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五十五章乌摩勒伽

第五十五章乌摩勒伽

    日暮西沉,不久后浸染半边天的黑色,压碎了最后一缕迷茫暮色,光线昏沉下来,整个天地都被暗色笼罩。

    金光塔依旧灯火通明,琉璃、宝铃,在光亮的映照下耀耀生辉,金光闪烁,在无边的夜色中尤为的显眼。

    花千遇等到亥时,守卫换班的这短短片刻时间,她偷偷潜了上去。

    一路上避开来往的僧人和守卫,她来到第七层,这一层的地面全部都是由玉石铺垫,佛像造型精美,比之前几层更加的金碧辉煌,光辉浮动。

    这一层不见一人,应是不对外开放的。

    花千遇找遍了七层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浮屠经。

    她想着应该有机关,便在墙壁上摸索了半天,终于叫她在一处壁画上,找到了端倪。

    这是一个佛陀,头顶放炽盛之光明,周围是日月星宿,炽盛光佛在空中乘坐二轮牛车,五星追随之,其中一个星星微微凸起。

    花千遇按了下去,耳畔响起机括运转的声音,她寻声去看。

    正前方,莲花台上有一尊佛像,佛手里捧着一朵金莲,莲花含苞欲放,机关启动之后,花瓣层层绽开,一本经书就在莲花中间。

    花千遇面色一喜,神情异常激动。

    她并没有贸然前去拿,而是从柱子上扣下来几颗宝珠朝前方丢过去确定了没有机关,才将那本经书拿下来。

    佛经封面上用梵文写着浮屠经叁个字。

    她迫不及待的翻看里面的内容,看了两眼她就拉下了脸,里面的梵语她只识得一些简单的词,也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

    不过得到了浮屠经,她一直提着的心也稍微放松了一些,也不枉费她的一番寻找,若是浮屠经不在于阗国才叫人郁闷的想要吐血。

    花千遇将经书收好,想着日后再研究里面的内容,现在重重要的是尽快离开金光塔,西域不是久留之地。

    她从第七层的殿门里退出去,无声的合上殿门,身影隐藏在暗处往下走去。

    刚走了一段路,等心头的喜悦平复,她头脑冷静下来之后,莫名之间心底产生一种隐约的不安感觉。

    她取得了佛经,计划顺利到难以置信,前两世她去取神器都是几方势力打的你死我活,她费尽心机才从他们手上抢走。

    难道是因为经书不受欢迎吗?或者说经书是假的?

    花千遇皱起眉头,疑云开始在她心中逐渐壮大。

    突然间,她脚步一停,一股子寒意在心头扩散,她全身冰凉。

    周围没有守卫了,来回走动和言语的声音,此刻都仿佛被黑暗吞噬,静寂的可怕。

    她头皮一炸,瞬间反应过来,这座塔本身就是一个针对她的圈套,她转身想要退回去。

    可是已经晚了,在寂静中响起一个浅浅的脚步声。

    “圣女,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花千遇后背一凉,像是有一只冰冷苍白的手指,缓缓划过后背,渗人的冷寒。

    她心头抽紧,转而蹙起眉,缓慢的转头去看,镀金雕刻精美的石柱后走出来一个人。

    这是一个身形健壮的男人,他前额短发中分,额后长发盘到头顶,额头上绑着一条金丝镶玉彩带,一件孔雀蓝的半袖衫,高鼻深目,深金色的眼睛闪烁着寒光,神情阴鸷。

    乌摩勒伽。

    他是拓拔都凌的亲信之一,六大坛主中掌管情报组织的坛主,此人狡诈狠毒,手段极是厉害,并且和她曾有过过节。

    原是因为她杀了乌摩勒伽的堂弟,那人也是该死,敢强暴她的侍女,她就将他堂弟阉割之后,扔进万蛇窟里被毒蛇所噬。

    想他死的时候已是千疮百孔,凄惨不堪,生前总想着玩女人,死后也如他所愿了。

    见花千遇沉着脸未说话,乌摩勒伽脸上浮现一丝阴冷,他满怀恶意的说:“没有见到你的情头,是不是很失望?”

    花千遇垂眸掩盖着眼底的冷光,她漠声言道:“没什么好失望的。”

    “也是,圣女容姿绝色,教中男子无一不倾心圣女。”

    他唇角扯起一个弧度,轻佻的说:“那二位坛主也对圣女痴心不已,若是他们前来,说不定还会心软将你放走,可惜了他们永远不会来了。”

    乌摩勒伽是在暗示她,她曾经为了离开红莲教费尽心思勾搭的男人,都被教主处死了。

    她心中是没有一丝惋惜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善类,他们对她的感情本就不单纯,能在红莲教立足的人,绝不是会为美色所迷惑的蠢货。

    即使有人真的喜欢她,但是在前途和她面前,她也会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因为绝大多数的男人眼里只有利益。

    乌摩勒伽走到她身旁,动作暧昧的凑近她,轻声说:“圣女我可是找了你很长时间了,你逃了这么久到最后还不是落入我的手中。”

    这句话是贴在她的耳畔上说的,他带来的阴冷气息,像是爬在身上的毒蛇一样危险又冷腻。

    花千遇蹙起眉,止不住的心生厌恶。

    乌摩勒伽观察着她的神情变化,目光变得越发锐利起来,他道:“我很好奇你离教之后不远离西域,反而来金光塔是有什么目的?”

    看来他并不知道金光塔内有浮屠经,要不然他不难猜到她是为了佛经而来,便也不会说这句话了。

    她突然间想起来,于阗国的传闻中只有金光塔,并没有盛传塔内有一本玄妙的经书,她能猜到浮屠经在此,还是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她所构建的。

    花千遇眼底幽沉,她不动声色的说:“你胆敢在金光塔里动手,王庭的军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也走不出于阗国。”

    乌摩勒伽无声的笑了起来,他知道花千遇在刻意转移注意力,他早晚会知道她所行的目的,也不急于这一时。

    他直视花千遇,脸上是势在必得的自傲神情,他笑着说:“圣女说笑了,我敢来自然是不怕的,而且他们也不敢动手。”

    他的手划过身旁的柱子,感叹的说:“金光塔是举世无双的珍宝,里面又藏有万卷佛经,你说若是不甚出了什么差池……”

    他的话还未道完,花千遇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这是以金光塔相要挟,料定王庭不敢派兵轻举妄动,否则他会烧毁金光塔,真是个疯子。

    塔内的经书对于佛教来说是智慧的结晶,通往永恒寂灭的阶梯,比生命都要贵重,就算金光塔被人控制的消息真的传到于阗王耳中,他也绝不会贸然派兵进来抓人。

    花千遇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

    看来是不能通过拖延时间,等待卫兵进来了。

    乌摩勒伽扬眉说:“圣女你是想和金光塔一起陪葬,还是跟我走。”

    他话音刚落,周围就传出一阵脚步声,几十个高壮男人,将两人团团围在中间,这些人全是他的亲兵。

    看他们的打扮,花千遇便了然他们是假扮成佛教的信徒混进来的,进而控制住金光塔。

    恐怕她进城的当天就被盯上了,难怪她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袭击,安全的到达于阗国,原是因他们先她一步在王城内等她到来。

    也是怪她疏忽,将所去的地方告知了穆罕,要不然红莲教的人也不会得知她要来于阗国,再此下套等她进来。

    她皱紧眉,目光扫过这些人,眼底滑过一丝狠厉,暗自握紧了天罗伞,同时在心底思考对策,若是出手打起来,她怎么全身而退。

    看到她的动作,乌摩勒伽嘴里发出一声讥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见得他的眼神,花千遇想起他方才说的话,她若是敢动手反抗,他就会下令毁塔,若是如此反倒好,她也可以趁机逃脱,但是此刻塔里还有数百名无辜的百姓,他们不应该为金光塔陪葬。

    乌摩勒伽是料准了,她不会放弃那些无辜的生命,以此来威胁她。

    意识到这一点,她想要动手的念头也打消了。

    花千遇停下暗自运转的真气,冷眸睨了他一眼,带有阴郁寒意的声音说:“正好我也想要去见见拓拔都凌。”

    奸计得逞,乌摩勒伽大笑一声,嘲讽的说:“圣女你还是不够狠。”

    这句话是花千遇在红莲教七年中最讨厌的一句。

    她不够狠,是因为她还是一个人,还有怜悯心,可他们连畜生都不算。

    花千遇都懒得再回答他,他们根本听不懂人话。

    见她不准备反抗了,乌摩勒伽说道:“给圣女服药。”

    他使了一个眼神,立刻就有一个亲卫走过来,取走花千遇手里的天罗伞,又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枚赤红的丹药。

    亲卫踌躇的看花千遇一眼,正在想要不要强迫她吃下去。

    花千遇主动的伸出手捻起药丸,放入口中咽下,药力发挥作用之后,她感觉丹田内的真气在逐渐的散去。

    这是散药丹,服用之后七日之内,内力全失,她现在的武力空有招式,没有内力支撑,只比普通的习武之人强一些。

    见花千遇吃下散药丹,乌摩勒伽现在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若是说先前还担心花千遇鱼死网破的强行突围离开,他还是会头疼一番的。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