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94)

分卷(94)

    还能怎么办,尽量压制呗,劳资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葬灭在雷劫之下。

    说到这个闫霄顿觉浑身无力,在此之前,他们还拼了命的想触动雷劫,逆天封皇呢,现在倒好,机会近在眼前,他们不但不能更进一步,还必须强行压制晋级的欲望,忒他娘的坑爹!

    自斩修为,可会影响根基?

    同为难兄难弟,凌空伸手拍拍闫霄的肩膀,抬眼看向秦征,他们现在的状况的确很危险,但秦征让灵枢自斩修为躲避雷劫灭杀的举动却给了他提示,若是没啥副作用,他们不如提前斩去一重修为,也不用再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的了。

    对啊,我咋没想到呢,老秦,你那自斩修为的法决也传一份儿给我们呗。

    经他一说,闫霄立即来了精神。

    你这股子厚脸皮的劲儿,我真佩服至极!

    一巴掌拍开他伸到他面前的手,秦征随即又正色道:自斩修为斩去的是境界,而非底蕴,不但不会影响根基,还会让你们的根基更加深厚,因此,斩去的修为要修回去是很容易的,如果你们能够接受,我的建议是,先斩去一个大境界,再进入炼魂塔凝练元神,如此一来,就算元神凝练成功,修为也不可能直接突破神皇,你们以为如何?

    逆天封皇的诱惑,没几个修士能够抵抗,他一开始没说,是想听听他们的想法,毕竟要斩去修为的是他们,不是他。

    可。

    凌空基本没怎么考虑就做出了回应,逆天封皇最难的就是凝练元神,他们如果真能提前铸就元神,等到秦征成功封皇,打破凌空大陆干坤,他们就可以直接踏破神皇境了,说不定还能厚积薄发,往前迈出一大步。

    行,你安排了就好,我还能不信你?

    秦征的建议无疑是最好的,闫霄更不可能有啥意见,从他们救下他的那一刻起,他跟他们就是一体的了。

    你们先熟悉一下自斩修为的法决。

    弹指将两道金光分别射入他们眉心,秦征转头看看子龙和煜岭:接下来我们要闭关,直到三个月后的凌空大比,你们是跟我们一起闭关,还是回去找各自的师尊?

    煜岭就不说了,程漠认定的人,自然也是他们自己人,子龙跟他或许没有闫霄他们来得亲密,但也是个值得深交的人,可以的话,他愿意帮他一把。

    煜岭,跟我们一起闭关吧。

    抢在他们反应之前,程漠拉着煜岭的手凝声要求,混沌珠跟老秦是一体的,先前老秦没开口,哪怕再喜欢煜岭,他也没有透露一丝一毫,如今老秦已经主动开口了,他自然是希望煜岭能够受惠了,别的不说,混沌珠空间与外界不同的时间流速无疑就是最大的作弊神器。

    嗯我要先回去跟师尊说一下。

    感觉到了他的认真,也确实不想跟他分开正整整三个月,煜岭拍拍他紧握着自己的手,不过他是天灵峰弟子,又是坤,要留在玉阳峰闭关,还是需要交代一声的。

    行,我陪你回去。

    程漠说着就直接拉着他起身,外面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们很快就会回空间,没多少时间耽搁。

    啊?

    煜岭还傻傻的有点反应不过来,只能任由他拉着他往外走。

    哪闭关不是闭关呢?我也回去跟师尊说一声,你们可要等着我。

    见状,子龙干脆也起身跟他们一起离去了,秦征几人彼此对看一眼,不约而同的失笑,老程到底在急个啥呢?秘境十来天都等了,又不急在这一时片刻的。

    差点忘了,还有个事儿没办。

    等待程漠他们回来的时间,秦征突然一拍脑门儿:得先把七品魂灵丹炼出来,媳妇儿,你们稍等我片刻。

    去吧。

    知道他不想暴露丹王身份,应该会找个离天灵宗比较远的地方炼丹,帝轩微笑着点点头,不忘喝完秦征亲自给煲的灵植鸡汤。

    七品丹药是需要经过丹雷淬炼才能成丹的,未免丹王身份提前曝光,也不想被人打搅,离开天灵宗范围后,秦征索性开启大道天伦,直接钻进了虚无空间,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里面炼丹。

    去玉阳峰闭关?

    无量峰大殿,除去帝轩,以云泰为首的各峰峰主齐聚一堂,今儿发生太多事情了,他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听闻煜岭子龙要跟秦征一起在玉阳峰闭关,云泰衡阳双双挑眉,好事儿啊,小混蛋虽然混不吝的,天赋确实逆天,多少能给他们一点意见,不过

    你们俩是咋回事儿?

    视线陡然射向程漠煜岭交握的手,衡阳状似不悦的皱拢眉头,几个小混蛋是想咋样,刚拐跑了他的小师弟,现在又来拐他的宝贝徒弟了?

    还能咋回事儿?不就老横你看到的这样?

    程漠也是不害臊,说着还举起两人交握的手晃了晃,相比之下,煜岭就有些不太好意思了,耳根隐隐泛红。

    碰!

    狗日的小混蛋,谁准你拐本座爱徒的?

    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面上,衡阳高大的身体一跃而起,瞪大的双眼跟要活生生吃人一般,秘境十天究竟发生了啥,为啥他的宝贝徒弟就看上这么个玩意儿了?

    煜岭准的啊,不行哦?

    故作怕怕的躲到煜岭身后,程漠小声反驳。

    你说什么?

    师尊。

    他越是如此,衡阳就越不爽,煜岭无奈的叫一声,又回身丢给程漠一个警告的眼神后才走到他面前抱拳道:师尊,煜岭心悦程漠,请师尊成全。

    强忍着众所瞩目的羞涩,煜岭大声说出自己的情意,程漠性子是那啥了一点,但他重情义,对他很好,他相信自己不会选错。

    宝贝徒弟都这样说了,他还能说啥?

    衡阳不禁满腹郁闷,却又故意虎着脸,没有任何要松口的意思,直到

    碰!

    一扫先前的不正经,程漠突然上前跪在他的面前,抬首对上他的视线沉声道:衡阳师伯,我程漠愿在此立下天道誓言,今生今世,只煜岭一人,他日若有违此誓,愿天打五雷轰,神形俱灭!

    程漠?!

    程漠一辈子的正经恐怕都用在此时了,煜岭忍不住眼眶发热,修士是不能随便发誓的,因为一定会应验,何况是对天道立誓?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竟会为了他做到这一步。

    好小子,本座就信你一回。

    终于等到了想要的态度,衡阳没有再刁难,转而看向煜岭:以后你就是他的坤了,为师不可能再凡事都插手,你也需忠于他,不可任性知道吗?

    修士大都是看对了眼就结合,很少如凡人那般大肆举办婚礼,既然他们彼此心悦,也获得了他这个师尊的允许,那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真正的夫夫了,煜岭是他唯一的坤属性弟子,衡阳不禁有些难受,但更多的还是开心,玉阳峰的几个小混蛋混是混了点儿,天赋和品性都是不错的,煜岭能够跟程漠两情相悦,无疑也是好事。

    是,多谢师尊教诲。

    两眼含着热泪,煜岭跪下去跟程漠一起深深的磕了三个响头。

    行了,都起来吧,你就是从天灵峰嫁到了玉阳峰,又没有远嫁,有啥好煽情的。

    强忍着内心深处泛起的不舍,衡阳既是安抚煜岭,也是在安慰自己。

    嗯。

    新晋夫夫二人彼此对看一眼,相继起身,一直没开口的云泰这才道:衡阳都同意了,本宗也没啥好说的,你们俩尽快缔结标记吧。

    干坤之间,只有缔结了标记才能算是真正的属于彼此。

    没问题。

    众目睽睽之下,煜岭难免有些臊,倒是程漠搂着他毫无压力的应承下来,脸皮那种东西,他向来是号称比秦征还厚的。

    去吧,三月后准时出关参与凌空大比就行。

    好笑的摇摇头,云泰摆摆手,秘境十天,他们的收获应该都不小,的确是需要闭关,年轻人感情好,愿意凑在一起,他又有啥好反对的?

    多谢师尊(师伯),弟子告退。

    三人不约而同的抱拳躬身,一同转身离开大殿,目送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云泰一行人相继满意的点头,有他们这些天赋强又努力上进的弟子在,天灵宗何愁不壮大?

    作者闲话:大家五一节快乐哈!!

    :)

    第127章 闭关,进入炼魂塔

    两个时辰后,夜幕已经彻底笼罩大地,褪去了白日的喧嚣,整个天灵宗似乎都陷入了沉睡中,等到秦征从外面回来,一行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混沌珠空间,以往悬浮在半空中的混沌珠本体不见了踪迹,早已知道为何会这样的秦情等人一瞬间沉默。

    这里是?

    眨眼间周遭的环境就改变了,子龙煜岭不禁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们可以当这里是修炼空间。

    收起因为没有看到混沌珠而低落的情绪,秦征丢给程漠一个眼神,暗示他给他们普及一下混沌珠空间的大概常识,他自己则牵着帝轩走向这片区域的最中央,期间不忘勾动炼魂塔,跟他确定一些事情。

    【老练,你应该可以从我的灵台出来吧?除了我和媳妇儿,其他人全都需要锤炼神魂。】

    【老练是个啥?你小子会取名字吗?】

    明显不满秦征的称唿,炼魂塔表示强烈的抗议,老练老练,跟他多不正经似的!

    【那老魂?不行不行,这不是跟老混搞混了嘛,要不老塔?】

    本来心情还不怎么美丽来的,炼魂塔一开口,果断逗乐了他,秦征唇角边不禁勾勒出少许笑痕,炼魂塔不愧是跟老混一个时代处过的,炸毛逗乐的本事绝对一流,唯一不同的是,老混比较婆妈,啥事儿都喜欢瞒着他,炼魂塔就干脆多了。

    【劳资想捶死你!】

    难怪皓天一个劲儿的吐槽他坑爹,口口声声说他是属牲口的,炼魂塔终于切身体会到了。

    【别闹,说正经事儿呢,你原先有名字不?】

    从元神空间里拿出一张双人沙发,秦征一边小心温柔的安置媳妇儿,一边跟炼魂塔装正经,帝轩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也没有打搅他,只是笑意盈盈,眸底多少盘旋着无奈。

    【咱俩到底是谁先不正经的?】

    炼魂塔被他气了个倒仰,差点没直接从灵台冲出来干死他。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所以,你的名字?】

    靠着媳妇儿坐下来,秦征跟哄孩子似的。

    这椅子不错,给我们也来一个。

    丢下程漠三人,闫霄凌空秦情三人跟了上来,摸摸他们坐的沙发,闫霄不客气的索要。

    呐。

    秦征随手一挥,空间里果断多了几套沙发,闫霄立马霸占其中一个单人沙发,跟个孩子似的反复站起又坐下,凌空秦情虽然也好奇,却显得更为克制。

    【你还是叫本帝老练吧。】

    让他们一搅和,炼魂塔有气也发不出来了,声音听起来无疑相当郁闷,洪荒时代与现在不同,别说帝兵,就是人类与各色生灵取名都相当随意,盘古帝尊将他祭炼出来后,直接就给他融入盘古族地山谷之中了,从此后炼魂谷就是他的名字,如今他恢复本来形态,又顺理成章的成了炼魂塔。

    【别嫌弃嘛,老练不挺亲热的?】

    不是没听出他的郁闷,秦征却没有帮他命名的意思,炼魂塔只是暂居他的体内,如混沌珠,并非已经认他为主,他没有权利决定他的姓名,当然,如果他强烈要求,他也不会拒绝就是了。

    【亲热个铲铲,本帝不想跟你说话了。】

    【别别别,真有正事儿。】

    炼魂塔作势就要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秦征连忙叫住他,脑门儿不禁爬上少许黑线,他奶奶的,老练跟老混是一个品种吗?咋都喜欢动不动就隐匿?

    【有屁快放。】

    混小子那张嘴气人得很,炼魂塔感觉自己都要冒烟了。

    【不是已经放了嘛?你到底能不能出来?】

    秦征也是无奈,他一开始就问了,不知道是谁歪楼了呢?

    【你说呢?】

    话音方落,秦征立马感觉到灵台一阵动荡。

    【等等,你先等一下,我还有话说。】

    意识到他要直接出来,秦征赶紧制止,直到灵台的动荡消失,他才夸张的松了口气,咋还是个急性子呢,谁知道他离开他的身体后还能不能与他交流,此次闭关,他最重要的目的可不是提升自己,而是复活小青子,关于小青子神魂的事情,他还啥都不知道呢。

    【还有啥事儿?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

    炼魂塔也是无语得很,它当然知道他是想让他出来,以助其他人炼魂,短时间的话,此地正好合适,闹不懂他到底还有啥天大的事情。

    【我倒是想呢,你给我机会了吗?废话不多说,我弟弟不久前】

    无力的翻翻白眼,秦征缓缓将小青子的情况说了一遍,不管有多难,他都要助他凝练元神,让生死绝脉再次蜕变。

    【有点难度,没有肉身保护的神魂太过脆弱,即便本帝努力控制自己,依然会伤了他,毕竟本帝的等级摆在那里。】

    一扫先前的逗逼模样,炼魂塔也正经了起来,生死绝脉可是好东西,能留下他肯定会为秦征留下,甭管他的等级有多牛逼,说到底也只是辅助帝兵,无法形成战斗力,只有秦征和他身边的人更强,将来他们才有可能逆风翻盘,改写曾经的历史。

    【没别的办法了?】

    秦征闻言不禁一颗心直往下坠,不过他并未放弃,老混既然建议他收下炼魂塔,必然是有所依据的。

    【倒也不是没有。】

    【卧槽,你他妈敢不敢一次性说完?】

    【本帝还不是为了你好?】

    【啥意思?】

    【意思就是,神魂脆弱,元神一样脆弱,你若非要让他进塔锻造,只能让元神离体,用你的元神包裹着他,一点点的蕴养,同时,还必须定时服用滋养神魂的丹药,没个十年八年肯定不可能,你确定自己能耽搁那么久?】

    【你不知道老混空间里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一个月等同外界一天?】

    听到这里,秦征总算是放心了,这种情况,早在他的预料中,虽然看起来他的元神也很容易受损,但这无疑也是锻造元神的一种方式,既能蕴养小青子的神魂,助他凝练元神,又能锻造自己的元神,何乐而不为?修士的一生,不就是反复在生死边缘蹦跶?不豁出性命去争取,又怎么可能凌驾于天?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