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16)

分卷(16)

    秦征不禁失笑,她拿他当三岁小孩儿不成?再说了,他还有至尊神火,混沌珠和大道天轮等底牌呢,夏国修为比他高的人很多,真正能杀他的人,恐怕一个都没有。

    谁知道你会不会又犯傻?

    夏侯渊的事儿她还没忘呢。

    秦情没好气的横他一眼,每次说到这事儿她都感觉各种的气不顺。

    姐,救人要紧!

    秦征欲哭无泪,原主的锅,不背也得背呐,他要是没死,他倒是想拎他出来好好的畅谈一下人生理想,上辈子他连初恋都没有呢,这一来就整了个相恋十年的未婚妻,还差点坑死自己,一生最大的污点也莫过于此了。

    嗯。

    的确,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秦情也没有再耽搁,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包厢里,秦征往后靠着椅背无奈的扶额:我到底是造了啥孽呢?

    上辈子就被亲姐从小揍到大,这辈子又来一个,真他妈不是一般的操蛋!

    不过,说是那样说,秦征的嘴边却泛着浅浅的笑痕,他要真受不了,早就反抗了,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你也有怕的时候?】

    混沌珠的声音夹杂着不容错辨的惋惜,刚刚秦情咋就没揍这牲口呢,他都摆好姿势准备看戏了,小娘们儿始终是小娘们儿,太不霸气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了?】

    没好气的翻翻白眼,秦征靠着椅背微眯双眼,不管是前世的姐姐和还是现在的秦情,真要较真儿,他也不一定怕她们,但他知道,她们都是有分寸的,揍他不过表达爱惜的一种方式罢了,就像他跟损友司空可以为对方拼命,也会拼命坑对方一样,不过他们都只允许对方乱来,别人若是敢欺一分一毫,他们绝对会玩儿命的报复,修炼一途太过漫长孤苦,能有人真心疼自己不容易,被她揍两下又有何妨?他是男干,又是修炼者,那点儿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同凡人断了根头发,谁会在乎一两根断掉的头发?

    第21章 炼丹,帝轩亲至!

    秦征到底还是小看了灵宝阁,短短半个时辰,单于不但凑齐了魂灵丹的灵植,还凑了足足三份,升灵丹所需的灵植更是足有数十份之多,秦征查看无误后,又厚着脸皮跟他要了个位于灵宝阁后方的安静院子,并在院子四周布置了神丹境也不可能轻易破开的隔离阵。

    混沌珠空间内,穆青的尸体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表层包裹着一层黑色的光芒,那是混沌珠为了压制生死绝脉蜕变所施展的秘术,越是逆天的东西,伴随着的危机就越大,没有魂灵丹护住神魂,穆青的蜕变十之八九会失败。

    小青子征哥不会让你死的。

    空间内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是不同的,即便有混沌珠的秘术压制,穆青的蜕变也在极其缓慢的进行,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他身体表面的伤势看起来已经没那么吓人了,正在一点点的恢复,可越是这样,秦征的心里就越难受,原本他是打算等凝结元神后再以最安全保守的方式帮他唤醒生死绝脉的,没想到

    他命中该有此劫,你与其难过,不如尽快尝试炼丹,需要我帮忙不?

    说话间,悬浮在半空中的混沌珠时不时的抖动,状态似乎有点不稳,敏锐的注意到这一点,秦征几不可查的皱眉:压力很大?

    即便混沌珠从未说过,他也知道,它一直都不在巅峰状态,生死绝脉在洪荒时代都是极其惊艳的血脉,要压制它的蜕变,混沌珠的压力可想而知。

    还行,支撑到你炼出魂灵丹绝对没问题。

    混沌珠也没有否认,精神头似乎还挺好,可秦征却察觉到了其中的一缕悲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也不知道你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我只知道你也是我的朋友,哪天你若是愿意说了,我应该会是个很好的听众,你要是有需要,我也会为你拼命。

    于秦征而言,血缘物种啥的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是否是自己认可的人,对敌人,他从来不会留情,但对自己人,他会损会坑,也会拼命守护,哪怕对方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劳资差点儿就感动了,不过这话我可记住了,将来有你拼命的时候。

    混沌珠本体又抖了抖,显然是有些触动了,一边嫌弃秦征煽情一边又坑爹的牢记了他的承诺。

    大多数时候,我都想捶死你!

    瞎鸡巴感性了,秦征无语的翻翻白眼,又看了看穆青后,原地盘坐下来,挥手之间,百余种灵植连成一线自干坤袋中飞出,远远比他的修为还高得多的神魂之力轰的一声冲体而出,以极其柔和的力量托起每一株灵植,随后至尊神火也从他的体内冲了出来,自动分散成无数小火龙,在神魂之力的引导下包裹着灵植煅烧,剔除其中蕴含的各种杂质。

    与此同时,秦情也带着帝轩回来了,未免引人注意,帝轩在穿着和容貌上都做了一些改变,气息收敛了许多,甚至是坤印,也因为被秦征标记的关系隐藏了,不过单于掌管整个灵宝阁,本身又是神丹境,依然隐隐感觉到了他的深不可测,并主动热情的带领他们前往给秦征安排的院落。

    有阵法,应该在炼丹。

    院外的阵法阻止了他们前进,秦情眉峰轻皱,眸底难掩担心。

    想不到小友在阵法一道也有独到的造诣。

    悄悄释放出去的神魂居然被反弹了回来,单于不禁大为骇然,连他的神魂都会被反弹,难道小友已经是神丹境以上的修为了?

    帝师尊,要不我们在外面等等?

    同样试着破阵却没有成功的秦情回身歉意的说道,叫帝轩师尊,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先进去。

    可是我们额师尊你等等我

    帝轩抬手隔空一划,秦情刚想说他们破不开阵法,先前毫无波动的阵法就出现一道可供人通行的缺口了,帝轩单手背负在身后,径自走了进去,秦情见状也顾不上震惊,连忙跟了上去,在他们进去之后,阵法缺口又自动修复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被留在外面的单于早已是目瞪口呆,轻易将他的神魂反弹回来的阵法居然被那人轻轻一划就破开了,而且还带自动修复的,那人到底是有多强大?

    怎么没人?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院子,却没有找到秦征的人,秦情眸底焦虑更甚,生怕弟弟又出啥事了,倒是帝尊淡定的在大厅坐了下来:无需担心,他没事。

    他可没忘记,秦征是能自由穿梭虚无空间的,他若想藏身,即便是他也找不到他的踪迹,他们除了等,别无他法。

    可是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怎么可能不担心?那可是她唯一的弟弟,也是她仅有的亲人了。

    不过秦情也不是蠢的,见帝轩那么淡定,担心的眸子染上少许疑惑,同时不久前的怪异感觉又袭上心头,他跟小征,真的只有一面之缘?她总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我只知,他无事。

    抬首看向她,帝轩勾勒出一抹浅淡的笑痕,这是他第二次见她焦躁不安了,第一次是她请他去查看秦征状况的时候,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在乎秦征。

    好吧。

    他都说得如此肯定了,她还能说啥?

    秦情闭上眼狠狠的深唿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帝轩淡然一笑,挥手之间,一尾古琴凭空而现,葱白如玉的手指搭在琴弦上,清心悦耳的音符顿时洒遍院子的每一个角落。

    混沌空间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是不同的,外面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于秦征而言不过是眨眼之间罢了,金红色的至尊神火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牛逼,很快就将百余株灵植提炼成了精纯的药汁,秦征以神魂为引,神火为炉,操控着悬浮于空中的药汁两两成双的融合,直至将其融为一颗拳头大小的药汁球。

    凝!

    伴随着一声低呵,分散开的至尊神火重新凝聚,包裹着药汁球反复煅烧锤炼。

    碰轰轰

    毕竟是第一次炼制魂灵丹,秦征的嘴角浮现血丝,与此同时,天丹境五重天的修为一瞬间突破到了六重天,飘散于空间内的灵气蜂拥着钻进他的体内,一直在运转的荒古炼体和混沌炼魂同时加速,帮助他以最快的速度稳定修为。

    成了。

    空间里逐渐弥漫丹香,一颗拇指大小的乳白色丹药很快成形,秦征意念一动,神火瞬间撤离,乖乖的回到他的气海中。

    四纹魂灵丹?不愧是至尊神火。

    乳白色的丹药表层裹着四条并不明显的纹路,彰显着它并非三品魂灵丹,而是四品,秦征满意的点点头,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沾沾自喜,很快就将魂灵丹收了起来,并再次打出第二份灵植,花了足足六个时辰将所有魂灵丹和升灵丹都炼制了出来,空间内弥漫着浓浓的丹香味。

    老混,撤去压制吧。

    短短几个时辰而已,穆青的身体又有变化了,表面的伤痕几乎消失殆尽,秦征面色凝重,在混沌珠撤去秘术的同时,捏碎魂灵丹就将药力全部打入了他的体内。

    轰轰

    几乎是立即的,穆青的身体突然飞起来悬浮在半空中,空间内的灵气一瞬间被抽得干干净净,秦征见状连忙捏碎刚炼制的升灵丹,精纯的灵力连成一条条五彩斑斓的匹练涌入穆青的体内,剩余不多的伤口眨眼间即愈合,连一丁点儿的疤痕都没有留下,就像是从来没有伤过一般。

    咔咔

    伴随着大量的灵气入体,穆青的身体传出清晰的咔咔声,听起来似乎有点恐怖,但不能修炼的他却逐渐有了修士的气息。

    就是现在,小征子,用至尊神火锻造他的丹田和经脉。

    嗯。

    同样全神贯注瞅准时机的秦征严肃的点头,强大的神魂引导着至尊神火进入穆青的身体。

    唔

    小青子,别怕,是我在用异火帮你开拓气海和经脉,啥都别想,努力护住神魂。

    至尊神火入体,穆青反射性的皱眉痛唿,秦征凝声传音,熬过去了就是重生,熬不过去便是九幽黄泉,修士的一生,总结起来也就这么两句话罢了。

    唔啊

    似乎是听到了他说的话,悬浮在空中的穆青并未睁眼,双手却慢慢紧握成拳,仰首之际,痛苦的嘶吼传遍空间的每一个角落,秦征担心归担心,却没有再出言安抚,他也经历过这一遭,比谁都清楚,与其咬牙硬撑着,不如喊出来更舒畅,既然已经选择了修炼一途,那这些都是他们必须要经历了,而且,这不过只是刚开始罢了。

    啊啊

    痛苦的咆哮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穆青的气海终于开辟了出来,紧接着秦征的神魂又引导着至尊神火散入他的经脉之中,并再次凝聚少许星云砂打入他的体内,助他滋养经脉。

    第22章 蜕变,挂树上了!

    轰轰

    炼体境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

    又过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完成任务的至尊神火轰的一声回到秦征体内,穆青的修为跟坐火箭似的疯狂飙升,一路从炼体境一重天冲到巅峰,短暂的停顿后又势如破竹的跨入凝气境,于他而言,境界之间像是没有屏障一般,凝气境亦如无人之境,地丹境眨眼即破。

    生死绝脉,敢不敢不这么吓人?

    居然比他当初一次性冲破的境界还多,秦征脑门儿一黑,嘴角肌肉止不住的抽动,当真是有点要吓尿了。

    吐槽归吐槽,秦征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煳,先前炼制的升灵丹被他一颗颗的捏碎,药力全部毫无保留的打入了穆青体内,这也是穆青能不断晋级的原因之一,生死绝脉固然惊艳,若没有相应的灵气支撑,显然也是不可能如此牛逼的。

    碰轰轰

    混沌珠空间内,穆青浑身包裹着浓郁的灵气悬浮在半空中,迈入地丹境的修为涨幅终于不那么吓人了,但依然在持续的往上增长,在秦征耗尽最后一颗升灵丹的时候,他的修为强势踏入人丹境,整整四个大的境界,说他变态貌似都埋汰了变态两个字。

    这片地域资源太匮乏了,小征子,尽快去修真界吧。

    同样悬浮在半空中的混沌珠幽幽叹息,唤醒了生死绝脉,开辟了气海,又锤炼了经脉,修为才冲到人丹境,这要是让洪荒的那些生死绝脉先辈们知道,估计要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了。

    嗯。

    秦征也并非眼皮子浅的人,凡人界的确不太适合他们了。

    你小子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呢,媳妇儿长得好,天赋好,修为高就算了,琴也抚得好

    帝轩来了?

    正经不过三秒钟,混沌珠话里话外不无怨念,意识到帝轩很可能就在外面,秦征勐的一跃而起,临走前不忘叮嘱还未苏醒的穆青,让他啥都不用担心,专心悟道突破就行了。

    【诶诶诶你个见色忘友的魂淡,老子话还没】

    第一次,秦征毫不留情的切断了它的联系,与此同时,琴音环绕的大厅内,秦征高大的身体凭空而现。

    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的存在,修长如玉的手轻轻压在琴弦上,清心悦耳的琴声戛然而止,帝轩淡笑抬首,仿佛百花齐放,美不胜收,看得秦征不禁浑身躁动,邪火乱窜,媳妇儿太美了,九天谪仙亦不及他万分之一,笑起来更是炫目耀眼,魂儿都要被他勾没了。

    小征

    短暂的怔愣后,秦情一跃而起,可还没等她冲过去,秦征却直勾勾的朝帝轩走了过去,跟个地痞流氓一般坐在他的旁边抓住他的手色迷迷的抚摸,眼睁睁看到这一切的秦情脑门儿爬满了黑线,更让她震惊的是,帝轩不但没有抽回手,还笑得更灿烂的挑眉问道:好不好摸?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