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九十章心魔

第九十章心魔

    护瑟迦罗寺内,众僧人颂经不缀,吟诵的梵音绕梁,经久不散。

    一间禅房内,蜡烛燃着晕光,烛光摇晃中,供奉的佛像隐约闪着金辉,檀香炉里雾气袅袅上升,青烟氤氲。

    法显盘坐蒲团之上,手掐法诀,闭目静修,室内寂静无声。

    “——叮铃!”

    隐隐约约的铃声在安静的室内响起,飘荡在耳畔。

    一股幽香拂面飘来,清脆悦耳的铃声由远而近,仿佛就在耳畔摇晃轻响。

    烛火淡淡的晕光在流转,昏黄的灯影下,站着一个红衣人影,她穿着璎珞坠金丝衣,雪肩裸露,腰如约素,玉腿隐约,赤裸双足。

    她眉眼妖娆,容色光艳,薄唇微微勾着,犹显得妩媚妖冶。

    她赤着玉足,一步一步的走近,戴在手足之间的金铃声不绝于耳。

    铃声停止时,她已站在法显面前,低垂着眸子望着他,嘴唇含着媚笑。

    法显缓缓睁开眼,入目便是她绛色的裙裾,他平淡地说道:“执念生,心魔也。”

    女子低声一笑,妩媚撩人的嗓音,缓缓说道:“没错,我就是你的心魔。”

    她微俯身,纤纤玉指挑起法显的下巴,然而手指却穿过他的皮肉,她本就是幻象当然碰不到实体。

    她只得出声唤道:“法显。”

    她的语气和声音都如花千遇一模一样,就连那语气中蕴含的一丝不耐都近乎神似。

    法显抬眼看她,而她倒映在法显眼瞳中的容貌,竟也和花千遇如出一辙。

    法显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面容,即使知道这是虚妄的幻相,他的心还是一颤。

    即便他隐藏的很好,心魔还是在他眼瞳里看到了一丝惊动。

    她蓦地笑了出来,眉眼间闪过一丝邪气,她故作怜悯的说道:“真可怜,你又被抛弃了。”

    法显垂眸不语。

    她的嘴唇贴近法显的耳畔,满是诱惑的语气说:“她最会骗人,而且一次又一次的抛下你,你可以把她锁起来,让她只属于你一个人。”

    “你不是喜欢听她的声音,看她笑,想要她看着你,只要得到她,你所有的心愿都会实现。”

    法显心无波澜,丝毫不理会她恶意的蛊惑。

    见他毫不动摇,心魔笑了笑,收敛了邪肆的表情,眼波流转间已是妩媚入骨。

    她学着花千遇的语气说:“法显,其实你心里是喜欢看我这样穿对吧,所以我才已这幅装扮来见你。”

    她原地转了一个圈,身姿曼妙,红浪翻滚,宝石颤巍摇动,薄纱下的身躯若隐若现,极尽媚态。

    她旋身到法显身旁,紧靠着他,微微压低肩膀,露出胸部雪白的沟壑,若隐若现的两点红莓,晃的人眼前缭乱。

    她竟是未穿贴身的小衣,就连她腿心间的私密处都朦胧的闪动着诱人的光泽,薄透的轻纱不足以遮掩曼妙玲珑的身躯。

    法显看都没有看她,心魔的幻象不过是肆意变化而来,变成什么样子也未可知。

    不过花千遇在乞寒节时的那一舞,却是令他有一瞬间的惊艳,也难怪心魔会如此幻化。

    法显身形凝定不动,手指拨动着手里的佛珠,嘴唇翕合无声的念诵经文。

    完全视她如无物。

    心魔再像,也不是真人。

    见法显如此,她蓦地低笑起来,声音娇媚得近乎引诱,她妖妖娆娆的站起身,解开身上的衣物,罗衫落地,露出一具光滑如玉的酮体。

    她抬腿跨坐在法显的身上,明明没有任何的重量,法显的身体却是一僵。

    他仅有的几次鱼水之欢,花千遇也都是在他身上以这般姿态进行的,所带来的影响早已深刻入骨。

    他脑海中的记忆霎时浮现而出,花千遇柔软细腻的身躯紧贴着他,温热柔嫩的私处摩擦着他肿胀的隆起,在他身上起伏摇晃。

    她玉藕般的手臂会环抱着他的脖颈,花唇紧紧贴着滚烫的阳具,幽穴里的嫩肉吸嘬着茎身,带来一阵阵电流般的酥麻快感。

    她会贪心的去含着粗硕狰狞的阳物,想要完全的吃下去,幽穴被撑的大开,花瓣绽放的颜色更加艳糜诱人,渗出水淋淋的清液。

    阳物进入的深了,幽穴会收缩着吸附着粗硕之物,似是舍不得让他抽出来。

    法显呼吸一重,一丝酥麻自下腹涌起,他猛的绷紧了脊背,隐隐约约有燥热感在身体内升腾。

    见得他的反应,心魔低低的笑了出来,贴在法显的耳旁,暧昧不明的说:“你很喜欢这个姿势吧,我只是坐上来,你就兴奋了。”

    她轻浅的撩拨诱惑音色,真的就如花千遇在他耳旁慢慢低语,她会轻咬他的耳垂,缓慢舔舐耳骨所发出的水渍声音,直传入耳畔。

    法显沉静的心境荡起了涟漪,心底深处埋藏的欲念,蠢蠢欲动的开始滋长。

    他定了定心神,只当未闻,神识沉浸在佛法之中,等他清除心中欲念,心魔自会消失。

    心魔可不会如他所愿,她嘴唇弯起妖异的弧度,在法显眼前抬起手去抚摸自己的香乳,手掌完全覆盖在雪峰之上细细揉弄,白嫩的乳儿被揉的变形,其后手指又去揉捏红莓,两颗珍珠在指尖间慢慢变得越发红艳。

    她微合着眸子,迷离的目光勾着法显,嫣红的唇半张着,发出急促而轻细的喘息声。

    她低吟的说:“法显,我好难受,你帮我揉一下好不好?”

    法显只漠然的看着她,眼神沉静,他看她就如同看一张没有生命的画一样。

    心魔本就是虚无的幻象,无法触碰到实体,因此只能做些诱惑的姿态来引诱他。

    见法显还是不为所动,心魔眼底闪过暗光,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她深切的说道:“法显,我喜欢你。”

    这一瞬间产生的错觉,便真如花千遇在说喜欢他。

    法显微的一怔,他平静的眼底掀起一丝波澜,旋即又沉若死水,他道:“你不是她。”

    “我确实不是她,但是我是你心中的她。”她挑了挑眉梢,于花千遇完全相同的神态,含笑说道:“我和她一模一样,并无不同。”

    “不一样。”

    她问:“哪里不一样?”

    法显沉默片刻,平静的说道:“她不会说喜欢我。”

    心魔嘴边的弧度一下子扩大了,意味深长的说:“但是,你想让她喜欢你不是吗?”

    法显无言,心魔确实说出了他心中所想。

    心魔是他的执念所幻化而来,而他的执念就是花千遇,花千遇也是他的心魔。

    他来到罽宾整日学习更加高深的佛法,以求灭除心中的执念,最后却还是徒劳无功,他的心一动再动。

    说到底他还是堪不破,如果他真的放下了,也不会因为执念太重,从而滋生出心魔。

    近半年的时间他都在克制心中妄念,他以为他快要忘记了,实则只是压抑沉积的更深更重。

    这是心魔第一次出现,此后也将生灭不止,再难清除。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