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82)

分卷(82)

    秦征想都没想就否定了他的提议,他没有啥大干主义,并不觉得在必要的求助媳妇儿有啥不好意思开口的,就像当初为了救小青子,他毅然决定让秦情去找他求药一般,但现在不行,外面是千余巅峰神王,不是一个两个,而且他还怀着身孕,他更不能让他冒任何风险。

    可

    我说不行就不行。

    第一次,秦征强势的打断了帝轩,完事儿又靠上前亲密的捧着他的脸,抵着他的额头低声道:媳妇儿,我不是无坚不摧的,也会像普通人一样害怕,别让我担心,嗯?

    帝轩和孩子无疑就是他在这个世界拼命努力的动力之一,他要是有个万一,他会疯的,一定会!

    嗯。

    从未见过如此严肃正经又温情的他,帝轩无法再坚持,下意识就答应了。

    傻媳妇儿,你咋这么傻呢。

    怜惜的揉揉他滑嫩的脸颊,顺势在他额角落下一吻,秦征转身拉着他对秦情说道:姐,帮我陪着媳妇儿,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

    没有一定的把握,他也不会贸然行事。

    嗯。

    秦情轻轻点头,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有,怕自己会忍不住非要出去给他添乱。

    我先出去了。

    又跟媳妇儿交代一声,秦征话音落下,人也消失在了空间里。

    【小征子,你打算怎么办?需要我借帝兵给你不?】

    【算了,我可不想再被反噬。】

    帝兵虽好,却不是啥时候都适用的,秦征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在这种情况下被反噬,他就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

    【也好,那你准备怎么做?】

    混沌珠也清楚他现在的处境,他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先看看再说。】

    有自己布的隔离阵掩护,秦征也不怕被人发现,高大的身体站在原地一瞬不瞬的看着不远处持续不断的战技碰撞,轮廓越发成熟深邃的俊容没有任何一丁点儿的表情,此时的他,无疑比任何时候都更正经,若是让程漠等人看到,一定会震惊到说不出话来,毕竟,平时的他,大多数时候都是不正经的。

    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征突然出声,势在必行的笑容一点点绽放。

    【有办法了?】

    一直注意着他动静的混沌珠立马询问。

    【嗯,他们为了集结最强大的火力破阵,每次都会同时释放战技,但每个人的战技不尽相同,在释放之前都会有一瞬间的停顿,只要我抓住那一秒冲入阵中就好,哪怕被他们发现也没关系。】

    经过反复搜索,他也在脑海中搜出一门最适合的身法战技,缩地成寸,只要时机抓得好,应该没有问题。

    【你确定?他们停顿的时间真的就只有一瞬,你要没有入阵,又冲了过去,恐怕瞬间就会被他们的战技轰杀成灰。】

    不是他不相信他,主要时间真的太短暂了一点。

    【确定!】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没有犹疑不定的必要,但秦征也不是莽撞之人,仔细评估过自己目前的实力,以及施展缩地成寸最大的距离后,秦征再次小心收敛好自己的气息,抢在那些人释放战技的同一秒召回阵旗,以最快的速度尽可能的靠近,借助战技碰撞阵纹造成的巨大动静掩护自己,再布阵又一次隐藏好。

    嗯?

    一直站在后方注视破阵进度的吴显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头的一瞬,强大的神识轰的一声弥漫而出,已经距离他很近的秦征为确保万一,立即撤阵进入混沌珠空间,等老混确定神识已经扫过之后再悄悄出去,并用最快的速度布阵。

    应该是他多心了吧?这种地方就算真有人,应该也是神隐宫的人。

    神识没有扫描到任何异状,吴显回过身失笑,除了神隐宫,谁还有能力深入到这里?

    【妈的,给劳资吓出了一身冷汗,老狗太敏锐了。】

    夸张的吐出一大口浊气,秦征立马又正经起来,双眼如火炬一般炯炯有神的注视着前面那些人,这个距离已经够近了,他必须要抓到最好的时机,一口气冲入阵中。

    【小心点儿,不行就立即遁入空间。】

    看似很平常的一件事,实际上秦征却是要拿命去拼,混沌珠始终无法放心。

    【嗯。】

    给劳资破!

    他奶奶的,本座就不相信真打不破这乌龟壳子!

    灭世神剑!

    破啊!

    就是现在!

    连续攻击了十来天,再高高在上的神王也沉不住气了,凝聚战技释放的一刹,不少人都相继嘶吼,早已等待着这一刻的秦征也不担心被人发现了,立即撤阵,施展缩地成寸之术,一瞬间冲了过去。

    什么人?

    碰轰轰

    吴显和在场所有巅峰神王都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与此同时,千余人的战技凶勐的砸在阵纹上,绚烂夺目的光华太过耀眼,他们也无法确定刚刚的一刹,是否真的有人冲了过去。

    什么都没有,难道是这空间里的恶灵?

    等到战技余威散去,吴显第一时间冲到阵前,地面和空气中都没有任何异样的气息,哪怕是他们的战技威力太强大,瞬间葬灭了谁,多多少少会留下一些痕迹,除非,对方不是人。

    应该是,老祖,我们继续破阵?

    他们太自信了,既然没有任何痕迹,也就没必要继续纠结了。

    嗯,继续。

    吴显皱眉退出人群,不过他的眉头始终紧皱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一时间又想不通,心里难免沉甸甸的。

    :)

    第110章 我们是谁,与你何干?

    噗

    阵内,秦征血骨淋淋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扑,鲜血喷出好几米远,即便他已抓到了最好的时机,但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冲入阵中的一刹,依然被强大的战技冲击到了,若非他修炼荒古炼体决,肉身力量强悍,现在怕是早就变成一摊烂肉了。

    【没事吧?】

    混沌珠的声音满含担忧,那可是千余巅峰神王发动的战技,哪怕只是被冲击到,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还给劳资剩下一口气呢。】

    强撑着回应一声,秦征挣扎着爬起来,抓出大把丹药塞进嘴里,荒古炼体急速运转,深可见骨的伤口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愈合恢复。

    【我就说嘛,祸害遗千年,你这牲口怎么可能死在那些玩意儿手中。】

    确定他真的没事了,混沌珠也有了玩笑的心情。

    不过这次秦征并未理会他,伤势是在快速恢复,流出去的血却不可能再回来,他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调息的。

    与此同时,盘古族人长眠之地前一个禁制空间。

    神隐宫的人?老秦真没猜错,他们的确是直接进来了,这些人应该是死在老秦和帝轩手里的。

    一踏入空间就看到了满地的尸体残骸,不知道什么时候碰头的闫霄凌空和程漠煜岭四人不约而同的上前查看,这几天他们似乎都得到了不小的机缘,闫霄凌空的气息赫然已经是半步神皇,只差一点点就能逆天封皇,而程漠煜岭,一个是神丹境八重天,一个是神丹境五重天,增长了好几个等级,已经很不得了了。

    神王境?此人应是帝轩所杀。

    蹲在脑袋被洞穿的神王尸体面前,凌空沉声道,秦征的强大无可置疑,但能一击洞穿神王脑袋的,只有可能是帝轩,不过,为何神王境会出现在这里?新突破的?应该没那么快吧?

    看来神隐宫所图不小。

    同样注意到神王境尸体的闫霄面色也稍显沉重,几乎立即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些人也全是神灵境。

    一一翻看过其他的尸体后,程漠的面色也有些难看,记得没错的话,神隐宫进入秘境的弟子只有十几个天灵境,其他全是人灵境后期,要说他们是进来后才突破的,打死他都不相信,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早就是神灵神王了,可问题又来了,作为神灵神王的他们,又是如何通过秘境入口的?总不能他们之中的谁也有混沌珠那种逆天至宝吧?

    你怎么看?

    闫霄凌空一前一后的起身,程漠能想到的,他们一样能想到,而且想得更多更深入,不久之前,他们都触碰到了神皇的门槛,差点直接封皇,如今神隐宫的神王尸体又诡异的出现在这里,结合之前他们一连串反常的举动,他们不得不多想。

    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尽快找到老秦和帝轩。

    否则,他们怕是有危险。

    后面的话凌空没有说出来,但闫霄三人都不蠢,几乎瞬间明了,神隐宫能让一个神王进来,就能让无数神王都进来,秦征帝轩再强,双拳也难敌四手。

    老秦他们应该往更深处去了。

    单手搭在煜岭肩上,程漠难得正经,虎眸如炬的望向空间的更深处,以他对老秦的了解,既然碰上了神隐宫的人,他就不可能置之不理,肯定会追踪下去。

    嗯,我们也有人来了。

    凌空话未说完,视线突然锐利,闫霄三人不约而同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浑身灵力涌动,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南问天,怎么会是他?

    一高大一修长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他们视线里,认出高大的男人是谁,煜岭不禁皱眉,难道神隐宫当真有何秘法,送了数不尽的神王进来?

    南问天?

    这个名字可没人会陌生,凌空闫霄程漠三人同时看向他,似乎是在确认他是否认错,神隐宫闻名大陆的太阳神体,帝轩的第一号追求者,他在这里难道老秦真出事了?

    你们是谁?

    没等煜岭回应,南问天与夏侯渊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由于某些原因,程漠他们早已换下了天灵宗道服,南问天并不知道他们是天灵宗的人,只是在感觉到他们的修为时,张扬跋扈的剑眉皱成了一团,巅峰神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们之中的谁也像夏侯渊一样,拥有特殊的血脉天赋?

    好强的干,而且他们看起来都很年轻,天赋怕是不比南问天差。

    与他相反的是,夏侯渊却见猎心喜,甚至忽略了巅峰神王为何会出现在此地的重点,他正好对南问天失望了,没想到立马就遇到几个天赋丝毫不弱南问天的干,简直是老天爷都在帮他,不过,当他的视线扫到程漠旁边的煜岭时,眸底快速滑过一抹不悦,小小神灵境而已,也配站在如此优秀的大干身旁?

    在两人打量他们的时候,凌空几人也在打量了两人,不愧是太阳神体,据说才二十六岁,已经神王境八重天了,还有他身旁的小坤,看起来年纪不大,也是神王境了,只是,他看他们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儿?咋跟狗看到骨头一样?其中感受最深的非煜岭莫属,因为,他清楚的接收到了对方鄙视不屑的眼神。

    你们杀的?

    仿佛刚发现一般,南问天冷冷的扫一眼他们身后横七竖八的尸体,眸底深处泛起阵阵杀意,虽然对方是巅峰神王,但他距离巅峰只差一步,又是太阳神体,越级灭杀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你他妈瞎啊,没见他们都死多久了?

    早就知道秦征不耐这个南问天,程漠张嘴就喷,半点儿要跟他客气的意思都没有。

    找死!

    一个神灵境八重天而已,南问天作势就要出手。

    等等问天。

    可夏侯渊却抢先一步拦下他:先前不是说他们遇到的是秦征吗?孙长老他们的死,应该跟几位道友没关系。

    难得遇到几个修为强大,天赋应该也不输给南问天的大干,夏侯渊可不希望把人给得罪死了。

    秦征?

    四人敏锐的抓住了重点,也就是说,他们是来截杀老秦的?

    不动声色的交换个眼神,几人默契的按兵不动,想看看能不能再多获得一些关于秦征的消息,目前看来,他和帝轩应该是无恙的。

    怎么?看上他们了?

    南问天又岂是傻子?

    夏侯渊看那些人的眼神早已说明了一切,他倒是不在意他看上谁,但那些人若真杀了神隐宫的人,他也绝对不会罢休。

    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

    明显没料到他竟如此直白,饶是夏侯渊脸皮再厚,也不可能真的承认,他是天赋强大,美丽无双又温柔写意的坤,岂能给人以淫乱放荡的感觉?即便,他是真的想把几人全部收入囊中,强大的干能同时拥有不少坤,凭什么他就不能同时拥有多个干?

    如果让凌空等人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怕是吐得翻肠倒肚吧?好在他们全都没有读心术。

    你可不可能我没兴趣,不用跟我解释。

    无视他的难堪,南问天霸道又直白,除了帝轩,所有的坤对他来说都不过是发泄用的玩物罢了,包括夏侯渊。

    总之,我们先弄清楚再说。

    心中的不满急速加剧,夏侯渊紧了紧拳头,几乎用尽了毕生所有的自制力才克制住没有跟他争执,回身的瞬间,称得上漂亮的脸蛋已然扬起自认为最美最温柔的笑颜:几位道友别误会,我们都是神隐宫的人,突然看到神隐宫长老弟子惨死才会质问,我叫夏侯渊,十八岁,神隐宫宫主真传弟子,不知几位道友出自哪个宗门?又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夏侯渊是自信的,刻意的强调了自己只有十八岁,神隐宫的人早就跟他普及过了,凌空大陆还没出现过十八岁的神王,特别是坤,这也是他自信的来源之一。

    他就是夏侯渊?!

    凌空煜岭还好,最多就是惊讶一下他竟不到双十年华,可闫霄和程漠就震惊了,夏侯渊,不就是那个曾被秦征砍下脑袋,又诡异复活的坤?当日灵宝阁单于就推断过他可能在神隐宫,没想到还真在,不过他到底跟秦征有何纠葛?身首异处多时又复活,还已经是神王境了,似乎又是个棘手的敌人呐。

    道友?

    错把闫霄程漠的震惊当成了惊艳,夏侯渊不由得又自信了几分,笑容也越发灿烂,连声音都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了。

    懒得看某人发骚,南问天直接越过他们前去查看孙长老等人的尸体。

    眼见某人的双眼越来越灼热,已经毫不掩饰了,煜岭主动挽住程漠的手臂,无言的宣示主权,虽然没人规定坤必须娇羞,很多坤甚至极为豪放,但夏侯渊这种明显想要一口气收拢数个大干,贪婪至极,脸皮也厚得可以的坤,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太恶心人了。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