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26节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26节

    姜玉华一眼看过去,那些孩子又都齐刷刷的跑了,一个都不剩。
    但他们能跑,住在隔壁的孩子跑不了呀,国庆回家闹着要吃东西了,方玲也跑到院墙边上闻了闻,也没觉得有啥稀奇的东西啊,咋从小姜手里做出来,就那么好吃。
    “算了国庆,妈都不好意思上门去问,咱家不也有辣辣的东西吗?辣炒杂贝,你吃不吃?”她只能劝儿子说。
    可怜巴巴的陈国庆,端着一盘辣炒杂贝,一边嗅着隔壁的香味,一边吃饭呢。
    住在旁边的狗蛋也闹着要吃东西,陈秀还在给他补咧开嘴的布鞋呢,果断给儿子的屁股上赏了个火辣辣的巴掌。
    要说可怜,最可怜还是高大宝,他妈被奶奶赶走了,奶奶又回了老家,这些天是他爸找了岛上的渔民,给钱人家,让他在人家家里吃饭。
    但人家孩子也凶得很,他抢不到,眼看瘦了一圈,这会儿坐在院子里哇哇大哭着,馋啊,哭啊,这隔壁的饭,咋就这么香呢!
    坏心眼子的建安,面条出锅之后专门端着饭碗,又叫上了平安,兄弟俩往门口一蹲,就开始捧着面碗吸溜面条了。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面条,食材也是副食厂都能买到的,这俩还是愣是刨出了山珍海味,顶级珍馐的味道。
    吃一口面条,再喝一口面汤,简直要把整个家属院的小孩,全都给馋哭了!
    这不,吃完午饭,姜玉华准备领着孩子们午睡一会,下午就去找杨彩丽提一提学校的事情。
    谁知道刚把平安和安安哄睡了,就听见门口敲门声一阵又一阵。
    “来了。”姜玉华心想,这大中午的,不在家午睡,谁跑到自己家来了。
    一开门,门口站着起码五六个军嫂,都是一脸笑容的上门了。
    “嫂子,你们这是?”姜玉华迟疑着说,“出什么事了吗?”
    “没出啥事儿,不过小姜你啊,这一手厨艺,把我们家孩子都给馋的没心思睡觉了,我们这次上门,是想问问你中午的饭菜是咋做的那么好吃的?”为首的军嫂笑着说。
    姜玉华只能一脸懵的把他们迎了进来,家里椅子都不够,最后是去隔壁方玲家借了两条长凳,加上方玲,一共六个军嫂,齐刷刷的坐在院子里,聊上了天。
    既然是来打听做法的,姜玉华也不藏私,直接把自己做面条的法子说了出来。
    其中一个军嫂就说,“这听着也没啥稀奇的啊,咋你做出来就那么好吃?”
    姜玉华笑而不语。
    做法简单,但是火候,调料的把握都是个人心里有数的,她上辈子靠着一手厨艺从摆摊开始创业,最后办起了百货广场,能没点看家本领?
    不过,军嫂们也不全是为了打听饭菜的做法来的。
    姜玉华来了一个月了,他们也没打过照面,也不咋熟悉,过年那段时间还听信了陈大妈的鬼话,把人家给孤立了,自从年夜饭那天晚上说清楚之后,几个人咋想心里咋不舒服。
    “我们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对不起你,这不上门跟你打个招呼,别往心里去,以后你有啥事儿直接去找我们,大家都在这就是缘分。”其中一个军嫂笑着说。
    本来姜玉华跟他们不算太熟悉,但中间有个方玲在这调和,一一的给姜玉华介绍这些军嫂分别是谁家的,孩子都叫啥,气氛不就热络起来了嘛。
    “以前我们还觉得,你年纪轻,跟我们怕是说不到一起去,谁知道你人这么健谈,这么好说话,真是谣言害死人了。”
    “嫂子你叫啥?”姜玉华笑着问。
    “杨彩丽,小丫她妈。”方玲提醒了一句。
    说杨彩丽姜玉华没有太多印象,毕竟她去副食厂很少买干货。
    但要说小丫他妈就想起来了,这小闺女可爱着呢,经常跑过来找安安玩。
    这算不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她还没去找杨彩丽,这嫂子自己找上门来了。
    “对了小姜,你不是说想找杨大姐聊聊学校的事情吗?”方玲一拍腿,想起来了。
    杨彩丽满脸好奇,“什么学校的事情?”
    姜玉华就说,“岛上学校不办了,但嫂子你说,这么多孩子,都是应该上学校学习的年纪,现在天天在外面疯跑疯玩,看见孩子软就欺负,看见人不爽就吐口水说脏话,时间长了,这些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你说的这些我们家老鲁也想过,但领导们有更深一层的考虑。”杨彩丽叹了口气,“老师难找是第一个,就算放低要求了,高中生也少啊。”
    “再就是教材,现在的课本上知识少,语录多,倒不是说不好,但咱们岛上最希望的就是安安稳稳的,谁都不想在岛上闹革命,这不就搁置下来了。”
    正说着,安安跑了过来,往姜玉华手里塞了张手纸,小声说,“妈妈,我要上厕所。”
    “走,妈带你上去。”
    等上完回来,还得带她洗手,擦鼻子,全都弄干净了再拍拍屁股,继续去睡觉。
    再坐回来,杨彩丽才接着说,“实话说,我也想让我儿子去上课,这小伙子们才是国家的栋梁,要学习才能有知识,以后才能有出息。”
    咦,姜玉华觉得不对了,她闺女小丫也是上学的年纪,咋一个字不提呢?
    第27章 防风林【三更】   可给这俩玩儿出花来了……
    “要是学校建起来了, 小丫……”姜玉华下意识的想问问情况,想确定一下,杨彩丽杨大姐, 是不是有点重男轻女?
    杨彩丽也一脸期待的看过来,从她的表情看来, 她对玉华的第一印象挺不错的,年轻漂亮, 还讲礼貌,说起话来文质彬彬, 这种人很合杨彩丽的胃口啊。
    但姜玉华还没说完, 刚跑进小卧室的安安又拿着小手绢跑了过来, 鼻子下面挂着两串清水鼻涕。
    娃之前营养不足,身体有点弱, 现在又正是冬天向暖,往春天过的时候,安安就有点流鼻涕了。
    姜玉华是只要看见了, 就要帮她擦干净,决不允许漂漂亮亮的小闺女脸上有鼻涕。
    此时接过小手绢, 轻轻给她擦了,又指着水池说,“自己放进水池, 妈一会给你洗掉好不好?”
    安安点点头,递过来一个小橘子,又踮着脚, 亲了妈妈一口,这才又跑了回去。
    其他军嫂也有闺女,看见这一幕下意识的都笑着, 多漂亮乖巧的小闺女啊。
    但杨彩丽下意识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颇有点不赞同的意思。
    掰开橘子,给大家分了一瓣,姜玉华接着说,“要学校建起来了,小丫去不去上学?我看小丫跟我家安安差不多大,到时候两个孩子还能上同一个班级呢。”
    “女娃上什么学?”杨彩丽很是诧异的反问,顺嘴又说,“小姜,大姐长你十岁,好心劝你一句,你呀,趁现在几个收养的年纪都不大,赶紧跟小宋生个自己的孩子,多好呀。”
    “这话怎么说?”姜玉华笑容淡了很多,心想还真是,这杨大姐重男轻女,只想给男娃上学,小丫没打算送去学校。
    杨彩丽洋洋洒洒的说,“现在这几个孩子才几岁,你赶紧生个自己的孩子,这样长大了才不会被他们欺负的太狠啊。”
    “要是岁数差得多了,那几个孩子精明懂事了,就要欺负你生的,你可别不信啊,我亲妹妹就抱了人家的孩子,结果生了自己的以后,那孩子居然打我小外甥,你说可不可恨。”
    姜玉华这会儿要不是碍于礼貌,已经不想说话了,“我家不会这样,三个孩子我都当自己亲生的,早生晚生都一样。”
    “完全不一样,亲生的多贴心,不管你咋说咋骂都不会生气,但抱养的,一句话说的不好就要在心里记恨你,这抱养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是白眼狼。”杨彩丽这就叫,以自己的眼光,看待所有人。
    “你要生还得赶紧追生个儿子,女娃能干啥的,嫁出去都是别人家的,不生儿子,这家就得绝后。”她还越说越起劲了。
    姜玉华脸上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
    旁边的几个军嫂看玉华脸色不对劲,赶紧拉着杨彩丽说,“行了杨大姐,人家小夫妻有自己的打算,你跟着添什么乱啊?”
    “我咋是添乱了,都是为了小姜同志好,这要不是看她人好,我都懒得劝,抱养的全是白眼狼,我又不是没见过。”杨彩丽知道姜玉华不爱听,她不仅不闭嘴,还把自己当成点醒糊涂人的救世主了。
    正说着呢,门哐的就开了,建安黑着脸从外面走进来,平安也被吵醒了,揉着眼睛从屋子里跑出来,哇的一声,娃直接就吓哭了,“妈,我不打弟弟,你别不要我,我不会打人的!”
    这倒是没说错,平安手善,从来不跟其他孩子动手的,反而他单纯有好骗,说白了有点缺心眼子,被人打的多。
    “妈不会的,现在回去把裤子穿好。”姜玉华忍着怒意说,“建安也回去,帮弟弟妹妹穿一下衣服。”
    “当然不会不要你俩,你们都是男孩,以后有大出息的,女娃才没用。”杨彩丽看自己惹哭了平安,立刻说。
    “杨大姐,这话不能这么说,你自己不喜欢女孩,不代表小姜也不喜欢,人家一家子感情好得很,你就别在这添乱了,你妹妹抱养的孩子不好,不代表这几个孩子也不好,你就少说两句吧。”其他军嫂也有女儿啊,听她说了这么一堆,心里也够烦的,赶紧劝说。
    “我说错啥了?”杨彩丽一副我理直气壮的语气。
    姜玉华心说,不行我忍不了了,什么礼貌,什么温柔,统统见鬼去。
    伸手一指大门口,怒道:“你哪句话都没对,杨大姐,现在请你滚出我家,这里不欢迎你!”
    “你自己也是个女的,怎么就这么看不上女孩呢,咋啦?你是生了个儿子就变了性还是打小就没把自己当女的?领袖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你觉得你儿子有出息是吧,我话撂在这,我姜玉华的闺女,以后比你儿子出息一万倍!不信你就等着瞧!”
    “你啥意思啊小姜,我这是好心劝你。”杨彩丽先是懵了,过了一会,声音也尖锐起来。
    “我呸,你这是好心吗?唯恐天下不乱是吧,啥叫个我不生儿子宋家就绝后了?杨大姐我不跟你玩虚的,前两天就岛上的领导都说不允许重男轻女,你有胆子,就跟我去领导面前把这话再说一遍,你敢吗?”
    “我不管你是好心还是故意的,以后这种话请你别在我面前说,要不我就现在就拉着你去见领导!”
    “滚!”
    杨彩丽给气得那叫一个脸煞白,第一次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骂的狗血喷头,她张了张嘴,表情难看的要命,所有人都以为她要跳起来跟姜玉华打一架了。
    但往往就是这种人吧,嘴上说的凶,真的有人受不了指着她鼻子骂的时候,她反而屁都不敢放一个。
    “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想找我通路子,让我家老鲁审批学校是吧?向领导反应重建学校是吧?我告诉你,做梦去!”
    撂下这句话,杨彩丽给气了个浑身发抖,冲出门的时候差点没摔一跤,摔个狗吃屎。
    她一走,姜玉华反而觉得可笑,收回目光说,“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
    “这有啥可笑话的,我们还羡慕你有这个胆子跟她骂呢。”另一个军嫂翻白眼说,“天天挂在嘴上就是那几句,女娃没用,女娃都是别人家的,上次她还指着我家妞妞说用不着给孩子吃好的,都是别人家的,就她家根生是块宝。”
    “谁知道这女人也就是嘴上厉害,你说成这样,她都不敢说话。”
    方玲反而觉得有点担忧,“小姜,那你之前说重建学校,现在把杨彩丽给得罪了,她回去吹枕头风咋整?要不,你找机会再找她说两句。”
    “吹就吹,我觉得鲁主任不是这样的人,而且,见不到他,我还能再想其他办法,找其他领导去。”姜玉华一锤定音。
    跟杨彩丽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深入脑子里的人,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说得越多,她反而越觉得自己就是对的,女孩就是不值钱。
    接下来的几天,岛上风沙又开始肆虐了,大风一刮,院子里都是沙子和树叶,有时候连门都出不了。
    岛上的孩子们都被家长勒令着不肯出门,就军嫂们出门买菜回来,都要先呸呸的吐出两口沙子来。
    这种天气姜玉华索性一次性的买了几天的菜,回来就挂在厨房通风,也省的天天出去吃沙子。
    她们生活都这么受影响,可想而知,军人们训练起来有多困难了,宋修见也好几天没回家。
    姜玉华听其他军嫂说,组织得知岛上的情况特别重视,专门从别的地方的找到了一种适合岛上种植的树木,为的就是防风沙,好像叫个啥木麻黄。
    但这种树木在岛上还没有出现过,所以要先种下来看看能不能长成。
    这不,前脚才听见这个消息,后脚建安就回来了。嘉
    “呸呸呸!”进门先呸呸几声,这两天风沙小了很多,建安就能跑出去玩儿了。
    不过不是瞎玩,姜玉华听说岛上要种防风林之后,就知道领导肯定很重视。
    她平时进不了军区,宋修见这几天又没回家,领导只会比他更忙,想见人还真不容易。
    只好让建安盯着防风林,要是有领导过去,就回来给自己报告,姜玉华就要找机会让领导看到,岛上没个小学,这些孩子都给野成啥样了。
    建安回来的时候,姜玉华正在熬吃面的酱,舀了一勺喂过去,姜玉华就问,“咋啦儿子,是不是防风林有情况?”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