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二十三章陈枫

第二十三章陈枫

    两人针锋相对,气氛也愈发僵冷,姚兴冷笑一声,言道:“祸从口出,光会耍嘴皮子功夫,可是会死人的。”

    花千遇面上无任何胆怯神色,她挑起眉,悠然的说:“就凭你?”

    她直视对立而站的姚兴,嘴角微微勾着满是讥讽,甚至还有一丝轻蔑。

    无法压制的怒意霎时间涌上心头,一股凌厉的气息自姚兴身上爆发出来,当即他的手摸上了剑鞘,缓缓握住使力上提。

    他的另外一个同门韩穆,却在这时按住了他的手,低声警告的说:“不要冲动,这是在墨家不宜动手。”

    姚兴也意识到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他平息过胸口的戾气,恨恨的瞪了花千遇一眼,又将剑甩回剑鞘。

    韩穆出面说道:“这位姑娘,在下的师弟只是表达一下他的意见,你却屡次出口伤人,此举不妥吧。”

    花千遇好笑的目光绕着他晃悠了一圈,摊手道:“我也是在表达我的意见,只是有些人心眼小,不过才说了几句就气的不行,一点气度都没有。”

    韩穆微皱一下眉,语气稍沉:“师弟对佛教的评价可能有失偏颇,但是姑娘所言却是太过分了。”

    此言不乏兴师问罪的意味在里面。

    花千遇眸子一滑,神色不善道:“所以你这是要给他出气?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这就是双极宗的待人之道?”

    “值得的人我宗自然以礼相待。”

    韩穆不咸不淡的瞥她一眼,没在她刻意挑拨的言辞中上当,他又将话题引到法显身上:“法师方才也说了,要为在下的师弟解答疑惑,可是姑娘却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恶言相向。”

    花千遇挑了挑嘴角,无比气人的说道:“我骂人还需要理由吗?”

    话到此处也就说死了,她这是摆明了是来找茬的。

    常悟这才回过神,他完全被花千遇的战斗力惊呆了。

    他看着她清丽柔和的面容,有些呆滞的想到,果然人不可貌相。

    只是事情闹到这一步,该如何收场,双极宗不是甘愿吃亏的人,而这女子看着也不是好相与的,他面上浮现隐隐的担忧。

    “诸位来墨家贺喜,是在下之幸。”

    两人僵持不下之际,一道清朗的声音传荡而来,凝冻在空气中冰冷凛冽的气息,霎时消融无形。

    只见一个青年男子步入厅堂,他身形修长,面如冠玉,双目深邃,嘴角微微勾着,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仿佛春风吹拂。

    他笑着拱手道:“在下陈枫。”

    众人回首去看他,面露笑意纷纷回礼。

    “陈公子好。“

    “金陵城的陈大公子,果然如传闻中那般俊逸清朗。”

    杨梅在见到他的瞬间,眼瞳猛的一缩,神情有刹那间的阴沉狠厉,随即又恢复了冷漠,只是他的神情变化已落到法显的眼中。

    法显眉头微动,不免多看了他一眼,目露沉思。

    站在众人旁侧的陈易看见来人,便挑了挑眉梢道:“他就是陈枫。”

    他的目光扫过陈枫腰间的佩剑,嘴角微微扬起,眼中略有兴奋闪过,他道:“天下绝学无数,各有其独到之处,而金陵城陈家凭借软剑一道独步江湖。”

    “这陈枫是陈家嫡子,近些年才展露头角,他成名之战是叁年前和无明鬼的一战上,据说他只用了二十一式剑诀,便将无明鬼斩于剑下。”

    无明鬼是江湖上臭名昭着的邪道,此人性情暴虐,杀性极重,常以杀人取乐,喜取人双目,于是便有了无明鬼这个绰号。

    他杀人无所顾忌,不止是江湖上的人,普通的平民百姓也不放过,遭到过朝廷数年的通缉,不过都被他逃脱,悬赏金也在逐年增长。

    曾也有不少侠客,想要为武林除害,不过都死于无明鬼之手,叁年前在他又一次残忍的杀害人之后,被外出做家族任务的陈枫碰上,至此他的生命也走到了终结。

    “听说陈家的秋水剑诀,精妙绝伦,陈枫又能短短数招之后就斩杀无明鬼,那他的剑法必然出众。”

    陈易以一种跃跃欲试的语气道:“若是能和他交手切磋一下,就能知道和咱们相比,谁的剑更加厉害。”

    罗决没什么兴趣的说:“总归会有机会的。”

    陈易侧头看他面无表情的脸,他纳闷的说道:“你就不想见识一下秋水剑诀?”

    “不想。”

    剑的精髓不在于剑诀,而是剑意,剑意达到了极致,天地万物,皆可成剑。

    所以他不曾在乎陈家的秋水剑诀有多精妙。

    陈易了解他的性情,知他心中所想,随之做了一个无趣的表情,耸肩说道:“你不在意,我反倒是挺想见识一下陈枫的剑术,毕竟擅使软剑的人可不多见。”

    两人悄声谈话的功夫,陈枫已经和众人简单的言谈寒暄一番了,也从中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将目光落在花千遇和姚兴身上,道,面容带笑的说:“两位只是意见不和才产生冲突,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如就此化干戈为玉帛?”

    他不仅相貌俊朗,嗓音也低沉醇厚,只是听他说话都是一种享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若是还不罢休就是不给人留情面,双极宗的人心中再恼怒也不敢现下发作。

    姚兴隐目瞪了花千遇一眼,带着两个同门拂袖而去。

    陈枫见事情已经解决也不久留,拱手道:“府内还有事需要在下处理先失陪了,明日宴会在于诸位畅谈。”

    他留下一句话又匆匆离去。

    厅堂内一众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花千遇回首望了一眼还聚在一起的人,开口打发人道:“贱人走了,大家可以散了。”

    众人忍不住眼角抽搐。

    尼玛,到底谁才是贱人。

    没有热闹可看,众人皆都散去,空寂的厅堂内,只剩下花千遇和法显叁人。

    花千遇朝法显看了一眼,面容上浮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态,说了一句风凉话:“看来佛教在中原的名声确实不怎么好。”

    她眼角的余光瞥向杨梅:“我们走吧。”

    杨梅微点头,沉默不言。

    花千遇便率先离开,杨梅跟在她身后,两人一同出了厅堂。

    看着两人的背影,法显嘴唇翕合了一下,却未出声,最后又缓缓合上抿成一条直线。

    两人来到一处无人的僻静处,花千遇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杨梅,问道:“确定是他吗?”

    在陈枫出现的时候她就察觉到杨梅身上的气息变了一瞬,虽然只有短短刹那间,但是她还是感知到了,那是杀意。

    杨梅面容沉冷,漆黑的眸子浸透了阴寒,冰冷至极的声音道:“我不会认错。”

    如此看来杨梅一直以来所找的仇人真的就是陈枫了。

    难怪自从四年之前,他便销声匿迹,江湖上也没有他的消息。

    “金陵城……”花千遇半眯起眼,眸底幽微的暗光闪烁,她意味深长的说道:“他连身份都是假的,来看已经谋划了很长时间了。”

    “明日他会在宴会上动手。”缓缓道来的笃定语气。

    杨梅没有接话,依旧面无表情,在他结冰一样的眼底里,隐藏着一种极深的恨意和危险。

    花千遇望来的目光定在他身上,似是带着几分理解,又似同情,她道:“你快要大仇得报了。”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