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8节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8节

    上辈子宋修见只说自己在空军某部服役,详细的不肯多说,玉华可好奇了。
    听到她的问题,宋修见也在想,她到底是在打听,还是明知故问?
    意味深长的看了姜玉华一眼,他抛出诱饵,“飞行员,你有什么想法?”
    第9章 上岛   这就是丁建安?很不听话……
    姜玉华没什么想法,甚至有种,嗯!我男人本来就这么厉害的感觉。
    但忍不住冒星星眼,“好厉害,真的好厉害。”
    “除了厉害呢?”没人不喜欢被人夸,宋修见语气里也带上了几分笑意。
    “除了厉害就是得意。”姜玉华挑了挑眉。
    “得意?”
    “我眼光好,幸运啊,一挑就挑到这么好的丈夫。”
    既夸了自己,又夸了丈夫,宋修见被她说的心情复杂,心想,你要是真的被人策反,那我就没那么好了。
    快走几步,正好看见船靠岸,船夫正在招手呢,“你们上岛不?赶紧上船!”
    夫妻俩加快脚步,踏上了回岛的路。
    与此同时,陈远东乘着之前一趟船已经上了岛,一路快走回家,进门就看见自家妻子方玲在跟隔壁家陈秀一起织毛衣。
    “爹娘身体还好吧?”方玲听见动静,回头问了一句。
    “ 挺好,还跟我念叨你,也念叨孩子。”陈远东已经在换衣服,抽空回了一句。
    方玲搭眼一看,他脚边还放着两个大包裹,吃了一惊,“你脚边的是啥?怎么这么多东西?”
    “不是咱家的,小宋和他爱人的,他们还要买东西拿不了,我就给带回来了。”陈远东喝了一大口茶,擦擦汗说。
    “哪个小宋,咱家隔壁住的小宋?”方玲跟另一个军嫂对视一眼,满脸诧异的说。
    陈远东哭笑不得,“岛上除了咱们隔壁,我还管谁叫小宋?”
    “你的意思是小宋结婚了?”方玲还在比照着儿子织毛衣呢,差点没吓得把毛衣针戳到孩子。
    点了点头,陈远东又说,“可不,回去一趟就把婚给结了,马上都上岛了。”
    “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娃娃亲,跟他一个村儿的,我看像是二十出头,人虽然年轻,但是很会做人,回头上了岛,你记得去问问要不要帮忙,搭把手什么的。”
    说着往外走,“我回去工作,你记得去帮忙啊。”
    等他走的看不见人影,方玲才跟另一个军嫂继续拉家常,不过这次的话题已经变成了宋修见和他的新媳妇,“咱们之前还帮小宋相看,但条件太差的吧,总觉得配他不合适,条件好的,人家一看,嫁过来就要当三个孩子的后娘,也是直摇头,也不知道娶了个啥样的姑娘。”
    陈秀也说,“你家老陈不是说了吗,村里的娃娃亲,二十出头,会做人。”
    “男人光看面子不看里子,我就想不通这姑娘这么年轻,咋愿意嫁过来给人当后娘的?”方玲那叫一个奇怪。
    “长得难看呗。”她坐在凳子上的儿子,突然冒出了一句。
    下一秒,方玲爱的巴掌就呼上来了,“谁让你胡说的?别在家呆着,出去玩去,不准上海边。”
    小男孩欢呼一声,赶紧撒丫子跑出去了。
    但互相对视一眼,两个军嫂都在心照不宣的想,这新来的媳妇,不会真的是因为长的不行,才愿意嫁过来的吧?
    “小宋好说歹说也是航空大学毕业的,这姑娘村里长大,能跟他过一块去吗?俩人一个说开飞机,一个说地里活,咋能谈到一起去。”陈秀叹了口气。
    方玲点头,又好奇又疑惑,“不是要送东西吗,回头咱们看看去,隔壁房子没人住过,肯定要收拾,去搭把手。”
    两人正说着,刚才欢天喜地跑出去的孩子,又哭丧个脸跑回来了,还一直在揉眼睛,嘴里呜呜哇哇的哭着。
    “咋了国庆,哭啥?”方玲赶紧丢下手上的活儿去看儿子。
    陈国庆一边走一边哭,把胳膊伸过来给妈妈看,忿忿不平的说,“丁建安又打人!把我手都打红了,妈,你去帮我打他,呜呜呜呜……”
    拉过儿子一看,黑乎乎的小手上打了一道红痕,看着有点肿了,顿时又心疼又无奈。
    “妈不是说了,他爱打人,你就躲着他点,知道他打人,还往人家跟前凑,你让我说啥好?”方玲总不能真的去打个孩子吧,只能一边给他揉着,一边指着他脑袋说。
    互相对视一眼,两个军嫂眼里都是无奈和担忧。
    ……
    姜玉华还不知道自己人还没上岛,已经在几个军嫂的眼里留下了个没文化又土气的形象,这会正看风景呢。
    上了船宋修见一脸紧张,还担心玉华水土不服,会晕船或者会吐。
    谁知道她神采奕奕,呆在甲板上不肯坐下,说要看海。
    这海确实美,海边水天一线,碧波万顷,阳光投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像是洒满了细碎的金子。
    船开了有半个小时,远远的就看见一座岛屿矗立在岛上,旁边还有好几座小岛包围着。
    “二哥,那就是你住的岛吗?”姜玉华指着,回头问丈夫。
    宋修见索性走过来跟她一起看,点头,“对。”
    海岛近在眼前,姜玉华也看够了,就得跟他谈谈家里的事情,“房子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装修过了吗?里面有家具没?你会帮我一起干吗?”
    “装修过,里面桌椅家具都有。”宋修见看了看手表,“但我没空呆在家里,回去就要汇报工作。”
    “我姐应该会在岸边等着,她会帮你的。”
    姜玉华就下意识的要问问,“你姐人好相处吗?”
    她上辈子见过太多喜欢插手弟弟家事的大姑姐,觉得自己跟弟弟有血缘关系,啥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插一手,不夸张的说,像是多了一个婆婆。
    可别她真正的婆婆去世了,这儿还有个婆婆等着。
    斟酌半天,宋修见才说,“她脾气不好,要是闹起了矛盾你不要跟她打架,等我回来再说。”
    姜玉华一下子警惕起来,“为什么?”
    他该不会要偏袒他姐吧?那样的话,玉华觉得自己要从贤妻变成虎妻了。
    “怕你打不过,要受委屈。”宋修见干脆的说。
    噗嗤一声,姜玉华直接笑出来了,“放心吧,我不会跟你姐打架的。”
    他姐既然能答应帮忙养三个恩人的孩子,说明人并不坏,可能就是嘴上坏点,不值得跟她打架。
    又是呜呜的一阵响,船就开始靠岸了。
    往岸边一看,姜玉华远远的就看见岸上站着好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宋寒梅,一头利落的短发,皮肤有点发黄。
    据姜玉华所知道的,其实这姐弟俩岁数相差的并不大,宋修见二十五,那宋寒梅应该也就二十八左右,但她长的不差,看着却不止二十八。
    她头发有点乱,被海风吹得都糊在脸上,满脸的疲惫,而且脸色有点臭,看着确实是脾气不好。
    再想起之前听宋修见说,他姐自己有三个孩子,再加上收养的三个,六个不懂事的孩子围在身边吱哇乱叫,一天应付他们就够受的了,宋寒梅脾气能好才怪。
    停船靠岸,夫妻俩一上岸,宋寒梅就过来了,手上牵着个小女孩,腿边还跟着两个男孩,一拖三。
    岛上阳光大,海风又大,所有孩子都被吹得黑红黑红的,一张脸基本上只有眼仁是白色,姜玉华还真分不清这六个里头,哪个是宋修见收养的三个。
    看宋寒梅走近,宋修见主动介绍说,“这是我姐,宋寒梅,你应该见过。”
    小时候见过几次,那时候只记得是个长得很漂亮的高个子姐姐,很早就结婚随军去了。
    上辈子也见过一次,她已经老的不成样子,而且姐弟俩闹了矛盾,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打个电话。
    再看宋寒梅,宋修见又说,“姐,这是玉华。”
    宋寒梅上下打量着姜玉华,脸色有些复杂。
    因为她脸色不太对,姜玉华还想着,是不是因为弟弟结婚没通知自己,宋寒梅不高兴了?
    “寒梅姐,我们办的着急,谁也没通知,你离得远更来不及了,别生气,我跟二哥心里都惦记你,这把糖你拿着,沾沾喜气。”从口袋里狠抓了一把糖,直接塞宋寒梅手里了,姜玉华这番话说的漂漂亮亮,无可挑剔。
    宋修见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皮却跳了一下。
    什么时候惦记他姐了,不是快上岸的时候才提起来的?
    不过这种时候不能拆台,宋修见也说,“姐,娘的遗愿就是我跟玉华结婚。”
    提起死去的娘,宋凌梅嘴角往下垮了一下,像是要哭,要发脾气,不过很快她把糖接了过去,挨个的塞进身边几个孩子的嘴里。
    五个小崽子吧嗒吧嗒的,全都闭上眼睛享受去了。
    再一回头,宋寒梅扯开嗓子喊,“建安,丁建安,过来吃糖!”
    顺着她喊得方向望过去,姜玉华就看见一个瘦巴巴的小男孩本来站在原地,听见喊声,头也不回的越跑越远,跑一段路,又重新跑回来,远远的打量他们。
    这就是丁建安?很瘦,很黑。
    很不听话。
    第10章 回家   这缴械投降的速度让他哥猝不及防……
    发现喊不回来,宋寒梅也就止声儿了,转过来跟姜玉华解释,“我生什么气,结不结婚是他自己的事,我一个当姐姐的还要回去给他抬花轿?”
    她这骂人式的解释,要不是知道这是个没坏心的,姜玉华还以为她在说反话呢。
    宋寒梅上下打量着新出炉的弟媳妇,直接开口质疑了,“玉华,结婚不是过家家,你这么年轻,能养那三个孩子吗?我丑话说在前面,你们吵架打我弟行,不能跟孩子动手,还有,岛上就这么大的一亩三分地,你能耐得住吗?”
    “姐。”宋修见一直想插话,但他姐说得太快,压根没说出来。
    他是想替玉华说两句,谁知道宋寒梅直接说,“你不是她,让玉华自己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看了看周围,除了几个乱跑的孩子以外没有其他人,姜玉华就开口了,“我直说吧,来就是因为家里闹起了革命,我不想留在白云村,听说部队不闹革命,我就来了,这岛上只要一直不闹,你走我都不走。”
    “还有,我,姜玉华,省城师范大学68届学生,教育孩子我不敢说在行,但有准备,做饭谈不上大厨,但也能色香味俱全,你还有啥要问的,一次性问。”
    这大大方方,有话直说的性格反而让宋寒梅脸色好看了不少,看样子是接受了玉华这个弟媳妇。
    这让宋修见在心里松了口气,他姐脾气爆,刚才还真担心她突然发脾气把姜玉华给气走。
    要真的把人给气走,再想调查就难了。
    “姐,别欺负玉华。”宋修见轻咳了一声说。
    “知道了,我又不吃人。”宋寒梅没好气的说,她劈手过来,帮姜玉华拎着刚才买的瓷盆和雪花膏之类的东西,“我没啥要问了,你想清楚就行,来,我给你认认孩子。”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