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4节

七零海岛随军养娃 第4节

    姜父看见闺女一副恨不得立刻嫁过去的样儿,也是差点手拍脑门,骂闺女傻。
    哪有个大闺女这么上赶子的?
    一巴掌拍玉华后背,姜父拿起筷子就说,“这事儿先不说了,吃饭,饭菜要凉了。”
    “来来,小宋也吃,家常便饭,没有部队吃得好,别嫌弃啊。”说着,把菠菜豆腐汤推了过去,腊肉就在桌子中间,用不着推。
    下一秒,姜玉华把菠菜拉过来,把豌豆苗推过去,“爹,他不吃菠菜,爱吃豌豆苗。”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上辈子去饭店都是玉华点菜。
    宋修见筷子顿住了,仔仔细细的打量起了姜玉华。
    如果说,刚才是觉得玉华傻了,现在多了另一层的思考。
    在部队的时候,他娘写信过来三句不离姜玉华,从信里知道她考上了大学,很有出息。
    现在宋修见怀疑,姜玉华是不是在省城读大学的时候接收到了什么不好的知识,给人策反成间谍了?
    身在部队,尤其他还是飞行员,宋修见在这方面很警惕。
    如果不是被对岸策反,安插成了他身边的间谍,为什么会不顾三个孩子都要嫁过来,还清楚的知道他的口味和喜好?
    想了想,宋修见说,“叔,有水吗?”
    姜父立马说,“玉华,咱家还有糖没,给小宋倒杯糖水。”
    农村买不着糖,好不容易弄到点,都是留着待客的。
    姜玉华起身,边走边说,“他怎么会喝糖水呀?我拿你的茶叶泡茶。”
    姜父气得摇头失笑,“姑娘大了留不住。”
    端来茶水,姜玉华本来在笑的,忽然撞上了宋修见的目光,就发现他一脸审视的盯着自己,很快又移开目光。
    这下玉华知道了,她刚才做的太明显,说了太多,差点露馅!丈夫警惕着呢,怕是在怀疑她是从哪知道这些消息的了。
    于是玉华不说话了,说多错多,让她爹来说。
    吃完了饭,本来宋修见要走的,但因为刚才的事情,他得留下来再问问。
    “叔,我25,玉华今年多大了?”
    “二十出点头,还没过二十岁生日。”姜父看了一眼闺女说。
    宋修见又在试探,“我听说读过大学?”
    提起大学,姜父特别骄傲,“是,省城师范大学,咱们十里八乡就她一个大学生。”
    “可惜外头不太平,只读了一年就回来了,要不然我家玉华现在也能当大学老师。”
    “这么高的学历,嫁给我只能随军,呆在部队养孩子。”宋修见叹了一声,“那三个孩子都不好带,我怕她觉得委屈。”
    关于那三个孩子,姜玉华也是知道的。
    老大建安,性格拧巴敏感,还有点暴力倾向,长大以后进了监狱。
    再说老二平安,性子认真执拗,不懂迂回。
    姜玉华认识丈夫的时候,平安因为开饭店生意红火,被同行找茬,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去讨公道,结果让人打断了一只手。
    弟弟被人打断了手,建安就找上门断人一条胳膊,他也是因为这个进的监狱。
    老三是个小闺女,叫安安,这丫头胆子小,软柿子一样,被出轨的丈夫家暴了都不敢说话,后来还是玉华找上门,让他们离了婚,安安就在家照顾哥哥平安。
    这三个孩子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对丈夫总是不理不睬,建安还很恨他。
    而宋修见,也为抚养教育这三个孩子费劲了心血,早早的从部队退伍。
    既然重来一回,姜玉华也为此做足了心理准备。
    姜玉华忍不住开口,语气斩钉截铁,“我不觉得委屈,二哥,你娘临走前说,最大的遗愿就是想咱俩结婚,你既没有对象,为什么不答应呢?”
    宋修见不说话,看着是在认真考虑的样子。
    姜玉华心里也踏实了,二哥是个孝子,这回应该不会出问题了。
    果然,过了一会,宋修见收起了子弹壳,“那我回去想想,明天再来。”
    在姜家父女这儿,婚事已经是八九不离十,因为宋修见既然说明天再来,他既然还考虑他娘的遗愿,那就是已经被说动了。
    “好,我明天在家等你。”
    送走宋修见,姜父把碗一收,没好气的瞪闺女一眼,“就这么高兴?我还当你舍不得抛下爹娘去随军!”
    “舍不得归舍不得,高兴归高兴。”姜玉华也忍不住笑了,“爹不高兴?”
    姜父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能不高兴吗?
    咧嘴一笑,“也高兴!”
    说话间,姜母从门口进来了,进门就说,“我听人说小宋回来啦?还来了咱家,那婚事谈的咋样了?”
    “八九不离!八九不离。”姜父笑着回头说。
    姜母一拍手,“正好,我买了新布,本来想买红色给你嫁人那天穿,但咱小县城风声都紧了,就买了匹深绿色的,回头娘给你仿着军装裁一身衣裳,看谁敢说咱闲话。”
    姜家这边高高兴兴,欢声笑语的。
    宋修见出了姜家大门,没有立刻回家,找隔壁村的借了一辆自行车,一路骑着到了县城邮局,拨通了长途电话。
    “喂,罗司令,我是宋修见。”
    电话那头,罗司令挺疑惑的,“你不是回家奔丧吗?探亲假还有好几天,不用着急回来。”
    “是,我有件事情跟你汇报。”
    “家里给我定了桩娃娃亲,这女同志有问题。”宋修见语气沉沉的说。
    第5章 新婚之夜   春宵一刻值千金
    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罗司令说,“什么问题?”
    “这趟我打算回来退婚,但她愿意嫁过来养三个孩子。”宋修见手搭着桌子,食指敲着,“那姑娘年轻漂亮,还了解我的口味喜好。”
    “你娘告诉她的?”
    “离家好几年,我娘不知道我的口味。”
    罗司令语气严肃起来了,“她可能被对岸策反了,美人计。”
    “是,就这个意思。”
    罗司令不理解了,“她不是你们村里的,怎么会接触到对岸?”
    “她考上了大学,我怀疑是在这期间接触了对岸的人,怎么办?”宋修见皱着眉头,也在冥思苦想。
    过了一会,罗司令拍板了,“她要是真被策反了,不是你也得是别人,不能放任不管。你想办法带回来,咱们查一查,如果没问题,你们好好过日子,有问题,交给组织。”
    “岛上有新型战机,她能看见。”
    “我会找人监督她。”
    挂了电话,罗司令也在想,找谁监督这新来的小媳妇好呢?
    这可真是带回来个烫手山芋。
    ……
    第二天中午,宋修见再次上门。
    这次进门就说,“叔,我想娶玉华过门,跟我去随军。”
    姜玉华刚从自己房间跨出来,被天降惊喜给砸的差点懵了。
    姜父还稳得住,看他两只手都是空的,心里也有点懵。
    昨天送礼提了那么多东西,今天来提亲反而空着一双手,这是咋的,觉得他家玉华嫁不出去了?
    正想着,宋修见利落的掏出一叠钱,“彩礼您说多少,我现在给。”
    这就对了嘛,谁家结婚不给彩礼,否则他家玉华岂不让人看扁了。
    但这钱姜父也不留着,沉吟一会说,“三百?”
    “我给您四百,昨天还在县城买了东西,这是四百块钱。”一叠厚厚的大团结,还带着体温,就递到姜父手里了。
    捏着这沓子钱,姜父又说,“那啥时候扯证去?”
    “在家扯不了,我户口在部队,结婚得在部队打申请报告。”宋修见脸色不变的扯了个谎。
    其实部队领导也着急他的人生大事,一早就催着打了结婚申请,让他探亲的时候碰见合适的就赶紧扯证。
    但昨天罗司令又嘱咐过,让宋修见不要轻易扯证,万一那女同志真的有问题,宋修见跟她有了婚姻关系,部队生涯即使没有到头,也看到头了。
    “那总得办个喜宴,让家里亲戚知道我家玉华嫁人了。”姜母端着一笸箩的干豇豆,边翻着边说。
    宋修见想了想说,“得抓紧时间,休假时间不多,我后天就要走。”
    姜家老两口都不说话了,一个看一个,没想过这么快就要把闺女嫁出去。
    姜玉华从刚才站到现在没插嘴,这会终于开口说,“那……明天?”
    “好。”宋修见点头。
    这边刚说完,门口就是一阵吆喝声。
    “建军,快出来,你家有人送东西来喽!”
    宋修见往门口一看,“是我买的彩礼,叔,你先出来看看?”
    姜父走出去,就看见自家门口站着头驴,拉着板车,板车上一架崭新锃亮的自行车,还扎着红布条呢,再看,稻草里裹着个收音机。
    两样东西是宋修见他大哥押送的,上来就跟姜父打招呼,“叔,我弟的彩礼,他跟你们谈好结婚的日子没?”
    现在城里人家流行的彩礼是三转一响,但乡里人哪有那么多票,能凑齐一样都算不错的。
    宋修见一下子送了辆自行车,还有收音机,这是给足了姜家体面。
    “建军,还是女婿孝顺吧,以后你再上乡里开会,就不用到处借驴了。”邻居都跑出来看热闹,笑着说。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