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87)

分卷(87)

    三个月。

    三岁小孩儿都知道的事情,他居然还要特意询问,衡阳顿觉浑身无力,不过他倒是很期待他们在凌空大比上的表现,去年他们在闭关,今年定会大放异彩!

    时间有点短。

    外界三个月,空间七八年,秦征也不知道小青子的元神能不能在那之前凝练出来,如果可以,他希望他能赶上。

    咋的?你们又要闭关?

    衡阳不禁想瞪眼,宗门还想靠他们争取好的名次呢,最好是能屠了凌空榜前十。

    嗯,此次收获不小,需要闭关梳理。

    随意的点点头,秦征胡乱找了个借口,具体怎么复活小青子,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也不打算说。

    也罢,自我提升比那些虚名重要。

    知道他已经神王境八重天了,衡阳也没想那么多,作势就要起身:早点歇息,明儿一早回宗门。

    老横,明儿你先带师兄师姐们回去吧,我跟媳妇儿想去一趟天轩楼,有些事情要向他们请教。

    凰烽的忠告一直令他很在意,离开之前,他想去探个究竟。

    嗯,别惹事儿,不要忘了小师弟现在可是双身子,经不起折腾。

    难得他如此正经,衡阳也没有阻止,只是免不了要叮嘱一番,毕竟天轩楼可不是啥能够轻易招惹的势力。

    秦征顿时哭笑不得:说得跟我就会惹事儿一样。

    难道不是?

    没好气的横他一眼,衡阳大步离去,再待在这里,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捶人,小混蛋气人的本事他也是不敢小觑的。

    对了,这是你要的洗髓花,刚才陈师弟给我的,估计是以为你要用洗髓花炼啥丹药救小青子吧,他们在秘境的时候一直流转各个仙山,总算是找到了。

    作为此次领队的弟子,子龙还有很多事要跟衡阳汇报,临走前突然摸出个干坤戒递给秦征。

    帮我谢谢他们,这是我炼制的升灵丹,于他们应该颇有益处。

    接过干坤戒,秦征又换了一只递过去,人都是相辅相成的,别人对他好,他也会尽力回报。

    嗯。

    等等子龙,我跟你一起。

    一直坐在程漠身旁的煜岭跟着起身,两人分别跟秦情他们点点头,转身离开大厅。

    你真要去天轩楼?

    等到只剩下他们几人后,闫霄凑过去再次确认,之前他不是怕被捶嘛,现在不怕了?

    嗯,也该去拜会一下了。

    点点头,秦征说完后又斜睨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要怕的话可以不去。

    他可没忘记某人对天轩楼的怨念有多深。

    额

    怕个毛线,他像是会怕的人?

    闫霄黑着脸恶狠狠的怒瞪着他,不就是天轩楼嘛,又不是没去过。

    不怕被捶?

    看就知道他是怕的,秦征眸底的戏谑更深,清楚来龙去脉的凌空虚握拳头掩去嘴角的笑意,闫霄脾气燥,嘴上又没个把门儿的,那次他们一起拜访天轩楼,他无疑被捶得很惨,之后就再也没缠着他去天轩楼询问有关神皇的事情了。

    闫霄很想霸气的说不怕,但他说不出口,事实上,他是真的怕,妈的,那群人简直就是怪物,巅峰神王在他们的面前跟三岁奶娃娃似的,不能想,一想他就脑瓜子嗡嗡的疼。

    哈哈

    看到这里,还有啥是不明白的?

    众人不约而同的哄堂大笑,能让闫霄怕到这种地步,天轩楼绝对是独一份儿!

    关于秘境的事情,有些事我没说,它其实是

    笑闹过后,秦征面色一正,缓缓将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包括炼魂塔和如何救小青子:炼魂塔具体要怎么使用,我还要再研究一下,你们的底蕴早就够了,之所以没有逆天封皇,最主要的原因应该就出在元神上,等我研究透彻了,你们就去炼魂塔,尽快凝结元神,踏破神皇境吧。

    就目前而言,闫霄和凌空无疑是他们几个人中最有可能封皇的人,夏侯渊从复活到身负星辰灵体,再到神王境,处处都透着诡异,谁知道他隔一段时间会不会直接封皇,可以的话,他希望他们之中的谁能够抢先封皇,至于凌空大陆只允许一世一皇的特殊干坤,他完全没放在心上,直觉告诉他,天轩楼那些人应该会给他意外的惊喜。

    没那么容易,上一任的神皇才离去三百年,按照以往的规律,应该还有至少五百年才能逆天封皇。

    闫霄凌空彼此对看一眼,他们存在已经很久了,这种事还是很清楚的,若非一年多前的异动,他们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醒来。

    还有这种事?

    闻言,秦征几不可查的皱眉,摸着下巴沉思片刻后抬首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今儿就到这里吧,等明日拜访过天轩楼再说。

    逆天封皇靠的是底蕴和机缘,干坤可以禁锢皇者的数量,不应该连多少年出现一个皇者都有所控制。

    嗯。

    两人不约而同的点头,如果真有啥不对劲,唯一能给他们答案的,也只有天轩楼了。

    :)

    第117章 平淡温馨,到访天轩楼

    朝阳划破云层,夜色逐渐被晨光取代,整洁舒适的卧房内,具备独立神智的至尊神火化作十数小火龙包裹着各种灵植提炼煅烧,在它们全部都被浓缩成晶莹剔透的药汁时,盘坐在软塌上的秦征控制着元神强势融合,片刻之间,药香四溢,饱满浑圆的丹药凝结成形。

    嗯

    如猫咪般慵懒的呻吟突然自屏风后传出,秦征看都没看一眼成形的丹药,高大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

    侧躺在床上的帝轩缓缓睁开双眼,深邃美丽的眸子充斥淡淡的茫然,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身在何处,伴随着起身的动作,盖在身上的软被滑落到腰际,眼底的茫然尽数褪去。

    醒了?

    坐过去抚上他的脸,秦征脸上泛着温柔,双眼近乎痴迷的打量着刚起床的他,不同于白日里整齐的装束,此时的他只穿着一层薄薄的纯白亵衣,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在后,精致绝美的脸部轮廓柔美清润,少了一丝高不可攀的圣然,多了几股平凡的人间烟火气。

    嗯,没睡?

    抬手附上他的手,帝轩慵懒的微眯双眼,唇畔勾勒出一抹幸福的笑痕。

    休息了一会儿,洗漱吗?我去给你打水。

    顺手将他揽入怀中,秦征下巴垫着他的头,垂眸温声询问。

    好。

    刚睡醒的他,声音还有些绵软,听起来就跟在撒娇一样,秦征一阵激动,起身之前忍不住捧着他的头啃了啃娇嫩的唇瓣,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后,他才罢手离去。

    你父亲就跟孩儿一样,对吧?

    重新躺回去一手抚着有些红肿的唇瓣,一手附上微微凸起的小腹,帝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痕,他的干又说谎了,啥休息了一会儿,根本就一晚上没睡,他的干太宠他了,一丝一毫都不容许他担忧,可同时他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他和崽崽的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真是让人想不多心悦几分都难。

    媳妇儿,起来漱口了。

    不多会儿,秦征端着洗漱用品走了进来,见他又躺了回去,索性直接将铜盆放在床头,扶起他送上小小的漱口杯,帝轩也没有拒绝,乖乖张嘴含住漱口水,夫夫俩一个主动一个柔顺,帝轩连洗脸穿衣都是秦征亲力亲为的,外人绝对无法想象,日天日地日空气的秦征也会有如此温柔耐性的一面。

    媳妇儿穿常服比道服好看。

    最后帮他系上玉带,秦征退后两步打量着他,今儿他没给帝轩穿天灵宗道服,而是换上了一袭白色滚黑边,襟口袖口的衣摆处都绣着墨竹的常服,柔韧修长的身躯被衬托得更加匀称高挑,陶瓷般滑嫩的肌肤似乎也泛着少许莹泽的光芒,简直美出了新高度。

    喜欢?

    主动上前抬手亲密的勾住他的脖子,帝轩故意压低声线,纯洁中透着少许诱惑。

    卧槽!

    突然感觉鼻息温热,秦征伸手一抹,竟摸到了满手的血,当即就忍不住低咒了出来,妈的,至于吗?媳妇儿就是态度语气稍微诱惑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啊,哪天他要真化身妖精引诱他,他不得血崩而亡?还是说,他憋得太久了?

    哈哈

    这是第二次了,秦征因为他流鼻血,银铃般的笑声洒遍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你还笑,劳资总有一天会死在你手里。

    秦征哭笑不得的瞪他一眼,将就帝轩先前的洗漱用具抹了把脸。

    帮我束发?

    微笑着坐在铜镜前,帝轩侧身将玉梳递给他,他能说他很高兴吗?秦征越是抗拒不了他的诱惑,他就越开心。

    好好好,伺候媳妇儿是我的荣幸。

    拿他难得的任性没辙,秦征站在他的身后,接过玉梳轻柔的梳理他黑亮柔顺的长发,从相识到现在,一年多了,他们好像还没这般平淡温馨过,哪怕是玉阳峰独处的大半年,他精心伺候他的一日三餐,陪伴他抚琴修炼,也没有贴心到这种程度,大多数时候,他都在悟毁灭法则。

    媳妇儿,谢谢!

    替他戴好发冠,秦征躬身自身后抱住他,媳妇儿跟着他太委屈了,他连最基本的陪伴都很难做到,每个人都说他宠媳妇儿,实际上,真正宠他的是媳妇儿,不管他做什么,媳妇儿都默默的支持,没有任何怨言,对外一律高冷淡然的他,只要是面对他,必然笑面如花,他宠他的点点滴滴虽不引人注目,却是细水长流,温暖人心。

    何以道谢?

    从他的怀里转过身,帝轩疑惑的仰望着他,秦征俯身在他的唇瓣上轻啄一下:谢谢你愿意给我机会,成为我的道侣,也谢谢你辛苦的孕育我们的小崽子,媳妇儿,我爱你!

    秦征给人的印象一贯都是坑爹不靠谱的,或许外人会觉得他应该也是风流多情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对感情的态度有多认真,我爱你三个字,若非情至深处,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那我是不是也要谢谢你爱我?

    再次勾住他的脖子,帝轩的笑染上少许狡黠与调皮。

    不。

    倾身抱住他,秦征靠在他的耳边沙哑的说道:不用谢我,继续像这样爱我宠我就行了。

    他也会一直爱他宠他,尽全力给他最好的一切。

    嗯。

    软身与他交颈,帝轩柔顺的回应,夫夫俩谁也没觉得,一个干问一个坤要宠爱有何不对,爱情是相互的,如果只有一方付出,另一方心安理得的享受,再激烈的爱,也总有一天会消失,只有两个人一起努力经营,爱才会长长久久,旦古永恒!

    天轩楼位于天澜城中心区域,从外表看只是一座占地面积稍大的普通三层楼建筑,正前方矗立着一道高大的牌坊,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天轩楼三个大字,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但就是这么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却是整个大陆任何修士都不敢轻易踏足之地。

    有阵,还是帝道阵法。

    辰时刚过,送走了衡阳和天灵宗弟子,秦征六人现身天轩楼外,矗立在牌坊前,秦征一语道破玄机,却也因此皱紧了眉头,凌空大陆最高修为不过神皇境,此地却布置了帝道阵法,不管怎么想都特别诡异吧?亏他们早有不少猜测,否则定会吓一大跳。

    里面的确是别有洞天。

    曾来过一次的凌空闫霄双双肯定,具体如何,待会儿他们还是亲眼看看吧。

    走吧。

    来都来了,猜再多也是浪费脑细胞,秦征拥着帝轩,直接迈开脚步,秦情几人彼此对看一眼,不约而同的跟上,一行人刚穿过牌坊,周遭的景象就变了,不再是冷清的街道,入目所及,山水交融,仙气缭绕,如同一个庞大的宗门,唯一与宗门不同的是,天地间除了那座普通的三层楼建筑,再无其他殿宇楼阁。

    阵中阵吗?有点儿意思!

    或许别人会被眼前的景象迷惑,在阵道方面有着独到造诣的秦征却兴味的勾起了唇角,不受任何景象影响。

    好奇妙的地方,不是幻境,像是单独的空间一般。

    没人出现阻拦他们,当他们踏入门槛的一刹,看到的不是任何装饰,而是一条古朴的青石板道路,两旁种植着密密麻麻的灵植,从它们散发的莹泽光芒不难看出,品级和年份应该都不低,对幻境颇为了解的秦情脱口称赞,第一次见识这种高阶阵中阵的程漠也是一脸震惊。

    【准帝的气息,数量还不少,小征子,悠着点儿,本帝可不想这么快就无家可归!】

    混沌珠自安抚了盘古族人的怨气后就销声匿迹了,此时响起的声音是属于炼魂塔的,他在某些方面可不像混沌珠一样遮遮掩掩。

    【准帝么?】

    天轩楼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秦征眸底的兴味更深,今儿他就要看看,天轩楼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我去,还有帝兵,气息太微弱了,连本帝都差点被蒙混过去。】

    【】

    如果说准帝的存在令人惊讶,兴致浓厚的话,现在秦征就感觉有点被惊吓到了,帝兵乃帝之战兵,难不成天轩楼还隐藏着帝境强者?不可能吧?不是说星河万域只允许一世一帝?媳妇儿乃齐轩帝尊应劫身,原则上来说并未葬灭,怎么可能再出现第二尊帝?亦或者,凌空大陆不属于星河万域?不不不,应该不会,若这里真不是星河万域,混沌珠一定会知道,盘古族地也不可能降临在此。

    或许只有帝兵,没有帝?

    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了,就像炼魂塔,他也是帝兵。

    怎么?

    敏锐的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帝轩扭头问道。

    没,先进去再说。

    摇摇头,丢给他一个安抚性的笑容,秦征拥着他继续往前走。

    我操,老大,帝尊他们来了。

    与此同时,天轩楼深处,一个如同投影屏的巨大帘幕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俊美男子一屁股摔倒在地,瞪大的双眼紧紧盯着帘幕上的秦征夫夫,不多会儿,以凰烽为首,一行十来人相继现身,每个人在看到秦征夫夫时都忍不住怔了怔,他们咋突然就跑来了?害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怪吓人的有没有?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快穿之金枝欲孽穿书之欲欲仙途(NP)野僧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