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梵行 第一百四十章冲动

第一百四十章冲动

    窗微透,月色如霜。

    昏暗灯影下两道重迭的影子,云情正浓,春心难休,纠缠出充满情欲的景象。

    一上覆一下,精壮火烫的身躯,压着窈窕玉雪的酮体,欲火在两人身上燃烧,灼灼不息。

    麦色的肌肤在灯影下泛着油润光泽,脊背微微弓起,肌肉紧绷,细密汗珠顺着肌理线条跌落,燥热的似还散发着腾腾热气。

    飘荡在空气里的喘息声急促粗重,压抑着浓烈的情欲。

    法显埋首在修长玉颈间吮咬,饥渴似的舔舐尽香细汗水,柔嫩的肌肤触感让他心潮激荡,神经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

    也忘记了曾经所言的身之体液不洁的说词。

    许长时间没有碰过她,再次的亲密接触,使得他的动作热切而缱绻。

    “嗯哈……”花千遇唇里溢出一声声模糊的低吟,被他舔弄过的地方热热地发麻。

    难耐不可抑制的升腾,充斥着空虚感。

    她迷乱的用手环抱在法显颈上,来回抚弄着背部肌肉,感受着韧性的肌理在她手下迸发出火花,又湿又烫。

    这满手的濡滑汗渍,似乎打湿了她的灵魂,腿间的春水涓涓不绝。

    两人身下皆穿着亵裤,然而私处却紧密相贴,隔着两层薄薄的布料顶弄,磨蹭。

    自幽穴里渗出的清液濡湿了布料,半透的贴在阳具上,显露出骇人轮廓。

    滚烫的一团隆起,隔着布料微微陷入花唇间,擦出一丝丝的热烫酥痒感。

    偶尔摩擦过花蒂,酥麻过电一样掠过脊背,心潮微微一荡,连同脚趾都发麻起来,快感过后接踵而至的便是不知足,还需要更多刺激。

    花千遇摇着腰肢用微微发胀的花唇去蹭他。

    随着摩擦愈发强烈,愈发急剧。

    麻痒感简直锥心蚀骨,好想有某个粗硬滚烫的物件捅进去,碾碎这渗入骨缝的痒意。

    她双腿分开夹着法显的腰,用花唇去咬,去含,奈何隔着布料只能描摹出它的形状,无法真正吃下去。

    幽穴处的隐痒感越重,花千遇难忍又着急,水泽晃荡的眸子升起火气。

    法显怎地还这般没眼色,她下面痒的不行,还不给她,只一味的压着她又啃又咬。

    抬手推上他肩膀,发觉她抵触的意味,法显又搂抱的更紧。

    身上一重,火烫感在肌肤上灼烧起来。

    雪峰上的红莓在结实肌肉间被压蹭的微微发硬,颤巍挺立着,便犹如桃红绽蕊,娇艳欲滴。

    一抹红映入眼底,换来更急促的喘息。

    喉结滚动几下,法显张口含住一枚红莓,细嫩,微弹,犹染花蜜的甜,便在舌尖上化开。

    一瞬间引动的欲念让他几近失控。

    随后埋首在胸前,用力的吸吮着丰润乳肉,火热的舌头卷着乳珠,吸出渍渍水声。

    饱满酥嫩的雪乳被手掌揉得变形,挤出更多的乳肉到口中吞吃,香软柔腻犹油脂,冻膏,好似一抿就化。

    炽热鼻息喷洒在乳肉上,一呼,一顿,频率急促,隐约沾染着狂乱的意味。

    一阵阵湿热的麻痛自乳尖上传来,乳珠被他含在齿间似轻似重的研磨,啃咬得红肿淫靡,腾升起一丝麻痛。

    “啊哈……”压抑着忍耐的呻吟声。

    快感源源不断的上涌,幽穴内的空痒感更甚,阳具还抵在血口磨蹭不曾进去。

    垂眸看一眼法显,面容微红,额头渗出上一层薄汗,还在吸吮着乳珠不松口。

    身下紧挨处阳具抵弄在柔嫩间,两片花唇被挤开,粗硬还在往里陷入像是隔着亵裤就要冲进来。

    幽穴被阳具烫的阵阵抽颤,一股酥酥麻麻的电流,由下身扩散向全身。

    撩起浓烈的欲望。

    真切的感受到灼热硬度,却吞不进去,急需疏解欲火的难耐感,让她不耐烦起来,斥责道:“别咬了,乳珠都让你吸大了,让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法显一滞,心底蔓延出一种不悦的责怪,都和他有夫妻之实了,竟还想着要嫁给别人。

    于是,这一丝不满渐变成狠劲。

    口中吸吮的力道更大,带着十足的惩罚意味,以及一种隐秘晦涩到不可言表的私欲,便要将乳珠吸大,让她今后嫁不出去,只能和他在一起。

    念头像火种一样蓄蕴着热度,在轰轰烈烈的烧灼而起,冲上脑海。

    两颗乳珠被蹂躏的肿涨挺立,宛若熟透的樱桃,水光润泽,鲜红诱人,雪胸上亦是布满暧昧的红痕。

    法显心头火热,还想要去品尝。

    惹的花千遇啊啊乱叫,推开他的头,双手护在胸前不让他吃。

    看他暗沉的眼神,察觉出还欲动手的念头,花千遇侧头在他耳旁微微喘息,满是勾人嗓音说:“别吃了,我想要你……下面好痒。”

    说着,用早已湿润的腿间去蹭,法显能清晰的感觉到,湿透的布料紧贴在阳具上,黏腻感让阳具硬挺地发疼。

    同时也发觉了她的需求。

    侧过头亲了亲她嫩滑的脸,弓起脊背微微抬高身体,他一离开,没了热度的熨帖幽穴空痒更甚,花千遇本能夹着他的腰不让离开。

    法显一顿,猛然间意识两人此时的姿势,面色腾地一红,眼底闪过羞赧,沙哑的喘息道:“先松开我。”

    他动不了,当然没办法再继续。

    认清现状花千遇不情不愿的松开腿。

    法显微微后撤,湿热的吻一路抵达腹部,在款款柳腰上留下浅浅牙印。

    再往下便是白色亵裤,濡湿的布料陷进两片春桃里,隐约可见艳红柔嫩。

    法显咽了咽嗓子,缓慢褪下亵裤,一条晶亮的银丝从粘黏处被拉断。

    身下一凉,花千遇目光迷离的望视过去,正巧看见这一幕,身体陡然一僵,因渴望而翕张的穴口,紧了一紧后又涌出一股潮水,顺着雪白的股沟流到床榻上晕成水痕。

    明明无声无息,恍惚间似是听到了水流的淅沥声。

    见法显正眼也不眨的看着,花千遇潮红的脸不禁又烫了几分,眸光闪烁,心里涌起一阵丢人的羞耻感,下意识想要掩饰过去。

    也不管是否符合常理,气呼呼的说:“你流出来的水,都把我的裤子弄湿了。”

    法显:“……”

    究竟是谁流的水啊!

    本是这样想着,随后又变成怎么能流这么多水。

    每次做都能将床榻打湿一片。

    情欲因浮现的念头激荡而起,不由自主的想起又湿又软的穴口,含着肿胀勃起,每次进入都捣弄出许多蜜液。

    法显呼吸又浊重几分。

    微颤的手拉开她的腿,中间的那一处艳靡,犹似梅花半含蕊,似开还闭,吐出一股股蜜露。

    穴口处湿漉漉的早就沾满了清液。

    丰隆光滑,色泽粉润。

    他出神的看着,也忘了动作。

    花千遇踢了踢他,催促快一些进来。

    抬手捉住微抬的玉腿,低头吻了上去,花千遇顿住一瞬,急忙抽回腿,岂料脚腕竟被他攥紧动弹不得。

    那吻自小腿一路延直大腿,干燥的嘴唇点触肌肤,柔情又刺激,情不自禁的摇着腰,低吟出声:“嗯哼……法显我还要……”

    黏在嗓子里的甜腻喘气声。

    浪荡又勾人,足以激起人心底最激烈的情欲。

    牙齿微用力一咬,腿间多了一圈鲜红牙印,红的,白的,合色迷迷。

    双指撑开两片春桃,凝脂暗香,花翻露蒂,挺立的红蕊暴露在空气中,圆润可人。

    花唇被外翻扩大,穴口更加清晰的展现在眼前,黏黏清液之下是蠕动的鲜红媚肉,一翕一合,好似一张贪吃而不知足小嘴,必须吞进去硬挺的肉茎才能满足。

    情潮携裹着欲念,转变成一种更隐晦的冲动。

    霎时,脑海中浮现一幕幕画面。

    僧人埋在心魔腿心间舔舐,两片春桃沾满水泽,舌头仿照交媾的样子在幽穴里抽抽插插,带出清亮的蜜液。

    轰!

    身体里的热血全炸了,急待一场暴雨倾泄而下,浇灭焚身烈火。

    仅存的理智消弭无形,他在欲海中坠落。


同类推荐: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梵行女配她只想上床(快穿)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穿书之欲欲仙途(NP)清纯女主的被肏日常(纯肉NP)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碎玉成欢(np)