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三十六章破绽 xpo18

第三十六章破绽 xpo18

    太阳缓缓西斜,夕阳映红了天幕上的云团,整个王城被笼罩上了一层淡色霞光。

    王城内主官道东叁里的一条幽静巷子里,在街尾的一处宅邸内,隐隐传出金铁交击之声,还伴随着惨烈的惨叫声。

    左邻右舍并无人,住户都是广场庆祝乞寒节,巷子空寂,一时竟未有人发现异常。

    内院之内,地面上已然横了叁十多人的尸体,残肢遍地,鲜血流淌,旁侧的花园里溅上了大量的血水,凝成豆大的血珠子压弯了草叶,一滴一滴流入地面,灌溉的黑色泥土都变成了暗红色。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至极的血腥味,沉寂冷郁的气氛,有一种无声的肃杀感。

    穆罕面色僵冷,眼神如寒波在流转,他看着步步紧逼的花千遇,眉间紧皱。

    他问:“你是怎么发现的?”

    他没想到花千遇会这么快就识破他的伪装,他虽是红莲教的杀手,不过却没有记录在册,花千遇从未见过他,他一直活在暗处为神教做事。

    这次是教主命令他们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将花千遇带回去。

    他们前后出动了几波杀手,一些人完全找不到她的踪迹,而找到她踪迹的人,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

    他能寻得花千遇的踪迹,全是因在乌垒附近的那伙强盗无意间碰上的,只不过他们将消息传递出来之后,就被全部灭口了。

    为了避免前几次的重蹈覆辙,他没有选择硬碰硬,而是采取伪装怀柔计策,假意迷恋上她,她自负容貌绝色,自然不会产生怀疑。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通过谈话相交他知道她所去的目的是于阗,不过这话究竟有几分是真暂时不可断定,还需再继续打探。

    等他将花千遇带回府之后,她便对他产生了戒备,以防暴露身份,他也不敢再轻举妄动的探究。

    当时他是无惧的,整个府邸都是他的人,若是被发现了,花千遇也逃不出去,不成想他还是小看花千遇了。

    今日当花千遇提出要为他跳一支舞时,他只觉得奇怪,心生不安,当她在台上起舞,他才恍然那是往生舞,红莲教最着名的送行舞。

    得知身份已经暴露,他便立刻返回,通知府内的人撤退,不过人还未走,花千遇就回来了,接着就进行了一次屠杀,只是直到现在他带来的人只剩下五六人。

    穆罕看花千遇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惊骇之色。

    难怪教主这么看重她,除了心思缜密,做事狠绝之外,她的武力竟也是非比寻常。

    花千遇抖了抖伞上的血,眼神中浮现一丝冷嘲的意味,轻慢的说:“最初我确实没有发现你是红莲教的人,直到你说了大乘和小乘佛法。”

    他说他信佛,却不知大小乘那个精意更深,这不是扯淡吗?

    她这个门外汉都知道,大乘肯定比小乘海纳百川,包容世人,更富有哲理,佛法也更精妙,要不然依法显那精明的头脑他会选择大乘?

    花千遇看他的眼神格外的轻蔑:“而且你们的破绽也太多了,我未曾说过我的喜好,但是上的菜都是我喜欢吃的,还有府里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是信佛的,这些都很不合常理。”

    要知道在龟兹国大部分的民众都是信佛的,这么大的一个府邸却无一人信佛,怎么想都非常奇怪。

    如果只有穆罕一个人接近她,依她多疑的性情,必定也会起疑,只是人多容易暴露的破绽也变得多了。

    穆罕心中略有懊恼,到底还是他疏忽了。

    他紧皱着眉说道:“圣女,我劝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吧,你是逃不掉的。”

    看着对面身负有伤的几人,花千遇冷冷一笑,不屑的说:“就凭你们?”

    穆罕心知这一次的任务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如果完不成他们也别想活着回去。

    他眼中闪过狠厉之色,孤注一掷的说:“属下会尽全力将圣女带回去。”

    “那就试试吧。”

    花千遇勾唇一笑,魅惑的嗓音恍若染血的寒潭之水,轻轻晃漾着阴寒。

    瞬间,沉重的杀气在众人的心头笼罩,压抑的气氛使气流的流转都变得缓慢,静静地,无声却肃杀。

    花千遇水波晃荡的眸子闪过一丝冷光,一步踏出瞬间移位,影影绰绰,独留下层层虚影,顷刻间出现在穆罕的身前,她握持着天罗伞直斩而下。

    “叮!”

    一声碰撞的清鸣声,响彻耳膜,穆罕挡住了她这一击。

    剩余几人也一同袭来,运刀疾舞,刀影不断,凌厉森森,花千遇偏身闪避,疾退数步。

    天罗伞撑开犹如盾牌一样,挡住袭来的长刀,她握着伞柄一转,竟从天罗伞柄里抽出一柄细长的剑。

    此剑极为细长,约一指宽,通体流光剔透,冷冷透透的剑身上,流过一道冰白的晕光。

    一伞一剑,一攻一守,花千遇杀招频出,招式衔接流畅完美,配合的天衣无缝。

    一丝冷意漫在她的唇角边。

    花千遇内力催动,手中的剑越发的凌厉,剑光划过一人的脖颈,那人双目暴突,瞳孔在剧烈的收缩,他的脖子凝现一条血线,当场身亡。

    她握在手中的长剑上染了血,冰白转变成一种奇特的淡红色,像是浓烈的血液化在雨水中,晃漾着妖腥的质感。

    几十招后终将于之缠斗的杀手斩于刀下,如今只剩下穆罕一人。

    两人出剑如同骤雨,纷纷洒洒,倾颓而下,招式连绵不绝,化作刺目光影,溢满冷煞。

    穆罕的武力在红莲教是排的上名号的,不过却不是花千遇的对手。

    长剑挥斩出重重残影,有一道剑光在穆罕左肩膀划开一道血口,深可见骨,鲜血霎时涌出。

    他身形晃悠几下,最终力竭跪倒在地,气息极度不稳,胸膛因剧烈喘息而起伏不定,接着喉头一甜,便咳出一口血,想挣扎着起身,可是浑身疼痛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丹田干涸的不剩一丁点内力。

    穆罕脸色惨白,嘴角边渗出一缕鲜血,他对花千遇说:“不出两个月,王庭的战局就会尘埃落定,到时教主会亲自带人来寻你回去,等待你的将会是天罗地网,你逃不出西域的。”

    毫无疑问这句话戳中了花千遇的痛处,她的眼中突然浮了层寒霜,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杀意:“等到那时,我连拓拔都凌一起杀了。”

    这么多年的恩怨,也该做个了断了。

    她持剑横扫,白光划过空气,锋刃割断了穆罕的喉咙,皮肉绽开伤口狰狞,鲜血喷洒而出,淋了一地的血水。

    花千遇从身上撕下来一块纱布,缠住手臂上因为与人相斗留下的伤口,目光瞥了一眼地面上的尸体,眼中流过一丝冷寒。

    她目光冰冷,慢慢地说道:“你们不会寂寞的,我迟早会送拓拔都凌下去陪你们。”

    免·费·首·发:po18t.cοm [щоо18.νiρ]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书之欲欲仙途(NP)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快穿之金枝欲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