职工,唯独有个哥哥在边疆,经过调查,也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基本排除她被人策反的可能性。”
    “我们推测,这小姑娘是从你母亲那听说了一些,自己又半蒙半猜的,才知道了你的口味,小宋,姜老师人年轻,愿意好好带孩子,现在又通过了政审,组织批准你们领证结婚,好好回家过日子去。你不是要去省城学习?趁着离开之前领证,皆大欢喜。”罗司令笑着说。
    姜玉华没事,他也松了口气,毕竟把一个可疑分子弄上岛,他也担着责。
    宋修见看着两份文件,眉毛越皱越紧了。
    就是因为完全查不出问题,才显得更可疑,如果不是有猫腻,玉华又是怎么知道建安会出危险?
    “怎么?这么漂亮的小媳妇,你还不满意?”罗司令笑着揶揄。
    宋修见顿了一会 ,摇头,“没有,领导,我先回家收拾衣服了。”
    再说家里。
    “哥哥,我想吃苹果。”小库房窗户外面,平安眼巴巴的看着柜子里的苹果,就跟哥哥说。
    安安也想吃,抓着哥哥的衣袖,也跟着点头。
    “要不我去找妈妈?”安安扭头看着堂屋。
    “别去了,妈从起床就在忙,我给咱们拿下来。”建安一口回绝了这个想法。
    小库房里不只是放着苹果,还有半桶子清油,家里的米和面,在柜子的最里面,还放着在这个年代,很难买到的红酒。
    这是上次出岛采购,从倒爷那买的,姜玉华上辈子对红酒颇有研究,当然也爱好红酒,买回来一直没舍得喝,想等跟二哥互相确认关系了,再拿出来庆祝。
    这东西是绝对不能让人看见的,所以小库房的门也一直锁着,但即使是锁着,姜玉华有时候都害怕有人碰巧撞见,这瓶红酒反而成了个烫手山芋。
    这会儿想进库房,只有从窗户爬进去,窗户还又高的很,进去了,揣着苹果肯定是出不来的嘛。
    建安把窗户上的灰尘都给吹干净,然后往下一蹲,就说,“平安,踩着我,把安安先抱上去。”
    长胖了很多的平安可有力了,踩着哥哥大腿,嘿咻一声,把安安给抱到了窗户上,自己则是爬上窗台,跳进去,又把妹妹抱了进去,建安落在最后,双手撑着窗台猛地一跃,就登上窗户,又跳下去了。
    兄妹三个人就跟掉进了米缸的老鼠似的,呱唧呱唧,一人捧着一个苹果,一口一口的啃着。
    建安和安安一人吃了一个苹果,肚子都差不多半饱了,只有平安,跟个小老鼠似的,总觉得嘴里缺点什么,正在到处翻看呢。
    “咦,哥哥你看,这个是啥,是不是可乐?”平安砸吧了一下嘴巴,想到了之前喝过最好喝的东西。
    “不是,可乐不长这个样子,你放回去,这是妈的东西。”建安立刻说。
    平安喔的一声,抱着酒瓶子就躺倒在米袋上了,笑眯眯的说,“哥,我好喜欢现在的妈妈哦,她是不是本来就是我们的妈妈,不然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嗯,那你不要调皮,听她的话。”吃饱了犯困啊,建安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
    “我可听话了,吃好多碗饭,以后保护她。”平安声音含含糊糊的说。
    他不知道在啃什么东西,又啃又咬,突然,“啵唧”一声,平安猛地坐起来,深深吸了一口,“哥,妈妈藏了一瓶好喝的。”
    说着就咕咚一口,喝完还咂咂嘴,吐着舌头说,“不好喝。”
    建安也好奇的接过来,看了两眼,稍稍的尝了一口。
    不出五分钟,兄弟俩齐刷刷的醉倒了。
    姜玉华一大早起来,吃完了早饭就在伏案写教材,现在数学上学期的写出来了,就剩下语文上学期,不过是拼音和一些简单的生字,都不算困难。
    岛上的孩子都没上过学,统统从一年级开始读起,她也只需要写一年级的。
    姜玉华估计着,明年领导就该从别的地方找教材,到时候直接把知识誊抄出来就行。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