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76)

分卷(76)

    你的意思是,一切的关键都在清灵丹上,因为我们服用清灵丹去除了体内的邪气,所以禁制就自然而然的接受我们了?

    这种事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简直闻所未闻。

    一行数十人全都表示不敢相信,可他们又真真正正的进来了,让人想不相信都难。

    就是这样。

    秦征点点头,阵道一途极为玄妙,不管是人为的阵法,还是天地自然孕育的禁制,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有死门就绝对有生门,如同天道意志,不管修士如何逆天,总会给他们留一条活路,连天道本身也无法违背此规则。

    老天这是故意玩儿我们吧?

    进入秘境的人全都掉落在森林里了,即便是运气较好的地冥府万妖殿,每个人都会多多少少的被阴暗腐败的气息侵蚀,若非秦征这种精通阵道的妖孽,谁又能想到,必须得去除那些气息才能融入禁制?

    可不就是?

    夫夫俩相视一笑,秦征抬首遥望前方,眉峰禁不住微微皱拢,他们已经急掠大半个时辰了,为何除了生机勃勃的绿意,啥都没看到?特别是应该有却没有的微小生灵,以及,这里既是盘古族地,存在就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了,又具备如此浓郁的灵气,植物为何没有妖化?要知道,这里可是连一块石头经过岁月的累积也能修炼成精的世界。

    :)

    第101章 幻境,破败仙山!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与黑漆漆的森林比起来,禁制内的确犹如圣地,可很快大家就发现了不对劲,这里别说人妖兽,就是鸟叫虫鸣都没有,隐隐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大概又飞掠了两个时辰,秦征突然停下,已经飞掠出去一段距离的众人纷纷折返。

    啥声音?

    周遭安安静静的,他们啥都没听到。

    嗯战斗与嘶吼,很复杂的声音。

    回应他们的不是秦征,而是帝轩,他也听到了,不过现在好像又什么都没有了。

    只是一瞬,我还以为我听错了。

    闫霄紧跟着附和,凌空也点了点头,他们的神魂强大,对任何东西都更敏感,急掠之中,耳畔的确有过一瞬的异常。

    呵呵

    众人还在疑惑的时候,秦征突然笑了,笑得嘲讽无奈:终日打鸟,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会被鸟给啄了眼,差点真被蒙混过去。

    啥意思?

    众人一个比一个懵逼,闹不懂他到底又是个什么意思。

    幻境?

    还是帝轩反应快,环视周遭一番后,突然提出大胆的假设。

    嗯。

    对上他的视线,秦征肯定的点头:相信你们都察觉到了吧,这里安静得有点不正常,看似灵气充裕,生机盎然,实则啥都没有,跟死地没什么区别,我一直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刚刚终于想通了,我们眼睛所看到的,其实全都是幻象,是我们在经历了黑暗森林的恐怖后,脑海中无意识幻化出来的景象,当然,幻境如此真实,也有此地诡异环境的因素。

    不愧曾是盘古族地,真正的天神聚集之地,连他都差点被蒙骗过去了。

    如果是幻境的话

    秦情话未说完,神藏战技陡然释放,眨眼之间,凡是它覆盖的地方,绿意消失,破败尽显,所有人都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浮现在半空中的大片仙山,但它们大部份都是残破不堪的,地面更是凹凸不平,残留着仙山坠落的痕迹,更诡异的是,耳边竟隐隐盘旋着渗人的鬼哭狼嚎。

    进!

    怔愣之间,秦征突然拉起帝轩进入了秦情战技覆盖的范围,最先回过神的秦情闫霄等人相继跟上,天灵宗弟子在子龙的带领下紧随其后,等到最后一个人也置身于残破之中,秦情的战技所开辟出的通道竟诡异的愈合消失了,世界再次恢复生机勃勃,绿意盎然,只是,入目所及,已然没了秦征等人的身影。

    这里是

    真正置身于破败之中,每个人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发毛,周遭充裕的灵气消失了,再也看不到一丝绿意,半空中悬浮着数不尽的残破仙山,一眼根本望不到头,脚下除去仙山坠落造成的凹凸不平,还残留着强悍战技造成的巨大鸿沟或坑洞等痕迹,最恐怖的还是,根本找不到发声源,嘶哑尖锐的鬼哭狼嚎。

    老程。

    煜岭下意识的靠向程漠,天灵宗其他的坤也就近靠向了旁边的师兄弟们,这里让他们很不舒服,心里瘆得慌。

    别怕。

    一扫平时的操蛋,程漠单手拥着煜岭:老秦,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感觉很不舒服。

    坤大都比较敏感纤细,五感更加敏锐,但此地的气氛,连身为干的他都微微感觉不适。

    你能舒服就奇了怪了,这里是一片远古战场,曾掀起过我们难以想象的杀戮与死亡,葬灭于此的,大部份应该都是真正的神,他们的鲜血洒遍了每一寸土地,我们耳中的鬼哭狼嚎应该都是他们临死前不甘的挣扎与咆哮。

    秦征不清楚星河万域的历史,但他了解修炼的世界,前世他也曾踏足过不少古战场,只是那些古战场大都已经现世,被人探索得差不多了,而这里,显然还没几个人踏足过。

    神?难道这里真的是天神聚集地?

    秘境之名,就来自它的传说,天神聚集地。

    或许吧。

    盘古族地之事,秦征不打算公开说,帝轩是天灵宗内门峰主,他愿意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护着天灵宗弟子,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完全的信任他们,别怪他太多疑,人的欲望,往往是随着各种各样的变化而变化的,特别是修士,他们的欲望更是比常人更强,在没有确定所有人都可信赖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暴露太多底牌和秘密的。

    不对,如果这里真是远古战场,为何没有尸体?那些人真要是神的话,尸体应该不容易腐化吧?就算历经太长的岁月腐化了,总该残留少许痕迹,可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

    一直没怎么吱声的凌空突然提出质疑,他相信秦征的猜测,此地斑驳的痕迹也足以证明他的猜测,他质疑的是,应该有的尸体到哪儿去了。

    这恐怕就需要我们自己去探索了。

    意味不明的说完,秦征没有再理会他们,转而靠在帝轩耳边小声说道:媳妇儿,要不你回空间去?

    这里太诡异了,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他们恐怕会遭遇数不尽的未知危险,他不想让媳妇儿跟着他吃苦,他还怀着他们的小崽子呢。

    嗯

    迎着他满是疼惜的双眼摇摇头,帝轩软身靠着他:我想陪你。

    不管是顺畅也好,艰难也罢,他都想陪他一起经历。

    那好吧。

    媳妇儿如此暖心,秦征实在是拒绝不了,只能暗暗提醒自己,一定要牵劳他,不能让他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我先去看看。

    每个人都在思索,谁也没注意到夫夫俩的对话,闫霄突然飞身而起,直奔距离他们最近的残破仙山,可

    碰

    噗!

    高大的身体突然倒飞出去,喷出的鲜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血色拱门,凌空见状二话不说就飞身接住他下坠的身体,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瞪眼微张着嘴,别人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么?闫霄可是巅峰神王,到底是谁,竟能瞬间伤了他?

    操。

    染血的双唇蠕动间溢出低咒,闫霄摸出两颗丹药丢进嘴里,就地盘坐,秦征见状眸光微转,趁大家都在关心闫霄伤势的时候飞身而起,快要靠近仙山的时候,高大的身体停下来矗立在半空中。

    小征!

    秦征?!

    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似乎也要探索仙山,秦情一惊,作势就要飞身而上,可帝轩却抢先一步拦下了她,也拦下了所有跟她有着相同举动的人,背对着他们单手背负在身后,帝轩仰望着秦征淡淡的说道:相信他!

    若说担心,谁能比他更担心?可他相信秦征,他不是莽撞的人。

    看着他优美的侧脸,秦情紧了紧手里的战兵,不得不命令自己冷静,帝轩说得对,她得相信弟弟,没有一定的把握,他应该不会贸然行动,她现在跟上去不但帮不了他,还有可能给他添乱。

    谁都不是蠢的,秦情能想通的事情,他们也能,一开始的激动,只是因为闫霄刚受伤罢了,帝轩的阻拦,无疑已经让他们全部都冷静下来了。

    不是禁制,而是护山大阵!

    矗立在仙山外仔细的观察过后,秦征得出结论,只是他想不通,任何阵法都是需要依托阵旗支撑的,而炼制阵旗的材料,最高等级也顶多维持大阵千年不毁,盘古乃洪荒第一帝,哪怕是他的族人,覆灭距今也应该有千千万万年了,护山大阵的阵旗又怎么可能还具备如此力量?

    【小征子,你太狭隘了,宇宙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深奥,俗话说得好,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有它独特的法则,你以为,连天地都可以开辟的盘古帝尊,他去了哪儿,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后代族人被残忍覆灭?】

    似乎是感觉到了秦征的想法,这一次,不需要他询问,混沌珠的声音主动响起。

    【啥意思?】

    隐隐察觉到了什么,秦征却有点不敢相信,眉宇不自觉的皱拢。

    【意思就是,这里就是一个小世界,由盘古大帝肉身所化,支撑此处护山大阵的不是阵旗,而是他残留的精气,也可以说是灵气吧,毕竟他早在千千万万年前就不存在了。】

    混沌珠的声音充斥着沧桑与悲痛,这里,有着他最美好也痛苦的回忆,明明他离开之前已经倾尽全力封印了,没想到或许,一切真的在冥冥中早有注定吧。

    【他为何要化身小世界?以他的能力,足以护佑自己的后代和族人,为何选择这种最蠢的方式?】

    秦征不懂,人死了就啥都没有了,哪怕他用自己的肉身化出了小世界供后代族人繁衍,也不可能百分百确定他们安危吧,洪荒时代的生灵乃天地间第一批生灵,他们的强大是现在的人难以想象的,任何不可能的事情在那个时代都有可能发生,盘古不可能想不到,哪天别的生灵凌驾于天,他的族人,无疑就会变成待宰的羔羊。

    【不是愚蠢,小征子你不懂,当时那种情况,由不得他不做。】

    混沌珠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诞生在这个时代的他,是不可能理解盘古他们的。

    【好吧,或许我真的不懂,但我也不想懂,我是个自私的人,只在乎被我划入保护圈的人事物,你应该很熟悉这里吧,待会儿带我去找炼魂谷,我先破阵。】

    这个话题太沉重,至少目前,秦征并不觉得自己有能力涉及,是他不该过于好奇。

    【你破不了。】

    【嗯?】

    正准备着手破阵的秦征动作一顿,啥叫破不了?

    【把这股精气打入他们体内,护山大阵就不会再阻拦他们了,秦征,这里的阵,你破不了。】

    混沌珠没有解释,只是凝结出一团紫色祥瑞的精气送入他的气海。

    【老混,下次我进空间的时候,你能化形不?】

    沉默片刻,秦征突然意味不明的说道。

    【干啥?】

    咋突然想看他长啥样?

    【不干啥,劳资捶死你!】

    语毕,不等他反应,秦征强行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妈的,有无需破阵就能进入的方法早说啊,唧唧歪歪大半天,存心耍他玩儿是吧?狗魂淡,哪天他要真敢在他的面前化形,他非捶死他不可。

    :)

    第102章 满地灵植,大帝残念

    混沌珠就在秦征体内,他们之间的交流没有任何人能察觉到,在别人看来,他不过是在琢磨如何破阵,哪怕这次的时间有点长,因为远古战场的原因,也没人觉得奇怪,他们都安静的等待着,毕竟,如果是连秦征都破不了的阵,他们也只能束手无策。

    怎么样?是禁制?

    秦征一落地,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围拢过去,秦征先将媳妇儿拉进自己怀里后才摇头道:不是禁制,是护山大阵,此地到处都是斑驳陆离的痕迹,不止是仙山,其他地方应该也还有很多自然形成的禁制,独立出不少大大小小的空间,这是我用灵力铸就的破阵精气,有了它,这里所有的阵法禁制应该都不会再阻拦你们。

    没有给他们看清楚紫色祥瑞精气的机会,秦征随口煳弄几句,弹指就将它射入了在场每个人体内,丝毫不担心他们会经由精气察觉到什么,破珠子精明得很,他既然敢拿出来,必是有所防备。

    灵力还能铸就精气破阵?

    不是他们不相信,主要吧,这事儿也匪夷所思了,而且,精气入体,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心里就更不具真实感了。

    那必须能。

    瞎扯淡的事儿,秦征一口笃定,半点会被识破的恐惧都没有,单就阵道而言,他已经无数次证明过自己,他们不信也得信。

    我们去试试吧。

    看看他们再看看秦征,帝轩随口提议,心里却泛着丝丝无奈,别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作为他的坤,与他最亲密的人,又岂会不清楚他的性子?不过他也不是蠢的,秦征既然选择了胡诌,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他只要相信并支持他就行了。

    嗯。

    没等其他人回应,秦征拥着帝轩飞身而起,目标依然是距离他们最近的那座残破仙山,这一次,高大的身形没有再停留,直接消失在了仙山中,紧跟在他们身后的秦情等人也一样,事实证明,秦征并未煳弄他们,他们都进入阵内了。

    卧槽!

    发了发了!

    仙山内部极为宽广,哪怕残破不堪,地面葱葱郁郁的植被还是让他们惊叫了出来,它们并非全是灵植,也不见得多稀有,但它们存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哪怕是一株小草,也具有足够的灵气和药力,炼制成丹药的话,药效绝对不会差,接下来他们哪怕不再有收获,只采摘这些灵植,也不枉此行了。

    帮我找找看,有没有这两种灵植。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快穿之金枝欲孽穿书之欲欲仙途(NP)野僧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