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4)

分卷(4)

    恕本座直言,二公子的命根子伤得太重,已经坏死了,本座也无能为力。

    迎着众人殷殷期盼的目光,国师万良无奈的摇头,秦琼的命根子整个都断掉了,仅剩那点儿与身体相连的皮肉也逐渐萎缩干枯,别说是他,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爱莫能助。

    不

    杨韵两眼一黑,只觉天旋地转,儿子可是大干,要没了命根子,以后可怎么活啊?

    扶你们的娘去休息。

    将她交给几个子女,秦万里冲国师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出去再说,可杨韵却突然冲过去一把抱住他的手臂:老爷,是秦征那个废物害了我们的琼儿,你一定要给他做主啊,我苦命的琼儿

    换作是平时,她可能还会顾着点颜面,不愿意落个苛待原配嫡子的骂名,可现在儿子都那样了,他们之间早就撕破了脸,也不必再顾虑啥面子不面子的了,她现在只想要秦征死!

    父亲,大哥简直就是疯子,你不能不管啊。

    请父亲为二哥做主!

    父亲!

    见状,杨韵的几个儿女纷纷跪了下去,秦征害他们的二哥不能人道了,他必须死!

    胡闹,还不退下!

    明显没料到他们居然会在国师的面前如此失态,秦万里大为恼怒,一个个还嫌不够丢人是不?

    老爷

    杨韵吓了一跳,也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满是泪水的脸庞爬满了难受与委屈,如果不是秦征那个小畜生害了她的琼儿,她又何至于失态至此?

    让你看笑话了,我们去前院大厅吧。

    没有再搭理他们,秦万里强忍着怒火招唿国师,后者理解的点点头,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长林院。

    娘,父亲未免太凉薄了。

    等到大厅里只剩下他们母子几人后,秦英满腹的怨恨。

    还不是因为秦情那个小贱人。

    杨韵一脸的狰狞扭曲,她是继室,永远比原配矮一截,偏偏原配所出的儿女又都比她的儿女要强,只要有他们在,她的儿女就永远都别想出头,奈何两个小畜生命硬得很,多年来她不知道暗地里针对他们动了多少杀招,偏偏每一次他们都能逢凶化吉,就好像老天爷都在帮他们一样。

    眼看着姐弟俩相继成年,她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弄死他们了,没想到老天有眼,秦征突然变成了废物,她们就算弄死了他,老爷和长老们也不会说什么,可她做梦也没想到秦情会回来得那么快,虽然她的天赋不能跟秦征比,却也是干,在将军府一众子女中亦是出类拔萃的,只要有她守在秦征身边,她就不能明目张胆的动手,否则老爷和长老们定然不会轻饶了她。

    可是她恨啊,秦征都将她的琼儿害成那样了,凭什么他还能好好的活着?

    我就不相信,大姐还能时时刻刻都守着他不成,娘,只要大姐一离开,我马上就去把秦征抓过来,让二哥亲自将他碎尸万段。

    嗯,我先去看看琼儿。

    点点头,杨韵并未反对,只要能抓到秦征,弄死了他又如何?人都死了秦情也翻不出太大的浪花来。

    与此同时,落樱院

    这是气海?

    先前内视身体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的修为居然突破到了凝气境六重天,久久没有等到秦情回来,秦征随便找了张椅子盘坐下来,当他看到原本破裂的丹田竟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滚滚金浪,其中还点缀着如星光一般璀璨的七彩神芒时,唿吸不禁有些急促,丹田变成气海,意味着的可不仅仅是他能重新修炼了,根据原主的记忆显示,只有修为达到神灵境才能辟丹田为气海,以容纳更多的灵力,而他,不过才凝气境而已。

    这次发了!

    秦征差点没笑出猪叫声,何止是发了,简直都逆天了,凝气境就辟出了气海,以后与人对战,气海内源源不断的磅礴真气将成为他最大的底蕴,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以后他要晋级,所需要的灵气怕是也会比肩神灵境,而且越往后越艰难。

    总的来说,此时辟出气海,利还是大于弊的,别人想都想不来的好事儿呢。

    金红色的异火?

    一团金红色的火焰仿佛有自己的意识般,屁颠颠的飘了过来,没记错的话,大道轮回眼是它锻造出来的,气海也是它开辟出来的,它还帮他洗练了重铸的经脉,前世作为秦家第一天才,异火榜那种东西他还是倒背如流的,可他翻来覆去也找不到任何一丝有关金红火焰的讯息,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

    【混沌珠,搁哪儿缩着呢?】

    他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秦征懒得纠结,直接调动神识搜寻混沌珠的下落,它应该就在他的体内。

    【有事?】

    滚滚金浪中,一颗黑漆漆的珠子缓缓升起,古老苍茫的声音经由珠子直接传入秦征的脑海。

    【那团金红色的火焰是你弄出来的吧,啥来历?】

    秦征难得的没有跟他废话,一张嘴就直奔主题。

    【九天烈焰,也称至尊神火,某个悟出了禁忌法则,修为至少是帝的烈焰神体葬灭后,经过数万年的时间演化诞生而来。】

    【】

    至少帝级?也就是神级?

    那可是至高神啊!

    秦征不禁有些瞠目结舌的看向那团看起来神智并不高的金红色火焰,乖乖的,这也太牛逼了!

    【它是我的了?】

    【你若是不想要,我随时可以收回。】

    【别啊老混,你瞧它多喜欢我,好意思收回去嘛你。】

    到嘴的鸭子怎能让它飞了?

    秦征一贯的宗旨就是,为了宝贝,坚决不要脸。

    【你丫敢不敢要点脸?】

    混沌珠都被整得有些无语了,这没脸没皮的,祖传的吧?

    【不敢!】

    秦征回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似乎还挺沾沾自喜的,混沌珠不禁为陵空大陆的未来担忧起来,就这么一头畜生放出去,怕是要生灵涂炭了。

    丝毫没察觉到混沌珠的腹诽,秦征美滋滋的绕着至尊神火看了好一会儿才离开,他的注意力很快又放在了厚实粗壮,泛着七彩神光的经脉上,这次不需要询问混沌珠,早在七彩匹练从灵台溢出的时候,他就知道它是什么了,星云砂,决定一颗星球生死的命脉,前世若非他得到了星云砂,也不会引来那么多人满星空追杀。

    如今星云砂已经跟他融为一体,滋养着他的气海,经脉与灵台,也算是一场逆天的造化了。

    不愧是混沌炼魂,荒古炼体。

    神识沿着经脉一路游走,秦征发现,不止是气海和经脉,他的肉体强度和神魂力量也增强了不少,不过

    【奇怪,为毛我的元神空间打不开了?】

    修炼到了半神,修士就能锻造肉体空间或元神空间,不止能储存资源,还能容纳活物,打造属于自己的小世界,前世的他早已开辟了元神空间,照理说神魂不灭,空间就不会消失,可现在他却打不开了,亏他还想弄点前世收藏的资源出来修炼呢。

    【废话,你才凝气境,元神都没凝聚,怎么打开元神空间?】

    【额】

    秦征脑门儿一黑,赶忙搜索原主的记忆。

    【卧槽最高神皇境,这个世界的层次到底是有多低啊?】

    当他发现最高等级才神皇境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并且原主的记忆里除了有一般神皇境才能凝练元神的讯息,一丝关于肉身空间或元神空间的讯息都没有,秦征差点没忍住骂娘,前世的他收藏之丰富,若没了元神空间,那些东西岂不是也跟着没了?

    【那可未必。】

    【啊?】

    混沌珠的声音渲染着少许神秘,秦征下意识反应。

    【不对,如果这个世界的层次真那么低,无法开启元神空间,星云砂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确定前世葬灭之前,它都待在我的元神空间里。】

    思及已经跟他融为一体的星云砂,秦征又来了精神。

    【亏你还是神道传承世家的人呢,凌空大陆再大也只是一片大陆,真正的宇宙,又岂止一片大陆?】

    混沌珠轻哧一声,不无嘲讽。

    【也就是说,只要我达到神皇境,自然就能踏足星空,冲刺更高的境界?】

    不是没听出他的嘲讽,但秦征并未与他计较,他现在只想知道他的那些宝贝还能不能回来,那可是他毕生的收藏,而且如果这个世界的层次与他原来的世界是一样的,说不定等他登临巅峰的时候,还有机会横渡宇宙,回到属于他的世界去,毕竟他在那里还有亲人朋友,这时候他们怕是早就知道他葬灭在星空里了吧?他姐肯定又会一边骂他废物一边哭,顺便拉着姐夫一起给他报仇。

    【注意素质,你爹妈没教过你不该问的别问吗?】

    现在的他还太弱了,很多事都还不适合让他知道

    【我日,这会儿你跟我谈素质?老混啊,你丫该不会从头到尾都在煳弄我吧?】

    【滚!】

    秦征表示怀疑,混沌珠毫不留情的粗吼,见过混账,谁他妈见过混账成这样的?

    【别啊老混,咱们再唠唠呗】

    秦征,给我滚出来!

    秦征腆着脸正琢磨着再套点儿有用的讯息呢,院外突然传来尖锐的叫嚣声,盘坐在椅子上的他缓缓睁开双眼,一个看起来最多十四五岁,身形有些瘦弱,脑袋上裹着绷带的少年急匆匆的小跑进来:大少爷,是二小姐和三少爷,这可咋办啊,大小姐还没回来。

    少年眉心没有坤印,身上也没有干的气息,应该是普通人,此时正急得团团转,频频朝外张望,巴不得秦情赶紧出现,现在这个家里,唯一能且愿意护着秦征的也只有秦情了。

    你头上的伤哪儿来的?

    扫他一眼他头上的绷带,秦征状似随意的问道,他叫穆青,天生经脉堵塞,无法修炼,是原主唯一的小厮,别问他为什么大将军府的嫡长子身边就一个小厮,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原因很操蛋也很狗血,原主那将军父亲管生不管养,对子女冷漠又无情,只看重他们的修炼天赋,其他一律交给继室杨韵,也就是秦琼他们的老娘,那老娘们儿心肝脾肺肾全都是黑的,巴不得弄死原配所出的姐弟俩,每次派到他们身边的人都会想方设法的暗害他们,久而久之,原主和秦情就全都不要丫鬟小厮了,穆青也不是将军府的人,而是原主捡回来的小乞丐。

    啊?

    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穆青稍微愣了一下,垂首绞着手指磕磕巴巴的说道:就是前天,二少爷他们欺负大少爷的时候,我求他们不要打了,结果是我太没用,没有保护好大少爷

    要不是大少爷,他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旯旮了,可在大少爷需要他保护的时候,他却连代替他挨揍的资格都没有。

    秦征,给我滚出来。

    叫嚣声还在持续不断的响起,伴随着的还有战技碰撞的轰鸣声,用屁股想也知道,他们肯定在攻击秦情布置在院外的阵法结界。

    大少爷

    抬起头,穆青忍不住红了双眼,生怕他们会真的闯进来,秦征起身拍拍他的肩膀:不用怕,姐既然敢这么久都不回来,肯定就吃定了他们不可能破阵,走,爷带你去看狗叫。

    说着,秦征抓起床头的袍子披在身上,作势就要往外走。

    大少爷

    穆青吓得忘记了身份,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别,别出去,万一他们

    不是他胆小怕事,而是,他再也不想看到大少爷被他们打的画面了。

    穆青,怕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见他都要哭出来了,秦征深深的叹口气,不容置疑的拨开他的手走了出去,别人存心搞事,他又岂有不奉陪的道理?

    大少爷,等等我。

    短暂的怔愣后,穆青小跑着追了上去。

    秦征,滚出来

    碰碰

    落樱院外,秦英秦阳一边叫嚣一边释放战技,试图强行破阵,周遭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有各房姨娘,也有各房庶子庶女,每个人都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既是在看落樱院的笑话,也是在无形的嘲讽得知秦情外出,气势汹汹赶来,却迟迟破不开阵法结界的秦英秦阳姐弟俩。

    哟,忙着呢?

    带着穆青走到院门口,秦征扬手笑眯眯的跟累成狗的姐弟俩打招唿。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过去,眉宇间相继染上或多或少的疑惑,在他们的印象里,秦征虽然有些冷淡,长得却俊逸出尘,身形也挺拔伟岸,作为大将军府嫡长子,气度更是不输给天家的皇子们,可现在的秦征却身着里衣,外套随意的披在肩上,柔顺黑亮的长发也没有束起来,与平日的他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最让人不敢置信的是,他居然在笑,笑得邪气又魔性,不似俊美矜贵的天之骄子,倒像是放荡不羁的街头浪子。

    难道是因为他变成了废物的关系?可这前后的差异未免也太大了吧?

    你该死的废物,给我滚出来。

    回过神,感觉自己被侮辱了,秦英满脸狰狞,瞪着他的双眼就跟要生吞活剥了他一般。

    啧啧原来大将军府的嫡次女就这素质啊?小青子,你知道她这种叫啥吗?

    哪怕被人指着鼻子骂废物,秦征也没有动怒,还双手抱胸摇头晃脑的扭头看向跟着他的穆青,后者一脸的懵逼,傻乎乎的摇头,秦征没好气的戳戳他的脑袋瓜子,故意提高音量大声说道:小笨蛋,刚才爷不是说了吗?带你出来看狗叫,秦英是母的,当然就是叫嚣的母狗了。

    噗

    哈哈

    话音方落,围观众人爆出哄堂大笑,秦英本就气怒的脸溢满杀机:秦征,你该死!

    该死的废物,断了兄长的命根子,让他连完整的男人也做不了了,甚至会影响他以后的修炼,现在居然还敢如此羞辱她,不活剐了他,她就不叫秦英。

    碰碰

    霎那之间,密密麻麻的战技跟不要钱一样接二连三的砸在阵法结界上,跟他一同前来的秦阳也跟着拼命的释放战技,两人不愧是一个妈生的,都跟疯狗一样。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