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85)

分卷(85)

    操,看看咋啦?你是娘们儿吗?

    老混可不是他姐,秦征作势就要捶回去,可

    美人儿,管管你家男人,他居然对着劳资流口水。

    光华一闪,帝轩秦情双双现身,混沌珠一把勾住帝轩的肩膀,加油添醋的告刁状。

    我日你老混,谁他妈对着你流口水了?

    没等帝轩反应,秦征赶忙上前一把拉过他抱在怀里:媳妇儿你别听他胡说,我就是第一次见他化形,稍微多看了两眼,除了你,我怎么可能对着别人流口水?

    为了表示自己字字属实,秦征连眼球都不敢乱动,只允许眼底倒映出帝轩,求生欲不可谓是不顽强。

    多看了两眼?

    挑眉,帝轩轻轻的推开他,美眸似乎充斥危险。

    真,真的就只有两眼!

    秦征虎躯一震,说话间还配合着比了两根手指,可

    碰

    卧槽!

    依然没人看到帝轩是如何动手的,只见秦征高大的身体顿时成大字型板板正正的趴在地上,混沌珠笑得嘴角都要裂到耳朵后面去了,秦情也是无力的扶额,他家的弟弟,真的是没救了,当着帝轩的面说自己多看别人几眼,不存心找虐嘛!

    【喔唷,小子你艳福不浅啊,媳妇儿长得贼几把美,还是元凤一族直系后裔。】

    出去了一个混沌珠,灵台内还有个老不要脸的炼魂塔呢,秦征的惨状没有得到他一丝一毫的怜悯,他注意到的只有他美美的媳妇儿。

    【滚,再美也是劳资的媳妇儿。】

    恶狠狠的怒怼一声,秦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没脸没皮的再次抱住帝轩:痛死了,媳妇儿,你就不心疼啊?

    说痛其实谈不上,就跟秦情揍他一样,帝轩出手也是有分寸的,不过为了让媳妇儿心疼他,秦征无耻的佯装柔弱。

    该!

    没好气的戳开他,帝轩满眼无奈,他倒不是真的为他多看了化形后的混沌珠两眼而气,他气的是,他已经神王境八重天了,必然又被雷噼了一次,可却没有让他出来陪他,哪怕不能帮忙,那种时候,他还是希望能尽可能的陪在他身边。

    媳妇儿

    脸皮那种东西,秦征素来是没有的,被戳开了又故作委屈的靠了上去。

    别闹,干正事儿呢。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混沌珠面色一正,故作正经。

    秦征抱着媳妇儿没好气的翻翻白眼:咱俩到底谁在闹呢?你他妈不添油加醋的告劳资刁状,劳资能被媳妇儿捶?

    狗日的,等那啥鸿烨苏醒,看他怎么添油加醋的埋汰他。

    :)

    第114章 奇迹,安息吧!

    谁让你他妈那么猥琐的盯着劳资看?

    混沌珠也是理直气壮,就在秦征准备反驳的时候,帝轩突然道:你能维持多久人形?

    额

    脑门儿一黑,混沌珠果断泄了气,肯定是不久啊,特别是离开小征子的身体后,他跟小征子现在是属于共生关系,小征子变强,他也会跟着恢复,相对的,哪天要是小征子真葬灭了,他或许不会跟着葬灭,但一定会元气大伤,再次陷入沉睡。

    这就是他融入小征子体内,铸就混元圣体的代价,只是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罢了,包括小征子。

    那就别闹了,干正事吧。

    看就知道他维持不了多久,秦征也没了跟他玩闹的心情。

    嗯。

    点点头,混沌珠收敛心神,飞身往前一段距离,浑身突然绽放莹白圣洁的光华,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光华一寸寸的铺射出去,逐渐点亮空间,凡是被光华照耀到的恶灵,都不约而同的一顿,随即又像是受到什么牵引般,一窝蜂的聚集到他身前。

    【皓天】

    炼魂塔无意识的呢喃着他的名字,以他的阅历,又岂会看不出那些恶灵的本质?曾经几乎雄霸整个洪荒时代的盘古族,族灭就算了,族人们的愤怒和不甘竟化作了如此恶灵,若是让尚在沉睡的鸿烨知道了,该是会多心痛?

    混沌珠原来有名字的啊!

    听到他的呢喃,拥着帝轩的秦征微微挑眉,皓天,还挺好听的,跟他很搭,不过,他还是喜欢叫他老混,感觉更亲近。

    聚集而来的恶灵越来越多,他们原本只是一团只会侵蚀人的黑气,在混沌珠散发出的光华沐浴下,竟陆陆续续的化作了一道道虚幻的人影,有些甚至还是孩子,他们每个人都穿着相同的白衣,长相略有不同,但个个出类拔萃,可以想象,活着的他们是如何的丰神俊朗,美丽无暇!

    盘古族,曾经被誉为天神的种族。

    看着他们,帝轩喃喃自语,虽然他的元神还未融合,但凤齐轩的某些记忆会以神藏记忆的形势传承给他,所以他也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盘古族的传说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也仅此而已,更深层的东西,比如说盘古族为何会如此,他就不清楚了。

    开天辟地的种族,的确配得上天神二字。

    紧了紧抱着他的手,秦征凝声附和,眸底深处隐隐潜藏杀机,他不是蠢的,老混做那么多,绝对不仅仅只是想复活爱人那么简单,不管他一开始是不是抱着利用他的心态,老混这个比亲人还亲的兄弟,他认了,他的敌人就是他们的敌人,甭管对方有多强大,他都会协助老混报仇雪恨,让盘古族人真正的安息。

    曾经如此强大的他们,到底是谁覆灭的?

    一旁的秦情忍不住插嘴,她是不知道盘古族到底有多强大,但她仅是炼化了一缕怨气就突破到了天灵境巅峰,由此就不难窥测一二了,只是,她想不通,他们都强大至此了,谁还有哪个本事覆灭他们?

    闻言,秦征与帝轩对看一眼,遥望着越来越多的人影说道:姐,这个世界远远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庞大,强者比比皆是,说不定宇宙深处还有数不尽的种族都比盘古族强大,只是他们大都不出世,也没人知道罢了。

    只有真正踏足星空,他们才会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渺小,秦征也没有多说,等她亲自涉足后就知道了。

    嗯。

    紧紧拳头,秦情目光坚定,不管巅峰在哪儿,她都会拼命努力,跟弟弟他们一起杀出一片属于他们的天地来。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以混沌珠为中心的光华洒满了整个空间,聚集而来的恶灵数之不尽,他们全都化作了影影绰绰的人影,密密麻麻的挤在混沌珠的身前,脸上除了迷茫之外,再也没有更多的表情,不过他们空洞的双眼全都是看着混沌珠的。

    抱歉,我回来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混沌珠睁开双眼,眼泪顺着眼角滚落脸颊,空灵的声音渲染着破碎与沙哑,他不是盘古族的人,不属于任何种族,他只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无意中苏醒,闯入盘古族的外人,但他碰到了尚且年幼的鸿烨,陪伴他一起成长,最后又与他相爱,成了帝尊挚爱的唯一帝妃,所以,他们也算是他的族人,可千万年前,他在最重要的一战中被鸿烨送走了,等他回来,他们全部都战死了,他除了掩埋他们的尸体,什么都做不到!

    不知道是不是他浑身的悲痛唤醒了他们的记忆,人影虽然没有回应他,脸上却更加的迷茫,似乎是在仔细思考,他到底是谁。

    我知道你们的愤怒,也知道你们的不甘,相信我,我也是一样的,我回来了,鸿烨也会回来,盘古族的血海深仇,我们一定会亲手报,千万年了,你们安息吧!

    隔着泪眼看着他们,混沌珠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心脏仿佛是被人紧紧捏着一般隐隐作痛,他会报仇的,一定会!

    鸿烨帝尊帝妃

    鸿烨帝尊

    呜呜鸿烨帝尊

    呜呜呜呜

    混沌珠似乎真的唤醒了他们的记忆,人影慢慢发出声音,一开始还是断断续续的,后来连成一片,但全都是悲痛的呜咽,像是在哭诉他们的遭遇,又像是在哀求他们的帝尊和帝妃,千千万万年了,他们始终愤怒与不甘的徘徊在人世间,甚至化作了恶灵,但从始至终,他们要的都是帝尊的理解抚慰和承诺。

    安息吧,求你们了

    再也绷不住,混沌珠蹲下身失声痛苦,他错了,当年他不该只带走鸿烨,应该把他们都收进空间里,至少现在,他们不会是这副模样。

    帝妃

    一个伟岸的人影飘过去蹲在他的面前,混沌珠抬起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当时的他太悲痛,加上伤势严重,根本没想过带他们一起离开,他知道错了,真的知道了。

    帝妃

    有了他带头,一道道人影全都蹲了下去,看到这一幕,别说是作为女人的秦情,就是秦征和帝轩都忍不住眼眶泛红,他们本该是没有神智的,可这一刻,强烈的羁绊赋予了他们记忆,即便只记得帝尊和帝妃,记得他们是他们的皇,也算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谢谢你们还记得我,我答应你们,总有一天,会带着你们的皇回到这里来,那个时候,我们盘古族的仇,定然也已经报了。

    再次站起来,混沌珠胡乱抹去满脸的泪水,他们会回来的,一定会,哪怕又输了,他们死也会回到这里再死。

    帝尊

    无数人影同时呢喃着帝尊两个字,如同是唿唤他归来一般,混沌珠心里一紧,滚烫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是的,你们的皇,鸿烨帝尊,他也回来了,只是他暂时无法来见你们,放心吧,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会一起回来的。

    这一次,人影没有再发出声音,每个人都注视着他,然后,刹那之间,春暖花开,他们全都笑了,影影绰绰的身影一点点消弥在人世间,他们是真的走了,相信他的帝尊和帝妃,放下所有的愤怒和不甘,真真正正的离开了。

    安息吧!

    混沌珠嘶哑着嗓子大喊,声音传遍了整个空间,甚至是整个盘古族地,用他最真诚的心,送他们最后一程。

    【安息吧!】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

    寄居在秦征灵台内的炼魂塔亦嘶哑着附和。

    与此同时,上一个禁制空间。

    碰!

    浑身是血的南浩天从天际勐然砸落,地面深深的塌陷了进去,他的气息也跟着若有似无,很显然,他快葬灭了。

    死吧!

    悬浮在半空中的闫霄没有任何要软手的意思,大剑挥舞,锋寒锐利的剑芒唿啸着直奔南浩天而去,只要击中他,南浩天必死无疑,可

    轰轰

    怎么回事?卧槽

    日搞毛啊

    啊啊

    变故陡然发生,没等他们反应,几人的身影就全部消失在了空间里,剑芒直击南问天砸出来的深坑,可光华散去,里面却没有他的尸体,它始终慢了一步,南浩天跟闫霄几人一样,在剑芒抵达之前,消失在了空间里,与他们一样的还有正在秘境中寻求机缘的各大宗门幸存弟子,包括天灵宗的人。

    轰轰

    碰碰碰

    啊啊啊

    怎么回事?

    天澜城中心城区空旷的广场上空,十天前才开启过的秘境入口再次开启,一个个身穿不同宗门道服的弟子狼狈的被喷吐出来,第一时间察觉到异状的凰烽等人撕裂虚空前来,秘境还在往外不断的送人,无视那些摔得七荤八素,频频咒骂的弟子,仰望着秘境入口,凰烽等人全都面色沉重的皱紧了眉头。

    秘境怎么又出现了?

    你们看,那些都是进入秘境的各宗门弟子吧?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何才十天就被秘境排斥出来了?

    凰烽楼主亲自来了

    注意到动静的修士纷纷从四面八方集结而来,不过因为天轩楼的人在场,哪怕没有结界隔离,也没人敢踏入广场,只是在广场外或天际远远的看着,议论之声此起彼伏,数万年来,秘境三百年开启,每次三个月早已形成既定的规律,此次却仅仅十天就往外排斥人了,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第115章 看啥看,没见过捶人啊?

    仅仅十天,天神秘境入口再现,并不断往外送人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天澜各个城区,各大势力留守之人纷纷传讯各自宗门,修士们一窝蜂的涌向中心城区广场,不过盏茶时间,广场外就已人山人海,人潮攒动。

    卧槽,搞啥啊这是?

    出来的人越来越多,闫霄等人出来的时候无疑也是骂骂咧咧的,不过有媳妇儿的程漠咒骂之于倒没忘记好好的护着媳妇儿,以免他跟其他人一样,被摔得七荤八素的。

    可曾看到秦征?

    知道他们跟秦征的关系,凰烽立时瞬移到他们面前,直觉告诉他,秘境的异常,说不定跟他们家帝尊有关,至于凌皇嫡子和炎皇嫡子是如何进入秘境的,他懒得管,能进去是他们的本事,他只关心帝尊有没有事。

    啊?没,我们分散出来了。

    明显没料到天轩楼的人会前来搭话,并且询问秦征的下落,短暂的一愣,闫霄立即反应,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双眼就看向了他们后方,秦征拥着帝轩,跟秦情一起落地,他们看起来似乎都无碍。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