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61)

分卷(61)

    征哥咋还没回来?会不会出啥事儿了?

    设有传送阵的建筑后方,秦情几人全部盘坐在地,一步都没有离开,听声音就知道,说话的人是穆青,自秦征离开到现在,差不多已经两个时辰了,他们看似在修炼,实则全都提心吊胆的担心着,根本没办法平静下来。

    死不了!

    秦情满目恼恨,仔细看的话,不难看到潜藏在眸底深处的担忧,毕竟,秦征可是她的亲弟弟,是她唯一的亲人。

    狗日的老秦,到底死哪儿去了?

    相比穆青的斯文,程漠就粗俗多了。

    碰!

    情姐你干啥?惹你的是老秦,能不拿我出气吗?

    肉体碰撞的声音陡然响起,上一秒还强势爆粗的程漠抱着脑袋委屈的喊冤,他是招谁惹谁了?

    这里还有坤,你嘴里给我干净点儿。

    没好气的横他一眼,秦情若有所指的看看盘坐在他们正对面的煜岭,平日里大家都是干,小青子也差不多习惯了,他们满嘴喷粪她也懒得管,可在坤的面前,他就不能稍微斯文点儿?以后有哪个坤敢嫁给他?

    这样啊。

    经他一说,程漠也意识到自己这一拳没白挨,可下一秒,他突然就扑到了煜岭面前。

    额有事?

    虽然早已习惯了别人的注视,可程漠的注视太猥琐了,煜岭一脑门儿的黑线,如果可以,他也想一拳揍过去。

    没事儿,我就是来道个歉,煜岭美人儿,你可别当我真那么粗俗,都是让老秦给气的,平日里我可有教养了。

    厚着脸皮挤到他的身边,程漠色眯眯的看着他优美的侧脸,真几把美,想日!

    去你娘的!

    我日

    该说他倒霉呢还是倒霉呢?

    秦征不知道打哪儿冒了出来,一见他在勾搭美人,想都没想就对准他的屁股踹了过去,毫无防备的程漠控制不住的往前扑倒,漂漂亮亮的摔了个狗啃泥!

    :)

    第81章 被捶,半路截杀?

    老秦你个狗日的竟敢啊

    碰!

    又在美人面前丢脸了,程漠骂骂咧咧的爬起来,话还没说完呢,再次被人一脚踹飞了出去,肇事者看都没看一眼,径自一拳砸在秦征胸口上:你他妈还知道回来啊。

    我不回来能去哪儿?

    微笑着回给他一拳,秦征的视线越过他,不可避免的撞上了秦情,嘴角忍不住一抽:姐,姐

    你竟敢用困阵对付我们

    解释就是煳弄,秦情不吃那一套,组合拳打得那叫一个流畅。

    别别别,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姐

    惹不起他们家最粗暴的娘们儿,秦征不得不抱着脑袋四处逃窜,可秦情铁了心要捶他,又岂容他逃离?姐弟俩一前一后的追逐,秦征的哀嚎求饶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舒坦!

    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的程漠吸了吸鼻血,拍着胸口大声的嚎了一嗓子。

    额

    看看他再看看还在追打的姐弟俩,煜岭忍不住各种黑线,倒是已经见识过的子龙搭着他的肩膀说道:他们就是这样交流感情的,习惯就好。

    刚开始他不也一样震惊个半死吗?虽然总共都没见识过几次,他差不多也习惯了,谁让他们一个比一个贱,刷新他三观的速度太快了呢!

    以后再敢如此,老娘捶死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情总算是停了下来,而秦征,早已是鼻青脸肿,估计亲媳妇儿都认不出来了。

    老秦,滋味儿如何啊?需不需要兄弟我再给你加点儿料?

    程漠贱兮兮的凑过去,拳头凑到嘴边哈口气,一副随时有可能落在他身上的模样。

    滚!

    一脚踹开他,秦征吸着气怨念的瞪着正在整理发型的秦情,臭娘们儿捶人越来越痛了,差点给他捶散架了。

    看啥看,还想挨捶?

    接收到他的注视,秦情恶狠狠的一瞪。

    不不不,我就是看你好像越来越好看了,姐,你啥时候给我找个姐夫啊?

    秦征瞬间吓成了鹌鹑,腆着脸凑上去讨好的抱住她的肩膀,看起来吓人的伤势在荒古炼体的运转下迅速恢复。

    你他妈该不会又悄悄找单于买了不该买的东西吧?

    双眼危险的一眯,秦情语带试探,别怪她太多疑,主要是她这个弟弟太操蛋了,就没有他干不出来的缺德事儿。

    没有没有,这个绝对没有。

    他可是炼丹师,目前又不缺灵植,合欢散那种东西还需要买?

    秦征连连摆手否认,没人清楚他心里真正的想法。

    最好是没有。

    懒得再搭理他,秦情继续对着小铜镜整理发型,秦征夸张的抹了把脑门儿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视线无意中扫到子龙煜岭,故作一本正经的拱手:有劳两位师兄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

    少来,我不吃这一套。

    两人的回应几乎同时响起,不同的是,煜岭难免有些客套,子龙就很不客气了,完事儿还不忘免费赠送一双白眼。

    子龙师兄,不是我说,你学坏了,不怕回去宗主抽死你?

    上一秒还一本正经的人突然吊儿郎当的抱住他的肩膀,那双明明多情的眸子,此时却盛满了赤裸裸的调侃。

    怕个啥,到时候我说是你们教坏我的不就行了?

    挑眉,子龙耸耸肩两手一摊,极其的不负责任。

    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贱人啊!

    扭头深深的注视他半响,秦征突然远离,摇头晃脑的模样跟说真的一样,别说子龙了,就是秦情等人都忍不住悄悄腹诽,他到底是打哪儿来的勇气说别人贱呐,最贱最无耻的不就是他自己吗?

    扑哧!

    子龙的段数始终还是差了一截,俊俏的脸青了黑黑了青,别提有多精彩了,原本还有些不适应的煜岭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煜岭!

    见状,小子龙更难受了,煜岭很想忍住笑意,却怎么都忍不住:别啊子龙,我不想笑的,主要是哈哈抱歉

    抱啥歉啊美人,他本来就贱,还不许人家说不成?

    程漠上前嫌弃的拨开子龙,扭头又腆着脸赞道:美人你该多笑笑,太美了,想日。

    碰!

    嗷嗷

    某人得瑟过了头,想日两个字一出口,立马收获一轮熊猫眼,痛得他捂着眼哇哇大叫,打人的煜岭面色微红,娇俏的眸子怒瞪着他,手痒痒的似乎还没解气。

    该!

    该!

    先前郁闷的子龙顿时浑身舒坦,秦情等人相继附和,个魂淡就是找抽,那种话是能随便当着人家坤的面说出来的?

    你受伤了?

    正闹腾间,闫霄突然扭头看着秦征,他的气息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嗯?

    闻言,不管是羞怒哀嚎还是看戏的人,每个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的转向秦征,短暂的怔愣后,秦征无奈失笑:这都能让你看出来?不算受伤,被战兵反噬了而已,调息一下很快就好。

    你怎么不早说?咋会被战兵反噬,你不是没孕育本名战兵吗?

    没人看到秦情是怎么移动的,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秦征的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了,娇俏靓丽的脸庞爬满了赤裸裸的担忧与心疼。

    征哥你到底干啥去了?以后别丢下我们行吗?

    穆青也红着眼眶凑了上去,虽然现在的他在年轻辈天才中已经算很强大了,但在秦情姐弟俩的面前,他依然是那个只想跟在他们身边打酱油的小不点儿,平日里不管跟多凶狠的妖兽战斗他都不怕,就怕秦征姐弟流血受伤。

    行,答应你。

    屈起手指弹弹穆青的额头,秦征摇着头转向秦情,无可奈何的张开双臂抱住她:没事儿,这不好好的吗?

    别看秦情总捶他,除了媳妇儿,最心疼他的也是她。

    你还笑得出来。

    见他好像真的没事,秦情又忍不住捶了捶他的胸口:都快申时了,我们差不多也该进城了。

    嗯。

    知道她是想让他快点回去调息,秦征也没有再跟他逞嘴皮子。

    走吧。

    秦征受了伤,谁也没心情玩笑了,一行人稍作整理,相继腾空而起。

    此地距离天澜城还有三十里,对修士连说,这点儿距离根本不算事儿,可他们才飞出不到十里,迎面就碰上了一群百余名修士,领头的赫然是先前在传送阵那边跟他们起过冲突的神隐宫长老之一云棱,巅峰神王,其他人有的穿着道服,有的穿着便服,似乎不是神隐宫弟子,但修为大都是神灵境,只有极少数是天灵境八九重天。

    貌似暂时回不去啊。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一行人都敏锐的嗅到了阴谋的气息,凌空交换个眼神,不约而同的俯身而下。

    他就是秦征!

    与此同时,云棱也带着那些人俯冲到他们面前,手指直指站在最中间的秦征。

    原来就是你在火焰山灭杀了神隐宫弟子嫁祸在我青云宗头上!

    天灵境巅峰,凭你也配得上帝轩那般的美人?

    因为你,我天剑门折损了数十长老弟子,今日本座定要你血债血偿!

    还真有个漂亮的小坤啊,说好了,小坤是劳资的。

    与他一同前来的修士顿时群起激昂,从他们喊打喊杀的声浪中,不难知道他们大部份都是火焰山的受害者,不敢找强大的神隐宫算账,只能将一切都转嫁到秦征身上,柿子都要挑软的捏不是?

    除此之外,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帝轩的爱慕者,以及纯属来凑热闹,看到漂亮小坤就挪不开腿的人。

    吵个屁,要打就打,老娘怕你们不成?

    心里还惦记着弟弟的伤势,秦情的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群不要脸的狗东西,真以为他们都是纸煳的了?

    老夫今日就领教领教道灵真体的高招。

    宗门早就想灭杀道灵真体削弱天灵宗势力了,云棱自然不可能将这个机会让给别人,虽然他也很想亲手杀了胆敢挑衅他神隐宫的秦征。

    老狗

    抱歉了臭娘们儿,他是我的。

    秦情作势就要攻击,可闫霄却突然闪身挡在了她的面前,对方可是真正的巅峰神王,秦情不是他的对手。

    姐,你跟小青子护着点子龙和煜岭。

    这群人虽然欺软怕硬,比他们还不要脸,但修为却是不差,尤其两个神王境,多少有些棘手。

    嗯。

    秦情性格是比较粗暴,倒也不是没有脑子只会蛮干的人。

    不用,我还没弱到需要别人保护的地步。

    作为无上峰真传弟子,年仅二十岁的天灵境巅峰,子龙也有属于他的傲气,哪怕明知对方修为和人数都占据优势,他也不可能退缩或躲在别人的身后。

    一起上。

    早已召出本命战兵的煜岭亦浑身萧杀,天灵宗的坤,没有一个会输给干,帝轩是他们的榜样,也是他们前进的动力与勇气。

    美人别闹,跟着情姐他们。

    一扫平时的操蛋,程漠丢给他一个严厉的眼神,飞身上前与秦征闫霄并肩:杀吧,劳资的战兵还没真正饮过血呢。

    嗯。

    小畜生找死!

    找死的是你们!

    闫霄程漠最先冲了出去,云棱与另外一个神王境飞身迎上,跟他们一起来的那些人也一窝蜂说的扑向他们,两方人马瞬间战成一团,战技所带起的绚烂光华刺眼夺目,谁也没注意到,秦征不知道什么时候游离到了人群之外,高大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道道精芒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激射而出。

    轰轰

    一座声势庞大的法阵突然之间拔地而起,云棱那些人不是没察觉到,却没有办法甩开对手查看,因为他们都已经发现了,不止是闫霄,秦情穆青程漠的战斗力都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修为,连子龙煜岭也都具备与初阶神灵境一战的势力,哪怕他们屈居下风,战斗的时候依然凶勐彪悍。

    :)

    第82章 大道天煞,一击绝杀!

    吼吼

    百余人对七人,修为上还占着上风,不管怎么看秦征他们都是毫无胜算的,可年少轻狂的一行人愣是打出了属于他们的风采,当庞大的法阵拔地而起,龙凤齐鸣,狮虎咆哮,数十兽王露出尖锐的獠牙,如捕获猎物一般凶勐的扑向距离它们最近的修士。

    啊这是怎么回事?

    凭这些畜生就像伤我等不,不可能

    该死的

    吼吼

    有人不察,立时被獠牙撕裂了躯体,或是被锋利的爪子伤得血骨淋淋,也有人反应迅速,释放出战技灭杀凶狠的野兽,可不等他得意,刚被灭杀的野兽瞬间凝聚成形,再次凶勐的扑杀上去,它们就像是杀不死一样,不管被砍杀多少次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复活重生,再度加入到厮杀之中。

    有了它们的加入,哪怕人数修为上还是处于劣势,秦情等人也有了喘息的空档,一个堪比十个,战斗起来完全不留余地,强大战技在本命战兵的加持下爆发出最强战力。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