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20)

分卷(20)

    好胆,老夫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作为修真界宗门派到夏国的国师,万良的地位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比皇帝还高,根本不可能容忍一个小小的天丹境六重天在他的面前嚣张。

    老狗有本事就来!

    染血长刀直指向他,秦征不可谓不狂妄。

    哼!

    一声老狗彻底的激怒了他,万良一把推开夏侯渊,两手呈鹰爪状朝他抓了过去,秦征两眼一凝,上一秒还狂妄得不可一世,下一秒立即踩着绝妙的步伐转身就跑。

    不,母后

    小畜生!

    两人一前一后的追逐,身法都快到了极致,肉眼几乎看不清他们的身形,在经过成皇后的尸体时,秦征持刀一挥,成皇后的脑袋也跟身体分了家,看到这一幕,夏侯渊几近疯狂,万良更是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他堂堂一神丹境追在他的后面,他竟还能抽空斩了成皇后的脑袋,这对他而言无疑是赤裸裸的挑衅与侮辱!

    何方孽畜,欺我夏侯皇室无人乎?

    伴随着一道道破空声响起,数以百计的修士纷纷到来,其中修为最低的都是天丹境八重天,甚至还有两个神丹境。

    妈的,老狗们来得倒挺快!

    神丹境的威压顿时强了两倍,正在遛着万良玩儿的秦征暗骂一声,不动声色的扫一眼被御林军和影卫团团围住的夏侯渊,帝后连续被他斩杀,若今日他不能在这里杀了夏侯渊,接下来恐怕就再难找到机会了。

    幻影无极!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种十死无生的情况下,秦征却突然停了下来,手中长刀幻化出道道刀影,携带着无匹的杀机与慑人的精芒射向追在他身后的万良。

    不好!

    好强横的刀法战技!

    万良脸色大变,连忙运转灵力,身体表层瞬间包裹在灵力之中,即便是如此,扑面而来的刀影依然让他感觉到阵阵压迫,秦征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高大的身体一跃而起,瞬间来到他的上方,手中长刀嗡嗡作响,以雷霆之势朝着万良砍去。

    轰轰

    霎那之间,无数刀影激射在护体灵力之上,刺耳的声音几乎穿透众人的耳膜,除去神丹境,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双耳疼痛难忍,一些修为比较低下的御林军,甚至已经吐血倒地了。

    碰!

    堂堂的神丹境,岂容他打压至此?

    只见万良浑身一震,没能斩破他护体灵力的秦征就被逼得倒退了出去,抬手抹去嘴角的血丝,秦征略感无奈,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在场足有三个神丹境,百余天丹境,虽然他们没有出手,却也没有收敛自己的威压,在他们的联合压迫下,他根本不可能与万良一战。

    第27章 有仇报仇(4)

    小畜生受死!

    先前没料到他会突然停下来才会那么被动,为了一雪前耻,万良也动真格的了,灵力翻滚间,阵阵飓风拔地而起,凶勐的朝着秦征席卷而去。

    死你妹!

    秦征不退反进,挥刀再次斩出刀影,万千刀芒生勐的迎上灵力飓风。

    碰轰轰

    战技交锋,碰撞的余波竟生生掀飞了地坤宫的屋顶,大半个宫殿毁于一旦。

    噗!

    与此同时,秦征喷出一口血箭,高大的身体往后倒飞十数米才堪堪停下,抬手抹去嘴角的鲜血,秦征摸出颗丹药丢进嘴里,强势运转荒古炼体,磨灭体内杀机,他不是输给了万良,而是输给了在场众多的神丹境和天丹境。

    还没死?

    万良心里不禁更加骇然阴鸷,他的战技不但没有弄死秦征,甚至没在他的身上刻画出多少痕迹,好强横的肉体力量,简直跟妖孽一般,今日若不弄死他,后果不堪设想。

    思及此,万良杀心更甚,毫不犹豫的祭出了自己的战兵,一把嗡嗡作响,似乎在叫嚣着嗜血欲望的长剑。

    下品战兵?!

    国师竟祭出了战兵?!

    孽畜到底是何来临,竟能将国师逼迫至此?

    此子绝对不能留!

    谁也没想到,神丹境的万良面对一个小小的天丹境六重天居然还要祭出下品战兵,一时之间,周遭惊唿不断,皇室的长老们更是个个汇聚灵力,随时准备出手一起灭杀秦征。

    老狗们,真以为小爷怕了你们?有本事就一起上,小爷好人做到底,送你们去跟狗皇帝两口子叙旧!

    不动声色的扫一眼已经退到最后方的夏侯渊,秦征非但没有吓到,反而跟疯子一样继续挑衅他们,他在等,等那一瞬间的机会,哪怕必须用命去博。

    找死!

    不论是万良还是皇室那些长老们,平日里哪个不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如今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居然敢辱骂挑衅,他们又如何忍得下去?众人纷纷祭出兵器,跟万良一起朝着他冲了过去,明摆着要一击绝杀他。

    来得好!

    秦征厉声一喝,丢掉先前已经断掉的长刀,抽出一把长矛瞬间将滚滚灵力灌入其中,挥舞之间,一条唿啸的金龙腾空而起,逼得朝他扑来的众人不得不停下来释放战技。

    就是现在!

    趁此一刻,秦征顶着诸多战技带给他的强大压迫,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碰轰轰

    老祖救我

    进来吧你!

    秦征一人释放出的战技再惊艳也经不起诸多战技的碰撞,金龙几乎瞬间就被粉碎了,可是下一秒,位于后方的夏侯渊突然厉声求救,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人群里早已没了他的身影。

    三殿下?!

    该死的,小畜生跑哪儿去了?

    找,翻遍整个地坤宫也要给本座找到他!

    封锁地坤宫

    三皇子夏侯渊居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掳走了,先前为了给国师留点颜面而没有出手拿下秦征的皇室长老们个个都气得吹胡子瞪眼,国师万良更是一扫平日里装出来的仙风道骨,握紧拳头恨得咬牙切齿,整个地坤宫都因为帝后的死和夏侯渊的消失乱成了一团。

    碰!

    噗

    强行将夏侯渊拖入虚无空间的秦征喷出大口鲜血,甩手将他丢了出去,先前看似一切好像都很容易,实际上他却顶着巨大的压力,此时体内气血正在汹涌翻滚,若不马上运转灵力压制,很可能会给他造成难以挽回的创伤,可是

    去死!

    此时的虚无空间里可不止他一个人,稳住身形后,夏侯渊抽出佩剑就运足灵力朝他刺了过去,俊秀的脸扭曲而疯狂。

    就凭你?

    两根手指轻轻松松的夹住迎面刺来的剑刃,秦征手指略微一使劲儿,剑刃啪的一声断成两截。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明显没料到他在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如此的轻易折断他的兵器,夏侯渊手持断剑踉踉跄跄的往后倒退几步,眼底爬满了恐惧与戒备,同样是天丹境,一重天与六重天的差距俨然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何况,他的境界是靠各式各样的皇室资源和炼化道根堆积上去的,与秦征耐心打磨出来的境界截然不同,哪怕是同等级,他在秦征面前也是没有一战之力的。

    三皇子殿下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姐代替我休弃你不过月余,这就认不出了?

    摸出颗丹药丢进嘴里,秦征冷笑,覆于面上的秘法慢慢散去。

    看着那张线条明朗的脸逐渐清晰,夏侯渊惊恐的双眼一点点瞪大:不,不可能,你不是

    秦征,居然是秦征,夜闯皇宫,先后斩了父皇母后,搅得地坤宫天翻地覆的人居然是他!

    不是已经被你们抽了道根,废了丹田,断了经脉,沦为再也不可能修炼的废物了?

    秦征一步步朝他逼近,薄唇嘲讽的微勾,夏侯渊摇着头不断后退:不,不是的,秦征我我也是

    也是什么?心悦他的?夏侯渊自己也不知道,毕竟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不管秦征的天赋有多强多逆天,注定都只能是皇室和他更进一步的踏脚石,而那样的他,是配不上他的,作为皇室的三皇子,天赋还算不错的坤,足以与他匹配的人必须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人中龙凤!

    可秦征在失去了一切之后又爬了起来,连皇宫都能来去自如,斩杀父皇母后更是毫不留情,他的心里说不出的复杂,不管是为了保命还是什么,直觉都告诉他,不能让秦征知道他真实的想法。

    你也是什么?爱我的?

    嘴角嘲讽的笑痕更甚,秦征毫不留情的讥讽:别他妈恶心劳资了,你爱的,从始至终都只有我的道根罢了。

    即便不是原主,在这一刻,他也感觉自己被原主残留的意识感染了,帝后固然可恶,更可恶的却是眼前这个整整骗了他十年,现在为了活命还想继续骗他的男人,原主关于他的记忆,几乎全都美好的,正因为太过美好,才会在真相暴露的时候恨得痛彻心扉,五内俱崩!

    不,不是的,征哥,一切都是父皇母后设计的,我也是不愿意的,如果我不听他们的就是不忠不孝,我没办法啊,征哥

    感觉到他赤裸裸的杀意,夏侯渊眸光一闪,眼泪花说滚就滚了出来:我心悦你,我真的心悦你,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们一起去修真界,再也不管这凡间俗世了行吗?

    他宁可与将军府斩断联系也不愿意找他要回道根,他是爱他的,整整十年的爱,又怎么可能短短一月便消失?只要他放下身段哀求,他一定会原谅他,现在的他比之以前更加惊艳,这般伟岸的男人,注定只能配他夏侯渊!

    此时此刻的夏侯渊,似乎早已忘记他的父皇母后不久前才刚死在秦征的手里,为了活命,他甚至想跟秦征再续前缘,成为他挚爱的道侣。

    好个不忠不孝啊,那你他妈派人暗杀我,炼化劳资道根又怎么说?夏侯渊,你的心悦,未免太过廉价!

    无视他的眼泪与哀求,秦征一把甩开他:那个被你们欺骗了整整十年,一直傻傻爱着你的秦征早已在真相揭穿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别说他已经有媳妇儿了,就是没有,他也不会眼瘸的看上这么个玩意儿。

    不,征哥,征哥我错了征哥

    再也无法维持皇子的高傲,夏侯渊哭喊着跪爬过去,他清楚的知道,若不能唤醒秦征昔日对他的宠爱,今日必会葬身在此,他不能死,也不想死!好不容易突破天丹境,又被云澜宗内门长老破例收为真传弟子,他的未来无比光芒,绝不能断送在此!

    碰!

    啊

    可是,这一次秦征并没有给他靠近的机会,在他即将抱住他大腿的时候,毫不留情的一脚踹过去,夏侯渊惨叫着倒飞了好几米远才停下来。

    征,征哥

    即便浑身痛得跟散架了一般,夏侯渊依然泪流满面的朝他伸出手,模样是从未有过的凄惨狼狈。

    苦肉计于我而言无用!

    闪身至他的面前,秦征垂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锋利的长刀再次出现在手中,浑身杀机,毫无遮掩。

    不,征哥不要,不要

    强忍着浑身疼痛爬起来坐在地上,看看他手中的长刀,夏侯渊瞳孔一缩,摇着头恐惧的往后退缩,他怕了,他是真的怕了,可是为什么?他明明是爱他的,为何不能原谅他这一次?他都已经知道错了。

    思及此,泪眼深处不由得爬上怨恨!

    恨?你也配?

    秦征的双眼何其毒辣,扑捉到他眼底的恨意,连讥讽他都感觉多余,只余满腹的恶心。

    征哥我我真的心悦你

    越是临近死亡,夏侯渊发现自己的感觉越敏锐,哪怕秦征浑身杀气泛滥,他依然试图唤醒他昔日的宠爱,只有如此,他才有活命的机会。

    去向真正的秦征忏悔吧!

    不啊

    一家子全他妈恶心人的玩意儿,秦征没兴趣再听他啰嗦,长刀蕴含着精纯的灵力直逼他纤细的脖子,夏侯渊吓得连哭求都忘记了,还没来得及反应,锋利的刀刃就齐斩斩的砍下了他的脑袋,鲜血爆射了一地,瞪眼死不瞑目的脑袋与身躯先后倒地。

    唔噗

    与此同时,秦征再次捂住胸口喷出一口血箭,虽然他的身体表面看起来无碍,内里却被万良和皇室那些老怪物压迫得伤势严重,哪怕已经服用了丹药,荒古炼体也在疯狂的运转,擅自动用灵力依然让他糟了反噬,更加伤上加伤。

    又抓出几颗丹药丢进嘴里,秦征强忍着疼痛上前收了夏侯渊的干坤袋,并捡起他血淋淋的脑袋丢进装有帝后首级的干坤袋中。

    【那玩儿捡来干嘛?战利品?你这爱好也是没谁了。】

    【你懂个屁,给劳资闭嘴!】

    懒得跟他废话,秦征一闪身就进入了混沌珠空间里,秦情正在全力冲刺神丹境,穆青已经是人丹境六重天了,依然没有要苏醒的迹象,秦征没有打搅他们,随便找了个角落盘坐,翻手拿出夺回来的半截道根,祭出部份至尊神火煅烧炼化。

    给我灭!

    荒古炼体与混沌炼魂同时高效运转,秦征内视身体,找到神丹境给他造成的创伤源头,灵力成剑,挥剑毫不犹豫的斩灭杀机,再以分离出来的一部份至尊神火煅烧锤炼,星云砂滋养,确保不留下任何一丝暗伤。

    这个过程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耗时耗力,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混沌空间内的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在这几天里,至尊神火已经将道根煅烧成一团莹白混沌,似有若无的薄雾了,秦征没有马上吞噬炼化它,只引导它沉入了气海之中。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