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四十一章罪恶

第四十一章罪恶

    天边落幕的晚霞只剩下一线如啼血的暮光,烟迷的夜色渐渐笼罩住院子,天色变得昏暗。

    躺在地上的尸体覆盖了一层凄冷的铅灰色,尸体已经完全僵硬冷透,他们被凝固在惨烈死状的瞬间,面容狰狞而绝望,眼睛浑浊而充满死翳。

    此情此景,像是血海涛涛的阿鼻地狱,这是人间,可看着却像是地狱一样可怕。

    法显的眼底涌出无限的悲悯,他的神情也愈发的肃穆,手指拨动着手上扣着的佛珠,嘴唇无声的翕合。

    花千遇就那么双手环抱胸前,木然的看着他,法显盯着地面上的尸体,半响都不动一下,若不是见他的手指拨动佛珠,还以为他早已石化。

    她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便出声问:“你可是要念经超度?”

    法显沉默一息,摇摇头:“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花千遇一愣,笑着说:“我一直以为你很固执,没想到也是会变通的嘛,留在这里确实会惹来麻烦。”

    “等回到佛寺,贫僧再为他们焚香超度。”

    花千遇笑声一停,绷着脸说:“我收回方才的话。”

    “……”

    法显默默看了她一眼,她脸上只有隐隐嘲讽的神情,即没有愧疚也没有不安,即使他明白永远都无法在她脸上看到这些神情,却也还是会觉得稍许遗憾。

    他不应该对她抱有期望的,她冷心冷情,没有心。

    法显微微垂眼,转身就走,逐渐远去的背影晕染了大片冷灰的夜幕,月色的僧衣也仿佛失去了颜色,显出一种浓重的凄寂沉冷感。

    等他快走出院子时,花千遇才出声喊道:“先等我一下,我回去换一身衣服。”

    话落,便回身往房间走去。

    法显只是微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他走出府邸,站到街道上。

    清风吹过,无时无刻不萦绕周身的血腥味被吹散,呼吸的空气中只剩下清新的气息。

    面前的长街,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在夜色中看起来愈发的寂寥。

    法显站在路旁,约等了两刻钟,眼前忽然亮了起来,他转头去看,偌大的府邸燃烧起烈火,火焰冲天,照亮了漆黑的夜色。

    法显漆黑的眼瞳里倒映着火光,犹如一尊神佛注视着焦热地狱,焚天烈火也烧不尽,他眼中的悲悯。

    不多时,黑色的大门被从里打开,一身艳色的人影从火光中走了出来,她妖娆艳丽的脸,瞧起来满是罪恶的美。

    花千遇冲他一笑,说:“搞定了,我们走吧。”

    法显抬眼看她,见她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箱子,不用想就知道,那里面装的都是搜刮的财物。

    当真是杀人放火,敛财跑路,万事做绝。

    他收回的目光,无意间瞥见她雪白的手腕上还戴着他的那串佛珠,方才没有见她戴,原以为她新鲜劲过来,已经丢掉了,不成想还留着。

    法显微微垂眸,抬步往前走,空寂的长街上响起浅浅的脚步声,花千遇赶紧跟在他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拉长的影子在地面上晃荡,气氛冷寂沉静,谁也没开口说话。

    花千遇跟着他走了一路,法显自顾自默然无声的前行,神情平静,步履从容,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不过眉眼间却没有了凝聚的淡淡温和,没有表情的脸只有冷漠感。

    这和尚又生气了。

    花千遇瞥了一眼,他线条硬朗的侧脸,开口问:“法师,你们现在借住在哪间佛寺?”

    法显的眼角余光瞥向她,目光更是冷淡,有求与人的时候,倒是改用敬称了,她为何能毫无负担的做到这般反复无情?

    他顿了几息,却还是开口回道:“雀离大寺。”

    花千遇吃了一惊,说:“那不是王寺吗?”

    龟兹王到底又使了什么花招,让法显改变主意甘愿去王寺。

    花千遇疑惑的目光看向他,法显不欲多言,只简单的解释道:“贫僧要在雀离大寺内讲半年佛经。”

    她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是和龟兹王做了一笔交易啊。

    王城内的佛寺虽然也不错,也终究比不上王寺的规模还有藏经量,能进入王寺自然比普通佛寺要好的多。

    “离的远吗,我们要走多长时间?”

    “不远。”

    花千遇还没有松一口气,就听到他说:“在延城之北约四十里。”

    卧槽!四十里这还不远,你特么的逗我?

    许是花千遇的表情太过惊愕,法显又补充道:“此时天色已晚,不宜赶路,翌日清晨再赶路前去。”

    花千遇心下稍安,不用连夜赶路了。

    她又问:“你们住在东寺还是西寺。”

    雀离大寺在西域最是闻名遐迩,是龟兹国境内最大的一座佛寺,也是佛法传颂的主要地。

    所在位置在苏巴什故城附近,以铜厂河自然分出东西两间寺区,两座佛寺隔河相对,东寺比西寺规模略小一些。

    “西雀离大寺。”

    “哦,那你们在王寺住了几天了啊!”

    “叁日。”

    “王寺大吗?”

    “很宏大。”

    这一路上,她都在喋喋不休的发问,法显都是简短的回答她,自从发现花千遇杀了这么多人,他的心情一直都很阴郁,因此也不想和她多言。

    长街空寂,夜色昏惑,他那颀长清朗的背影在昏暗光线中更显得孤冷。

    花千遇冷冷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很不屑他这幅沉重悲悯的样子。

    她眸光流转,故作可怜的说:“你等等我啊!我掂的东西好沉,我很累,手也很疼。”细听声音中还有一丝委屈。

    法显一字未言,只是停下步伐等她走过来,再回过身沉默的接过她手上的大箱子,提着就往前走,没想再理会她。

    看他越走越远的身影,花千遇气的直跺脚。

    她追上法显,指责道:“你也太小心眼了吧。”

    法显:“……”

    小心眼?

    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就是小心眼,她杀了那么多人,又算什么呢?

    法显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体会到被气笑是什么感觉。

    自从遇见花千遇,他觉得自己的定力变差了,她总是能叁言两语的就挑起他的嗔怒。

    法显深吸一口气,尽量心平静气的说:“施主,你待如何?”

    听他硬邦邦的语气,花千遇异常不满的说:“我都说了这么多话了,你都不理我,你也说一个话题。”

    法显淡漠的看她,没有起伏的声音问:“施主想让贫僧说什么?”

    “随便啊!”

    她看似不在意,可那神态分明说如果不是一个她有兴趣的话题,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法显想了一想,说了一个花千遇绝对会感兴趣的事情。

    “龟兹王赏赐的……”

    他还未说完,花千遇突然间提高的声音打断了他尚未道出口的话。

    “我的财宝!”

    花千遇急步往前走,她走了几步发现法显没有跟上来,就回头对他喊:“你还磨磨唧唧的走这么慢干什么,快点走啊,去拿属于我的东西。”

    法显无言,只能加快脚步跟上去。

    …………

    雀离大寺是鸠摩罗什曾经主持过的佛寺,我真的超喜欢罗什啊,不过就我这渣文笔,我没胆量,也没能力去写他,所以文中的西域是平行架空的,不会出现罗什。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