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115)

分卷(115)

    转身面对着他们,凰烽凝声道,留在这里,他们或许还能活到最后,回去宗门,谁也不知道护宗大阵什么时候会破,一旦阵破,他们必死无疑。

    确定。

    迎着他的注视,衡阳坚定的点头:我必须将真相带回去,身为天灵宗内门峰主,我有责任和义务与宗门共存亡!

    嗯。

    昶临克卿不约而同的附和,哪怕是死,他们也要死在宗门。

    跟我来。

    确定他们都是认真的,凰烽迈开脚步往外面走,衡阳三人彼此对看一眼,相继跟了上去,秦情等人见状也一起跟上。

    师尊。

    看到他们,盘坐在外面恢复的青岚等人一涌而上,凰烽示意他们都退开,光华闪动间,地面刻印出阵纹的痕迹,衡阳三人带着秦情他们飞身到弟子们面前,视线一一看过他们之后才说道:情况非常严重,整个大陆都面临着邪魔的威胁,宗门在护宗大阵的护卫下,暂时还无忧,但谁也不能保证邪魔会不会突然破阵,我和昶临克卿必须回宗门坐镇,你们就留在这里吧,万一

    说到这里,衡阳哽咽了,接下去的话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但在场没有人是傻子,他们都知道他的未尽之言是什么,万一宗门沦陷,必然无人能幸存,他们就是延续天灵宗的唯一火种了。

    师尊,让师弟们留在这里,我跟你回去。

    师尊,我们也回去

    峰主

    他们都知道,回去代表着什么,可不论是青岚还是真传弟子,亦或者是核心弟子,他们没有一个人害怕,宗门培养了他们,现在宗门即将面临着灭顶之灾,正是需要他们的时候,每个人都愿意回去与宗门共存亡。

    闭嘴。

    衡阳不是不感动,弟子们不畏生死,代表他们没有看错人,他们都是好的,可他不能让他们一起回去赴死:天轩楼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秦征他们也在此,如果宗门真有万一,你们就是天灵宗仅剩的弟子,复兴宗门的使命,你们必须给我扛起来。

    衡阳克卿和昶临的眼眶全都湿了,没有人是不怕死的,他们也怕,但若是有意义的死,他们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只要这些人还在,天灵宗就不会覆灭。

    师尊

    跟程漠站在一起的煜岭用力的捂着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落下来,他知道,说不定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师尊了。

    糟了,帝轩还在宗府!

    回过头,当看到他眉心赤红的坤印,衡阳脸色大变,终于想起他们的小师弟还一个人留在宗府之中,他们必须回去救他,他还怀着身孕呢。

    不用担心,帝轩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见状,秦情连忙出声安抚,别人不知道,他们还是知道的,秦征向来都随身带着帝轩,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对的,不然现在他们怕是真要杀去宗府了。

    那就好,那就好。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说明小师弟是真的安全,衡阳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随即又看了看煜岭,如同交代遗言一般慎重的叮嘱:程漠,煜岭是我唯一的坤属性弟子,好好照顾他。

    老横,转告老云和宗门上下,坚持住,我们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摧毁天柱,赶走邪魔。

    单手拥着煜岭,程漠难得的正经,对邪魔,他仿佛有种天生的厌恶,同时又莫名坚定的深信,他们一定能战胜他们。

    嗯。

    摧毁天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此时他们就是想靠近天柱都难,但衡阳三人相信他们,这群小混蛋平日里的确气死人不偿命,可他们又比谁都值得信赖,他说可以就一定可以,他们这些老家伙也不会输的。

    好了。

    凰烽的声音突然插入他们之中,所有人都忍不住一震,始终没出声的冥夜突然道:不知我可否回地冥府?

    长老,我跟你一起回去。

    随风反射性的要求,他也是地冥府真传弟子,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地冥府覆灭。

    你留下。

    冥夜做了跟衡阳他们同样的选择,虽然他只有一个人,或许没办法复兴宗门,至少能证明,地冥府曾存在过。

    我也想回万妖殿。

    在他们争执的时候,云涟跨步上前,万妖殿只有他一个人跟来了,他必须将真相带回去,即便是死,他相信宗门上下也希望能死得明明白白的。

    我开启的是万向传送阵,阵法启动的时候,你们只要在心里默念目的地,它就会将你们传送到该到的地方。

    视线一一扫过他们,凰烽凝声说道,他能为他们做的,只有这么多,如今邪魔已经大量涌入,他一步都不能再离开了,否则,干坤必破,死的人将会是现在的无数倍。

    多谢。

    一行人不约而同的抱拳,相继站上传送阵。

    师尊

    峰主

    长老

    传送阵光芒大湛,眨眼的功夫,他们就消失在众人视线里面,被留下来的人,个个都面色沉重,秦情等人更是攥紧了拳头,他们不是不想回去一起保护宗门,可现在还不行,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只有彻底摧毁支撑天柱的大阵,天下苍生才有真正的活路。

    凌空哥哥,你不回凌皇族地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胤风带着几个长老站在了凌空面前,说话的同时,勾人的丹凤眼不止一次的扫向还被他抱在怀里的穆青。

    凌哥,你们先聊吧。

    胤风不是第一次找上凌空了,他们也都清楚两人有过一段曾经,穆青眸底快速滑过一抹失落,挣开凌空就沉默的走向秦情,他是单纯不是蠢,凌空对他特殊的好感他能感觉到,要说不心动是骗人的,毕竟凌空是个很优秀很有魅力的人,或许是受秦征帝轩影响吧,不管凌空有多优秀,如果他一直跟胤风牵扯不清,他也是不会要的。

    仿佛没有看到胤风一般,凌空的视线始终追逐着穆青,眸底难掩疼惜,小可爱难受了吧?是他没处理好,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凌空哥哥

    见状,胤风心里一紧,作势就要伸手去拉他,可凌空却抢先一步躲了过去:跟我来。

    冷漠的丢下三个字,凌空径自转身,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少主

    几个长老担心的上前,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别跟来。

    不是不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胤风却没有理会,飞身朝着凌空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喜欢的话就牢牢的握住,管那么多干啥?

    另一边,见穆青一直注视着他们,秦情伸手抱住他的肩膀,凌空与胤风是过去式了,他主动对小青子表示好感,就代表已经整理好了上一段感情,小青子如果喜欢,为何不能争取?

    情姐,我知道该怎么做。

    收回视线,穆青摇了摇头,人人都叫他小可爱,不代表他就真的永远都是小可爱,只有这一次,凌空如果整理好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对他的感觉依然不变,他也不会再退缩,相反,他们之间,除了朋友关系,永远都不会再有别的可能。

    第156章 研究破阵,不适合彼此

    如何?

    秦征进入混沌珠空间的时候,帝轩第一时间迎了上去,先前混沌珠的状态太不稳定,一眼就能看出不对劲,在他的逼迫下,他已经一五一十的跟他说了外面的状况,邪魔入侵,导致凌空大陆瞬间变成人间炼狱,惨不忍睹,所有事情,他全都知道了。

    有点严重,天道意识使用的阵法是我没有见过的,不过我已经记下了阵纹,应该能攻破。

    扶着他坐下来,秦征也没有隐瞒,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撩起他跑到脸颊的发丝顺到耳后,哪怕只是为了他和他们的孩子,他也会努力破阵,将邪魔全部赶回去。

    嗯,我相信你。

    倾身靠在他的怀里,帝轩柔顺的点头,秦征看不到的地方,美眸却有精光流转,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小征子,以前星河万域是没有这种邪魔的,我怀疑他们是天道意识制造出来的。

    仿佛刚注意到他的存在,悬浮在半空中的混沌珠边说边冲到了他们面前,单从邪魔的外形看,除了皮肤漆黑,其他基本跟人类一模一样,只是他们似乎没有人类的七情六欲,不像是被人抽取了,倒像是天生就这样,如果真是人为的,除了天道意识,没人办得到。

    现在不是研究邪魔从何而来的时候,老混,我只知道,人类于他们而言就是食物,他们正在外面疯狂的狩猎,天下苍生也在无助的哀嚎哭喊。

    秦征自问并非良善之辈,也没有多大的慈悲之心,但他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要是个人,就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外面那种惨无人道的事情继续下去,现在他们唯一该做的就是,找出破阵之法,死也要先破了阵再说。

    抱歉,我就是太意外了。

    短暂的怔愣后,混沌珠自觉有愧,哑着嗓子道歉,任何事情一旦跟天道意识扯上关系,他就容易失去冷静和理智,小征子说得对,现在不是追究那些的时候,他们必须先摧毁支撑天柱的大阵,哪怕不能赶走邪魔,至少要保证他们不会再源源不断的进入,争取到剿灭他们的机会。

    不用道歉。

    知道他已经冷静了,秦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我先将阵纹刻印出来。

    说话间,秦征松开帝轩,从元神空间里拿出一块全新的阵盘,闭上眼稍微回想一下才凝聚灵力将阵纹刻印在阵盘上。

    老混老塔,你们想想有没有见过一样或者类似的阵法。

    将阵盘放在茶几上,秦征严肃的说道。

    混沌珠瞬间幻化出人形,顺手拿起阵盘仔细观看:我觉得仅是研究阵纹没有用,应该还需要别的条件,别忘了,它是靠夏侯渊的血肉开启的。

    混沌珠是由混沌世界孕育出来的,哪怕没有钻研过,在阵道方面的造诣也不会输给秦征。

    嗯。

    秦征认同的点点头:天道意识非常狡诈,不过他好像忘记了,这世界上就没有破不了的阵,夏侯渊乃死者复生,又是星辰灵体,他的血脉,必然至阴至寒,只要我们破阵的时候引入至阳至刚的血气,应该就可以了。

    不论是死者还是星辰,在阵道中都是阴属性,阳属性正好是它的克星,反向推演也是破阵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你觉得天道意识会那么健忘?

    抽空抬起头看他一眼,混沌珠皱眉表示不赞同,现在天柱那边密密麻麻全是邪魔,他们如果没有百分百破阵的把握,贸然靠近无疑是在找死。

    不会,但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坚持。

    他们能想到的,天道意识一样能想到,所以,他吃定了他们不会采用这种方式,他就偏偏要反其道而行,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这就是唯一的办法,尝试或许会失败,不尝试就什么都不可能了。

    也许你是对的。

    深深的与他对视半响,混沌珠妥协了,他们也猜不到其他的可能了不是吗?

    如果时间允许,我会慢慢琢磨,但现在,我们没有时间。

    哪怕早一秒,也有可能挽救成千上万的生命,秦征说完后侧身抚上帝轩的脸:抱歉媳妇儿,又没时间陪你了。

    先前为了让他留在空间里,他答应了他灭杀夏侯渊之后就会进来陪他,让姐姐和小青子继续参赛,哪怕不能助长修为,至少能累积一些见识,可谁能想到,天道意识如此狡诈,他们全都被玩弄了,现在不得不收拾烂摊子。

    没事儿,正事要紧,天灵宗支撑不了不久,这边的事情解决后,我们一起回去。

    抬手附上他的手,帝轩微笑着闭上眼,他的干没有失言,他扛起了不该属于他的责任,在为天下苍生争取一条活路,他深深的以此为荣。

    嗯。

    靠过去在他额角上落下一吻,秦征就地盘坐,一边加速炼化天道意识留在他体内的禁锢,一边反复思考着应该如何破阵。

    很辛苦吧?

    帝轩本想伸手过去替他顺顺发丝,修长如玉的手指即将碰到他的时候又缩了回去,这种时候,他不忍心再打搅他。

    换做是平时,混沌珠定会吐槽他们虐狗,此时他却抱着阵盘盘坐在对面,同样陷入了沉思之中,三人谁都没有再出声,空间里只能听到他们隐隐的唿吸。

    与此同时,天轩楼。

    一白一红的身影一前一后的走向转角处,两人同样的修长,同样的出类拔萃,仪表不凡,如果忽略他们之间静默到死寂的气氛,谁都会觉得,他们十分般配,曾经他们也的确是人人都看好的一对,不知道羡煞了多少痴干怨坤,除了他们自己,没几个人知道,他们为何会走到这一步。

    胤风,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走在前面的凌空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着他,深邃的眸子平静无波,再不复曾经的缠绵宠溺,爱是会消失的,以前他不相信,现在他懂了。

    凌空哥哥

    他越是平静,胤风的心里就越慌,努力想要抓住他才发现,他离自己已经那般遥远,遥远到他根本无法企及。

    曾经,任何有关于你的事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可现在我却发现,我连认识你多少年都忘记了,胤风,或许在你看来,你只是做错了一件事,而我太过斤斤计较,始终不愿意原谅你,但对我来说,那件事却磨灭了我对你仅剩的感情和期望,之所以会在事情发生后还救下你,并将你安全的送回妖皇族地,并不是我还对你残留着多少感情,而是,我在做最后的告别,当时我就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之间,再无可能。

    看着他的双眼,无视他含泪摇首,凌空语气平缓的说道,脸上眼底始终没有任何波动,过去的都过去了,他们都没有错,错的应该是他们缘分不够。

    不,凌空哥哥,我知道错了,你不要这样,我害怕,我真的害怕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