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88)

分卷(88)

    我媳妇儿也来了。

    似乎早就料到他们一定会来,凰烽倒没有任何意外,一双发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锁定紧跟着秦征夫夫的秦情。

    不是吧老大,你来真的?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群人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他就真不怕一天三顿被家暴?帝尊的姐夫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看起来像是开玩笑?

    双手抱胸淡淡的一扫,凰烽脸上染满邪肆的笑痕,难得遇到个这么有趣的娘们儿,不赶紧圈起来,被别人挖走了他找谁哭去?

    不愧是他们的老大,牛逼到家了有没有?

    众人恭维的同时又默默在心里为他点蜡,他们已经能够预见他将来的悲催了。

    :)

    第118章 凰烽求婚,集体懵逼

    从外面看极为普通的三层建筑,进入后却是一片空旷之地,地面光可鉴人,一粒灰尘都看不到,但却什么装饰都没有,不像是有人长期使用的样子,并且他们都进来了,也没有看到哪怕半个人影,就好像这里根本没人一般。

    又是阵中阵。

    秦征无力扶额,天轩楼都是些啥人啊,阵中阵很好玩儿吗?

    咋回事儿?你们以前来也是这样?

    一旁的程漠忍不住扭头询问闫霄,后者嘴角一抽,脸上挂着跟他一样的懵逼:我们以前来的时候,这里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至少人还是有几个的,现在究竟是个啥状况,我也闹不懂。

    天轩楼向来神秘,没人能摸清他们的底细,据说每个进入这里的人,所见所闻都略有不同,以前他还不相信,现在终于是信了。

    炎皇嫡子,又来找虐了?

    伴随着一道满是戏谑的调笑声响起,闫霄虎躯一震,在他们的正前方,空间陡然出现一条裂缝,高大俊美的凰烽嘴角浸着一抹邪笑,带着一男一女出现在他们视线里,没人看到他们是如何移动,甚至没人感觉到周遭灵气的波动,眨眼之间,他们已经来到他们面前了。

    【啧啧果然是准帝。】

    炼魂塔的声音突然响起,秦征眉峰一挑,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们,准帝,在他原来的世界就是半神,跟曾经的他同一境界,是可以问鼎巅峰的存在,到底是什么原因,竟能让他们放弃变得更强,自愿留在凌空大陆这种贫乏之地?

    打量他们的何止是秦征,程漠几人也颇为好奇,他们的修为究竟高到何等地步了,但凰烽像是啥都没感觉到,视线挨个儿看过他们,最后定格在秦情身上:小姑娘,有没有兴趣做天轩楼的楼主夫人?

    额

    这他妈也太直接了吧?

    华丽丽的黑线爬上脑门儿,秦征等人猝不及防,全都被搞得一脸懵逼,特别是作为当事人的秦情,貌似他是在变相的求婚?对象还是她?

    老大,矜持点儿!

    跟在他身后的女干强忍住嘴角的抽动,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角,另一同样高大俊美的男人也小声的附和道:就是,别吓到人小姑娘了。

    哪有人一见面就直奔求婚去的?老大空虚寂寞了数万年,该不会已经忘记怎么撩骚了吧?

    咳咳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秦征虚握拳头掩嘴轻咳,眼角余光不动声色的扫了扫被雷得不轻的秦情,没想到啊,天轩楼楼主凰烽竟看上了他们家的臭娘们儿,他是该欢唿还是该欢唿呢?女干是可以嫁人的,早前他咋没想到呢,尽顾着给她留意合适的小坤去了。

    别闹,小心秦情又捶你。

    看就知道他家干在想啥,帝轩屈起手指好笑的敲敲他的头,没见秦情已经看过来了嘛?他要敢说哪怕一个字,秦情绝对有可能捶得他满头包。

    我也没看啥呢姐,我可一个字都没说。

    话说到一半,突然侦测到危险的气息,秦征连连摆手撇清关系,就算他心里真有啥想法,这种情况下也不敢说啊。

    你最好是给我闭紧那张嘴。

    拜他所赐,她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最后再警告性的瞪他一眼,秦情转向凰烽,柳眉微皱,略显不悦的说道: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女干。

    女干是可以娶小坤为妻的,她为何要自降身价嫁给别人为妻?甭管对方是不是开玩笑,她都没有要接受的意思。

    被当面拒绝了,凰烽脸上丝毫没有气馁,眼珠子滴熘熘一转,突然又兴致勃勃的提议:那不然我吃亏点,嫁给你?

    碰碰碰

    重物落地的闷响接连奏响,包括秦征夫夫和当事人秦情在内,所有人都一瞬间宣告阵亡,这他妈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逗逼?存心想雷死他们是不是?

    【哈哈哈这小子有意思,本帝喜欢!】

    相比之下,炼魂塔就乐呵了,闹得秦征更是脑袋瓜子嗡嗡的疼,这都啥事儿啊,难道是因为他今儿出门没看黄历?

    老大

    跟随凰烽一同前来的两人脸黑得都能挤出墨汁儿来了,老大该不会是头壳坏掉了吧?哪怕是为了做帝尊的姐夫,也不带如此拼命的啊。

    干干授受不清,别拉拉扯扯的,我媳妇儿误会了咋整?

    故作没好气的挥开他们,凰烽一熘烟儿的凑到秦情跟前:小姑娘,考虑得如何了?

    他可不是真为了当帝尊的姐夫才如此,他是真对小姑娘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了,那种感觉咋说呢,就好像命中注定,他非她不可一般,连他自己都觉得诡异得很,不过,既然心动了,断然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小姑娘注定是他的媳妇儿。

    母胎单身将近二十年,秦情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人连续两次求婚,最他妈坑爹的是,她除了知道他是天轩楼楼主,其余一无所知,他到底打哪儿来的自信,认为她一定会接受他莫名其妙的求婚?

    无意中扑捉到凰烽眼底一闪而逝的认真,秦征微微一愣,他是认真的?为什么?他应该没见过秦情几次吧?当然,他并不是觉得自己的姐姐就没有可取之处,不值得别人真心以待,相反的,他觉得姐姐配得上拥有最好的一切,包括男人或小坤,问题是,凰烽乃准帝,又贵为天轩楼主,怎么就突然钟情他姐了?

    嗯?

    垂在身侧的手突然被人握住,秦征反身性的转头,帝轩温润的笑脸落入他的眼底,满脑子的疑惑好像一瞬间消失,他跟媳妇儿都可以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为何别人不可以?凰烽对秦情有好感,采取主动追求,貌似也没啥不对吧?

    爱情其实就跟机会一样,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很多次,能不能把握,端看个人如何选择罢了,谁的爱情又不是从一开始的好感经营累积而成的呢?

    姐,要不你就从了吧。

    未免秦情直接挥拳,秦征躲在帝轩身后小声的建议。

    滚!

    秦情沉声一喝,顿时吓得他尿频尿急尿不尽,委屈巴巴的躲在媳妇儿身后绞手指,他都是为了谁呢,虽然凰烽这人看起来是挺不靠谱的,但人家修为高深,长得高大帅气,威勐不凡,又能屈能伸,都愿意入赘他们家了,她还有啥不满意的?

    你啊!

    无奈的戳戳他,帝轩握着他的手看向凰烽,眸底绽放锐利的精芒,他是认真的?

    额眼神收着点儿,快洞穿我了。

    别人的眼神再锐利他都可以不当一回事儿,帝轩的就不行了,凰烽无奈的轻叹,追个媳妇儿咋就这么难呢?

    秦情是女子,该收着点儿的是你。

    深深的注视他半响,帝轩沉声道。

    你当初非要帝尊爱你的时候也没见你收着点儿啊。

    如果可以,凰烽很想给他怼回去,可他不敢,现在的帝轩虽然不是他的对手,回归之后的他,一巴掌就能拍死他了,再加上帝尊一看就是个啥都听媳妇儿的主,他可不想将来的某一天被两人混合双打。

    那啥,我们家楼主就是太喜欢小姑娘了,诸位,我们进去再说?

    默契的对看一眼,跟凰烽一起现身的男人主动站出来打圆场,他是真怕老大一个犯浑惹下大祸,要知道,得罪了帝尊还没啥,大不了就是陪他练练,要是得罪了帝尊最心爱的弟弟,不止老大吃不了兜着走,他们估计也会跟着遭殃。

    小姑娘确实长得美,也难怪我们家楼主会一见倾心了。

    女干见状也连忙站出来附和,老大口味重,喜欢被家暴他们没意见,可别扯上他们啊,凤齐轩是那么好得罪的吗?

    不得不说,他们想得也太多了,秦情毕竟是女人,帝轩只是提醒凰烽委婉点儿,并无他意,凰烽也不是那种冲动没脑子的男人,他们却自己脑补出一连串的后续,估计以前没少被俩帝尊戏弄过。

    你们俩是干啥呢?

    没好气的看看两人,凰烽无奈的摇摇头:御下不严,让大家看笑话了,里面请。

    一本正经的说完,凰烽侧身做了请的手势,态度竟带着少许的恭敬,秦征几人还好,曾被热情招待过的闫霄和凌空就感觉浑身都不好了,这差别待遇未免也明显了吧?

    打搅了。

    不是不疑惑他们的态度,但秦征并未表现出来,微微点头后,牵着帝轩迈开脚步。

    小姑娘,我认真的,好好考虑一下。

    临走之前,凰烽又看着秦情认真的说道,没等她反应径自转身跟上秦征夫夫,留下秦情各种的懵逼,这都啥事儿啊,早知道她就留在宗府不来了。

    走吧。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三人彼此对看一眼,闫霄伸手揽了揽她的肩膀,很快又放开了,平日里玩笑归玩笑,该守的礼节还是要守的。

    仿佛是踏入了某个虚无通道,眨眼之间,他们就已经置身于一间装饰简单又不失雅致的厢房内了,秦征帝轩彼此对看一眼,淡定的走向桌边的椅子坐下,秦情四人紧随其后,而凰烽三人,则在他们的对面坐了下来。

    天神秘境异常,是因为你吧。

    一扫先前的不正经,凰烽精锐的眸子一瞬不瞬的锁定秦征,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而非疑惑,作为元凤族仅剩的直系后裔之一,曾悟出无上禁忌轮回法则的齐天大帝,哪怕已葬灭万古,依然拥有逆天的本事,若说秘境异常与他无关,打死他都不相信。

    :)

    第119章 天轩楼的归属

    是,也不是。

    没有回避他的注视,秦征对上他的双眼继续说道:天神秘境原为盘古族地,我跟它的确是有些渊源,但此次它会异常,并不完全是因为我,相信你们也察觉到了,神隐宫的行为颇为诡异,我们进入秘境后才发现,他们居然在宗门单独开启了一条直通秘境深处的通道,往里面输入了长老弟子近万人,其中巅峰神王就有千余人,目的自是要借助秘境与大陆不同的干坤,集体逆天封皇,我跟神隐宫向来不对盘,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阴谋得逞,一次性出现那么多神皇?阻止他们的结果就是,秘境之行提前结束,并且从此之后,秘境再也不会出现,它已经彻底的自我封印了。

    一味的瞎扯淡是无法取信于人的,秦征说得似真似假,反而不容易惹人怀疑,当然,他也是有心将神隐宫的所作所为透露给他们知道,以此试探他们停留在凌空大陆真正的目的。

    盘古族地?

    别人不知道盘古族地意味着什么,他们还能不知道?

    凰烽几不可查的皱眉,难怪连他们靠近秘境入口都会被抹杀,原来是盘古族地,那个比元凤族更显赫,号称人人皆是帝的洪荒天神族,不过,它为何会出现在凌空大陆?难道是因为此地特殊的干坤?它第一次出现是数万年前,那会儿他们也刚进驻此地不久,或许真的跟此地干坤有关。

    我名火烈,既是盘古族地,神隐宫又为何能单独开辟通道?你应该是清楚的吧。

    凰烽沉思的时候,坐在他左手边的男人凝声道,面上看来他们好像都很淡定,实际上心里全都恼得很,神隐宫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撼动凌空大陆的干坤,他们绝对不允许!

    因为星辰灵体。

    不动声色的将他们每一个细微的反应都收入眼底,秦征垂眸稍作停顿后才抬首道:夏侯渊,原凡人界夏国三皇子,一年多前,我曾亲自斩下他的首级悬挂在城楼之上,那时候,他不过是个天灵境初阶小坤,可不知道为何,此次我竟在秘境中遇到了他,他不但复活了,还身负星辰灵体,修为更是直接跨越到神王境初阶,据他亲口所说,现在他是神隐宫宫主的真传弟子,连接盘古族地的通道就是他开启的,他的血脉似乎拥有某种特殊的力量。

    夏侯渊无疑是巨大的变数,他始终很在意他身首异处多时又复活的事情,虽然混沌珠好像知道复活并赋予他力量的人是谁,但他却不愿意告诉他,说不定天轩楼的人会知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莫名其妙的葬灭一次就够了,他可不希望再经历第二次。

    碰!

    该死的,难道是他?

    勐的一拳狠狠的砸在桌面上,凰烽三人脸色大变,浑身杀气弥漫,似乎是要活生生吃人一般。

    他们果然知道。

    秦征眼眸一沉:他,是谁?

    不就是

    凰烽反射性的脱口,却又很快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压下满腔怒火,坐回去不是很自然的说道: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啥星辰灵体不能留。

    这转得未免也太生硬了,他们的反应看起来像是不重要的样子?

    秦征无语扶额,混沌珠如此,他们也如此,那个谁到底是啥强悍的存在?

    嗯帝,秦征,你无需担心,就算他们真的集体封皇了,我们也不会允许。

    同样已经冷静下来的女干来回看看他们,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不是他们要隐瞒他,主要现在的他还太弱了,他若真想知道什么,至少得等到他逆天封皇之后。

    帝?

    她一开始是想叫他什么?帝尊?

    敏锐的扑捉到女干一瞬间的口误,秦征脑子里迅速的活泛开了,他是齐天帝尊轮回转世身的事情他们早就经由凤齐轩知道了,难道他们是凤齐轩或凤齐天的人?齐天齐轩天轩原来如此,难怪当日凰烽会给他忠告,先前他们的态度会那么奇怪,原来天轩楼是属于凤齐天和凤齐轩的吗?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