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双生帝尊(重生 修真) 分卷(2)

分卷(2)

    啊啊住,住手你们住手

    回过神,少年少女们一涌而上,拳脚再次密密实实的往他身上砸,可秦征打死不松口,反倒是因为他们打得太狠,秦征的身体支撑不住往下坠落,连带着被他咬住的少年也痛得更狠,不得不跟着他跪坐在地,嘴上还不忘制止那些围攻他的弟妹们。

    你们在干什么?

    大姐?

    啊啊

    一道携带着滔天愤怒的娇呵勐然响起,众人眼皮一跳,没等他们反应,只见一道残影闪过,围在周围的少年少女们一个个全被震飞了出去。

    小征?!

    解决了那些人,女人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看着咬住秦琼裤裆不放的弟弟,交织渲染着心疼与愤怒的泪水争先恐后的涌出眼眶。

    阳儿?英儿?

    娘

    又一声惊唿响起,一个衣着华贵,身段玲珑,眉心顶着血红坤印,看起来最多二十几岁的妇人带着大批仆人走了进来,见状,几个被揍飞的少年少女爬起来朝她飞奔过去:娘,大哥疯了,我们好心好意来看他,他居然扑上去一口就咬住了二哥的,的那个

    对啊娘,你快救救二哥吧,再晚他的命根子怕是就保不住了。

    娘,大哥就是个疯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恶人先告状,将一切都推到秦征的身上,把自己摘除得干干净净。

    琼儿!

    经儿女们一说,妇人这才注意到儿子的惨状:小畜生!

    妇人怒不可歇,右手灵力暴涨,呈鹰爪状抓向秦征的脑袋,那狠戾的模样,明显是冲着要秦征的命去的。

    你敢?!

    捂嘴流泪的女人转身一把抓住她手,美眸泛着愤怒的火花。

    秦情你

    娘,救,救我

    妇人瞪眼欲裂,作势就要开打,少年虚弱的唿救声突然传进她的耳朵里,对峙的两人不约而同的转头,只见秦征已经昏过去了,可他依然紧紧咬着对方的下体,而被咬的少年,脸色惨白,唿吸不畅,裤裆早已被鲜血染红浸湿了。

    琼儿。

    催动灵力震开女人的手,妇人失态的扑过去抱住儿子。

    小征。

    未免她又对秦征出手,秦情也蹲下去颤抖着双手抱住秦征,滚烫的泪水再次大颗大颗的滚落脸颊,她的弟弟,大将军府嫡长子,未来的准皇夫,年仅十六岁即突破了天丹境的绝世天才,曾经的他何其强大闪耀,可此时却被几个混账东西打得鼻青脸肿,只能靠咬秦琼的命根子反击,老天怎能对他这般残忍?

    娘我痛

    靠在母亲怀里,少年几欲昏厥,先前的恶毒狰狞消失得无影无踪。

    别怕,娘在这里。

    妇人疼得一颗心都要碎了,抬眼间又恶狠狠的道:小畜生,还不松开嘴!

    他是小畜生,你的好夫君又是个啥?

    隔着泪眼咬牙一瞪,秦情没有再搭理她,俯身靠在秦征的耳边哽咽着说道:抱歉,我回来晚了,乖,咱先松开嘴,姐带你去疗伤,等伤好了,咱们再挨个儿找他们算账。

    心疼的泪水滴落在秦征脸上,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一直死咬着不松口的秦征慢慢张开嘴。

    琼儿?来人,快请御医。

    不等他彻底松开,同样流着泪的妇人高声嚷嚷。

    秦情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灵力灌入手臂,打横抱起秦征就去了她原先居住的院落,这种时候,谁都没工夫去管谁对谁错,不过可以想见的是,此事绝对不会就此结束。

    第2章 你的仇,我来报

    夏国护国大将军秦万里原配夫人育有一女一子,姐弟二人皆是大干,不仅样貌出众,才华横溢,修炼天赋亦出类拔萃,特别是儿子秦征,年纪轻轻仅十六岁即突破到了天丹境,被誉为夏国年轻辈第一天才,可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天才,竟会在陪伴婚约对象外出游玩的时候被人震碎了丹田和浑身经脉,一夕之间从天才变成再也不能修炼的废物。

    修炼的世界,强者为尊,弱者只能沦为刍狗,任人宰割,几乎人人修真的夏国也不例外,只要你够强,哪怕杀了皇帝取而代之,也没有人会说一个不字,相反,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别说是将军府的嫡长子,就是皇太子也一样会被人欺辱唾弃,秦征的人生,从变成废物那天起就彻底的改变了。

    小征

    摆设大气简约又不失精致的房间内,长相艳丽,身段妖娆的秦情坐在床边心疼的抚上弟弟面目全非的脸:对不起,姐回来晚了。

    伴随着自责的歉意,眼泪再次滚落脸颊,每每想到弟弟死咬着秦琼下体不放的画面,她都忍不住心如刀割,恨不得杀光当时在场的所有人。

    大小姐,将军让你去前院。

    一个看起来最多二十岁上下的男人躬身而入,秦情擦去眼泪淡淡的扫他一眼:何事?

    哽咽的声音,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对这个家,以及他们的父亲,她早已失望透顶,否则也不会总是一个人到处去历练。

    宫里的圣旨到了。

    他们的动作倒是挺快。

    秦情不禁冷笑,当初是谁死皮赖脸的非要嫁给她的弟弟?如今弟弟不过刚出事,他们马上就来退婚了,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果真是一点都不假。

    大小姐,将军让你务必前往,三殿下亲自来了。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男人又忍不住躬身催促。

    滚!

    沉声一喝,秦情怒目而视:回去告诉你们的将军,本小姐会亲自去结束小征与夏侯渊之间的孽缘。

    是。

    得到了确切的答复,即便很不中听,男人还是退了出去。

    小征,你是陪他游玩才出的事,偏偏他却一点事都没有,姐不知道是你将他保护得太好,还是这一切根本就是他设计的,不管事实的真相是什么,他都配不上你,皇室休想落井下石,姐这就去代替你休了他,希望你醒来后别怨姐。

    倾身摸着弟弟的脸,秦情含泪说道,离开之前,她又分别在屋外和院外布置了阵法,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再伤害他。

    唔

    秦情离开不久,伴随着一声痛唿溢出,昏迷不醒的秦征突然抬手扶额:妈的,痛死了!

    浑身上下跟散了架似的,没有一处不在叫嚣着疼痛,与此同时,先前被人极尽侮辱践踏的画面与那些多出来的记忆又疯狂的闪现,涨得他的脑袋几欲爆炸。

    废物吗?这他妈是要逼老子搞事啊!

    强忍着疼痛稍微整理了一下脑中的记忆,秦征红肿破裂的唇瓣勾勒出一抹冷笑嗜血的弧度,从那些记忆中,他得知自己应该是神魂横渡宇宙,来到了别的宇宙,这个宇宙也跟他先前所在的宇宙一般无二,人类的性别除去男女还细分干坤和普通人。

    干是天生的领导与支配者,天赋体能智商和长相等各方面都有着先天的优势,坤则是天生的孕育者,孕育能力非常强,相应的,他们的长相身段亦是出类拔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大部份坤的修为天赋都极差,只能依附于干,每三个月还要承受发情期的折磨,必须服下抑制的药丸或与人激烈性爱才能渡过。

    而既非干又非坤的普通人,他们在各方面都比较平庸,当然也不乏出彩之辈,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普通人男女皆有孕育能力,但孕育的几率极低,且修为越高,孕育就越艰难,完全无法与坤媲美,不过普通人的数量却是三类人中占比最多的,干坤加起来也不足他们三分之一。

    目前他所在的方位是陵空大陆,几乎人人修真,凡人界也不例外,即便他们最高的修为也不过神丹境,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秦征,不久前刚满十七,干,乃凡人界夏国护国大将军嫡长子,曾是风光无限的绝世天才,现在却因为丹田破裂,浑身经脉尽断,沦为废物了,而造成一切的人,竟是那个从小就喜欢缠着他,口口声声要嫁给他的婚约对象,三皇子夏侯渊。

    这事儿在秦征看来其实挺狗血的,当今帝后不知为何看出他具有罕见的先天道根,虽然只有一根,但对修炼者来说,先天道根意味着的可不仅仅只是天赋比别人更强,它还能让拥有者比别人更易悟道,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任何修炼者都不可能抗拒它的诱惑。

    为了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夺取他的道根,帝后夫妇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联姻,恰好他们孕育的皇三子夏侯渊就是坤,两人先让夏侯渊缠着他,在他们八岁的时候就趁机给他们指了婚约。

    自从有了婚约,夏侯渊粘他粘得更紧了,两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有夏侯渊的地方就一定有原主,有原主的地方也一定会有夏侯渊,皇城上下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嫉妒恨,谁又能想到,这不过是帝后和夏侯渊营造出来的假象?

    原主修炼天赋虽然很强,人也不蠢,但因母亲在他出生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父亲又妻妾成群,儿女一大堆,在这个家,除去只比他大一岁,一母所出的姐姐秦情,原主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的亲情,夏侯渊一开始的确是有些烦人,但他的温柔陪伴与依赖无疑是原主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久而久之,他也真心的喜欢上了他。

    在原主突破天丹境的时候,强行抽取道根的时机也成熟了,夏侯渊说想去外面游玩,原主二话不说就主动陪伴,但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个笑得一脸甜美的婚约对象竟是一条美丽的毒蛇,离开皇城不久,他们就被一群神秘的黑衣人抓了,那些人不但强行抽取了他的道根,还震碎了他的丹田和经脉,废了他全部的修为。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没有杀他,或许是他们太过自信,觉得一切都天衣无缝,不会有人怀疑到他们头上吧,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被折磨到昏迷过去的原主曾在中途短暂的恢复了意识,正好听到了夏侯渊与他们的对话,气怒攻心之下,原主又昏迷了过去,再醒来就已经回到大将军府了。

    至于原主为何没将此事告诉他的父亲秦万里,很简单也很讽刺,因为他刚醒来还没走出院子就被那群同父异母的弟妹们拦住了,然后就有了刚开始的那一幕,男主撑不住死翘翘了,而他,则在葬灭后穿越到这里,占据了这具身体。

    劳资就已经够不要脸的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比我更不要脸的。

    秦征忍不住翻出一对白眼,他自问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前世生于神道传承世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何为强者何为尊,哪一个强者不是踏着森森白骨一步步杀出来的?通往至强的道路,往往遍布荆棘与杀戮,泛滥的同情心只会害死自己,可原主的遭遇却让他心生不忍。

    变强的道路有很多,强取豪夺也是修炼世界常见的手段,远的不说,他自己就没好到那里去,前世他可没少跟司空一起坑蒙拐骗祸害人,但他从不会用如此龌蹉的手段,利用别人的真情实感来骗取资源,秦家先祖以阵入道,以情证道,家族上下不说人人痴情,在对待感情这件事上,却是人人都重而慎之,谁敢骗人感情,逐出秦家都是最轻的,是以他们也最看不上这种手段。

    放心,你的仇,我来报!

    抬手抚上胸口,秦征的低喃带着只有他自己才懂的坚定与杀机,原主是愤怒且不甘的,他能切身的感觉到,既然他已经接管了这具身体,那他也不介意顺手帮原主报仇,还有昨日那些羞辱他的人,一个都别想逃。

    第3章 混沌炼魂,荒古炼体

    先天道根的确有助于修炼和悟道,但能否证道靠的可不仅仅只是道根,前世生于神道传承世家,秦征并不在乎这具身体是否有先天道根,比较麻烦的是被震碎的丹田和经脉,无法聚气,他将再无缘修炼一途。

    【我可以助你修复丹田,重铸经脉,再度踏上修炼一途。】

    谁?

    一道仿佛历经沧桑的声音诡异的响起,秦征两眼一凝,浑身泛起冷冽杀机。

    【吾乃混沌珠。】

    话音再次响起,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秦征只觉眼前一花,瞬间进入一个独立的空间,一颗黑漆漆的珠子高高悬浮在半空中,秦征双眼微眯,脑海里突然闪现临死前的画面:日,原来是你这混蛋,你他妈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要不是你,劳资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葬灭?

    他想起来了,要不是这颗破珠子,他和司空早就遁出那片星空逃之夭夭了。

    你的葬灭,冥冥中早有注定。

    滚,你丫不撞上来,谁敢葬灭我?

    妈的,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死得那般窝囊,被一颗小小的珠子撞得身死道消。

    你原本就属于这个世界,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其他的力量将你带回来。

    混沌珠似乎并不恼,沧桑绵长的声音再次响起。

    忽悠谁呢?真当爷爷好骗不成?

    脾气再好的人也架不住某人的不依不饶,混沌珠颤动了两下,一圈圈漆黑的光晕如水波纹一般荡漾开来:所以,你到底要不要修复丹田,重铸经脉?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秦征总觉得这一次它的声音似乎夹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废话,你说要不要?

    不管它说的是真是假,他不死都死了,不穿越也已经穿越了,再纠结那些又有什么用?

    这是混沌炼魂与荒古炼体决,你可以滚了!

    我日

    两道精芒一前一后的射入他的眉心,没等他反应,秦征突然就被强行踢出了独立的空间。

    唔我操,啥玩意儿这是?啊

    突然被踢出空间,秦征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心口窜起一股尖锐的疼痛,一团火焰突然冲体而出,复又回到他的体内,以心脏为中心散入四经八脉,仿佛是被地狱业火煅烧的炙痛席卷而来,饶是意志力再强,秦征也禁不住浑身直颤。

    啊啊

    撕心裂肺的痛唿如同鬼哭狼嚎,响彻整个房间,若非秦情离去的时候布了双重阵法,别人指不定以为谁在杀猪呢。


同类推荐: 梵行穿书之欲欲仙途(NP)快穿之拯救黑脸大魔王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灼芙蓉(限)婚前套餐【高H】快穿之睡遍男神(nph)藏玉纳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