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59)

分卷(59)

    与此同时,灵桦庞大的身体牢牢的挡在了秦征前面,秦情几人和天灵宗弟子全部聚集了过去。

    :)

    第78章 天轩楼之人,耍赖留下

    赵添师兄!

    赵长老!

    云棱也带着神隐宫弟子围拢到赵添身后,不过赵添并未回应他们,一双阴毒的双眼始终牢牢的盯着麟桦身后,好半响之后才移到衡阳的身上:好个衡阳,本王今儿倒要看看,这些年你的修为有没有退步!

    说罢,巅峰神王强横的气息弥漫而出,两大宗门弟子顿时气血翻腾,有些修为稍弱的甚至直接吐了血。

    分下去,大家靠过来。

    顶着巅峰神王造成的强大压力,秦征摸出瓶丹药丢给程漠,甩手之间,无数光华激射而出,一座隔离阵拔地而起,牢牢隔断神王威压,护着天灵宗弟子。

    该死的!

    在场的天灵宗弟子哪一个不是绝世天骄?何曾被人如此碾压过?此时此刻,谁都顾不上调理气息,满心满眼都是憋屈懊恼与愤怒。

    你们还年轻,没必要现在就跟老狗杠上,赶紧调息吧,这里交给衡阳和灵桦峰主就好。

    一扫先前的不正经,秦征两眼平静的看着赵添,修长挺拔的身影似乎一瞬间高大起来,天灵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子龙煜岭等天灵境巅峰的带领下相继原地盘坐,唯一没受到影响的闫霄走过去与秦征并肩:是不是想弄死他?

    只要他说是,他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何为真正的天生战体,天定战神!

    不是现在。

    回头看看他,秦征淡淡的回道,除了闫霄,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那双平静的眼眸深处,汹涌澎湃的杀意。

    碰碰

    师兄?!

    长老!

    师尊!

    衡阳峰主!

    就在赵添与衡阳将要打起来的时候,出乎意料之外的状况再次发生,一道妖娆的身影陡然闪现,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赵添和衡阳都被逼得倒退了好几米,两大宗门弟子见状全都一窝蜂的涌了上去。

    此地禁止动武,这次只是警告,如有下次,灭!

    矗立在两方人马中间的妖娆女子分别看看他们,话未说完,人已消失,但不容忽视的警告却如擂鼓一般重重的撞击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膜上。

    撕裂虚空?

    每个人都被这突发的状况和突然冒出来的强大女人震得无法回神,唯独秦征皱紧了眉头,据他所知,凌空大陆层次太低,连神皇都不具备撕裂虚空以达到瞬间挪移的目的,女人到底是谁,为何具备神皇以上的实力?

    天轩楼的人。

    一旁的闫霄眉峰轻皱,秦征转头看看他,天轩楼?他们的力量果然不属于凌空大陆,那他们为何停留在此,凌空大陆应该不利于他们修炼才对,修士崇尚强者,追求至高无上的力量是天性,如同历代神皇,他们诈死离开凌空大陆,不也是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天轩楼的行为如此反常,必然有所图谋!

    哼,算你们走运,秦征,你无故屠杀我神隐宫百余弟子,他日神隐宫必取你狗命!我们走!

    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赵添充斥杀意的眸子狠狠瞪一眼秦征,转身带着神隐宫弟子离去,可

    彼此彼此,回去告诉你们家南问天,他的首级我预订了,让他洗干净脖子给劳资等着!

    谁也没想到,这种情况下,秦征依然不认怂,还点名要南问天的人头,要知道,如果说帝轩是天灵宗的团宠,那太阳神体南问天无疑就是神隐宫的希望,他的胆子,不可谓是不大!

    小畜生好胆,我们等着!

    脚步一顿,赵添没有回头,接下他的挑战就带着神隐宫弟子扬长而去。

    你啊,就不能安份点吗?

    受伤似乎没有赵添严重的衡阳回身无可奈何的看着秦征,他承认,在他数十年的生命里,秦征无疑是他见过最妖孽的天才弟子,可他惹事儿的功夫也跟天赋成正比,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人家都点名要我的命了,我哪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再次恢复一贯的痞态,秦征随手摸出瓶丹药递给他:玄元丹,对内伤很有效。

    今儿一大早他们之所以会那么匆忙,就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空间里炼制各式各样进了天神秘境后可能会用到的丹药,秦情他们虽然没有炼丹,却也在不断的跟妖兽战斗,尽可能的提升自己,他们昨晚半夜就从空间里出来了,谁知道竟全都睡过了头。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接过丹药,衡阳倒出一颗丢进嘴里,剩下的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收进了干坤戒,小混蛋炼制的丹药可是连克卿都倍加推崇呢,不要白不要。

    额

    本来也没打算要回来的秦征看到这里不禁脑门儿一黑,他是属土匪的吗?

    师尊,刚才的女人是谁?

    见状,煜岭虚握拳头掩去嘴角偷笑的弧度,状似不经意的问出在场所有人的疑惑。

    天轩楼的人。

    神色一敛,衡阳意有所指的扫一眼不远处的传送阵:他们是在保护传送阵,在此动手的确是我们的不对,你们记住,谁都能招惹,唯独不能惹天轩楼。

    没人知道天轩楼是何时存在的,也没人知道他们存在的意义,但各大势力,包括历代神皇都清楚,天轩楼有多强大,不过他们基本不插手凌空大陆的事情,甚至不怎么离开天轩楼,除非有人试图撼动大陆根基,所以,与其说他们是凌驾所有势力之上的霸主,不如说他们是凌空大陆的守护者,凌空大陆自凌皇一统之后再也没回归蛮荒也是他们的功劳。

    是。

    谁不知道天轩楼的强悍?

    天灵宗弟子不约而同的躬身,衡阳这才满意的点头: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走吧。

    等等。

    在他转身之际,秦征突然又叫住了他,迎着众人疑惑的注目小跑到他面前挠着头贱兮兮的说道:那啥,衡阳峰主,人有三急,能否让我去解决一下?你们不用等我没关系,待会儿我自己会追上去的。

    他还惦记着这里的宝贝呢,哪能说走就走?

    小混蛋,你该不会又想给我惹事吧?

    微眯双眼打量着他,衡阳看似询问,实则语带警告,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干过?要不咋会引来神隐宫喊打喊杀?小混蛋惹祸的本事他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小觑。

    哪能啊,我看起来像是只会惹事儿的人吗?

    秦征笑得尴尬,巅峰神王捶人,那画面太好看,他表示不想尝试。

    像。

    衡阳不可谓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嗯!

    天灵宗弟子更是整齐附和,连秦情几人都没有漏掉。

    额

    这他妈就不是一般的尴尬了。

    饶是秦征也有点儿猝不及防。

    【哈哈小征子你不行啊,人品都掉光了吧?】

    这种时候,又怎么少得了混沌珠插科打诨呢。

    【滚!】

    咋哪儿都有他呢。

    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秦征重整旗鼓,再次扬起笑颜:瞧衡阳峰主说的,弟子真有三急,要不您老人家陪我去?

    去你的!

    小混蛋,劳资跟去帮你擦屁股吗?

    衡阳没好气的横他一眼,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行了,子龙煜岭,你们留下等他,尽快追上来。

    子龙是无上峰真传弟子,煜岭既是他的真传弟子,又是坤,有他们跟着,他就稍微能放心了。

    是。

    被点名的二人彼此对看一眼,不约而同的躬身。

    衡阳峰主,我们也要留下。

    秦征明摆着要搞事,程漠闫霄忙不迭的申请。

    你们留下干啥?他还真需要人擦屁股不成?

    一个秦征就够让他头疼的了,再加上他们俩,没事他们也能给他搞出事来。

    那啥,老秦不是说了嘛,人有三急,衡阳峰主你也不想看弟子拉在裤裆里不是?

    见过没脸没皮的,谁他妈见过如此极品的?

    不止是衡阳,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满腹吐槽,玉阳峰真传弟子,就不能来个稍微正常点儿的吗?

    随便你们,谁要是敢搞事,本座捶死他!

    语毕,未免气死自己,衡阳直接转身,天灵宗弟子相继跟上,落在后面的麟桦看着几人无奈的摇摇头:秦大师,天澜城卧虎藏龙,不比他处,如今天神秘境开启在即,更是齐聚整个凌空大陆的强横势力,衡阳师兄也是为你们好。

    天灵宗可以为了他杠上神隐宫,却没办法与整个凌空大陆的大小势力为敌,即便他有何私人恩怨,他也希望他隐忍一二,以他在阵道方面的造诣和彪悍的越级作战能力,等进了天神秘境,那些势力的天才弟子还不是任他搓圆捏扁?

    麟桦宗主放心,只要别人不主动招惹我,我保证不搞事。

    秦征也不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虽然他真的很想弄死神隐宫上下。

    嗯,尽快跟上来。

    点点头,麟桦这才跟上大部队,连掉队的秦情穆青二人他也没顺便带走。

    你们咋都留下来了?

    等到只剩下子龙煜岭和他们几人后,秦征满脸无奈,他就是要寻个宝而已,他们至于吗?

    少废话,你到底想干啥?

    他们还能不了解他?费这么大劲儿留下来,他们可不相信他真的无所图。

    算了,先找个能说话的地方再说。

    这里随时都可能有别的势力或个人被传送过来,秦征并未否认他的确有事,直接带着他们绕到了建筑后方:我的确有点事情需要弄清楚,你们先留在这里等我。

    毕竟还有子龙和煜岭在,秦征并未直言此处有宝,也不可能当着他们的面开启大道天伦,趁他们专注听他说话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布下一座困阵。

    秦征?!

    卧槽老秦你个不要脸的坑货。

    征哥

    困阵并非什么精深阵法,秦情他们也并非真的只是天灵境,何况他们之中还有个巅峰神王呢,闫霄一拳击出,困阵应声而破,可惜,他们还是慢了一步,秦征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行几人瞬间黑了脸,不用怀疑,等他回来,就算不被程漠闫霄怨念死,也会被秦情捶得面目全非!

    :)

    第79章 至宝,毁灭法则的奥义

    大道轮回眼可谓是秦征最大的底牌之一,目前为止,除了帝轩还没人知道,包括跟他相处最久最多的秦情穆青,趁困阵拖住秦情他们的短暂空档,秦征施展万影步的同时开启了大道天伦,飘忽闪烁的身形消失得无影无踪,就算是有人看到了,估计也只会以为那是某种强大的身法战技。

    还好这次没事儿。

    虚无空间,依然是灰蒙蒙一片,没有任何灵气与生的气息,上次差点被帝骨葬灭的经历太过记忆犹新,遁入虚无空间的秦征确定暂时没有危险才拍着胸口夸张的吐出一口浊气,老实说,他现在挺悚虚无空间的,要不是老混那么兴奋,他还真不一定说进就进。

    【瞧你那怂样儿,话说你这次胆儿够肥的啊,不怕回去后秦情捶死你?】

    混沌珠的嘲讽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噼里啪啦的爆出来。

    【】

    你丫不提醒劳资是会死吗?

    秦征嘴角一抽,拒绝想象回去之后可能面临的劫难。

    【不逗你了,先收宝贝要紧。】

    【嗯。】

    他没有回去之前,秦情他们肯定不会离开,未免麻烦自动找上他们,他必须尽快折返。

    稍微辨别一向方位,秦征高大的身影朝着左前方快速飞掠。

    这是

    大概盏茶功夫,灰蒙蒙的空间竟泛起阵阵七彩神芒,秦征脚步微顿,片刻后再次飞掠,只是速度慢了很多,面上也满布谨慎,虚无空间太过神秘危险,任何的异常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就在前面了。】

    七彩神芒越来越璀璨耀眼,混沌珠再次躁动,秦征稍微加快速度,不多会儿,一个占地大约百余平,散发着刺骨寒意的池子出现在他的眼前,池子的正中央盛开着一朵澡盆那么大的七彩莲花,神芒就是由它绽放出来的。

    【好强的元素灵气。】

    不敢贸贸然的靠近,秦征距离池子几米远就停了下来,在他试着催动荒古炼体吸收七彩神芒的时候,震惊的发现,里面竟蕴含着纯净的元素气息,像是有生命一样。

    【秦征,我要它。】

    这是第一次,混沌珠向秦征索要东西,他的声音异常低沉,可秦征却敏锐的察觉到一丝颤抖,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知道了。】

    秦征什么都没问,只是面色沉重,一步步靠近池子,刺骨的寒气经由肌肤钻入体内,饶是他肉体力量强悍,依然有种自己好像快要被刺穿溶化的强烈错觉。

    【等等!】

    当他强忍着难受,飞速运转荒古炼体,准备踏入寒池的时候,混沌珠的声音再次响起。

    【又咋了?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劳资心里毛着呢。】

    缩回仿佛已经被刺穿的脚,秦征没好气的翻翻白眼,仅寒池散发出的寒气就让他难受要死了,不难想象跨入后会遭遇什么,要不是混沌珠太过反常,又是第一次开口跟他要东西,他也不可能贸贸然就往里面跳,突然的制止搞得他都有点心惊肉跳了。

    【那是弱水,也称真水,乃世间最阴寒之物,每一滴都重逾万斤,你就这样跳进去,瞬间就会被他溶得骨头都剩不下。】

    混沌珠也没想到,一贯喜欢跟他斗嘴的秦征这次啥都没问,径直就走了过去,差点给他吓出一身冷汗来。

    【你他妈不早说?】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