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65)

分卷(65)

    凌空哥哥,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吗?

    胤风当即惨白了一张脸,修长柔韧的身体犹如风中蒲柳,摇摇欲坠。

    我们走吧。

    不想留在这里看一个坤伤心欲绝,衡阳分别跟麟桦和帝轩点点头,一行人相继离开,自始至终,凌空都没有任何心软,等到茫茫天际只剩下他一个人后,胤风慢慢滑倒,脑袋深深的埋进双臂中,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在伤心,非常伤心。

    :)

    第86章 还要去天神秘境?

    作为历代神皇执掌之地,天澜城比别的城池更加壮观雄伟,占地面积也非常可观,由东南西北中五个城区组成,如同凌空大陆的缩小版,天灵宗宗府位于南城,说它是一座宗府,不如说是建立在城中的山门,其内甚至有真正的山川河流,厢房也都是依山而建,不若凡尘俗世那般分出大大小小的院落。

    这两天你给我老实点,最好别再出宗府了,等秦情他们进了天神秘境,你们就随我们一同回去。

    夜色已深,将他们带到空置的厢房后,衡阳故作不善的瞪着某人,他就没见过这种走哪儿哪儿热闹,不惹事儿就跟浑身不自在的主儿。

    那可不行,我还要去天神秘境呢。

    牵着媳妇儿进入厢房,秦征举目到处打量,跟普通的厢房差不多,中间是堂屋,两边直通卧室,摆设简单得体,不奢华也不精致,很有修炼宗门的味道。

    啥意思?别忘了你已经是神灵境了。

    本想直接离去的衡阳麟桦闻言不禁跟了进去:天神秘境的入口只容许神灵境以下进入,神灵境以上就是靠近入口也会瞬间化为灰飞,你可别乱来。

    天神秘境可以说凌空大陆最神秘莫测的一处历练之地,几乎所有人都跃跃欲试,想要一探究竟,包括巅峰神王,奈何它每次开启都最多只能接纳万余人,修为还必须是神灵境以下,各大势力也只能派遣天才弟子前往,神灵境以上除了望而兴叹,别无他法。

    老横,你再感觉一下我的修为?

    冲着媳妇儿调皮的眨眨眼,秦征笑得狡黠,其他人相继掩嘴偷笑,这人吧,狠的时候是真的狠,调皮的时候也是真的调皮,真不知道他到底还有多少不同的面孔。

    天灵境巅峰?!

    从容落座的衡阳瞳孔一缩,随即又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没好气的横他一眼:你当天神秘境为何?仅靠压制修为的宝贝把修为压制到神灵境以下就行了?秦征你

    不是压制修为的宝贝哦!

    没等他说完,秦征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将我们的修为压制下去的是一样逆天至宝,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但老横,你相信我,别说天神秘境入口的禁制,就是真正的神来了,也不见得能识破我们压制后的修为,你就放心的让我们去吧,我保证不会被入口的禁制碾碎。

    若非进入天神秘境还得他们点头,他也懒得在这里解释,今儿一天,他的收获非常大,还需要时间静下心来梳理。

    不是衡阳不相信他,主要这事儿太匪夷所思了,秦征可是连老祖他们都点名要重点照顾的人,若真有个万一,他回去要怎么跟云泰师兄和老祖们交代?

    沉默片刻,又跟麟桦交换个眼神后,衡阳抬首看向帝轩:你也由着他乱来?

    嗯,师兄,相信他。

    扭头看看秦征,帝轩微笑着点头,混沌珠如果连着点儿能耐都没有,它就愧为混沌至宝了。

    也罢,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要是再不赞成,就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了,不过

    无奈的一叹,衡阳话说到一半,语调突然一转:不过秦征,今日不少人都亲眼见到你踏破了神灵境,已经是神灵境四重天了,别说其他宗门势力,负责维系平衡的天轩楼怕是也不会让你进去。

    以往天神秘境开启,有神皇坐镇的时候就是由神皇势力监督把控,没有神皇的时候,责任自然就落在了天轩楼的身上,如同此次。

    那还不简单,换一副面孔不就行了。

    话音方落,秦征脸部肌肉渗人的蠕动,片刻功夫就换了另一张截然不同的面孔,甚至连身形和干的气息都隐匿了,若非亲眼所见,他们定会以为,他就是一个修为天赋颇强的普通人。

    卧槽,这个可以有,老秦,也教教我呗。

    凑上去反反复复的打量他一番,程漠跃跃欲试,这种技能虽然不能作为攻击,却是浑水摸鱼的必备之选有没有?那啥神隐宫青云宗不是蹦跶得挺凶嘛,改明儿他就换一副面孔专门猎杀他们的天才弟子,看他们还怎么蹦跶。

    自己领悟去。

    用屁股想也知道他在琢磨什么,秦征无奈的翻翻白眼,弹指将一道金芒射入他的眉心。

    嘿嘿谢了。

    脑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功法似乎还不仅仅只是改变容貌身形那么简单,程漠贼笑两声,心满意足的退到一旁研究去了。

    既如此,你就以普通核心弟子的身份前往吧。

    小混蛋全都设想周全了,他还要啥好说的?

    最后再瞪他一眼,衡阳起身,离去之前又忍不住回头道:小混蛋,天神秘境开启之前,别再给我们惹事儿,否则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话,只是举起拳头晃了晃,晃得秦征忍不住缩着脖子躲到了媳妇儿身后,太可怕了有没有?

    夜色已深,你们也早点休息。

    一向稳重的衡阳师兄竟被秦大师逼成了这样,麟桦强忍住笑意与衡阳一前一后的离去。

    你们真要进天神秘境?

    等到屋内只剩他们一群年轻人的时候,跟他们一起回来的凌空皱眉询问。

    嗯,来都来了,不去白不去。

    毕竟跟他还不是很熟,秦征耸耸肩,回答得相当不走心,不过凌空好像并不介意,垂眸稍作沉思后才说道:天神秘境最开始并非只有神灵境以下能进,当年我的父皇就是在神王境进去的,并且在里面直接逆天封皇,不过里面跟外面好像是两个世界,父皇的雷劫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也是为何没人知道父皇何时封皇的原因,大部份的人都只知道,本就强悍的父皇突然有一天以绝对强大的实力收拢各部,统一整个大陆。

    闫霄信任的人,他也愿意相信,而且直觉告诉他,说不定秦征就是他等待的人,有件事除了他,基本没人知道,甚至连闫霄怀疑的时候,他都因为某些原因配合着跟他一起怀疑,不敢透露分毫,那就是,凌空大陆历代神皇并不是死了,而是去了更广阔的天地,父皇临走之前曾再三嘱咐,若不能逆天封皇,那就等,等一个足以改写凌空大陆历史,将他们带入新纪元的人出现,到那个时候,他们一家人或许还有团圆的机会,秦征频频引动雷劫,短短一年多就从废物达到了神灵境,无疑就是父皇所说之人,在他的面前,有些事情,他就没必要瞒着了。

    还有这种事?

    挑眉,秦征不禁来了兴趣,如果说凌皇是在神王境进入,并且直接在里面逆天封皇的,那是不是说明,只要过了出入口禁制的那一关,任何巅峰神王进入都有可能逆天封皇?以及,雷劫乃是天威,应该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隔阻,但天神秘境却可以,是不是真的如凌空所说,那里与凌空大陆根本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说不定它的干坤更为稳固,还能容纳更多的神皇?不,不对,如果真是这样,凌皇就不算是凌空大陆的神皇,与他同一个时代,应该还有人能封皇才对,难道凌皇在里面封皇纯属巧合,也正因为这种巧合,才导致后面的人必须神灵境以下才能进入?境界差距太大的话,就算得到啥逆天资源,也不可能直接封皇?

    越想越纠结,秦征张扬跋扈的剑眉慢慢皱拢,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这事儿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老实交代,你还有啥瞒着我的?

    知道秦征在想事,大家也没有打搅他,闫霄一把抱住凌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追问。

    炎皇没死算不算?

    什么?!

    原本只是玩笑而已,可凌空的话却让闫霄整个惊跳起来: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瞪大的双眼一瞬不瞬的锁定他,闫霄质问的声音渲染着少许颤抖,即便秦征已经跟他分析过,也猜到他的父皇可能没死,亲耳听凌空说出来,闫霄还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说炎皇没死,不仅是他,我父皇和不少神皇都没有死,他们去了更为广阔的天地。

    就知道会这样,凌空深唿吸一口气,抬首对上他的双眼,以前不告诉他,甚至在他怀疑的时候都没说,不是因为不相信他,而是炎皇在闫霄的心目中太重要了,他们如果不能逆天封皇,就不可能踏足那片天地,长此以往下去,闫霄不疯也会魔,当初意外得到神泉,有可能助他们直接踏破神皇境的时候,他本来打算分一半给他,再告诉他炎皇的事情,赌赌看他们谁能逆天封皇,没想到是他太天真,轻易错过了唯一能够逆天封皇的机会,之后也不敢再告诉他真相,一直隐瞒至今。

    现在告诉他,不止是因为他相信秦征就是那个足以改写凌空大陆历史的人,还因为,闫霄变了,他的世界里不再只有炎皇,哪怕依然迟迟无法逆天封皇,应该也不至于疯癫入魔。

    原来

    是真的!

    过渡的震惊过后,闫霄出乎意料的平静,但情绪不管咋么看都很低落。

    你如何知道他们不是死了,而是离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出来的秦征皱眉看向凌空,炎皇就闫霄一个嫡字也没有透露分毫,按理说历代神皇应该都没有说才对。

    父皇临走之前告诉我的。

    扭头看看他,凌空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后才继续说道:我大概能猜到你在想什么,历代神皇的确没有透露只言片语,我的父皇原本也没打算说,可我有一个疼我入骨的父妃,坤嘛,总是比干更心软,而父皇一生铁骨铮铮,软硬不吃,唯一受不了的就是父妃的眼泪,在他的眼泪攻势下,父皇不得不告诉我一些事情,以安抚单独被留下我。

    说这些话的时候,凌空脸上的笑容无疑更加柔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温馨美好的画面。

    :)

    第87章 媳妇儿,爱你哦!

    一个仅凭一己之力就结束蛮荒,将凌空大陆带入新纪元的盖世狠人,他的心性绝对比钢铁还要坚定,任何人事物都很难改变他的决定,从历代神皇全部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能看出,他们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凌皇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因为皇妃的眼泪而妥协,足见他有多爱重他的皇妃。

    凌皇除了一统凌空大陆的壮举,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专情,传闻他极为疼爱皇妃,终其一生只他一人,看来果真不假!

    紧握彼此的手,夫夫俩相视一笑,逆天封皇无疑是凌空大陆每一个修士的终极梦想,但高处不胜寒,若没有一个知心知己的人陪伴左右,再强大亦不过只是个孤独的王者,一生再辉煌也没有任何意义。

    不对,按照你的说法,皇妃不也跟凌皇一起离去了?

    一直没有插嘴的秦情突然出声,经她一说,众人的视线不由得再次聚集到凌空身上,后者稍微一愣,随即又失笑道:不错,我的父妃的确随父皇一同离去了,你们听说那些关于父皇宠爱父妃的传言基本都是真实的,父皇之所以决定前往更广阔的天地,很大一部份原因也是为了父妃,为了他们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相信你们都知道,修士的生命并非无限的,神王最高寿元不超过千岁,普遍是九百岁,神皇则最低一千两百岁,父皇不愿意看到父妃老死,更不愿意一个人渡过没有他的孤独岁月,因此他就接受了天轩楼的建议,诈死离开凌空大陆,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带走父妃,或许是感动于父皇父妃之间的深情厚爱,也或许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吧,天轩楼答应了,父皇也是唯一一个带走了皇妃的神皇。

    正因为双亲如此恩爱,作为儿子却被单独留下的他才没有任何怨言,自封的万年岁月里,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逆天封皇,踏足那个传说中的广阔天地,与双亲团圆,哪怕是再见一面也好。

    没逆天封皇也能离开?

    不是不感动于凌皇对皇妃的深情厚爱,但他们更在意的却是这个。

    应该是可以的,我记得父妃那会儿是巅峰神王。

    迎着他们的注目,凌空点点头,他的父妃虽然是坤,天赋却足以碾压很多大干,只是外界都被父皇的强大震慑住了,没几个人知道罢了。

    看来一切的关键都在天轩楼身上,等踏破神王境后,我们也该去天轩楼拜会一下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由秦征做了最后的总结。

    天轩楼不是就在天澜城,为啥要等到踏破神王境之后再去?

    反正这两天也没事儿,早点去问清楚不是更好?

    要去你自己去,劳资反正是不去的。

    没好气的横他一眼,秦征埋首在帝轩颈窝里各种怨念,尼玛没听媳妇儿和老闫说天轩楼有多强悍吗?没有神王境的修为,谁要贸贸然的跑去,万一不小心被捶死了他找谁哭去?要知道,他们可不像秦情和老横,还会对他们手下留情啊。

    不是,老秦你还会怕?

    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莫名其妙被怼的程漠惊喜的瞪大双眼。

    怕个毛线,爷只是暂时不想跟他们接触罢了。

    瞧秦大爷说得一本正经的,不了解他的人怕是就真信了。

    兄弟,怕不可耻,咱们差不多就认了吧。

    靠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肩膀,程漠冲着他搞怪的挤眉弄眼,一直以来,老秦给他们的印象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强悍逆天的,他做梦也没想到,他也会有怕得如此明显的时候。

    是啊,不可耻,那我派你明儿亲自走一趟天轩楼,务必弄清楚那些秘密可好?

    诡异的一笑,秦征不但没有推开他,反而抬起手更加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不不不,我怕,没听老闫说他们都是怪物吗?

    闻言,程漠连连摆手,完事儿又贱兮兮的说道:可是我不怕承认自己害怕,老秦你敢吗?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