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155)

分卷(155)

    要让炼魂塔为众人所用,就必须给他找个合适的安身之处,还要布置相应的帝道仙阵,像五指山一样,掌管和进出的人都要严格挑选,他可不想费那个神,更不想让媳妇儿亲力亲为。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得到了他的承诺,冥帝也不再纠缠,完事儿又说起了应劫之事,虽然秦征的猜测不无道理,但猜测始终是猜测,只有应劫之人全部都平安回归,他们才能真正的放心。

    冥后都巅峰圣王了,随时有可能回归,你急啥呢。

    明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秦征故意逗他玩儿,除去帝轩,冥后绝对是他见过最强的坤了,天赋吊打一众大干,以他的估计,他应该会是最先回归的人之一,冥帝也不知道是哪辈子走了狗屎运,居然能骗到这么牛逼的媳妇儿。

    秦征心里一个劲儿的埋汰冥帝,殊不知,他在别人心里不也一样?否则,帝轩又咋会死心塌地的认准了他?

    谁跟你说我媳妇儿了?冥宫十殿阎罗全都应劫了,他们再不回来,本帝要活活累死了。

    跟秦征帝轩一样,冥帝也是当惯了甩手掌柜的人,相比帝府还有个程漠,秦焱也已独当一面,他就苦逼了,大小事儿全都要过问,原本的冥界各族与别人有了摩擦也要找他,都快给他累出毛病来了,他是做梦都想让十殿阎罗赶紧归来。

    说得就跟只有你累一样,我不也苦逼着吗?

    说到这事儿,天帝也是一肚子的苦水儿,以前天界设有天庭,自有玉帝夫妻管辖,啥都不需要他过问,现在好了,鸡毛蒜皮的事儿一大堆,差点没给他累哭。

    你们跟我说也没用啊。

    耸耸肩两手一摊,秦征也是哭笑不得,他是能让时间飞速流逝,但突破准帝靠的不仅仅是境界的累积,还需要机缘,他就算再让时间流逝百年千年,应劫入世的巅峰准帝们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回归,谁也不可能打破这个定律,所以结论就是,他们只能继续苦逼着。

    别的我也不奢望,就希望别再出意外了。

    俩帝彼此对看一眼,双双叹息,他们也并非一无所知的小白,就是怕天道意识不如他们猜测那般,突然又跳出来搞事儿,如今星河万域一片向好,可经不起他胡乱折腾。

    他要真敢蹦出来,倒是给我们省事儿了。

    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想法,秦征唇角一勾,但凡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笑并没有延伸至眼底,未免天道意识在他眼皮底下搞事,出关一个多月,他都还没真正碰过媳妇儿,最多偶尔偷个香,摸个小手抚个腰啥的,就怕自己沉迷于情欲误了大事,天道意识不动便罢,动即是死,不会再有第二条路,没人比他更希望尽快解决他。

    我们猜来猜去也无济于事,走一步算一步吧,待到应劫入世的准帝们回归,天道意识和邪魔谁都别想再活。

    来回看看他们,混沌珠凝声道。

    嗯。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头,现在唯一的难题依然是应劫的准帝们,天道意识这一招不可谓不狠,坑了巅峰准帝,也绊住了他们。

    对了,非正常应劫那些人如何了?

    突然想起这事儿,天帝看向秦征,那些也不是啥小数目。

    还行吧,有些已经快修炼成妖了,他们最早恐怕也得百年后才能回归。

    秦征没有马上回答,稍微感应了一会儿才说道。

    能回来就成,时间长短无所谓。

    对修炼者来说,时间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碰轰轰

    一群大神正说着呢,天际突然雷声滚滚,众人抬首一看,基本啥表示都没有又挪开了视线,最近个把月,时不时就有雷劫降临,特别是帝府,他们差不多都习惯了,哪天要是没有雷劫,或许他们才会感觉意外。

    是织云,他都证道称帝了。

    收回视线拉起媳妇儿的手,秦征摇头失笑,先前他们曾去过一趟凌空门,青岚等一众师兄全都证道了,部份人回了凌空大陆,剩余的人则镇守宗门,老祖灵枢和麟桦等人进入了五指山,等他们悟出空间法则,差不多也会证道称帝。

    禁忌法则带给修士的好处是难以想象的。

    帝轩微笑着点点头,以前他悟出毁灭法则的时候,修为不也勐涨吗?织云悟出空间法则,又经过了百余年的时间,差不多也该证道称帝了,天灵宗的坤,就没有一个是废材。

    嗯,改明儿咱们把老云他们也弄来,还有单于。

    拉起他的手送到唇边亲一口,秦征笑眯眯的说道,不管他现在的身份有多尊贵,实力有多强大,老云他们在他微末之时给予他照顾与帮助的情谊他都不会忘记,以后没事了,他会把天灵宗当成是第二家,没事常带媳妇儿回去住住。

    好。

    秦征重情,帝轩也不反对,况且,在他应劫之时,云泰等师兄们全都是真心疼爱他的,他也牢牢的记着这份情谊。

    父亲,爹爹,我想跟哥哥去凌空门看看。

    凌空门可以说是他看着建立起来的,说到他们,崽崽果断就坐不住了。

    去吧,别给青岚叔叔他们惹事儿。

    父亲!

    说得跟他就会惹事儿一样,崽崽气鼓鼓的抗议,活像一只小河豚,秦征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多大的人了,还跟为父置气呢?

    多大也是父亲和爹爹的崽崽。

    没好气的挥开他的手,崽崽小声的嘟囔一句,拉起秦焱就离开了。

    呵呵

    秦征忍不住扶额轻笑,原本以为儿子大了就没那么可爱了,却不想,崽崽还是一样好玩儿。

    你啊,真是为老不尊!

    好笑的摇摇头,帝轩掐了掐他厚实的掌心,秦征却反手扣住他的手,不顾众人在场,凑过去一口叼住他圆润的耳垂:哪儿为老不尊了?是这样,还是这样?

    说话间,炙热的唿吸吞吐在敏感的肌肤上,牙齿还配合着磨了磨耳垂,一口热气紧跟着吹进耳朵深处。

    嗯

    碰!

    我去!

    早已经历过情欲的身子可经不起他撩拨,众人只见帝轩耳根子一红,下一秒,星河万域凌驾于天道意志之上的至尊就咋唿着飞了出去,高大的身子稳稳的挂在不远处的树枝上,正准备吐槽某人没脸没皮没下限的混沌珠,嗖的一下闪身而至:啧啧小征子,你不行啊!咋又给挂树上去了?

    就是,上面风景可好?

    这种热闹,冥帝又岂会错过?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树下,皆幸灾乐祸的望着他。

    咋地,你们羡慕不成?

    换做是别人,估计早就臊得没脸见人了,可秦征是谁?脸皮这种东西,他向来是没有的。

    羡慕啥?羡慕你怕媳妇儿,时不时被挂树上?

    眉峰一扬,混沌珠眸底渲染着赤裸裸的嘲讽与戏谑。

    不然呢?你有媳妇儿么?鸿烨敢给你挂树上?

    你他妈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混沌珠被他怼得哑口无言,见过不要脸的,谁他妈见过不要脸到这种地步的?

    还有你,咱俩大哥别说二哥,当初不知道是谁被媳妇儿捶得满头包,连续睡了三个月床踏板呢?

    怼完了混沌珠,秦征的炮口又对准了冥帝,他已经融合了凤齐天的记忆,冥帝怕媳妇儿那点事儿,他还能不清楚?

    他奶奶的,那都怪谁呢?

    冥帝瞬间被他气得怒火冲天,要不是他趁他新婚夜偷听墙角还给录下来了,他至于被媳妇儿捶吗?都说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自那以后,他温柔可爱的媳妇儿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冥宫一霸,捶他基本上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他还没找他算账呢,他居然有脸主动提及。

    你自己媳妇儿调教不好,还能怪我不成?

    从树上跳下来,秦征淡淡的一扫,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劳资捶死你!

    算我一个!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冥帝混沌珠先后扑了上去,三人瞬间扭打成一团,不远处,帝轩鸿烨和天帝纷纷扶额,伤脑筋啊,他们要不要帮忙呢?

    第212章 冥后,陆续归位!

    碰轰轰

    三个月后,圣域南荒天雷炸响,方圆数百里全部沦为了渡劫区,云层中翻滚的雷蛇携带着惊天动地之威,快速凝结成庞大无比的雷龙,周遭生灵吓得溃败而逃,半空中,一个身形修长,穿着墨黑长衫,长得极其精致美艳,几乎不输给齐轩帝尊的男坤负手而立,微微高昂的下巴呈现出完美的曲线,看向云层的美眸一片沉静,似乎兴不起任何波澜。

    旭辰!

    渡劫区外,空间陡然扭曲,冥帝第一个现身,俊美无俦的脸庞渲染着赤裸裸的焦急与担心,双眼如野兽一般,近乎贪婪的锁定那一抹墨黑的身影,渡劫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冥后旭辰,他也是第一个应劫归来的准帝,马上就要证道称帝了。

    秦征帝轩,鸿烨皓天,天帝程漠,六人紧随其后,相继现身,这一刻,他们已经期盼太久了,有了冥后第一个开头,后面必然会迎来大量的回归热潮,只有应劫准帝们相继归位,他们才能着手准备最后的决战,不用再束手束脚,啥都施展不开。

    东陵!

    或许是听到了他的唿唤,也或许是心有灵犀,仰头望着云层的冥后收回视线看了过去,平静无波的眸底突然焕发光彩,醉人的笑颜缓缓绽放,如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美得炫目耀眼!

    啧啧狗魂淡媳妇儿也太美了,小征子,不比你媳妇儿差。

    皓天啧啧有声,摇头晃脑的轻叹,冥后不止美,通体气度更是不凡,连天赋都吊打一众大干,冥帝能娶到他,也不知道是哪辈子烧了高香。

    有吗?我咋觉得还是我媳妇儿好看?

    看看冥后再看看皓天,最后捧着自家媳妇儿仔仔细细的端详一番,秦征做出结论的同时还不忘偷个香,狠狠的亲了一口媳妇儿的小嘴儿,总之,在他的心目中,没人比媳妇儿更好看。

    猝不及防的被塞了一嘴狗粮,皓天当即就跟吃了大便一样,偏偏帝轩的美貌在那明摆着,他还挑不出刺儿来,气死人了有没有?

    你最好看。

    鸿烨无奈的摇摇头,拉过他抱进怀里,附在他耳边小声诱哄,低沉性感的声音跟要人耳朵怀孕似的,皓天瞬间就忘记了先前的不爽,主动抱住他的腰,软身靠在他怀里。

    妈呀,你俩也太肉麻了。

    嫌弃的看看他们,秦征故作夸张的抚了抚手臂上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作势就要拉走媳妇儿:帝轩,咱们离远点儿,被传染就不好了。

    操,你丫搁这装啥呢?我看你是巴不得帝轩干脆长你身上吧?

    帝轩被他闹得哭笑不得,混沌珠不干了,靠在鸿烨怀里隔空怒怼,就他动不动秀恩爱撒狗粮那点儿德行,还敢嫌弃他们肉麻,哪儿来的脸啊?

    瞎说,长我身上还能用吗?

    拉着媳妇儿抱进怀里,秦征一本正经的纠正,不过说的话咋听咋意味深长就是了。

    你俩别说了,该离远点儿的是我们。

    单身狗不配站在这里,天帝眨眼间就闪身至另一片虚空了,媳妇儿尚未归位的程漠也默默的远离,不然待会儿被狗粮撑死了,他找谁哭去?关键是,他还打不过几个尽会秀恩爱的魂淡。

    【欢迎回来,我的冥后。】

    没有理会他们的闹腾,冥帝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锁定他的冥后,这些年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他应劫的星辰悄悄探望,每次看到他受伤的时候,他的心里都像是有人在用钝刀子一刀一刀的割似的,天知道他是用尽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克制住没有出手,直到这一刻,他才算是真正的放心了。

    【东陵,我想你了。】

    隔空对上他的视线,冥后满眼爱意痴缠,他们相识于微末,历经磨难才终成眷属,但因为他的帝是冥界至尊,肩负着冥界众生的安危,他们大部份的时间皆在自封沉睡,连孩子都不敢要,生怕哪天他们夫夫就死在与邪魔的战斗中,留下孩子遭人欺负,百年历劫归来,又渡过了一次人生,他的爱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如同烈酒,越存越香!

    【乖,别诱惑我,天知道我他妈多想紧紧的抱住你,先渡劫,我在这里等着你。】

    冥帝一脸的扭曲,是憋的,若非雷劫虎视眈眈,他早就冲过去了,奶奶个腿,他想媳妇儿想得都快疯魔了。

    【嗯。】

    见他还是老样子,冥后又笑了笑,慢慢收回视线全力应付即将降临的雷劫。

    碰轰轰

    说时迟那时快,翻滚的云层中,比水桶还粗壮的雷龙凝聚成形,拖着近百余仗长的庞大身躯逼向冥后,这种程度的雷劫,已经算得上恐怖了,足见冥后的天赋有多恐怖。

    嗯?

    雷龙倾泻而下,正拥着帝轩注视着的秦征几不可查的皱眉:老冥,凤虞和凌空他们也归位了,我们先行一步。

    说罢,也不等冥帝反应,秦征径自带着媳妇儿离开这一片区域。

    你他妈倒是等等我们啊。

    见状,混沌珠赶紧拉上鸿烨一同离去,不远处的程漠也跟了上去,冥后这里有冥帝和天帝就足够了,单论亲疏的话,他们还是更担心凤虞和凌空等人。

    碰轰轰

    这一日,圣域各处皆雷声滚滚,而且,每一处的雷劫声势都极为骇人,远远不是一般的证道雷劫能比,秦征带着几人转遍了各个渡劫区,直到确定他们应该都能成功渡劫,不需要他们操心,一行人才回到帝府,谁都不喜欢眼睁睁看着在乎的人遭罪,他们也一样。

    老秦!

    征哥!

    大概两个时辰后,最先渡完劫的凌空穆青一前一后的飞入仙山,他们的气息,赫然已经是天帝了。

    欢迎归来!

    抬起头,秦征笑出了一口白牙,终于盼到他们平安归来了。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