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12)

分卷(12)

    唔

    早就察觉到这虚无空间里根本没有灵气,帝轩咬破唇瓣迫使自己保持清醒,挥手捏碎数枚丹药打入他的体内,协助他晋级。

    嗯?

    比灵液更浓郁精纯的药力入体的瞬间,秦征马上就察觉到了,猜到应是帝轩在帮忙,他也没有纠结,一边运转荒古炼体吸收药力,一边操控着至尊神火炼化悬在气海内的妖灵,神灵境的强大带给他极大的压力,他要在这里一举冲破天丹境。

    轰轰

    灵丹的药性远不是灵液能比的,加上妖灵陆续被炼化,精纯的妖力转化为灵力沉入气海,秦征的修为以无可比拟的强势踏入天丹境,但他的晋级势头依然没有停下,每一枚妖灵都蕴含着妖兽一身所有的精华,至尊神火能将它完美的炼化成精纯浑厚的灵力,在它们的灌注下,他的修为也一路从天丹境一重天迈向二重天,三重天直至五重天巅峰才缓缓停下来。

    嗯啊!

    捏碎丹药将药力全部打入秦征体内后,帝轩再也坚持不住,残留的理智一点点消失,腰间的玉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扯掉了,伴随着身体的蠕动,没有了玉带的束缚,衣服自襟口敞开,松松垮垮的挂在他的身上。

    唔?

    不知道过了多久,帝轩突然挣扎着爬起来,充斥青欲的金红眸子魅惑迷离的一扫,摇摇晃晃的走向不远处还在努力冲刺天丹境六重天的秦征。

    额帝轩?不是,你清醒点,我呜呜

    一睁开眼就见帝轩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放大在自己面前,秦征差点没有走火入魔,连忙稳住气息想要制止他,他可不希望他清醒后一巴掌拍死他,可他话还没说完,帝轩樱红性感的唇瓣就压了上来,将他所有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唔

    难受,还是很难受!

    情爱方面,修士比凡人看得更淡,特别是会固定法情的坤和某些特殊体质或修炼特殊功法,需要时常释放的人,但帝轩这辈子都没跟人亲密接触过,更别说是亲嘴儿了,他的唇瓣是主动贴上去了,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浑身的难受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更加难耐。

    草!

    这他妈圣人也遭不住啊!

    秦征欲哭无泪,明知道对方神智不清醒,还是试图阻止他:帝轩,知道我是谁吗?

    抬手捧着他的脸强行拉开两人的距离,秦征望进他湿漉迷蒙的金红眸子嘶哑着嗓子问道,他本就对帝轩怀有莫名的好感和心动,事已至此,秦征不得不慎重考虑,是否将他真正的纳入心里,一生一世,至死不渝!

    嗯?难受。

    一丝迷茫快速闪过,很快又神志昏昏沉沉起来,帝轩难受的靠过去,灼热的脑袋无力地垂在他的肩上。

    帝轩。

    再次不容置疑的捧起他的头,秦征抚着他滚烫酡红的脸:我是秦征,记住我!

    秦,秦征?

    对,秦征,牢牢的记在心里。

    秦征,秦征

    模煳不清的呢喃,迷离动人的盛世美颜,每一样都如同最致命的毒药,秦征的理智正在一点点的崩塌。

    草,这可是给你自找的!

    眸光一沉,秦征按住他的后脑勺迫使他低下头虽然前世今生他也是老处男一枚,但他前世所在的世界是现代修真界,没吃过猪肉还能没看过片儿?

    灰蒙蒙漫无边际的虚无空间里,两人如干柴遇到烈火,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第15章 做我的道侣,定情信物!

    烈阳丹即能动坤的情潮,连高深的修为和高阶的抑制丹都无法压制,其药性的霸道自是不用多说,虚无空间里的颠鸾倒凤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荒古炼体与天生神体的强悍由此也可见一斑,两人最后都累得无法动弹才拥抱着彼此沉沉的睡过去。

    铺着衣物的地面上,累极的帝轩与秦征交颈相拥,仔细看的话,帝轩美丽无暇的脸庞满布疲惫,而秦征,俊脸则残留着一抹暧昧的餍足。

    嗯

    睡梦中的帝轩似乎极不安稳,秀美的眉峰无意识的皱紧,蠕动着身体想要翻身,却感觉自己好像被毒蛇紧紧的箍住一般动弹不得,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迷迷煳煳间,映入眼帘的却是男人的胸膛,已经恢复黑色的瞳孔陡然一缩,破碎又清晰的画面一幕幕的滑过脑海,绝美无暇的脸庞顿时青紫惨白,他跟秦征

    嗯?

    或许是感觉到了怀里之人的僵硬吧,秦征也醒了过来,低下头看看他,抬手极其自然的抚上他的脸:还好不?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亲密的动作,关心的语气,好似他们本就是深爱彼此的情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尴尬违和。

    你

    有生以来第一次,帝轩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怒他趁人之危?可即便是被情潮吞噬了,他依然清楚的记得是他主动的。

    我草你至于吗?

    意识逐渐清醒,见他红肿的唇角竟流出了血丝,秦征粗吼着翻身坐起来,一手擦去他嘴角的鲜血,一手握住他的手,磅礴精纯的灵力源源不断的灌入他体内,帝轩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了解,看他的气质就一目了然,他知道他一时间可能很难接受自己被一个不是很熟悉还弱爆了的干标记了,他可以打他骂他甚至杀了他,至于如此闷声不响的糟践自己?

    无需如此。

    苍白着脸震开他,帝轩冷漠的谢绝他的关心,无法责怪他,他恼的是自己。

    够了,劳资又没说吃了不认。

    受不了他那副为难自己的模样,秦征烦躁的扒扒头发,突然又捧着他的脸逼迫他与他视线对齐:帝轩,我不会道歉,当时那种情况下,是个男人都忍不住,何况我本就对你有好感,一开始我是真的打算等恢复以后就带你出去寻找化解烈阳丹药效的方法,我也没想到它的药力会那么霸道,连你身为神灵境巅峰的强大修为都总之,事情不发生都发生了,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没有怨言,可别这样为难自己,我他妈看着心疼。

    说到最后,秦征几乎是用吼的,是的,心疼,抛开干疼爱坤的天性,原本的好感加上现在的关系,他之于他而言已经不仅仅只是有好感的坤,前世今生,他也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心都要疼碎了的感觉,帝轩太内敛压抑,也太理智了,他没有怪他,却恼上了自己,一时片刻还好,长此以往,无疑会对他的将来极为不利,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他这样。

    心疼?

    不可谓言,他的心因为这两个字稍微颤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帝轩又敛去那一丝异样垂眸拨开他的手:不怪你,是我自己

    所以我不是说够了吗?

    不想从他那张红颜的小嘴儿里听到任何责怪贬低他自己的话,秦征再次抓起他的双手送到唇边轻轻一吻,迎着他诧异的目光沉声道:不是你的错,那种状态下的你也不是真正的你,帝轩,做我的道侣吧,我知道现在的我或许还配不上你,不过将来,这陵空大陆必定有我秦征的一席之地,不止是干坤之间的标记关系,如果你愿意,今生今世,你将是我唯一的道侣。

    大话人人都会说,他尤其擅长,但此时此刻,他是认真的,既然做出了承诺,不管有多难,他都会坚定不移的朝着那个目标努力,前提是,他愿意给他机会。

    我

    看着那双深邃璀璨,渲染着坚定与认真的眸子,帝轩张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心脏砰砰的跳动,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急欲从嘴里跳出来。

    我

    嘘!

    片刻后,帝轩再度张嘴,秦征却抢先一步竖起食指压在他的唇上: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想的,于我而言,结成道侣是极为神圣的事情,一生仅一次,这也算是我对道侣最深情的告白,所以帝轩,不用急着回答我,回去好好的想清楚,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这一刻,秦征承认自己有点怕了,怕从他的嘴里听到拒绝的答案,要说他现在就爱他爱得死去活来了,那肯定是骗人的,但帝轩是他前世今生唯一一次心动的人,如今他又阴差阳错的标记了他,说不定他肚子里已经有他的小崽子了,无论如何,他也想伴在他的左右,在这个于他而言还很陌生的世界一生一世一双人,携手共行逆天路,登临巅峰!

    嗯。

    帝轩自问不是个容易心动的人,但在那双溢满坚定与认真的眸子注视下,他没办法拒绝,他说的话或许并不好听,但他感觉到了心脏的悸动,修士的生命太过漫长了,很多于普通人而言极为看重的东西,在他们眼底却一文不值,比如说情欲爱恋,大多数结成道侣的修士,他们看重的也是对方的修为与潜力,因为情爱而结合的人,少之又少,秦征现在或许也不爱他,但他接收到了他真挚的告白,也愿意认真去思考,至于配不配的问题,那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他要真看重那些,也不至于面临这种尴尬的处境了。

    谢谢。

    愿意考虑,就代表他不是无动于衷的,秦征笑了,笑出了一口白牙。

    我们该出

    同样是男人,既然都说开了,那也没必要再扭扭捏捏了,不过当帝轩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身体时,脸色难免还是有些不自然,未尽的话也卡在了喉咙深处。

    额那啥,我好像太粗暴了一点,下次一定改进,改进

    察觉到他的不对劲,顺着他的视线一看,秦征脑门儿一黑,脸皮难得的有些发烫,那时的帝轩太诱人了,他自己都感觉自己跟禽兽一样,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你还想有下次?

    抬首淡淡的扫他一眼,帝轩的眼神透露着这样的讯息,也是他比较矜持,还没被某人带歪,不然怕是早就大骂他禽兽了,做就做吧,至于给他整得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完好的肌肤?

    准媳妇儿貌似生气了,咋个办?在线等,挺急的!

    能不急吗?

    秦征欲哭无泪,这事儿若是解决不好,秦小二这辈子估计都要被闲置了。

    大道天轮,开!

    等两人清理好自己从虚无空间里出去,差不多又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由于他们在虚无空间内并没有移动,出来的地方还是在那片森林,不同的是,经过前几天两大神灵境最强战技的摧残,入目所及一片焦黑,方圆数百丈之内都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当日的狼狈与憋屈,帝轩单手背负在身后紧抿双唇,美如珠玉的脸庞蒙上一层慑人的萧杀。

    嗯?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帝轩下意识的转头,眸子冷不丁的撞进秦征深邃的眼眸中,沸腾的杀意奇迹般的平息。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恢复一下。

    不用问也知道,那个南问天背后的势力不会比他差,如今他还处于虚弱状态,贸贸然找上门,无疑就是在给对方送人头,他可不希望还没到手的亲媳妇儿说没就没了。

    秦征痞痞的一笑,又无赖的亲了一下他的手背,在他皱眉之前弹指将一股神念射入他的眉心:混沌炼魂决,锻造神魂的顶级功法,对你应该大有帮助,暂时就当做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吧。

    即便帝轩还没有答应跟他结成道侣,但他已经是他的坤了,秦征毫不吝啬的将混沌炼魂传给了他,前世二十多年的生命里,他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该如何谈恋爱,他只会用自己的方式对他好,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将荒古炼体也一并传给他,不过帝轩是元凰圣体,肉体力量先天强悍,荒古炼体于而言显然没有混沌炼魂实用。

    混沌炼魂决?就这样给他了?

    饶是以帝轩的心性,此时也不禁有些愕然,锻造神魂的功法,别说是凡人界,就是修真界也少之又少,而且混沌炼魂传入的那一刹他就感觉到了神魂的波动,甚至连修为境界都隐隐有了松动的痕迹,显然,它的确如秦征所说,乃是不可多得的顶级功法。

    可,如此珍贵的东西,他为何送得这般随意?哪怕他们已经是标记的干坤,他也是真的想跟他结成道侣,出手也太阔绰了吧?他既已答应会认真考虑,就不会随便煳弄,他完全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为何?

    等帝轩意识到的时候,疑问已经脱口而出,他就这般信任看重他?秦征,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还能为何?你是我的坤,是我未来的媳妇儿,我的难道不就是你的?

    松开他的手,秦征两手抱在脑后吊儿郎当的斜睨着他,对自己的坤好还需要理由?

    未来媳妇儿几个字无疑让帝轩漂亮的脸蛋染上少许羞赧,不是很自然的虚握拳头掩嘴清咳两声,帝轩稍稍背转过身:你就不怕我拿了你的功法依然拒绝你?

    即便他已经被他标记了,以后每三个月他只会对他一个人发情,但以他的修为,要压制普通的情潮基本不是难事,不过,秦征的行事作风倒是超出了他的认知,他对他越来越好奇了,打从心底里想要试着了解他。

    怕个啥?你人都是我的了,还怕你跑了不成?

    当然,这话秦征目前是不敢说的,神灵境捶人,那画面太美,他表示不敢尝试。

    眼珠子滴熘熘一转,秦征痞气又狡黠的笑道:有啥好怕的,求婚这种事情,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十次,总有一次会成功的,再说了,像我这种绝世好干,错过了可是你的损失,我相信你也不是那种没眼力价的男人。

    这还带夸上自己的?

    帝轩挑眉,唇角边不自觉的弯出少许弧度:定情信物我收了,夏国皇城再见!

    啊?

    帝轩说完踏空而去,留下秦征有些傻乎乎的望着那一抹修长纯白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这是要答应的节奏?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征回过神挑眉傻笑,宝贝亲媳妇儿模样好身段好,眼光更好,嗯声音也好听!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快穿之金枝欲孽穿书之欲欲仙途(NP)野僧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