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三十八章杀戒

第三十八章杀戒

    花千遇没理会法显的变化,她盯着那个人,抬起天罗伞还欲动手。

    当着法显的面动手灭口,他自然不会再容忍她了。

    法显出手了,他身形闪动,犹如一抹幻影,顷刻间来到花千遇的面前,挡住了她前去的身影。

    看着面前站立的人,花千遇眼中戾气横生,她抬起天罗伞对着法显狠狠地一斩,光华陡现,杀机逼人。

    法显抬手掌风挡住她的攻势,又反推回去,看似飘飘然的掌法,其中却蕴藏着极为强悍的力道。

    他的掌风挥过之处,卷起圈圈涟漪,波散开来,犹如盛开的莲花层层迭迭,挡住花千遇袭来的天罗伞。

    花千遇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长生莲掌。

    她在第二世时,曾听人说过,长生莲掌是佛门中最为厉害的掌法,动作连绵不断,掌法运行成环,劲力内蓄刚劲,外现绵柔,看似招式轨迹简单,其中却又蕴含万千变化,可拆千百种招式,精妙无比。

    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花千遇为了杀红莲教的杀手损耗了大半的内力,自然不是法显的对手,不过几十个回合,便处于下风。

    要看那男人挣扎起身要离开,而她则被法显所牵绊无法出手,不由怒火升腾,眼中的杀意愈发浓重。

    花千遇眼中凝现狠厉之色,今日她不会再让法显有机会拦住她。

    她冒着被打伤的危险,寻了一个空档将天罗伞朝向那男子投射过去,法显慢了一步,未能成功拦住飞射而出的天罗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伞尖端的利刃穿胸而过,那人当场身死。

    鲜血溅满视野,法显击来的掌势滞了一下,他淡然如水的眼底霎时凝结了冰,紧接着便不再留手,越发凌厉的掌法袭来。

    花千遇失了武器更是无力抵挡,撑不了几息,便被法显掐住了脖颈,抵在墙面上,柔嫩的脊背皮肤碰撞上粗糙的墙面上,她后背一痛,生起火辣辣的刺痛。

    法显这时才意识到,她的脖颈究竟有多纤细,仿佛只需轻轻用力,就能如折枝头花一样折断。

    被人扼制命脉花千遇也不挣扎了,她就那么柔若无骨的靠在墙壁上,一双华光流转的眸子,就那么深切的瞧着他。

    花千遇面上笑着,眼底却是冷的,她缓缓的说:“和尚你这是要开杀戒?”

    法显不答,清冽的眸子静静地直视她,沉冷的眼底闪过纠结之色。

    杀,还是不杀?

    花千遇心狠手辣,杀戮深重,可死在她手里的人亦算不上无辜。

    倘若不杀,等她有朝一日进入中原,江湖上必定会因为她而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她之所求,远不止神灵珠那么简单。

    法显陷入了天人交战,他在做权衡利弊。

    花千遇动了一下头,掐住她脖子的手掌结实坚韧,指腹压在脖颈的动脉上,不过却没有真正的用力,只是虚虚握了一圈。

    他还是慈悲的令人嗤笑。

    法显眼中对于生命的怜悯,以及对她所做之事的痛恨,她都看的分明。

    她嘲讽的说:“觉得我心狠手辣,视人命为草芥?”

    法显抬目看她,默然无语,这种沉默此刻看来更像是一种默认。

    花千遇的嘴唇勾出个冰冷的弧度,声音也没有多少温度:“和尚,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们还能站在一起说话吗?”

    如果她不狠,早就死在拓拔都凌的手里了,红莲教信奉强者,不需要圣母。

    她若是心中有一丝的软弱,也会被拓拔都凌当成傀儡一样操控,为了保护自己,她可以杀掉所有对她产生威胁的人。

    法显清明的目光看向她,她艳丽的脸上是熟悉至极的轻嘲神情,嘴边是没有温度的淡笑。

    他想起来,她的唇边总是带着笑的,可是这笑容全是虚假的,没有一分真实。

    只有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才会用明媚的外表来伪装,掩饰内心的阴郁,很难让人想到,究竟要经历多少苦难,才会让一个女子变得如此狠辣无情。

    法显觉得花千遇很聪明而且狡猾,她故意透露出她曾身陷囹圄,痛苦脆弱的一面,让他心生怜悯,不忍动手。

    她的目的也确实是达到了,他心中盘旋的杀意,确实减弱了一些,现在他动不了手了。

    思及此,法显心中就是一叹。

    凡人总是用身不由己,来逃避罪责,可是己不由心,身又怎么由己?

    说到底,最后还是都会归咎于那句逼不得已罢了,因为凡俗之人只看得到自己,从不会去看世人。

    这是佛和人唯一的差别,一切众生皆可成佛,只是许多人终其一生都勘不破。

    法显眸光微垂,平静地看着她,花千遇以一种无所谓的嘲弄目光回看过去。

    两人间一片死水般的寂静。

    良久,法显缓缓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手臂落下的瞬间,手腕上的佛珠也缓缓滑落在他的手掌上,串联的佛珠在空中轻轻摇晃。

    他松手后,花千遇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他不曾用力倒是不痛,就是血流不通有些僵硬。

    她微抬首,以一种胜利者的骄矜语气,挑眉说:“法师这是愿意放过我了?”

    法显双手合十,他微微低垂着眉眼,道了一句佛偈:“善恶报应,祸福相承,身自当之,无谁代者。”

    他的目光看向花千遇,隐含告诫的说:“种其因者,他日必还报己身。”

    花千遇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她笑了几声,无谓的说:“我就是狠毒残忍,我也不怕遭报应。”

    “和尚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花千遇认为这句话该死的有理,她赞同的感叹一句:“存在即是合理。”

    这可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至理名言,世间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又有多少为恶者最后获得应有的报应呢?

    反观是好心人,各有各被迫害的死法。

    听闻她言,法显微皱一下眉头,不赞同的说:“一切诸果,皆从因起,一切诸报,皆从业起,贫僧以为施主此言不妥……”

    和他辩论因果循环,善恶报应,准会说个没头。

    花千遇打断他,不耐烦的说道:“你怎么有这么多废话。”

    法显:“……”

    他抿了一下嘴唇,遂不再言语。

    她坚定认为的准则,说了她也听不进去。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梵行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