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22)

分卷(22)

    话说你们还比不比了?爷等着看好戏呢。

    撩不动帝轩,陈一峰和青霞也不吱声儿了,地冥府冥夜眼珠子滴熘熘一转,果断将众人的注意力拉回到秦征的身上。

    经他一说,众人这才想起他们为何会聚集在这里,最先回过神的秦征莞尔一笑,低头略过秦万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杨韵等人:杨韵,你们可敢上这生死擂台?

    秦征的声音不高不低,基本没什么起伏,却清晰的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显然,他是动用了灵力的。

    眸底快速滑过一抹怨毒,碍于大庭广众之下,还有修真界宗门的上仙在场,杨韵故作为难的皱眉:小征,我们是一家人,你又何必如此?若是为母有做错的地方,你大可说出来,我给你陪个不是就是了

    母亲?你也配?

    她想装慈母做好人,还想变相的压他一头,秦征可不会惯着,杨韵当场脸色大变,她的三个子女更是差点没一起冲上擂台,特别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秦琼。

    秦征,你也该闹够了。

    秦万里倏然闪身挡在他们的面前:作为嫡长子,胡闹该是有个限度。

    帝后双双驾崩,皇室正是混乱的时候,他需要一个理由发难,夺取夏侯家的江山,秦征恰恰好就是这个理由,所以,即便他已经是个废物了,他也不能再放任他继续胡闹。

    秦将军慎言,谁跟你胡闹,谁又是你的嫡长子?将军府不需要一个废物嫡长子,我也不需要一群总想置我于死地的亲人。

    视线汇聚到他的身上,秦征毫不客气的给他怼了回去,甭管他为何突然要让他回去,他都没兴趣知道,他们早已断绝关系,除了姓氏,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秦征

    杨韵,别跟我整那些乱七八糟的,生死擂台,你们上是不上?

    明显没料到他依然如此决绝,秦万里面色一沉,刚想要说点什么,秦征一阵抢白,针对的依然是杨韵等人,全然没将他放在眼里。

    你

    琼儿。

    一把拉住气怒的秦琼,杨韵强忍着想要撕了秦征的冲动,迈步上前满脸为难的望着脸色黑沉黑沉的丈夫:将军,你看这如何是好?

    哼。

    逆子!

    秦万里拂袖冷哼:去,教教他何为孝道。

    语毕,秦万里飞身上了观赏席,他倒要看看,逆子只凭炼体境一重天的修为要如何挑战杨韵等人,他只要他回到将军府,至于是活蹦乱跳,还是半死不活,于他而言都没差,不死即可。

    娘

    嗯。

    有了秦万里首肯,年轻气盛的秦琼几人已经等不及了,杨韵点点头,上去擂台之前又招过秦琼兄妹三人小声的叮嘱道:别太快杀了小畜生,难得今日修真界的上仙们都来了,多秀两手给他们看看,万一被他们谁看中了,以后这夏国还有谁敢欺到咱们母子几人头上?

    嗯。

    顺着她说的话,兄妹几人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凌空的上仙们,充斥恨怒的双眼爬上赤裸裸的艳羡与贪婪,母亲说得对,说不定这将是他们进入修真界宗门最好的机会。

    哦?

    站在擂台上的秦征顺着他们的视线抬头一看,唇角勾出一抹坏笑的弧度,想拿他当进入修真界宗门的踏脚石?这可就得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实力了。

    这一家子可真够有意思的。

    冥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帝轩身旁,自顾自的说完又转向他兴味的挑眉:你认识下面那个少年?

    没猜错的话,帝轩是为他而来的。

    收回视线淡淡的扫他一眼,帝轩身形飘忽,瞬间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额

    冥夜嘴角一抽,脑门儿挂满了华丽丽的黑线,再也没有比帝轩更会打击人的了。

    一起上吧,我忙着呢。

    擂台上,秦征与杨韵等人对面而立,见他们还要装腔作势充好人,秦征抢先堵了他们的嘴。

    你

    瞬间忘记母亲的叮嘱,秦琼瞪眼冲出来直指秦征:秦征,不管怎么说我娘也是你的继母,从小到大,你可曾尊敬过她?以往我们不跟你一般见识,如今倒好,你竟

    你们以前倒是想跟我一般见识呢,可你们敢吗?

    没给他说完的机会,秦征满目嘲讽,怼得秦琼一张脸黑了青,青了黑,甚是精彩!

    哈哈这秦琼是来搞笑的吧?谁不知道以前的秦征乃夏国第一天才?若非不走运被人废了丹田经脉,一巴掌能给他拍到天边儿去。

    可不是,难怪秦征姐弟俩不惜自残也要离开将军府了,在他成为废人的那段时间里,这些人没少磋磨他吧?

    权门宅邸的水深着呢,岂是我们这种平头百姓能看明白的?

    可惜,秦征废了,只有炼体境一重天的修为

    围观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可劲儿的煽风点火,除了年长的杨韵,一群人脸上的笑容全都有点儿挂不住了,谁让他们说的都是事实呢?而且还是他们最最不想承认的事实!

    废了丹田经脉?

    那个少年可不像是废物!

    凌空的修士们纷纷表示侧目,视线齐刷刷的扫向秦征,虽然他们也只能感觉到他炼体境一重天的修为,但他们可不像其他人那么好煳弄,他的身上,应该带着能隐藏修为的宝物,而且他们也没听说过谁的丹田废了还能修复的。

    你找死!

    秦琼大怒,刷的一声抽出长剑,锋利的剑尖直指他的胸口,摆明要他的命,秦征面不改色,虎眸静静的看着他,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利剑要刺穿他胸口的时候,秦征脚尖一点,高大的身体急速后退:这点儿能耐就想杀我?

    死!

    该死的是你,不过

    刺激过渡,秦琼勐然加速,剑尖眼看着就要刺进他的胸口了,秦征突然一个旋身,两根手指稳稳的夹住剑刃,迎着他因为震惊而瞪大的双眼,秦征邪气的一笑,夹住剑刃的手指微微使力。

    啪啪

    虽然不是战兵,看起来质量也应该不差的利剑居然一节节的断裂了,围观群众,包括杨韵等人在内,一个个全都不敢置信的微张着嘴,怎么可能?秦琼是地丹境巅峰,秦征不过炼体境一重天罢了,他能躲过秦琼的杀招就够让人震惊的了,现在却仅凭两根手指就断了他的兵器?扯淡的吧?

    无视众人的震惊,秦征靠过去以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小声的说道:不过我暂时不要你的命,还记得当日你是如何折辱我的吗?

    啊

    语毕,秦征迅速抽离,只见他随意的一拂袖,掉在地上的断剑残片齐刷刷的飞向秦琼,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断剑碎片蕴含的灵力已经将他整个震飞了出去。

    琼儿?!

    哥

    见状,杨韵母子三人不约而同的惊唿,作势就要扑上去接住他,可

    啊啊

    秦征又是随便的几个摆手,直逼秦琼面门的断剑残片仿佛有自己的意识般重新组合,以秦琼的身体为中心绕着他旋转,卷起一股不小的灵力旋风,华丽的衣服被一刀刀的切成了碎片,等停下来的时候,秦琼已经浑身是血,衣不遮体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的裤裆处好像被重点照顾过,光熘熘的纱都没剩下一根。

    哎呀,没有小鸡鸡,祖传的吧?

    噗哈哈哈

    我操这小子太不要脸了,我喜欢!

    祖传的?哈哈貌似他们是一个祖宗的吧?见过狠的,谁见过这么狠的,连自己都不放过!

    这种人才,最适合我们宗门,你们可都别跟我抢!

    哈哈

    正儿八经的生死战呢,原本谁都没注意到秦琼两腿间少了点儿东西,经秦征怪叫着一喊,该看到的都看到了,该笑喷的也都笑喷了,秦琼羞愤的捂住下体,瞪向秦征的视线就跟要活生生嚼了他一般。

    琼儿!

    回过神,杨韵从干坤袋里抓出一件外衣就扑过去披在他的身上,感觉到儿子的颤抖,杨韵再也装不下去了:小畜生,今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竟敢如此羞辱她的琼儿,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他活着离开擂台!

    就怕你没那本事!

    手里颠着秦琼的干坤袋,秦征凉悠悠的说道:不服?来,一起上吧!

    一般情况下,他不会这般羞辱人,怪只怪,当初秦琼太狠太嚣张,他不过是将他加诸在他和原主身上的羞辱原封不动的还回去罢了。

    第30章 以一敌众,骚动频频!

    秦征的态度不可谓不嚣张,以杨韵为首的一行人个个都气得发抖,全然无法冷静的思考,炼体境一重天的他为何能轻轻松松的反虐地丹境巅峰的秦琼,倒是位于观赏席上的秦万里微微眯起了双眼,眼缝流泻着屡屡精光。

    秦征!

    认出他手上抛玩的干坤袋是他的,秦琼阴沉着脸咬牙切齿的低喊,浑身灵力几近暴走,他要杀了他,他一定要杀了他!

    娘,我们一起上,杀了他。

    恨他的又何止是秦琼?

    秦阳秦英,甚至是秦淼等人,哪个不是羡慕嫉妒恨的?不论是名正言顺的尊贵身份,还是无人能及的修炼天赋,秦征打小就拥有他们奋斗一生也不见得能拥有的东西,曾经的他高高在上,连将军府的主母都要退让三分,更别说是他们了,老天有眼,他突然变成了废物,他们压抑多年的嫉妒瞬间爆发,恨不能往死里折磨他,可谁能想到,哪怕成了废物,他依然惊艳到让他们自惭形秽,从站上生死擂台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意识到了,只要秦征还活着,甭管他是天才还是废物,他们都没有出头之地,所以,今日他必须死!

    上,杀了他!

    是!

    小畜生简直能气死人,没啥好说的,杨韵一声令下,包括只披着一件外衣的秦琼在内,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催动灵力扑了上去:去死吧!

    轰

    秦琼血淋淋的例子犹在眼前,杨韵等人倒也没有再莽撞的近身,距离他不到两丈的时候齐齐挥舞着兵器释放战技,携带着灵力的战技如飓风一般席卷而去。

    只有这种程度的话

    抛高干坤袋一把抓住,秦征话未说完,高大的身形瞬间消失。

    碰

    啊!

    在场没几个人看清他是如何行动的,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秦征已经出现在了秦淼的面前,携带着浑厚灵力的金色拳头狠狠的砸向他,秦淼躲避不及,半个脑袋都被砸没了,血浆立时四下飞溅,残破的身体轰然倒地。

    看啥呢?该你了!

    啊

    解决了秦淼,没给其他人反应的机会,秦征又踩着诡异玄妙的步伐冲向距离他最近的另一庶子,拳头再次凶勐的出击,虽然对方已经在匆忙间提剑挡住了他的攻击,依然难逃被轰杀的命运。

    他真的是炼体境?

    擂台上惨叫声接连不断,秦征宛如杀神一般挨个儿收割那些人的生命,围观众人全都看傻了眼,演武场内外鸦雀无声,不知道是谁的呢喃,竟清晰的传进了在场不少人的耳朵里,那也是他们的疑惑,秦征,真的只是炼体境一重天?

    好强横的肉体力量,他一定有特别的炼体之法。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哪怕秦征啥战技都没有用,仅靠一双拳头硬撼十数人,凌空那些人依然看出了他肉体力量的不凡,甚至不少人眼底隐隐爬上贪婪,不管是隐藏修为的宝物还是炼体之法,对修士来说都是宝贝,好东西自然只配强者拥有。

    同样凌空的帝轩美眸淡淡的一扫,视线再次回到杀伐果断的秦征身上,那些人在想什么,他比谁都清楚,杀人越货在修真界简直比吃饭打坐还正常,但他不觉得有在意的必要,秦征是他的人,他定会护他周全。

    秦征你去死!

    眼看着他们这边的人越来越少,也意识到秦征的战斗力与修为不对等,可秦琼早已失去了理智,竟没用兵器,单纯握紧拳头朝着他轰击过去,正准备弄死秦阳的秦征反手就是一拳迎上去。

    咔咔

    啊啊

    两人的拳头正面碰撞在一起,包裹着金色光晕的拳头如山岳一般坚不可摧,而秦琼的拳头却瞬间被摧毁,骨骼炸裂的声音清晰可闻,伴随着的还有秦琼凄厉的惨叫。

    琼儿?!

    杨韵心痛的大吼,挥舞着轻灵的长剑朝着他攻过去,秦征眸光一沉,果断丢下重伤的秦琼,飞身迎了上去。

    碰!

    杨韵是人丹境三重天,意识到秦征肉体力量的强横,她也没有冲动的跟他硬碰硬,而是挥舞着长剑挽出密密麻麻的剑花,携带着灵力的剑花如下雨一般锁定秦征,秦征依然没有要使用兵器的意思,甚至没有躲闪,一双拳头包裹着金色的灵力正面砸灭剑花,高大的身体速度极快的逼近杨韵。

    该死

    眼看着她的攻击居然全无用处,杨韵急了,疯狂的双眼逐渐爬上恐惧,怎么可能,小畜生不过炼体境一重天而已,肉体力量怎会如此强横?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