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六十章金莲凋零

第六十章金莲凋零

    她将手落在法显的裤带上,解开他的束缚,顿时一根青筋虬结的深色阳物弹了出来,茎身肿胀充血,上面盘绕着鼓突的青筋,肉冠勃涨发紫,马眼上正在往外渗出稀薄的浊液,整个阳具粗长硬挺,瞧着格外惊骇人。

    阳物根部的浓密草丛中挂着两颗极有分量的囊袋,鼓鼓囊囊的积了许多精液未曾发泄。

    花千遇垂眼看着他狰狞的阳具,眼中闪过讥诮,和尚又不用这玩意儿,长这么大做什么。

    她的手指落在肉冠的软肉上,轻轻绕了几下,阳物便开始颤抖震动,异常的敏感,指尖下是湿滑炙热的触感,她碾磨的时间越长,阳物抖动的就越强烈,像是希望给予更多的刺激。

    花千遇的手指终于落在顶端的小孔上,指甲轻扣着马眼,孔眼立即收缩几下吐露出一些浊液,沾在她的手上,有些黏腻。

    她微蹙起眉,报复性的在肉冠上掐了一下,肿胀的硕大阵阵痉挛,微微抽动几下,又吐出一股股的浊液,囊袋也紧绷的很,再弄几下恐怕就要射精了。

    法显对外界刺激的敏感程度,让她稍感诧异,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和尚都是戒淫欲的,连自渎都不曾有,正常的生理现象起反应了,估计也是靠念经来清欲的。

    如此一来,她也不太敢再去抚弄他的敏感点了。

    复而,她又用手握住肿胀不堪的茎身,是灼伤人的烫,还能感知到凸起的青筋在掌心下跳动,她的手按压上面血管经络,缓缓上下撸动几下,已经肿胀到狰狞的阳物,又缓缓涨大一圈,她一只手险些握不住。

    她又撸动几下,阳物在掌心中颤动涨大,肉冠饱满肿胀微微泛着紫红,一只手握住已经有些勉强了。

    花千遇轻啧了一声,她用两只手去握住,手掌虚握一圈,没完全紧贴上去,就怕刺激太多,他受不住。

    没想到这和尚看着清心寡欲的,下面这东西这么淫欲勃发。

    她抬眼去看法显的反应,他目视前方没有低头看她,神情痛苦隐忍,嘴唇上是斑驳的血迹,有一丝悲苦在他的唇角凝滞。

    法显眉心间的金莲半明半暗,莲瓣已经完全凋零,只剩下中间的莲心,浮动着金辉。

    花千遇微微仰头,欣赏够了他这幅欲火焚身的样子。

    她倾身靠近他,贴在他的耳畔,轻声说:“和尚,我不会让你破戒的。”

    她说什么法显已经听不到了,他的识海一片混乱,刻满经文的佛殿震荡分裂,明月崩碎,波涛肆虐,金莲凋零,所有的记忆都碎为光点,犹如恒河银沙,迁流不住。

    法显眼中滑过一丝苦笑。

    一切法生灭不住,如幻如电。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  诸法皆妄见,如梦如焰,如水中月,如镜中像,以妄想生。

    世间所有,生灭从无停息,如幻像不真,如闪电难留,一切事物终将无常消逝,一念不留。

    但是她的呼吸、触碰、轻吻、细语、体温、却又那么真实深刻,如何才能消逝呢。

    是他的修行还不够吗?无法断绝爱欲。

    隐约间听到花千遇在他耳畔说话,他听不清是什么,以为是她的计划,便垂下眼去看她。

    她扶着他的肩膀,身体微微下沉,紫红色的肉冠碰触到娇嫩的花唇抵在中间的肉缝上,穴口晶莹的清液濡湿茎头,顶端的肉冠撑开花唇,花心的嫩肉包裹住肿胀勃发。

    她正在吞他的……

    法显心神震荡,真气逆转,紧接着喉头一甜,涌出一口血,满嘴都是腥涩的血腥味,他喉结滚动又生生的咽了下去,犹如吞咽下一把刀子,撕心裂肺的痛处蔓延整个肺腑。

    花千遇见他嘴角缓缓流出一缕鲜血,脸色惨白,眼神寂灭,莲心正在迅速变得黯淡。

    她神色漠然,未有触动,只是凑过去安抚的亲了一下他的唇角,并没有再继续做下去。

    她蹙起眉,痛极的哀叫了一声,然后抖着肩膀颤颤巍巍的从法显身上下来,眼角泛红,似泣非泣。

    见此,乌摩勒伽皱着眉说:“圣女怎么停下来了?”

    花千遇转身看他,乌摩勒伽竟是一点都不知羞耻,他大刺刺的解开裤带,正在撸动自己的阳具,紫红色的粗壮阳物硬得像铁棍一样直立着,顶端微微渗出一些浊液。

    见她看过来,他挺了挺胯大大方方的展示自己的雄伟粗壮,在余毒国可是有很多女人都被他的阳具弄的欲仙欲死。

    花千遇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不过她掩饰的很好,从她面上只能看到烟视媚行的柔媚。

    乌摩勒伽的目光随之落在她身上,白皙妩媚的酮体诱惑的他再难移开目光。

    他带着贪婪欲望的目光流连过雪峰上挺翘的红莓,平坦柔软的小腹,然后是私处地带,那里的毛发是修建好的叁角形,短短的略有稀疏,雪白的腿心间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从花蕊里渗出的蜜液。

    他眸光倏地暗沉,眼底生起一簇火热,喉咙干渴难耐,手中的阳物更是肿胀发硬,撸动的动作加快。

    看到他的反应,花千遇心中暗笑,唇角勾起一个不已察觉的弧度。

    她微微蹙着眉,魅惑的嗓音婉转千回说:“太疼了,我吃不下去。”

    她分明是在暗示,需要有人帮着开拓一下紧致狭窄的幽穴。

    乌摩勒伽当然不信她说的话,认为她只是在拖延时间,想逃跑的计策。

    不过,花千遇此刻内力全失,又无武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只要有所防备,无论她有什么诡计都可以被他阻止。

    乌摩勒伽思索翻涌,色欲终究还是战胜了理智,他粗鲁的将阳物塞进亵裤里,走了过来。

    他长臂伸手一揽,便将花千遇扯入怀中,柔软温热的身躯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带着薄茧的手掌在她背上游离抚弄,嫩滑的触感当真令人血脉喷张,胯下的阳物硬的发疼。

    手掌滑过她丰盈挺翘的臀部,往两腿之间滑去,粗糙黑硬的大掌挤进她雪白的腿心间,动作淫邪的摩擦着她腿侧白嫩的肉。

    一道冷冽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乌摩勒伽锐利的眸光回望过去。

    法显双眸幽黑,眼睛犹如被冰冻住的湖面,只有冰冷彻骨的寒意。

    不难看到,他的眼底有淡淡的杀意在凝聚。

    杀生,在佛门中可是第一大戒,若非特殊情况,即便是念头都不能升起。

    乌摩勒伽阴沉的眼里裂出一丝玩味,他笑着说:“想必法师还没有看过女人的下面是什么样子的吧。”

    话落,他便将花千遇推到法显面前,当着他的面将她的腿抬起,她因自幼习武练舞一身皮肉骨早已柔若柳枝,腿能抬至头顶,完全的露出下面的迷人风景。

    殿内光线明亮,法显能清楚的看到,娇嫩的花唇间有一条肉缝,穴口处沾染着晶莹的水液,因为腿被抬起那条肉缝根本合不拢,饱满的花唇还在一开一合的微颤着,隐约能看到里面的软肉,和流淌着清液的幽深孔洞。

    乌摩勒伽说的没错,法显并不知道女子的身体构造,在他的认知中,一直以为女人和男人的区别只是除了阳根和胸前的胸脯之外,并无不同。

    看着这处隐秘的肉穴,法显浑身更加燥热,小腹起伏抽紧,压制在本能中的欲念凶猛的冲击着理智的枷锁,嘶吼着去想要进入那处禁地。

    …………

    首✛发:χfαdiaп。cоm(ω𝕆ο↿8.νiρ)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